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岗之后操B忙,永远跟着共产党 - B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共产”旗号下的自私人性表现,教育了很多人,唤醒了很多的人 于 May 12, 2004 22:38:13:

回答: “共产党”对六四所做的最明显“让步”就是欢迎六四血卡群众回大陆做“爱国华侨”:当然了,如果那些六四血卡群众的“共产党”干部子弟比例不高,这种“让步”是不可能的 由 也就是说,如果是叶向农那样的人拿了六四血卡,而那些“共产党”干部子弟没拿六四血卡,那么,如今中文论坛的生态环境将要改写 于 May 12, 2004 22:31:28:

6、

次日,达刚在家里留下一张“今天不回家”的字条,找出一条平时原来绑货物用的
绳索,准备有必要时使用。

然後他稍微乔妆一下,戴上黑眼镜,在盲人按摩院附近的小食店耐心的等候。

晚上十时左右依敏终於见到妻子和一个女郎一起走出来,迅速上了公共汽车,而那个女郎分明就是昨天那个盲妹阿珍的样子。

达刚连忙跟上车,站在她们背後,这时二女都脱下墨镜了。

依敏先到,下车之前,“阿珍”对她说道:“我已请了假,明天我不能上班了。”

依敏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我知道啦!柳姐,三天後再见!”

柳晴下车时,达刚也跟着下车,尾随柳晴走进一座单身公寓。

达刚见到柳晴开锁进门、开灯,也跟着一闪身进入柳晴的住所,柳晴大吃一惊,问道:“你┅你是什麽人,想干什麽?”

达刚笑着说道:“你认识依敏,应该认识我吧!你别害怕,我只是来问你点事。”

“依敏┅啊┅我记起来了,你是她老公达刚。”

“不错,你自己一个人住这里吗?”达刚打量着这个一房一厅的小单位。

“我┅是的!这麽晚了,你┅你有什麽事吗?”柳晴显然有点儿心慌。

“是你介绍依敏去盲人按摩院做的吧!”达刚开门见山。

“我┅依敏┅依敏在那做带位嘛!我┅我也是呀!”

“阿珍!”达刚冷不防的一声,柳晴如雷贯顶,浑身一颤,恐惧的目光瞅了达刚一下,发现男人正盯着她,连忙垂下头,低声问道:“你知道我在上班时的花名?”

“我当然知道,我做过你的顾客嘛!我还知道我老婆叫‘阿珠’”达刚冷冷地说。

阿珍脸无血色,颤声说道:“你┅你是来兴师问罪,我┅我劝过依敏,但┅但是她说你们俩夫妇都下岗,家里┅家里有困难!”

“但是,你没有问过我!”达刚厉声斥责。

“小声点,邻居睡了!”柳晴更心慌了,脸色由青转红,迅速关上房门。

“你怕吗?你既然懂得怕羞,为什麽还拉我老婆去做那种见不得人的事?”

“我┅唉┅真的不是我拉依敏去做按摩,是她自己要下海的,她一次过向公司预支了五万元,我也不知她用来做什麽,接着公司就安排她和我做“珍珠姐妹花”┅”

达刚心知肚明,依敏之所以借钱,正是因为他走私香烟所需要的本钱。

他一时语塞了,但他不甘心,仍将满腹怨气发泄在柳晴身上,他怒斥道:“如果不是你介绍她这份工,哪里有这样的事发生?”

柳晴又是浑身一颤,她低声说道:“既然已经做了,你生气也没有用,依敏实在是个好女人,你可千万别打她、骂她┅”

“我不打她、骂她,难道拿你来出气?”达刚又激动,说话也大声起来。

“你轻声一点好不好?算我求你了。”柳晴向达刚走近一步,幽幽地望着她。

达刚这时满肚子闷气,他右手捉住她的手臂,使劲一拉:“你以为我不敢打你?”

柳晴惊悸地望着这个怒目圆睁的男人:“拉拉扯扯的,干什麽嘛!”

“你还蛮正经的,你他妈的,你身上哪处我没摸过”达刚说罢,右手一拉,左手一抓,一把擒向柳晴的奶房。

柳晴吃惊地躲闪,但她手臂被男人紧捉,她的大奶还是被抓个正着,她一边挣扎,一边倔强地对达刚说:“请放尊重点,我不想做对不起依敏的事!”

