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岗之后操B忙,永远跟着共产党 - C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共产”旗号下的自私人性表现,教育了很多人,唤醒了很多的人 于 May 12, 2004 22:37:38:

回答: “共产党”对六四所做的最明显“让步”就是欢迎六四血卡群众回大陆做“爱国华侨”:当然了,如果那些六四血卡群众的“共产党”干部子弟比例不高,这种“让步”是不可能的 由 也就是说,如果是叶向农那样的人拿了六四血卡,而那些“共产党”干部子弟没拿六四血卡,那么,如今中文论坛的生态环境将要改写 于 May 12, 2004 22:31:28:

11、
离开七姨的秘窝,达刚回到自己家中,依敏已经睡下了。

他轻轻掀开被单,依敏一丝不挂,而且洗得一身香喷喷,达刚没下岗之前,每当他
夜班回来,依敏也是这样等他,达刚吃完妻子为他准备的夜点,然後轻手轻脚爬上床,
静静地拨开她的双腿,悄悄地把勃硬的肉棒插入她的桃花源。

有时,依敏会在丈夫的龟头迫开肉缝时就醒过来,有时是肉棒尽根插入才惊觉,也
有时是达刚把她抽送得淫液浪汁横溢,令她在绮梦中苏醒过来。

但今天,达刚已经“饱食”归来,他勉强吃下依敏为他准备的点心,小心翼翼的的
爬上床,也不敢惊动她,像一只依人的小猫,悄悄在她身边躺下。

他想起过去的日子,又想起近几天发生的事,心里是百感交集┅

他既不会忘记依敏对他温柔体贴,又抹不去自己的爱妻为目前的职业,赤裸翻滚在
其他男人怀抱时的淫姿浪态。

如果不是他在盲人按摩中心中亲眼所见,如果不是“夜审”柳晴,达刚做梦也想不
到身旁所睡着的这位温婉的贤内,竟是万人可妻的淫娃荡妇!

他越想就越气,但凭良心说,自己也行差踏错了,他已经没有什麽理由可发作。

这几天来,他的确也累极,终於还是倦极而睡着了。

当晨光透过纱窗射到床上,达刚也从沉睡中醒来。

依敏如小鸟依人,偎在他的怀抱,睁眼望见这位活色生香的小美人,达刚不禁精神
一震,假如在平时,他会立即提鞭上马,但今次达刚确实累极而打了软鞭。

依敏伸手触及垂头丧气的小东西後,忽闪着美丽的大眼睛,妩媚地说道:“老公,
你也累了,我也累了,最近咱家的收入虽然好起来,却没以前那麽亲热了!”

达刚不禁激动的把妻子一抱,心里却不知说什麽好。

依敏在丈夫嘴边亲了一亲,小手儿把阳具轻轻一握,说道:“我的女伴告诉我说,
女人用嘴巴含这里,男人会好爽的,老公你想试试吗?”

达刚心里一痒,嘴里故意问道:“是哪一个女伴教你这些下流东西呢?”

依敏羞地粉面通红,结结巴巴地说道:“是我在纱厂时听来了,你不要就算了!”

达刚当然想正正式式地试试让妻子口交的乐趣,但最近又荒淫得太利害,实在有点
儿想歇歇了,不过,难得妻子已经主动表示,如果不干,不但盛情难却,还会容易让她
怀疑自己的丈夫有外遇。

於是,他把依敏的鼻子一捏,笑着说道:“我的好老婆啥时也给人教坏了!我当然
要啦!我也听说过,但我哪里敢委曲我的好老婆呀!”

依敏脸上掠过一丝苦笑,她的俏脸更加红了,她把头钻进丈夫怀里,娇羞地说道:

“不来了,你又笑人家学坏!”

达刚坐了起来:“你撩起我一把火才说不来,我可放不过你!”

依敏红着脸说道:“好啦!不敢啦!你躺下啦!”

达刚笑着说道:“我还是先洗洗再来!”

