惡B恶操 - C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倒过来想,如果得六四血卡好处的主体不是“共产党”而是那些民猪人屎,它们“共产党”不就六四血卡问题闹翻了天才怪呢!民猪,脑袋不蠢,怎么被人称为猪? 于 May 17, 2004 12:26:53:

回答: 那些民猪人屎拼命捍卫六四血卡是世纪笑话:得六四血卡好处的主体,根本就不是那些民猪人屎,而是“共产党”。 由 民猪,脑袋不蠢,怎么被人称为猪? 于 May 17, 2004 12:22:21:

「噢……雨虹……我的雨虹……」他只能嘆息,任由那慾望沖刷過全身。

這是他們第二次肌膚相觸,她不再顫抖得那麼厲害,他也不再小心得那麼
為難,可以稍微放鬆一些,慢慢感受彼此的熱切美好。

當她摸到他汗濕的背部,她幾乎是吃驚地要收回手,「你好燙喔……」

他有些不好意思她笑了,「我平常體溫就比較高,現在……是快燒起來
了。」

她眨了眨迷濛的醉眼,「你……真可愛。」

被她這般注視著,他的呼吸瞬間紊亂,飛快剝光了彼此的衣服,讓兩人赤
裸的身體交貼在一起,那人燙的感受更強、更烈了!

「天啊……」雨虹不禁為之嘆息。

他的雙手捧著她的臉,「妳想停止的話,現在還來得及!」

望著他如黑夜一般深沉的雙眼,她如何說得出「不」呢?她只能軟軟地、
嬌嬌地說:「我還不想停下來,那你呢?」

何家強閉上了眼,又睜開了眼,「我……我根本停不下來!」

語畢,他立刻吻上她的櫻唇,以行動證明他所說的話。

這是飢渴的吻、探索的吻,卻也是給予的吻、奉獻的吻,只因他愛她愛得
瘋狂。

他的手撫摸著她的嬌軀,彷彿再度造訪天堂,讓他滿是感動和興奮,有時
輕柔得像是觸碰著夢境,有時又粗重得像要驗證這真實的感覺。

這時輕時重的愛撫,讓雨虹不知該如何反應,一會兒酥麻、一會兒微疼,
卻都帶給地無比的快樂。

「還好嗎?這樣可以嗎?」儘管激動難耐,他還是顧慮著她的感受。

她以手指梳滑過他的黑髮,因為,他正舔吻著她的胸前,「我知道我能放
心……因為你會好好的愛我……」

「我會!我一定會!」他以無比愛憐親吻過她的全身,想品嚐她所有的芬
芳和甜美。

感覺到他親暱的舔弄,她瑟縮著身體說:「別……別那樣……」

「別怕,妳不知道妳有多美……」他堅持著要嚐遍她的味道。

這絕對不是酒精的關係,雨虹很清楚,這穿透全身的快感,正是他所給予
她的。

她撫過他的肩膀、手臂和胸膛,感覺到他每一處緊繃的肌肉,那是長期勞
動而練就的身體,充滿結實與雄壯的美。

終於,到了兩人相結合的時刻,他們凝望著彼此的眼睛,都為這親密的姿
勢而倒吸了一口氣。

「妳確定妳是清醒的?」他不願這時她還是酒醉的。

「是的,我很清醒……」如果她醉了,也是因為他。

他微笑著吻上她的唇,舌尖在她口中探索,腰間的律動也隨之展開,撞擊
出一次又一次的火花蕩漾。

過強的浪潮使得雨虹頭暈起來,「阿強……別這麼快……我頭昏……」

「那慢一點,像這樣?」他放緩了動作,緩緩進入、緩緩抽出,再加上雙
手輕揉慢捻,卻是另一種甜蜜的煎熬。

雨虹皺起了眉頭,對這細火慢熬又是喜歡又是難忍,只得咬住了他的肩
膀,「天……怎麼會這樣?」

「要我停下來?」他以為她是受不住了。

「不是……」她低吟一聲,「人家不知道……」

望著她嬌羞的模樣,聽著她細小的呻吟,他越發興奮了,「把一切交給
我,妳只要去感覺就夠了……」

他將她的雙腿拉高,吻過她修長的小腿,調整到更深入的姿勢,雙手壓在
她的小手上,開始永無休止的進出探索……

雨虹低喊了一聲,承受著這絕對的、徹底的歡愛。

「可以嗎?受得了嗎?」他不願讓她真的昏了過去。

她的小手反握住他,緊咬著下唇,「可以的……我一定可以接受你的…
…」

「噢!雨虹……」他低吼起來,全身加快律動,汗滴都用落在她身上。

迷亂、沉醉、魅惑……就是此刻雨虹腦中的感受,她不曉得這是在男女之
間必然會發生的事,或者只有在她和他之間才會燃起的人?

總之,牠是陷了進去,她是醒不過來了……

「愛妳……我愛妳……」何家強只能這樣低語著,只能擁抱住這一刻的幸
福。

至於明天?明天又將如何?就留待明天再說吧!