“你还敢提我老婆?你昨晚岂不是也做过了我的老婆!”达刚放开柳晴的乳房,迅速把柳晴的娇躯拉进自己怀里,紧接着一手上伸趐胸,一手下探耻部,实行摸奶炒蚬,大肆对这个女人上下其手起来。

柳晴拼命地挣扎着,但她哪里敌得过孔武有力的炼钢工人,铁钳似的大手和衣擒获了饱满的乳房,也隔着裤子扪住了夹缝处的两瓣肥肉。

柳晴似乎觉得大势已去,她停止了挣扎,但达刚得寸进尺,他开始入侵她的衣服里面,不等柳晴惊觉起来抵御,一对大手已经从她的腰际上下抢攻,一手捏住肥奶,食指撩拨奶头,另一手即插入内裤,中指擦入阴户。

这时的柳晴全无性欲,敏感部位的涩痛使她不禁哀哀讨饶起来:

“好痛哇!你不要用手指来,呜┅不要挖嘛!”

“臭婊子,你这里是万人进的地方,早麻木了,还会痛吗?”

“哇!太离谱了!你简直把我们不当人看待!”

“哼!我不打你已经很客气了,你简直是太可恶了,把我妻子带去做婊子!”

“好吧!算我该死,你别再难为依敏如何,其实她真正是你的好老婆,假如你打她骂她,你就冤枉她对你的一番心意了。”柳晴回头,楚楚可怜的望着达刚。

“你还替她求情哩!现在你喊又不敢喊,逃又逃不掉,你不觉得你自己现在很可怜吗?”望着柳晴的圆脸,达刚觉得她可怜兮兮的,但此刻他已经激起一股欲火。

达刚此刻想的是发泄,想把他对妻子怪罪不得的怨气,发泄在怀中女人的肉体,他把插在柳晴阴道里的手指又是劲的一挖。

“哎哟!痛!痛死我了!你这样糟蹋我有甚麽意思,你一个大男人,没法子赚钱养家,依敏为你下海出卖自己,你不感动也罢,还虐待我这苦命女人来出气!”

阿珍也不知是因为疼痛或者是委曲,豆大的泪珠滚出眼眶。

望着柳晴梨花带雨的俏脸,达刚不由得一阵冲动,他伸手去拉她的衣服。

“不行!不要啊!我是你妻子的朋友,你不能搞我,你打我骂我没问题,你不能搞我,不行啊!不要┅”柳晴尽全力撑拒着,看起来态度很坚决。

“臭婊子,你又不是没给我干过,你还吮过我的阴茎,吃过我的精液,现在还在扮什麽矜持,装什麽淑女?”

柳晴并没有放松抵抗,她倔强地说:“那不相同,那是在干活,在卖肉,现在你强奸我,不仅是对你妻子不忠,也陷我於对朋友不义!”

达刚心想:“这个柳晴倒有些想法,等我把她脱光再好好泡制!”

他转念一想,便说道:“你以为我要强奸你?我要把你脱光了打屁股,你这个带坏我老婆的贱人,不打红你的屁股,我一肚子气难消!”

“你不强奸我,我就可以脱下裤子让你打,但你打过我之後,是不是就可以放过依敏?”柳晴问得很认真。

“好!我不强奸你,快脱吧!不打烂你屁股,我的一肚子气难消!”达刚双目已经被欲火烧红,逼视着柳晴。

柳晴咬一咬牙,转过身去,把裤子一脱,扔到一边:“你打吧!但是,请别让依敏知道你今晚打我的事!”

“你跪在这张椅子上,後起个屁股!”达刚拖过身边的靠背椅,下令说道。
7、
柳晴听话地跪上椅子,上半身趴在椅子的靠背上,单掌捂住阴户,样子颇滑稽。

达刚从口袋里掏出有备而带来的绳索,柳晴还没看清楚,一只手已经被缚在椅子的靠背上,紧接着,柳晴另一只捂住羞处的手也被拉过来缚在一起。

柳晴一脸无奈地说:“你打我就好,可不能强奸我!”

达刚冷笑道:“你真是又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今晚我并不准备干你,但是我很不明白,我已经插过你的阴道,而且在里面射精,一次也秽,百次也秽,你真的这麽执着?这麽认真你和依敏的姐妹情?但她可是我的老婆呀!”

“她是你老婆没错,我也没干涉过你怎样去干她,但她也是我的好姐妹,我不想和她的丈夫有肉体关系,假如她抢我的老公,我一样受不了的!”