依敏点了点头,达刚立即爬起身,溜进浴室,依敏也起身,赤裸裸的跟着进去,她
拿起浴液和海绵,细心而殷勤的服侍老公冲洗。

达刚也替依敏冲洗,当他想到妻子的不知被多少男人干过,不禁把手指头塞进她的
阴道里乱挖起来,依敏并不知丈夫已经知情,她被挖得微微呻吟起来。

达刚见她发出淫声,心中有愤,便把手指搔向她的屁眼,依敏骤然吃惊的摇动屁股
躲避,达刚更肯定她一定被人干过屁眼,於是把手指追着挖。

依敏终於出声哀求:“老公,不要搞那里啦!会痛的!”

达刚追问道:“都没插进去,你怎麽就知道会痛?”

依敏语塞,但她顿一顿,立刻就答道:“你的手有指甲嘛!当然会痛啦!”

达刚又不怀好意地说道:“好吧!我用阴茎插进去!”

依敏浑身一颤,回头柔声说道:“老公,你今天是怎麽啦!那处不好玩嘛!我们回
床去,我用嘴巴给你爽啦!好不好呢?”

依敏说得这麽露骨,又那麽怕痛,达刚完全证实柳晴所说,看来依敏已经被按摩中
心的经理干过屁眼的事,肯定是属实不虚了。

他像发狂了似的,不由分说,把勃硬的龟头往依敏的臀缝乱撞。

但是,依敏的确被经理搞怕了,她已吓破了胆,战战惊惊地躲避着,嘴里呼叫着:

“不要啊!饶了我吧!”

不过,此刻依敏的呼叫听在达刚耳朵里如同叫春一般,他还是不顾一切地把粗硬的
大肉棒塞入依敏的直肠。

大概因为有浴液润滑的关系吧!依敏并不觉得怎麽疼痛,但她仍紧张地双腿直打抖
颤,无奈地回头对丈夫哀求:“已经插进去了 不要抽动好不好?”

达刚刚才虽然发狠,见到妻子可怜兮兮的,心也软了,他缓缓地把肉棒退出。

依敏连忙再用水冲洗,同时也用手呵抚着自己的屁眼。

回到床上後,依敏用她熟练的口技百般逢迎,达刚觉得比在按摩中心时还要落力,
但是,依敏越对达刚好,他就想到∶妻子不知对多少个男人这样好过了!

当依敏吞食了达刚的精液,他更想道:我的妻子不知吃过多少男人的精液了!

达刚的心里起了一阵厌恶感,然而,对着依敏温柔的笑容,他又觉得恨不入心,他
不禁把妻子搂在怀里,心里无奈地默言:“即使依敏对天下的男人都好,但是,她始终
对我最好吧!起码依敏也只为我生过孩子!”

12、
又过了数月,在这几个个月中,达刚都在矛盾心理中和妻子相处,也不时跟阿林在
花街柳巷留恋。

他们的走私生意很顺利,在冒险精神驱使之下,做成了一单数目不菲的大生意!

阿林这个花丛老手,女人玩得多了,灵机一触,竟然想自己搞一间色情场所,达刚
也和他继续合伙,因为他觉得和阿林合伙无往不利,而且经阿林游说,私烟供应商的大
老板也注巨资,及指派他的属下七姨参予,成了一项不小的投资。

他们所搞的是一间地下俱乐部,说是地下,还真的是设立在一间近郊旧宅里的地下
室内,而这个地下室原来是“备战”时期的大型防空洞,经过装修,改建成了一个有假
山,有水池,豪华贵丽的地下洞府,而地面的建筑则以“聚龙宾馆”作掩护。

经过一番筹备,阿林、达刚和七姨合辫的这间“地下乐园”终於悄悄地开幕了。

这个七姨其实来头不小,她年仅廿六,本是澳门一个黑人物的七姨太,黑人物被刺
杀後,她才由私烟供应商的大老板安排来本市发展,凭她十六岁就下海的欢场经验,很
快就搞得有声有色了!