***

當何家強睜開眼睛,大手往身邊一摸,很遺憾地,他身邊沒有人。

抬頭一看,雨虹坐在窗邊,不知沉思了多久。

於是他明白,她又振作了起來,她又做了某些決定,而他,不管怎樣,都
只能默默的接受。

他起床穿上衣服,然後走往窗前,每走向她一步,就像走近懸崖一步。

「你醒啦?」她回頭對他一笑,非常之平靜。

他懂得這樣的表情,她已經好起來了,「嗯!」

「陽光好溫暖。」她的手在陽光之中感受著、展開著,「讓我覺得活著是
一件很好的事。」

「當然,妳當然要好好活著。」

「阿強,我可能一時遺忘不了他,但我會活下去的。」

「我相信妳。」

兩人沉靜了片刻,等待著那句決定性的話被說出來。

終於,她握緊雙手,「昨天晚上……是我不對,是我喝醉了。」

果然,還是這樣的答案!何家強心上早已受傷無數次,但每次受傷還是會
痛,牽動著舊傷一起痛起來。

「不要緊,我懂。」他必須如此回答。

「你不怪我?」她抬起頭問,有些不敢相信。

這雙眼睛是多麼美麗、多麼動人,他捨不得看這雙眼睛蒙上陰影,或浮現
淚水,因此他只有微笑道:「我只希望妳幸福。」

「阿強……」她站起身擁抱他。

「別難過、別傷心,只要你幸福,我也會幸福。」他拍拍她的肩膀,低頭
輕吻過她的唇,而後堅定地將她推開。

只有一秒鐘的親吻,只有一瞬間的溫度,也可以是生命中的永恆。

「讓我做妳的阿強、妳的哥哥、妳的家人,讓我照顧妳,這樣就好。」

雨虹已經哽咽,只有無語的點頭。

「那我先走了,記得常回家吃飯。」他拍拍她的額頭,就當她是個妹妹。

他轉身走了,雨虹沒有開口叫他留下,昨夜的酒精仍然讓她頭昏,於是她
又坐回了窗邊,陽光似乎比剛剛冷了一點。

***

八月份開始,雨虹開始講師的工作,儘管學生尚未開課,她卻必須先到學
校準備開課事宜。

而當她忐忑不安地步入辦公室,卻詫異地發現蕭博文已經離職。

助理小姐告訴她說:「蕭教授啊?他辭職了耶!聽說他轉去師範大學,那
邊有他以前的指導教授,請他過去擔任客座教授。」

「噢!是這樣啊!」雨虹努力不著痕跡地點頭。

離開系所辦公室,她走進自己的研究室,手上一堆書本立刻散落在地。

原本,她是抱著多麼為難、多麼害怕的心情來到學校,想像著當自己見到
他的時候,該要怎樣才能雲淡風輕、談笑自如?

沒想到,他竟然就這樣走了!

或許他是為了她著想,或許他是為了妻子著想,總之,他們如今是不會有
再碰面的可能了,這也就剪斷了曾有的一段緣分。

雨虹搖了搖頭,搖掉所有混亂思緒,她告訴自己,既然如此就一切從頭
吧!