“哦!原来是女人的醋劲在发作,咦!你老公呢?”

“我老公在北方,本来我下岗後就要去找他了,但南方赚钱容易,所以我想赚些钱才回去,好好和他过日子!”

“你在这里做婊子,你不怕被他知道了不要你!”

“我已经把初夜给了他,现在我只知道赚钱,我跟客人干,心里还是想着他!”

“你这是自欺欺人,我老婆一定就是这样被你教坏了!我要好好教驯你!”达刚说着,三两下手就把自己裤子脱除了。

“你说过不强奸我的,你不能言而无信!”柳晴着急了,但她不敢放声大叫。

“我是说过不强奸你,但你把我老婆变成众人的老婆,我要鸡奸你,要干爆你的屁眼出一口气,你乖乖的,可少受点痛苦,反正你的屁眼我今晚是插定了!”

达刚以为柳晴会大惊失色,那知柳晴反而镇定的问:“你有没有干过依敏屁眼?”

“没有!”达刚有点儿兴奋地说:“干屁眼时女人会很痛的,我很疼惜依敏,怎舍得让她受苦?我想,你一定也还没有被你老公干过屁眼,所以我要拿你的屁眼来开苞,以发泄我对你的怨恨!”

“这个┅你错了!我老公虽然没有干过我的屁眼,但我那处也已经被男人玩过。”

“按摩时没有玩屁眼的呀!”达刚有点儿奇怪:“有客人特别要求吗?”

“没有!即使有客人特别要求,我也不会答应!”

“那麽,你被谁玩过屁眼啦!”达刚奇怪了。

“你见到我屁股沟里,屁眼附近有处胎记吗?”柳晴回头问道。

达刚用两只大拇指拨开柳晴粉臀的肥肉,果然见到有一处和他在依敏的股沟所见到的,一模一样的纹身。

“其实那不是胎记,而是纹身。我上班的盲人按摩院的经理是香港人,他有点变态的,只喜欢干女人的屁眼,凡是在他那儿出卖肉体的女郎,都要经过他那一关,他在我们的屁眼发泄之後,还要纹一朵小花做上记号!”

达刚听到柳晴这麽说,果然证实他初看到依敏身上纹身时的想法,他紧张地对柳晴说:“通常一些色情场所都有黑道背景!你们不怕加入之後会脱不了身!”

柳晴道:“要赚钱就顾不了那麽多了,其实我并没有介绍依敏去那里,是她自己去找那个经理,但依敏要不是听我讲过那里的事,也不会找上去,所以还是我害了她,但她是好女人,也是我的好姐妹,你要是生气就打我吧!千万别责备她┅”

“唉!我打你又有什麽用,我是个没用的男人,你们是一群可怜的女人!该想想怎样脱离这个黑道的盲人按摩院了!”达刚说着,把缚着柳晴双手的绳索解开。

“你可千万不能去揭发检举啊!他们是有背景的,我就曾经被派出去干部招待所做过,那里都是些政府的大官哩!你惹不起,况且这事是我们自的,赚钱而已,千万别把事情闹大了!”

达刚沮丧地坐到椅子上,他满腹惆怅,却无计可施!

柳晴这时还没有把裤子穿上,她光着屁股,温柔地说道:“你刚才不是要干我的屁眼吗?你干吧!消消火,或许会好受一点!”

但是达刚这时已经连阳具也软化了,他低着头,不知说什麽好。

柳晴蹲下身子,软软的手儿捉住男根,温柔地说道:“别想那些不愉快的事了,我替你含一含,你马上就可以干我的屁眼的。”

达刚茫然说道:“你不是怕对不起依敏吗?为什麽又主动替我口交?”

柳晴淡淡一笑:“口交并不算性交,只要你不插入我的阴户,你玩我身体的任何部份,我都不会觉得对不起我的好姐妹的!”

达刚苦笑道:“我真不明白你们这些女人怎麽想的,更不明白你们那些怪道理!”

“明白不明白并不要紧,我劝你今晚不要回去了,因为你情绪不好,我怕你对依敏作出不理智的举动!”

达刚望着赤裸下身的柳晴,心头一阵荡漾:“我本来就留字说今晚不回家,但是你现在这样子挑逗我,我可不担保可以忍得住不强奸你哦!”