由於七姨事前的宣传和拉客,当天下午来参加“开幕庆典”竟有不少本市的名流,
其中当然也有政界的知名人士,和“高干”子弟,他们各自乘坐没有特别标志的普通汽
车前来。

一些为了顾全“体面”和地位敏感的会员怕人认出,都戴上银色反光眼镜。

这个豪客玩家的俱乐部,除了头一次由七姨旗下的女郎“客串”,之後便要各自携
女伴参加每星期一次的周末集会了。

节目是多彩多姿的,光顾过七姨的高级玩家都知道她是个有办法的女人,当他们入
会时,也得到七姨的保证∶每逢周末的例会,如果他们找寻不到临时伴侣的话,也包在
七姨的身上,看来这也是昂贵的会费都有人加入的原因之一。

“开幕盛典”在地下泳池的旁边进行,仪式简单而隆重,单凭七姨旗下的八美十二
金钗负责迎宾剪采的仪式,已可谓别开生面了!

更引人注目的是八个大奶妹,排列成一个面对四方八面的“肉阵”,她们身上被一
条长长的彩带包着涨鼓的八对大乳房,和遮住她们的私处。

这八个大奶妹都是拍裸照和色情电影的“明星”,七姨特地由港澳和泰国请来。

手托摆放金剪的银盘的是七姨属下八名应召女郎,今天她们都穿得极之暴露。

大奶妹明星金剪一挥,一匹彩绸分为八幅堕於人造草地上,出现在众人前的,是八
对巨型肉弹的小明星,她们赤裸裸一丝不挂。

十六个颤巍巍大乳房,看得在场的女郎也吹起口哨来。

那些怕以真面目示人的男士,已索性将银色眼镜脱下来,因为不戴那眼镜,到底是
看得更加清楚些。

男士们平时裸照看得多了,真人则没机会见过,此刻就大饱眼福了。

人就是这麽奇怪的动物,有些人家中的女人虽然有更美妙的身段,但老婆总是人家
的好,於是看得目不转睛。

回头再说那八位大奶妹一经剪彩,立即纤毫毕呈,但只是惊鸿一瞥,她们便纷纷跳
入那椭圆形的大泳池中。

四十个男人包括阿林和达刚在内,四十个女人亦包括七姨在其中。

剪采完毕之後,七姨致简单开幕词,大意是多谢各位入会,今後小妹当尽绵力为众
同好谋福利┅等等。

至於“福利”者,各位男士当然心照不宣了。

一名中国女子随後登上麦克峰前∶“本会第一项活动,是寻宝游戏!”

“寻宝游戏”玩法是这样的∶在地下洞府的各座建筑,包括泳池、花园、假山等,
任何角落都可能藏有一些乳罩或三角裤之颊的香艳物品,而每一件用品之上,都有号码
胶牌,由一至四十号。

男士们立即就可以开始去找,找到那一个号码胶牌,便可得到那一个号码的女伴。

女郎们也早巳分到有号码的塑胶牌子,其中包括七姨、八大奶妹和八美十二金钗,
此外,还有十几个来历不明,但打扮得如花似玉的青春小姐。

负责女司仪的小姐最後又说∶“为了保持神秘,下一项目在两时後再宣布。”

男土们都在想∶两小时甚什麽也玩够了,真是物超所值!单是看这麽多美女赤裸裸
的,已经值回票价了。

这是春天的天气,许多男士也穿得齐齐整整的,没有人下水游泳,其实池水很暖,
这里由地下室至楼上全部设有空气调节设备。

阿林忽然把衣服脱光,只穿了一条内裤,这时大家都纷纷“寻宝”去了,他却跃进
了泳池之水中。

池内八个大奶妹想不到有男人跳下来,“哗”的齐叫一声。

池边许多男人都想学学阿林,但因为天气确实有些寒意,玩家们的身体,很少有像
阿林练得这麽好的。

他们想“享受”一下池中心的肉弹们,只有寄望於找寻到的塑胶牌编号,希望运气
好,号码刚好在任何一个肉弹身上,那就最好不过了。

阿林入水後,立即潜入水底去。

水清可见底,八个大奶妹明知他无非想看“水底奇景”,於是纷纷闪避,然而每人
都是赤条条的,离水登池更被人一目了然的,所以还是在水里比较容易遮掩一下。

就在嘻嘻哈哈之中!阿林在水底捞到了一只脚儿,这脚儿正连着个大奶妹玉凤的玉
腿,阿林捉住她的脚踝後!她“嘻”的一声笑,几乎沉到了水底去,阿林则浮上水面。

“你真坏!”玉凤含嗔道∶“险些儿让我喝了些水进肚啦。”

“那不好吗?”阿林笑道∶“这水是鸡汤,喝了补身兼养颜的!”