於是,她收拾好書本,坐到桌前開始工作。

一直到晚上六點,她都還待在研究室中,連晚餐的事情都沒想到。

「鈴鈴!」她的手機響起。

「喂!」她以無力的聲音接起。

「雨虹,我在大門口,快出來!」那低沉的男性嗓音是何家強。

「阿強,你找我做什麼于」

「吃飯啊!爸媽叫我來接妳的,快點!我可是並排停車,隨時要被拖吊
的。」

「我不想吃。」她悶悶地說。

「不行,妳答應過我,要讓我照顧妳的,妳最近太瘦了,我一定要帶妳回
家吃飯。妳再不出來,我就要按喇叭按到全部的人都出來。」

每當他以關心為由,她總是抗拒不了他,因此她只有微笑,「好啦,說不
過你。」

「那我等妳!快喔!」

收了線,雨虹收拾好東西走出研究室,大門口停著何家強的藍色貨車,他
正用力對她揮著手,地想不看見他都難。

這些日子來,他扮演著大哥哥的角色,天天關照她吃飯、睡覺的問題,還
常開車帶她出去兜風、散心,為的就是不讓她有太多的時間傷感。

她明白他對牠的好,有時雖想拒絕,卻早已成了依賴。

「今天怎麼樣?第一天上班累不累?」他自己滿頭大汗,卻先問起她的情
況。

雨虹拿出面紙給他,湝笑著,「我知道你要問什麼,你放心,一點問題
都沒有。」

「妳真的知道我要問什麼?」他挑挑眉。

「我認識你快十五年了!怎麼會不知道?」

「那妳說來聽聽!」

雨虹旳眼神沉了下來,語氣卻變得平緩,「阿強,別為我擔心,那個人走
了,他到別的學校去了。」

何家強愣了一下,還是緊握住方向盤,繼續開往回家的方向,「噢!是
嗎?」

「所以我不會東想西想,你也不要東猜西猜,我們都可以鬆一口氣了。」

「那就好、那就好。」他欣慰地一笑。

兩人如此說說笑笑,半小時的車程結束了,他們一起走進何家。

家裡早就擺滿佳餚,等著為雨虹第一天上班慶祝一番。

「歡迎蒞臨!台灣大學中文系講師任雨虹!」何振輝扯著大嗓門說。

「恭喜恭喜!有請有請!」楊淑芳也笑嘻嘻地幫腔。

何家強和雨虹都笑了,這頓晚餐又是一段溫馨的時光。

一家人團聚,聊到了快九點,何振輝才提醒兒子說:「阿強,送雨虹回去
吧!明天她還得上班呢!」

「好,我們走吧!」何家強拿起鑰匙。

雨虹站起身,「何爸爸、何媽媽,那我先回去休息了。」

楊淑芳點點頭,「週末記得再過來吃飯。」

「我會的,再見。」

道別之後,何家強就和雨虹一起走出大門,搭乘電梯到停車場去。

何振輝和楊淑芳走到陽台邊,等了一會兒,看著那台藍色貨車駛出,上面
坐著的自然是何家強和雨虹。

「老伴,你說我們兒子到底有沒有希望?」楊淑芳忍不住問。

何振輝沉吟片刻,「這個嘛!雨虹學歷高、樣貌好,又這麼有成就,很難
看得上阿強啊!不過,從那次解除婚約之後,也沒看雨虹有新的男友,現在兩
人走得這麼近,說不定阿強還是有希望喔!」

「阿強這麼癡心,十五年來都沒變過,雖然他不明說,但我看他還是會等
下去的。」楊淑芳為兒子搖了搖頭。

「那就這麼說定了,咱們明天上廟裡燒香去,求老天給兒子添個碩士媳婦
吧!」

楊淑芳聽著笑了,「好,說去就去!」

兩夫妻坐在陽台上,吹著涼涼夜風,就這樣聊了一整晚。

***

日子在平靜之中度過,雨虹跟著指導教授開了一門課,第一次上台的她有
些緊張,但時間久了卻也成為習慣,她已經能夠侃侃而談,並冷靜的回答學生
的問題。

她把重心放在教書和研究上,這讓她感到充實、平靜。

誰都知道台大中文系有位美麗的講師,喜歡她、愛慕她、追求她的人不
少,但她從來沒有回應。

是的,雨虹將那顆期待愛情的心關了起來。

生活中,除了學校和書本,她就只有何家一家人。

何振輝和楊淑芳對她的關心是不用說的,而何家強更是體貼入微,除了天
天探望、電話之外,又常帶她到郊外走走,讓她不至於在屋裡想著想著就哭
了。

他們拍了好多照片,每一張幾乎部是雨虹的倩影,他喜歡看她微笑的模
樣。

何振輝和楊淑芳看著這些照片,則只能默默約為兒子祝福。

但何家強卻可能要讓他們失望了,因為,他一點舉動也沒有。

不管兩人到那兒,他總是謹守做哥哥的本分,從來不會隨便的碰觸她,只
會偶爾扶著她的肩膀,牽起她的小手,但只有幾秒鐘就放開了。

雨虹明白他的用意,他不願給她任何壓力,她在他的愛中被縱容著。

如此過了大半年,他們也踏入了相識的第十六年。

她以為這樣的日子可以慢慢過下去,直到有一天他到她的公寓找她,對她
提出了一個不可思議的要求。

「雨虹,我……我有一件事要請你幫忙。」他咳嗽了一聲才說。

她正在小廚房裡泡茶,發呆了整整十秒鐘,因為,就她認識他以來,從沒
聽過他說這樣的話。他竟然……竟然有事要請她幫忙?

「好啊!我一定幫你。」她連問都沒問,就這樣答應了。

「我還沒說是什麼事呢!」

她微微一笑,「拜託!我都沒機會為你做什麼,現在當然要讓我幫點忙。」

「呃……是這樣的,我在工地認識一個女的……」身為眾人眼中的硬漢,
一扯到男女情事,就讓他快說不下去了。

「女的?」她更驚訝了,她沒想過阿強也會跟女人扯上關係!

「她是……自助餐店老闆的女兒,常常給我們送便當……有一天,她跟我
說她喜歡我……我當然是婉拒了……但她很堅持,說感情是可以培養的,所以
……所以我只好說謊……說我已經有女朋友了……」

何家強說到這兒,黝黑的臉上有點發紅,而雨虹則笑了起來。

「真的?竟然有這種事?」她笑得不可自抑。

「其實……以前也有這種事發生……只是我不好意思告訴妳,反正那些女
人都會自己走開……可是這次真的很麻煩,我應付不了……」

以前也有?不只一個!雨虹霎時停住了笑,開始端詳起何家強,她幾乎沒
有真正的看過他,難道說……他是一個很吸引女人的男人嗎?