“不怕的!”柳晴嫣然一笑,纤手捂住耻部,媚笑着说道:“我身上除了这里,还有其他的地方让你出火,我们先去浴室,我服侍你洗白白,然後上床!”

柳晴说完,连自己上身的衣服也脱除,挺着一对饱满的大乳房,走向达刚目前,伸出一双嫩白的手儿,摸到他的衣钮。

不一会儿,达刚也精赤溜光,他把柳晴赤裸的娇躯抱到浴室。

8、
这个单身公寓的浴室很小,俩人只能肉挨肉地挤在一起,柳晴比达刚矮了一个头,他们涂上肥皂液,互相摩擦着,达刚的阳具很快又硬朗了。

柳晴道:“你不是要插我屁眼吗?趁现在┅滑┅啊┅滑进去了!”

这时柳晴刚好背着达刚,说话间达刚双膝一屈,腰肢一挺,若大的一条长蛇,已经钻进柳晴的臀洞。

“噢!被你干进去了,好涨,啊┅你好粗!痛┅啊┅先别动!”

达刚没有抽插,但柳晴的臀洞却痉挛性收缩着,达刚只觉得觉得他的阳具被软绵绵的手掌握住捏弄,由龟头传来阵阵快感,他双手紧紧抓捏着她的双乳,雪白的奶肉从他的指缝绽出。

达刚在柳晴的屁眼射精时,柳晴的双乳已经被揉捏起五指红印。

柳晴娇嗔道:“那麽狠,你对依敏也是这样吗?”

达刚红了脸,低声说道:“弄痛你了吧!

“我痛不痛无所谓,你的心头气消了就行,不早了,上床睡吧!”

二人从浴室出来,柳晴穿上内裤,还放了一条卫生巾。

达刚见她似乎“防森严”,便说道:“我还是离开你的宿舍好了,免得你又怕我搞你!”

柳晴笑着说道:“我不是怕你搞我才这样森严壁垒,我的月经快来了,一向都好准的,所以我已经请了假,我穿内裤放卫生巾只是怕突然来了,弄污被褥而已,不然我也不怕你的,脱光光陪你睡又何妨!”

达刚道:“我还是回去好,不打搅你了!”

柳晴又笑道:“现在什麽时候啦!公车已经停驶了,搭计程车好贵的,你就在这睡一晚,天亮再回去嘛!”

达刚点了点头,想穿上内裤时,柳晴又说道:“不必麻烦了,我不介意和你一起裸睡的!”

俩人上床,肉贴肉抱在一起,达刚难免又去摸柳晴的奶子,柳晴并没拒绝,她笑着说道:“怎样,还是敏妹的比较好玩吧!”

达刚道:“我老婆虽然比你大,但她有生过孩子,没你这样坚挺了!”

“过多一年半载,我也回老家,跟我老公生个娃娃,其实我好喜欢小孩子的,但是没有钱不行啊!”柳晴说着偎到达刚怀里,小手儿摸到他软软的阳具。

达刚一阵心痒,但他关心的还是怎样使妻子脱离皮肉生涯,他问道:“你们可以随时离开那个按摩中心吗?”

“我没有向经理借钱,倒是随时可以辞工,但依敏就不同,她预支了一笔数,欠了公司的钱,就不能说走就走了!即使你有钱还,也得他们点头才行,因为有合约!”

“还钱都不行,这是什麽道理?”达刚愤然而言。

“黑势力的人物总有他们的另一套道理的,你不去招惹他们,他们未必理你,但是你要是和他们拉上关系,就得按他们的道理办事,否则会很麻烦的。”

达刚呆住了,他无法可想,又不甘心眼睁睁看着爱妻天天到按摩院做那回曾经亲眼目睹、亲身经历的事,他越想越气顶,不禁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柳晴的手儿轻轻抚了抚达刚的胸膛,劝道:“什麽事,不妨对我直说吧!我虽然不是你老婆,但也算是最了解你们夫妻之间私事的人了!”

达刚慨叹:“依敏所借的钱是让我去干走私烟的本钱,我一时还不能抽回来!”

“你把本钱抽回来也没用,照按摩中心的规矩,有作预支的,至少也要做一年!”

“一年!一年内不把我气死才怪,而且那笔钱┅”

“钱的问题你不用担心,依敏不到一年就一定可以赚到数,只是你自己要小心,再有什麽问题需要大笔钱时,依敏就不能翻身了!”