“哼!你把我们当作甚麽?”

“啊┅!”阿林也知道出了语病,但随即指着自己的下身改口∶“我是说我这只鸡
啦!开玩笑嘛!何必认真呢?”

玉凤突然神秘地一笑,但阿林弄不清她的用意。

就在这时侯,忽然其他女孩子突然七手八脚的自水底一涌而上,等到阿林意味到这
是怎麽一回事时,巳经太迟了。

13、

原来,除了玉凤之外的其他七个女孩子,突然连手进军,把阿林在水中制服,剥去
了他唯一遮丑的泳裤,随手一扔,也不知扔到甚麽地方去了。

这时候,有男士在池边附近的花盆与草丛背後找号码的,见池中一阵嘻哈,跟池畔
的其他女郎都注视池中奇景,看见阿林的一副尴尬表情,谁也忍不住发笑了。

半小时过去了,集中到泳池旁来的人越来越多,阿林更加不好意思上岸了。

对於裸体这回事,人类的心理也是够古怪的,如果个个赤条条的,可能不会难为情
的,因为个个如是,但是只你一个人裸露,其他的人个个衣冠楚楚,那情形又不同了,
畏羞之心谁也有的,因此阿林只好和八个“肉美人”一留在泳池内。

阿林半开玩笑地说∶“要是给我一个对你们八个的话!嘿嘿 !那可就好看了!”

“你敢怎样!”其中一个反问。

“把我们一个个杀了!”

另一个哼了一声,不屑地说道∶“你有多少本钱!才大家都一目了然,即使天赋异
禀,我们也承受得了?”

众大奶妹一唱一和的∶“你以为我们还是弱不禁风的小女孩麽?”

有一个更大胆,她低声对各人道∶“别说他一个,小妹曾一度误闯建筑工地,被五
名粗壮的扎铁工人轮流干了一小时,也忘了准确次数,大概每人超过两次!结果嘛!不
出两天!我又恢复了原状。你┅不会比那五名壮汉利害吧!”

“哈哈哈┅”八个大奶妹一起大笑。

岸上的人只见他们小声讲大声笑,也不知他们笑甚麽。

这时,七姨走出来,站在一张石凳上说∶“各位,寻宝游戏结束了,我们立即分配
临时伴侣。为纪念本乐园开幕,由小妹情商各位姐妹到来客串的,可以说保证个个年青
貌美,实在是各位有福了,现在为求公平起见,请每位男士!将刚才找到的胶牌高举,
最好就是挂在衣襟上,让小姐对号找人了!”

八个大奶妹纷纷由泳池登岸了,阿林急得满头大汗,但没有人理会他。

他好像一被人遗忘了似的,躲在泳池的一角,只有目睹小姐对号找人的份儿,他当
是一个号码牌子也没有。

七姨也跳下石凳,找到了她自己的临时伴侣。

达刚的对手竟是青春美媚的女司仪幼娇。

人群中不时发出嘻笑,这是有些豪放的女郎在对号找到人之後,动手去摸“货办”
的缘故,她们的大胆作风,引得许多人也欢畅地大笑起来。

气氛是那麽的充满愉快和欢乐,只有阿林始终躲在泳池下面,暂时还不知有没有人
来找他或注意他。

等到所有的女人都找到了临时伴侣了,就发现有一个女郎找不到,原来她所持有的
的是“二十八”号的胶牌,在场男仕中竟没有这个号码。

当时许多人都不明白∶何故台少了一个,後来大家才想起泳池中还有一个阿林,这
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条大淫虫没有去找寻他的胶牌。

阿林在池里叫了起来∶“何必再找呢,你们剩下找不到的二十八号一定是我了!”

达刚故意捉弄他,笑道∶“我们这麽辛苦才找到一个胶牌,你可不能不劳而获!”

“对了,罚他!”其他的人一唱百和地叫了起来。

“好吧!”阿林也说∶“本来是一个对一个,现在留下玉凤,让她难过一下也是好
的!”