仔細一看,他剪的平頭是很簡單普通,但也有一股男性的乾淨俐落,而他
的兩道濃眉、挺直鼻梁、厚實雙唇,組合起來還挺有性感的味道。

再加上他的高大身材、結實肌肉,儘管他常常面無表情、木訥少言,但這
副「酷樣」只會更引起女人的注意力。

怎麼……她到今天才看清了他呢?

「雨虹!」他在她面前搖著手,「妳在發什麼呆?」

她突然回過袖來,不覺有點羞澀,「沒……沒事。」

「既然我都說謊了,現在就得圓謊才行,那個女的說要看我的女朋友……
我想不出可以找誰,只好找妳幫忙了……」

「你……要我冒充你的女朋友?」她驚訝地指著自己。

「我知道這很為難、很好笑……」他嘆了一口氣,「但我真的沒辦法了。」

雨虹只考慮了三秒鐘,「好,我答應你。」

「真的?妳願意?」他喜出望外。

「不然你得找誰呢?」她反問。

「謝謝!事成我一定請你大吃一頓。」他拍拍她的肩膀,笑得一臉欣喜。

望著他單純的笑臉,雨虹卻浮現了從未有過的失落……


【第六章】

--------------------------------------------------------------------------------

(奏樂)

聽到你的心跳聲


這原始的音樂


就讓我感動得想哭


在別去了的一個又一個


從來沒有這樣地要過誰


相約見面的這天,是個大雨天。


何家強開了貨車來接雨虹,當她走出公寓大門,他已經撐了傘在那兒等

著。


「雨下得很大,小心別淋濕了。」他攬住她的肩膀。


「嗯!」她正好穿著白色洋裝,自然不想被淋濕,主動往他的懷裡鑽。


聞到她髮梢的芬芳,有如茉莉花香直透心脾,他不禁有些恍憾起來,趕緊

搖頭要自己清醒些,撐傘送她坐上車。


等她上了車,他才從另一邊坐上位子,迎面就看見她遞來面紙,讓他愣了

一會兒才說:「謝謝。」


任雨虹歪著頭想了一想,「不對,應該我幫你擦才對,今天我可是你的女

朋友呢!」


說著,她就拿面紙替他擦乾頭髮、額頭和臉頰,動作無比溫柔。


原本他確實是沾上了一些雨水,此刻他卻覺得那些水滴都變成了蒸氣,因

為他臉上正不斷發熱、發燙。


「還發呆?快走吧!可別遲到了。」她微笑道,對他那癡傻的表情,覺得

有說不出的可愛。


「噢!好、好。」他收回翻飛的心神,趕緊發動引擎。


相約的咖啡館並不遠,只要十幾分鐘的車程,當何家強找到車位停好了

車,安靜了一會兒終於開口,「雨虹,今天可能……就要多麻煩妳了。」


她拍拍他的肩膀,「放心,我一定幫你幫到底。」


「謝謝。」別多想、別多想,他拚命告訴自己,她只是想報答他而已,除

此之外什麼別的都沒有。


他們下了車,何家強當然撐起傘,而雨虹暫停了一下,對他眨了眨眼睛,

「好像這樣還不夠耶!」


「什麼不夠?」


「我們應該再親密一點啊!」她雙手挽著他的手臂,將自己貼在他的身


側。


「雨虹……」感覺到她的柔軟嬌軀,他的呼吸都要亂了。


「不這樣怎麼說服對方呢?」她嘟起嘴問道。


「好……好吧!都聽妳的。」他只能點頭,只能聽話。


如此走進了咖啡館,雨虹還是挽著他的手,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她發現

其實這樣很溫暖、很安全,只是,她從來沒有想過那對象會是她最熟悉的何家

強。


「就是那一位,她叫陳秋燕。」何家強在她耳邊說道。


雨虹看到了,那是一個很年輕、很可愛的女孩,但雙眼之中寫著堅強和專

注,可以看出她有很固執的個性。


「秋燕,我……我帶我女友來了。」何家強先打了招呼。


看到雨虹,陳秋燕腿起了眼睛,像是在研究著什麼一樣,因為,她難以相

信自己的眼睛,向來鎮靜淡漠的何家強,竟然會有如此淡淡害羞的表情。


「強哥好,你們兩位請坐啊!」


何家強和雨虹坐了下來,位子剛好是相連的沙發,雨虹主動往他懷裡靠

近,「阿強,這裡冷氣好冷。」


「噢!是嗎?」他想了半秒鐘才反應過來,伸手環住她的肩膀。


「這樣才溫暖一點。」她對他甜笑,她是故意這麼做的,天曉得為什麼?
她就是不喜歡那個陳秋燕看著何家強的眼神。


初次看到何家強溫柔的表情,陳秋燕深吸了一口氣,心底不得不承認,眼

前這女人對何家強有莫大的影響力。


「強哥,你們要不要點飲料?」她勉強維持鎮靜。


何家強拿起桌上的菜單,「雨虹,妳想喝什麼?」


「你幫人家點就好了。」雨虹湊在他耳邊,吐氣如蘭。不知是有心或無

意,今天她就要他看來是她的,是她一個人的。


這……這會不會太過分了?何家強心想就算是想讓陳秋燕打退堂鼓,他自

己的慾望也可能快要爆炸了!