达刚又是深深叹了口气,柳晴把粉脸儿偎到他胸部,柔声说道:“这件事看来你还是诈不知道好些,千万别让依敏知道你已经发现她的秘密,你不开心可以来找我,我会像现在这样安慰你,开解你的!”

达刚苦笑道:“柳晴,我真不明白,你现在和我这样剥光猪躺在一张床上,你就不觉得对不起你丈夫吗?”

柳晴淡淡说道:“你都说我把你老婆带出来做婊子,我自己也是婊子,现在你怨恨我,在我身上报怨泄恨,我只好任你作贱,任你发泄了。”

“任我玩、发泄?那麽你为什麽还有所保留┅”

“我也不明白你们男人为什麽非插玩女人的阴道不可,我已经说过了,我和依敏都很介意自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性交,你就别难为我了,你要口交,肛交,没问题呀!”

达刚摇了摇头:“我还是不懂你的怪道理,要是让我看见依敏和别的男人这样光脱脱地抱住,不气爆才怪!”

柳晴把达刚的阳具一抓:“不懂就别理那麽多了,看你火气那麽大,还要不要再出一次,我用嘴巴替你吸出来!”

达刚骂道:“贱女人,你和我老婆都是贱女人,什麽事不好做,偏偏要替男人含吮阴茎,还要连精液都吃下去!”

柳晴媚笑道:“女人就是女人,天生一个肉洞让男人抽插耍乐,天生两只乳房给男人摸玩捏弄,还有我们的嘴巴,我们的屁眼,也可取悦男人,女人如果不好好利用自己天赋的条件,就不算是一个完美的女人嘛!”

“好一个物尽其用,这些话是不是你们那个经理教你的?”

“不错,但他讲得有道理呀!所以我们在服侍男人时,自己也很快活。”

“快活?平时怎麽没见依敏这样和我快活?”达刚质疑。

“如我一样,依敏当然也想和你分享这样的快活,但是你自己想想,假如她给你这样乐,你难道不会怀疑她变了!”柳晴说得理直气壮,达刚一时语塞。

柳晴接着又说:“经理没有骗我们呀!我含着你的龟头,觉得好好玩的,尤其是由软含到硬,由小含到大,很有满足感!”

“那麽吃精液呢?味道很好吗?”达刚插嘴。

“那倒没有什麽味道,但是经理说男人的精液对女人很有好处,不但补身,而且养颜,你说啦!依敏是不是比以前漂亮啦!”

“我可看不出什麽分别,你别提我老婆好不好!”

“不提就不提呗!你看不出,我可看得出,这几个月来,依敏的脸皮比之前好看得多了,白里泛红,吹弹得破,连我都忍不住想吻她一吻,我自己觉得也是┅”

“你的脸皮是越来越厚才真,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哟!你生气啦!我是实话实说嘛!”柳晴撒起娇来了。

“好了好了,我累了,睡觉吧!”达刚只好把她一抱,二人搂住睡了过去。

次日早晨,达刚在睡梦里,感觉到有人在搞他的下体,他知道是柳晴在作怪,也懒得去理她,不过,小东西却是被她越搞越大,越搞越硬。

柳晴把他的肉棒含在口里,龟头涨满她的小嘴,她的双唇紧吮,舌头尖绕着龟头打转,搞得达刚忍不住“雪雪”呻呼。

柳晴更起劲了,她一边啜吮吞吐,一边还把凤眼瞟着达刚的脸。

达刚不在装睡了,他也睁开眼睛看着她的淫态,柳晴见达刚醒来,先是咬住他的阳具投过来骚荡一笑,接着把龟头吐出来,说道:“我让你玩一样新奇的!”

达刚笑道:“你又想搞什麽花样?”

柳晴道:“乳交!我躺下,你上来!”