玉凤看见前後左右的男男女女们已经倚偎在一起!她实在也极之需要男人的慰藉,
再被阿林怎麽一说,登时面泛红霞。

14、
幸而这时侯一队无上装的白兔女侍捧着酒水走出花园,这一队年只十八至二十左右
的白兔女郎上身赤裸,下着迷你短裙,头上夹着一顶有两只白色耳朵的小帽,全队刚好
十个人,个个身材健美,面目也姣好。

据七姨说,这是她自当地工厂的外来妹中严格挑选出来的,兔女郎的样貌、仪态最
吸引这班色情男仕,她们身裁适中,乳房不大也不小。

七姨这一队白兔女郎除了年青貌美之外,每个女侍的胸部都极富具弹性而且不会大
而无当,她们的胸围大概在三十二至三十四之间,故此看上来仿如初开玫瑰,令人更有
一种青春美感。

七姨笑道∶“这些酒都是烈酒,这些水,则是庐山的矿泉水。各位请先想过了,才
好喝下去!”

白兔女侍们在宾客中穿插,手中的银托盘上,酒水转眼间已被取个一空。

男士们心中有数,难得七姨为他们想得那麽周到,烈酒大多数被男仕们取去,矿泉
水却是女士们的恩物。

至於是否名酒甘泉,也只有七姨自己才知,不过她早已声明这是“开幕酒会”,所
以才会这麽不计成本,以後的酒水,一律要另付账的。

即使如此,这班豪客玩家仍觉物有所值,其他不说,单是那十个白兔女郎,就已经
令人见而心动。

难怪有的男士们被他身边的临时女伴责备说∶“看你多贪婪,一个还不够,还双目
炯炯,似乎又想找第二个!”

有人却笑答∶“男人就是这样,永不满足的!”

这地下花园有许多假山,也有一些新建筑的小白屋和其他奇怪的设计,这一切正是
阿林和七姨花了数月时间的精心设计。

那些“小白屋”大小只可以容纳两个人,本来就是专为情侣而设,其中包括一张水
床,床头几等,还有个电视机,但这电视机并非收电视台的,而是由中心控制室不断输
送的色情音乐影带,以增加一点罗曼蒂克气氛。

此外,床头几的抽屉内还有来自香港和日本的性爱图片,以及一些增加情趣的小道
具,此中又包括了羊眼圈、电动阳具、KY润滑液等等。

这个小天地之内,四周装满了镜子,置身其间,仿如进了玻璃温室。

至於假山中的情调,更加是设计得唯妙唯俏,山洞之内到处都竖立了从日本偷运来
的瓷器塑像。

见过东洋“性雕塑”的人,都会佩服日本人的性爱技艺,他们每个瓷器的造爱姿势
不同,竟可以制出了一百几十个款式出来。

山洞内的通道口,全是用水泥塑成的唇型入口,狭长的形状,加上逼真的颜色,十
足就像男人见了最想出入的地方,实在在增加不少情趣,而女人们见了,则难免会面泛
红霞,增加几分娇媚。

洞内不少地方布满了一柱擎天的黄大柱,不用说是模仿了男性的器官,情侣们坐在
此间歇息,试问又怎麽可以忍受得住?

假山外型一点也不奇古怪,就如普通别墅中的假石山一样,但内部可以沟通,而且
每一处用水泥所塑造出来的,全是男女间那回事。

在性爱方面,阿林和七姨都是专家了,所以这个地洞内无一不是为了性爱的享乐主
义而设计。

这里暂时只能介绍“小白屋”和“性爱假山”的大概情形,至於其他设计和泳池底
下的奥妙,留待以後在适当场合介绍出来。

回头且说花园内几十个男女对过了编号之後,饮过酒水,已经情不自禁,四下里散
开了。

由於这是“头一次”,所以各人对於“地下乐园”中的情形还不明白,於是有些急
登楼上的套房,以为可以捷足先登占据有利阵地,殊知不在小白屋和假山之内,更加妙
不可言。

七姨所以不事先逐一加以介绍,是怕会员们争先恐後,造成秩序的混乱。

不过,她本来也是一个对性爱有狂烈需要的女子,对那件事的需求十分利害,所以
转眼之间,她也和一位男士,消失得无影无踪。

如今花园内,只留池中的阿林和草地上的玉凤小姐。

玉凤表面是生气,因为她是“明星”,这位肉弹明星的架子向来利害,因刚才阿林
那一番说话,近乎侮辱。

现在∶花园内既然没有第三者在,阿林也静悄悄的由池中爬登草地,玉凤正在荡千
秋,她没有发现阿林自後面至,只知他迟早会上来求她,那时她一定要他认错。

阿林自後伸手一抱,连同千秋也拉得更高了,然後再一推,令千秋荡得更高,也更
险了!