「那……那我們都喝熱的吧,服務生,來兩杯熱咖啡。」


服務生很快送上了咖啡,雨虹立刻忙碌了起來,「阿強,我幫你加糖,我

知道你都愛喝甜一點的,兩匙夠不夠?」


「夠了。」他簡直受寵若驚,能喝到雨虹調的咖啡,甜死也無所謂。


「那再加點奶精,你喝喝看味道怎樣?」


「好喝、好喝!」其實他都快喝不出味道了,因為,興奮、惶恐勝過了一

切。


這時,坐在對面一直被忽略的陳秋燕終於開口了,「強哥,你不幫我介紹

一下嗎?」


「噢!這位是任雨虹,我的……我的女朋友,這位是陳秋燕,我們常去她

家的自助餐店光顧。」


雨虹點了點頭,「阿強說妳很關照他,真是謝謝妳。」


「強哥雖然不愛說話,但我看得出他是個好人,我只希望他不要選錯了

人。」陳秋燕冷冷的瞪著雨虹,像是看得出她這樣的女人不會忠貞。


一聽這話,雨虹的心中怒火猛燒,決定了這是一場女人和女人之間的戰

爭。


「阿強,你說我們認識幾年了?」任雨虹沉住氣道。


「超過十五年了。」何家強的笑中帶著些許的懷念。


「真的?」陳秋燕顯然不太相信。


雨虹回答了這問題,「沒錯,我和阿強認識了十五年。小時候,我還住在

他家,兩個人就同在一個屋簷下,直到我十八歲才搬出來,但現在我也每星期

都回他家,他家還有我的房間,他爸媽也把我當女兒一樣,我們根本早就是一

家人了。」


「是啊!我們是一家人。」何家強贊同地點頭,他早把她當作家人,除了

像妹妹一樣,更希望她能是他的妻子。


陳秋燕勉強穩住呼吸,「是這樣嗎?那可真不錯。」


雨虹帶著勝利的微笑,又往何家強的懷裡靠近了一些,「我們的感情是沒

有人能破壞的,阿強只愛我一個,對不對?」


何家強無法否認,「我……只愛妳一個。」


怎麼能說不愛呢?這不是演戲的台詞,就算演戲也說不了謊,他愛她,而

且是沒有辦法、沒有退路地愛著她。


天!能教這樣一個內斂的男人當面示愛,這任雨虹果然不簡單!陳秋燕內

心震驚不已,卻又哼了一聲說:「既然如此,你們為什麼還不結婚?反正都是

一家人了,還有什麼好等的?」


她竟然看得出這個破綻!雨虹吃了一驚,卻沒有表現出來,反而平靜地

說:「我們當然要結婚了,不用妳來提醒。」


「哦!什麼時候呢?」陳秋燕挑眉問。


「阿強,你娶不娶我?」雨虹轉向他問。


「我……我當然想娶妳!」他說的是真心話,這是他的夢啊!


「那你工作要認真點啊!」雨虹埋怨似的打了他一下,「才做到工頭而

已,什麼時候可以自己開一家建設公司:讓人家做做老闆娘嘛!」


「我會……很努力、很努力的!」他趕緊承諾道。


雨虹得到滿意的答案,轉向陳秋燕說:「妳也知道的,結婚以後要花很多

錢,養小孩更是貴得嚇人,我就是要等做上老闆娘那一天,才能安心地嫁給阿

強啊!不過在這之前,我絕對會牢牢的看著他,不會讓一些不自量力的女人來

糾纏他的。」


陳秋燕聽得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妳說話客氣點!」


「妳才給我客氣點呢!」雨虹拍了桌子。


「你們別吵……」何家強才要好言相勸,卻讓雨虹狠狠的瞪了一眼。


「阿強,你別插嘴,我今天非把話說明白不可,」雨虹當場發飆起來,指

著陳秋燕道:「陳小姐,請妳搞清楚,阿強是我的男人!妳什麼人不去愛,幹

嘛招惹我的未來老公?我們兩個人恩恩愛愛的,妳少來打擾我們!我勸妳珍惜

自己的青春,好好去找個單身的男人,有我任雨虹在,絕對不會讓妳靠近阿

強,妳休想動他一根寒毛!」


當她說完這番話,不只陳秋燕詫異不已,何家強更是瞪大了眼睛望著她。


雨虹卻一派神色自若,還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完全不當那是一回事。


陳秋燕抓起皮包,「我懂了,我不會再多說什麼了。」


「秋燕……」何家強有些於心不忍。


事實擺在眼前,那個酷酷的強哥注定要栽在這個女人的手中,陳秋燕怎麼

也搶不過來的,她眼中泛起不捨得淚光,只有說:「強哥,祝你幸福。」


說完後,她就轉身離開,快步走出了大門。


「這……雨虹,我們會不會太過分了?」


雨虹淡淡的瞄了他一眼,「才不會呢,當機立斷,快刀斬亂麻。」


「是……是嗎?」他抓了抓後腦勺,實在搞不懂女人是怎麼一回事?