说完,她後仰躺下,招呼达刚骑到她胸前,接着双手捧奶,用饱满的大乳房包裹着男根,让粗长硬直的肉棒在她乳沟里抽提,每当龟头从肉缝中钻出来,柳晴还会轻启双唇,把它含啜一下。

达刚从未这样玩过,感觉上份外刺激,比起在女人的阴道中抽送还要过瘾,他一边感受着阴茎和乳沟摩擦的快感,一方面观赏柳晴的淫姿浪态┅

要射精了,要上眼前是他的爱妻,达刚会抽身避免洒她一身一脸。

但此刻身下是他埋怨带坏妻子的贱货,而且她自己也声明喜欢吃男人的精液,於是他任其自然,在爆浆的一刻,精液疾喷,射在柳晴眼脸、鼻梁┅

但柳晴也反应灵敏,她立刻小嘴一张,含住还在喷精的龟头,伸长着脖子拼命的吮吸,直到达刚停止抽搐,才把龟头吐出,将口里的精液吞咽下肚後,还用手指把脸上的精液刮下放入嘴里┅

望着柳晴这种表现,达刚想起自己的妻子也已经沦为如此这般,他的嘴角不禁流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

9、
柳晴今天不上班,但达刚要去见他走私帮的伙伴阿林,他们负责把泊来的私烟批发给小贩,阿林有私烟的来路,和达刚一起下岗的工友许多都在摆摊档做小贩,所以,除了在私烟批发出去之前要冒点风险,基本上还是做得还算顺利。

这天是船期,阿林和达刚又成功的赚了一笔,钱一入袋,阿林马上想去玩女人,他告诉达刚最喜欢盲人按摩中心的阿珠,口沫横飞地赞得天花乱坠。

达刚知道盲妹阿珠正是自己的妻子依敏,心里当然不是滋味,但口头上还得勉强敷衍一番,当阿林再邀他共玩“珍珠姐妹花”,他就不敢再去了。

达刚托词对盲妹没兴趣了,想不到阿林另外还有好介绍,推无可推之下,又不敢太忤逆这个生意上重要搭档的一番美意,只好跟着他後面走了。

他带达刚到一家私人住宅,那地方甚至是没有名字,只由一些识途老马互相介绍,是一个叫“七姨”的女人主持的,约会时便说到“阿七”那处去。

达刚以前也来过这处,却没有进去过。

今天,他以客人的身份光临,一进门,便有穿长旗袍的女人迎接,阿林点了点头,指指身边的达刚道∶“这是我的哥们阿刚。”

他们先到酒吧间去喝酒,酒吧有几个侍女,都穿着很短的裙子,上身趐胸半露,青春的玉体在眼前晃来晃去。

阿林叫一个名叫小莉的女孩子坐下来陪酒,小莉大方的坐到两个男人的中间。

达刚发觉她根本没穿胸围,坐下来,裙子向上拉起,玉腿整段裸露,还见到她穿着白色的花边内裤。

阿林旁若无人地抚摸她肉光致致的嫩腿,小莉只顾打情骂俏,不甚推拒,阿林摸到她耻部,也只拍打他的手背,并不把他的怪手拿开,还被阿林把她的阴毛扯出底裤外。

小莉说话既娇滴滴又很幽默风趣,很讨人喜欢,达刚现在明白阿林为什麽老是不时流连在花街柳巷而不回家了。

喝了一会酒,小莉过场了,阿林便带达刚到浴室那边去,表示要沐浴。

有两名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分别服侍他们,殷勤的为他们涂肥皂、擦背、洗涤,完全不要他们自己动手。

这两个女孩子是脱光了侍浴,她们看来是外来妹,肤色比较深些,但胜在够青春活力,达刚摸捏过其中一个侍浴女郎的乳房, 手是结实而有弹性。

浴後,他们各被送入一间客房,那两名女子分别为他们按摩。

她们的按摩都是带挑逗性的,达刚给弄得心猿意马。

半个钟头後,按摩女郎退出,另有一名漂亮女郎走进房来,年纪只有二十岁左右,向达刚抛一个媚眼,过来坐在他床前,说道∶“我叫阿莲,喜欢我吗?”