「怎麼?你想追上去安慰她嗎?」她可要不高興了囉!


「不!不!」他用力搖手,「我沒這個意思。」


「哼!」她轉過頭去。


看她突然像個吃醋的小女人,讓他又驚訝又惶恐,攬住了她的肩膀,深呼

吸了好幾次,才敢開口,「妳……妳別生氣,妳要我怎麼做才會開心一點?」


「你什麼也不必做。」她還是看也不看他一眼。


「雨虹,別這樣……」


他看過別的情侶吵架,感覺上好像又甜又酸的,但沒想到這一幕也會降臨

到自己身上,而且對象還是那一道追不著的彩虹……

「你管我?」她也說不出自己在做什麼,就是想鬧,就是想吵。


天!她多麼惹人愛,多麼惹人憐,他好想抱住她深深的親吻,留住這一刻

美麗的感受,但他又沒有那種勇氣。


「對不起,我不是要管妳……」


「你敢不管我?」她立即瞪住他。


「我……」他簡直啞口無言,「對不起,我不會說話,反正……我都聽妳

的!」


「這還差不多。」她不是故意要欺負他的,可是,看他這樣她就更想欺負

他,真是毫無理由的矛盾和沉溺。


見她眉頭不再緊皺,他大大的鬆了一口氣,「只要妳開心就好……」


「去付錢,我要回家!以後再也不來這家咖啡店了,想到那個女人就有

氣。」她拿起皮包,自顧自的走向門口。


何家強付了帳,趕忙跟上去,替她撐起傘,「還在下雨呢!」


她噘著紅唇,「討厭的天氣。」


「冷嗎?」他注意到她縮著肩膀。


「冷死了!」她鑽進他的懷裡,低叫著。


他說不出話了,一股熱火從頭燒到腳,耳朵都要冒煙了!


當他們回到雨虹的公寓前,雨下得更大更急了。


何家強撐傘送她走到門口,但那傘幾乎不能擋住什麼,他們兩人都被淋濕

了。


「快進門去,妳可能會感冒的。」他以身體替她擋著外頭的風雨。


雨虹抬頭看著他,還是一樣對她熱切的眼神,她突然有一股衝動想留住

他,「你……全身都濕了,先上來吹乾再走吧!」


他聽了一愣,「我……我身體很好,這點小事不要緊的。」


「你不聽我的話?」她挑高眉。


「不……我不是這意思……」他隨即語無倫次。


「反正你上來就是了。」她拉著他的手,要他一起上樓。


他只得收起傘,乖乖的跟在她身後,一進門,他沒什麼反應,她倒是先打


了個噴涕,惹得他立刻緊張起來。


「妳一定感冒了,糟糕!」他抓住她的肩膀,往浴室裡推,「快去洗個熱

水澡。」


她輕笑了一聲,「拜託!你別這麼慌好不好?」


他板起了面孔,講到這個就沒得商量,「這不是開玩笑的,妳從小就怕

冷,又常感冒,快點進去。」


「好啦!這次聽你的就是。」她走進浴室,不忘對他叮嚀,「衣櫃裡有毛

巾,你把自己先擦乾。」


「我會的,妳快進去吧!」他終於將她推進浴室,關上了門。


等裡頭傳來嘩啦啦的水聲,他才稍微放心了些,走到衣櫃前打開了第一

層,卻發現自己大錯特錯,因為,那是放女性內衣的櫃子!


他連看都不敢多看,唯恐自己的聯想一發不可收拾,趕緊關上第一層,又

小心翼翼打開第二層,幸好這次是些「安全」衣物,也讓他看到了毛巾。


「呼!」他鬆了一口氣。


他拿出毛巾,一邊擦著頭髮,一邊走到窗前,外面還浙瀝瀝地下著大雨,

似乎沒有放晴的跡象。


下雨天,留客天,不知雨虹把他留下做什麼?或許是有什麼話想告訴他


想到剛才她罵人的模樣,他就覺得想笑,沒料到她會有這樣的一面,又潑

辣又可愛,真的就好像是他的女朋友一樣。


要不是他已經太了解她,他還真會以為她在吃醋呢!


而今的他,但求在她身邊能有個位子,不管他扮演的角色只是哥哥或家

人,他都已經很滿足、很欣慰了。


當他這樣胡思亂想的時候,他聽見浴室的門開了,於是他一轉頭,「妳還

冷不冷?我給妳泡一杯……」


他的話說不下去了,因為,他看見雨虹穿著浴袍走出來,白色的浴袍穿在


她身上很美,而她斜斜露出的肩膀更美,踩在地毯上的赤腳也好可愛。


一頭微濕的髮,一雙清亮的眼,一對嗽起的唇,她……該怎麼說呢?就像

一個降臨人世的天使吧!


「看什麼看?都看傻啦?」她走上前捏捏他的鼻子。


「我……」他趕緊轉移視線,「我沒事!妳……穿這樣會不會冷?」


「才不會呢!」她悠閒自在地坐到窗邊,「這件浴袍是你媽送我的,天鵝

絨的料子,好暖喔!」


「那就好。」除此之外,他還能說什麼呢?


「你擦乾身體沒?」她抬頭問。


「呢!擦好了。」現在他不冷也不濕,卻有點太熱了。


「那幫我擦!我頭髮都在滴水呢!」


她說話的神情有如小女孩,他不禁莞爾一笑,「好,我幫妳擦。」


只是這樣站在她面前,拿著大毛巾為她擦頭髮,只是很小很小的一件事,

卻讓他唇邊的微笑一直無法消失。


「可以了。」當她這麼說的時候,他甚至有些悵然若失。


他放下毛巾,「那……我給妳泡茶?」


為何這麼問?他……只是不想如此就離開而已。


「嗯!」她點點頭,「准!」


他被她逗笑了,走進廚房拿出茶貝,動作熟練地泡出兩杯熱茶,這裡對他

來說已經像自己家一樣了。


雨虹望著他的背影,那看了十五年的背影,已是她生命中的一部分,而今

卻讓她有種迷憫、有種感動,最後她做出了某個決定。


「好了,來,喝茶暖暖身。」他將金萱茶遞給她。


她捧著杯子,熱度傳進手心,喝了一口茶,溫暖直達心中。


何家強也喝了幾口茶,「怎樣?還可以嗎?」


「勉勉強強啦!」她故意聳聳肩說。


他又笑了,明白她只是開玩笑。


兩人安靜了片刻,聆聽窗外雨聲滴答,彷彿一道簾幕將他們與世界隔開,

不管外頭發生了什麼,屋裡就是他們的天地,小小的、溫馨的天地。


「阿強。」她輕喊著他。


「嗯?」他總是立刻回應,專注望著她。


「你對那個陳秋燕,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感覺?」他想了一想,「她人很好啊!大家都跟她處得不錯。」


她眼中微微悵然,「是嗎:那你為什麼不考慮跟她交往?她長得很可愛,

對你又一片癡情,不是挺好的嗎?」


他有點錯愕,「我是不討厭她,可是,我也不喜歡她啊!」


「為什麼?」她對這答案不太滿意,「你都快二十六歲了,也該交個女朋

友啦!難道以前那些倒追你的女人,都沒有一個合你的意嗎:」


他皺起眉頭,實在難以回答這問題,「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反正……反正

我就是沒辦法對她們動心……」


「動心?」她緊盯著他,「要怎樣的女人才會讓你動心?」


他被問得快要流下冷汗,「雨虹……妳怎麼突然間我這個?」


「你說嘛!說嘛!」她拉著他的手撒嬌,無論如何要聽到答案。


他還有別的選擇嗎?只得實話實說了。「妳……妳也該知道的,我只愛妳

一個,只會對妳動心,所以……對別人就沒辦法了……」


聽到這答案,雖然是意料之中,卻讓雨虹心情低落下來,有種淡淡甜蜜的

感傷。


看她眼神黯淡,他不禁慌張起來,「妳怎麼了?對不起,妳一定不喜歡聽

我說這些,以後我不會再亂說了!」


她搖了搖頭,「別緊張,我沒說不喜歡聽。」


「是嗎……」他腦中一片混亂,真的想不透她的心思。


「阿強,」她突然又轉了個問題,「我覺得那個陳秋燕,身材好像不錯


耶!」


他完全呆住,「啊!我……我沒注意過。」


「是嗎?我看她的胸部好豐滿,顯得我的好小……」她低頭看看自己,彷

彿要看透了身上的浴袍。


「才不小呢!」他急忙為她澄清、辯護,「妳的胸部形狀那麼漂亮、肌膚

那麼白嫩,根本就是最完美的胸部。」


「真的?」她眼中含笑,望住了他。


領悟到自己剛剛說了什麼話,何家強的羞澀從耳根開始燒起,一片紅潮迅

速染遍了臉龐,「糟糕!我……我不曉得……自己在說什麼……」


她忍住想笑的衝動,「別想否認,你說的話我都聽到了。」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冒犯妳的……」他頭髮都快燒起來了,只想挖個