达刚听过阿林的吩咐,总之享受全套,甚麽都不必问,便点点头。

小莲在他面前把衣裳解下。

小莲当着达刚面前解衣,份外有一种刺激的作用,每解一件,他的心头便跳一跳。

这个小莲并非庸脂俗粉,她比自己的老婆依敏,比柳晴都要青春俏丽,达刚心中很佩服那个七姨,不知从哪处罗致这许多美女来服侍客人。

小莲似乎很充分了解到脱衣的技巧,她拉了一张大靠背椅过来作她的道具,彷佛在他榻前表演艳舞。

每脱一件衣服都多方作态,或坐在椅上向天竖起美腿,轻轻爱抚,或背向达刚,俯身椅背上,让他欣赏她整个美丽的臀部,又故作神秘,姿态忽闪,重要部位若隐若现。

这个方法的确撩人心弦,富具挑逗,达刚的身体虽然因连日戈伐,小家伙在半冬眠状态下,却也变得跃跃欲动了。

小莲进一步把他身上的薄被掀开,把她长长的美腿伸上床来撩拨他,那玲珑纤美肉足的脚趾一点触达刚那地方,随即勃然而兴。

小莲十分乖巧,就在这一刻掌握时机,趴在他身上,热情地让他的硬物陷入自己那道温软的肉缝。

达刚又一次领略温柔的滋味,此刻跟昨晚和柳晴的隔靴搔痒比较起来,显得特别的痛快淋漓。

10、


干得正欢时,房间的版壁上有道暗门打开,阿林拖着一个女人的手钻进进来,他和那女郎两人身上都是一丝不挂。

阿林笑笑口说道:“喂!要不要交换来玩玩呢?”

达刚有点儿尴尬,到底这地方灯火光猛,不像上次在按摩中心的暗房里,自己干到一半,别人在旁边瞧着,总有点儿周身不自在。

他不好意思地说道:“喂!等一等嘛!我还没完哩!”

阿林笑道:“别太搏命啦!我等着,先让你试试一箭双雕吧!”

说着,阿林把身边的女郎推向达刚。

那女郎自我介绍她叫小鹃,看起来不满二十岁,此刻她除了一头披肩的长发,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美妙身材尽露。

达刚虽然对这个稚嫩的女孩子垂涎三尺,但此刻他的性具却插在身下另一个女郎的阴道中。

他显得有点儿难舍难分时,小鹃已经把娇躯凑将过来。

此刻,达刚看见阿林也坐到沙发上,准备袖手观赏一场活春宫了。

小鹃把一对虽然不很巨大,却又十分尖挺的乳房烫贴达刚的背肌,使他犹如触电似的颤了两颤。

小鹃这种三文治的做爱方式,达刚从没尝试过,觉得特别刺激,也特别兴奋,自然挨不了多久,便在小莲的肉体里射精了。

小莲捂住她的阴户进入浴室,小鹃则用她的小嘴为达刚善後,这里的女郎可谓驯练有素,小鹃完全不怕脏,不怕累,小舌头儿伸得长长的,把男人的下体舔得乾乾净净。

然而,小鹃并没有停下来,她继续衔着龟头吞吞吐吐。

达刚心里暗中想道:“这个女孩子一定是想这次把我搞硬,但这几天来,我可以说是精力透支,幸亏我的身体还算可以,但这样玩下去,我怕会玩出事来!”

心里虽然这样想,从小鹃唇舌间传来的快感,却不期然使他的肉棒又慢慢坚硬。

达刚已经觉得阴茎有点儿涨痛,但体内的血液却不收控地往那海棉体里泵入,直至肉棒变粗变硬。

小鹃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成果,她吐出口里的龟头,抬起头来望着达刚媚笑。

达刚受不了她的挑逗,一翻身从床上爬起来,两只有力的手臂,一下子把小鹃掀翻在床上,双手捉住脚踝,把她的大腿高高抽起。

这时小莲刚好从浴室出来,她走向阿林,但阿林示意她过去加入战圈。

小莲嫣然一笑,莲步轻移走到达刚身旁,纤细的柔夷轻捏粗硬的肉棒,把龟头指向小鹃的一抹桃红。

长长的肉棒缓缓塞入绯红的洞穴,由於紧窄,小鹃的大阴唇被挤得往里凹陷。

达刚开始抽插,俩人的皮肉撞击发出“蓬蓬啪啪”的声响,小莲这时也抱住达刚的後背,扭腰摆臀,为达刚的抽插助力。

如是搞了不少时间,阿林站起身走过来,他教达刚抽出肉棒,放下小鹃的玉腿,让她双腿垂下床沿,又令小莲伏在小鹃上面,使得两女的阴户凑在一起。

达刚已明白意思,他有点儿不好意思地朝阿林一笑,接着便走上前,先把肉棒插入下面的小鹃阴道,舞了一会儿,又搞上面的小莲。

两位女孩子的阴户各有特色,达刚玩得从心里乐出来。

阿林在旁也看得火眼金睛,达刚忙了一会儿,回头见阿林挺着根大肉棒,便笑着说道:“还是一人一个吧!”

於是,阿林抱走小莲,达刚则继续弄干小鹃┅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