洞躲起來。


「你怎麼記得那麼清楚?快說!」她就是要逼問他。


「我……我從來沒忘記過……」其實,他夜夜都會想起……


「那……你要不要……證實一下自己的記憶力?」


「啊?什麼?」他不懂這話的含義。


她的雙胖如水,雙唇微啟,拉起他的手放到自己胸前,「難道你不想碰我

嗎?」


想!想得腦袋都快融化了!但是……他的手卻僵硬了,「雨虹,妳今天是

怎麼了?」


「男人不是都有正常慾望嗎?」她問得很平常、很冷靜,「你都是怎麼解

決的?找別的女人?」


「不可能!」他當然搖頭,「我只有妳一個,我從來沒想過要碰別的女

人!」


她相信他,完全相信,「那這幾年來……你都是怎麼過的呢?」


「我……」他暫停了一下,表情微微羞澀,「只要拚命工作,回家倒頭就


睡……如果那天見過了妳,就多洗幾次冷水澡……」


「阿強……」她心中的某一處突然熱了起來。


「妳今天好奇怪,怎麼都問我這些呢?」他不安地笑了一笑。


她將他的手放進寬鬆的領口,讓他清楚感覺到那股圓潤,而他立刻倒吸了

一口氣。


「不要忍了……你想對我怎麼樣就怎麼樣……」她柔柔的吐出這樣的話。


何家強很想凝聚意志力,很想告訴她別衝動,但是……但是,他的手已經

不聽話了,已經恣意摸索了起來!


「雨虹……為什麼?」他喘著氣問。


是啊!為什麼呢?雨虹也閒著自己。


是為了陳秋燕看著他的眼神嗎?是為了女人之間的競爭心嗎?是為了證明

自己對他的重要性嗎?她自己也說不上來。


她只確定,就是現在,她要他。


於是她站了起來,解開腰間的帶子,整件浴袍鬆開來,她裡面什麼也沒

穿,這讓何家強看得有點頭暈起來,他怕自己又在發春夢。


她環住他的頸子,在他耳邊呼吸,「抱我……如果你愛我……」


「我當然愛妳!」他立刻將她擁得死緊,「可是……我不懂妳是怎麼了?」


「別問那麼多……就當我是淋了雨,好冷好冷,我想要你幫我取暖……」


「噢!雨虹!」他嘆息了,「我會讓妳溫暖起來的!我一定會。」


他將她橫抱起來,轉身大步走向床邊,一切都來不及喊停了。


攤開的浴袍上,是雨虹橫臥的裸體,有如一幅蜿蜒起伏的山水晝,是上天

特意垂青的藝術品。


何家強一件一件脫下自己的衣服,身上的雨滴全被體溫蒸發了,他從來沒

碰過這麼炎熱的下雨天。


「快……我冷。」她對他勾勾小指。


他聞言立刻覆上她的嬌軀,炙人的高溫傳遍她全身,讓她嬌笑起來,「

天!你好燙。」


他開了口,欲言又止,「真的……真的可以嗎?」


她的手指劃過他緊皺的眉毛,「你想做什麼都可以……只要讓我熱起來…


好了!夠了!再說下去,他可能要先自焚了!


他捧住她的臉,熱切吻上了她的唇,開始無盡的吸允舔吻,彷彿想把她一

口吞下喉去,有時卻又改變了主意,想要細細品嚐她的甜美,一吋一吋來回輾

轉,是另一種至死方休的纏綿。


雨虹被吻得頭也暈了,唇也腫了,她沒想到自己小小的誘惑,就換來這麼

熱情的反應,她簡直要對他敬佩起來了,竟有這樣堅強的意志力壓抑住,天曉

得他的慾火是如此高漲啊!


「別……我嘴都疼了……」她輕輕推開他。


望著她紅豔的唇,他滿懷歉意地笑笑,「對不起,是我太急了……」


「慢慢來……」她伸手點了點他的唇。


於是他沿著她的耳朵、頸子和肩膀,印下一連串細碎的吻,又是輕咬又是

舔弄,惹得她的嬌軀一陣陣的顫抖。


而他的雙手也忙得很,緊密的覆上她的雙乳,先是輕輕撫摸,繼而重重搓

揉,有時又緩緩挑逗,引發出一波波絕對的快感。


雨虹很快就承受不住,抓著他的肩膀說:「不要……不要了……」


「不行!」他很難得的拒絕了她,以高大的身軀壓制住她,「現在要停也

停不下了……」


「呃?」她眨一眨眼,突然感覺到他吸吭起她的胸前,那調皮、靈活的舌

尖幾乎要將她逼瘋了。


「阿強……人家受不了……」她試著跟他求情。


他卻抓住她的雙手,不讓她有機會掙脫,繼續那煽情的挑逗,執意要她燃

燒起來。


天,他不聽她的話了……怎麼辦?他不乖了,他變壞了!雨虹感到心慌又

脆弱,不知該拿這灼熱的感受如何是好。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