千秋荡来荡去,玉凤不时被阿林从後面抱着!肌肤相触,还偶然被他摸到胸前的大
奶,她早已按捺不住的欲火更如火上加油,於是乘被抱住时说∶“你┅你忍心┅”

这磁姓的声音,令得阿林心里为之一动,他低声在她耳边∶“大小姐,我们可以开
始了吗?”

玉凤叫了起来∶“你说甚麽?”

“你还理不理我?再不跟我和好如初,我一拉你就要跌伤!”阿林威胁道∶“算和
你有缘啦!那二十八号牌子,为甚麽别人没有找到!偏偏留给我呢?来吧!我带你去水
晶宫去。”

“水晶宫?”她回过头来∶“在那里?”

“在泳池的底下。” 阿林已经把千秋停下来。

“你骗人!”

“来吧!我不会骗你的!”阿林那一柱擎天,早已抵得玉凤的背部有点麻麻痒痒,
她乘机下了台,於是,阿林扶住她下来,一齐滑入泳池中去。

15、
泳池中最深处有十尺,阿林就带住玉凤潜泳至深的一边,原来水底有个活门,阿林
带她由活门游到另一边去。

过了活门之後,这一处是另一个小水池,一个特制的水底通道。

由於水压的关系,他们已不由自主的升出了水面。

玉凤正要开口说话,阿林打了个手势,示意她切勿声张,他指指一个石阶,二人先
後离开水底通道,走了上去。

玉凤一见,这里是个石洞,虽是山洞,但有柔和的灯光。

周围石壁之上,出现了一个个小洞孔,形状如女人的阴户一样,阿林手指那洞孔,
附耳说∶“这像甚麽?”

“像你的咀巴!”她捏了捏他的手臂说道。

“来吧!这洞内有奇景。”

阿林首先把一只眼睛看过去,然後回过头来打手势示意,於是她也凑上眼睛,只见
洞内出现了一对裸体男女。

她想不看,但这双热情如火的男女,他们的奇怪动作又令她舍不得离去。

男的坐在一条石柱上,女的蹲着,正在吃“雪条”,只见她吃得津津有味,然後又
把雪条挤在乳房、乳沟之间,雪条是那麽的大,也难怪她爱不释手。

再看清楚,这蹲着的女子并非别人,正是和她一起来肉弹阿丹。

阿丹号称四十寸“巨型肉弹”,玉凤一直对她有妒嫉心,想不到她竟然会目睹她这
麽服侍男人。

那坐着之男士的大雪条可能给她的热力溶化了,於是滴出水来,阿丹才用她的阴户
盛着它,她的阴唇近乎紫色,又带点红红黑黑的,看来一定用过了不少时日,也盛过不
少的巨型“雪条”

那男人始终没有卧下来,虽然那石柱足可让两人躺下休息,但它仍坐着,雪条呈一
柱擎天状,阿丹把她的阴户就着他套了上去,那是十分方便的事,因为两者之间都有了
足够的水份,如此一来,阿丹背向那男子,就像坐在他膝上似的。

他伸手打前面享受那对四十寸的庞然巨物,但是看她双眼的神情,也知道她本身也
正在追求享受。

可惜她太沉重,扭动起来极不方便,於是,男的推开她,让她弯腰俯趴石柱之上,
然後他自後攻入!

玉凤看得出了神,阿林也在她的背後有所活动,其中一切情形,阿林也同样看得一
清一二楚。

阿丹自从改变了这弓腰俯伏的姿势之後,腰肢可以更灵活地扭动,而身後的男士更
冲动,干得有声有色!

阿林自後面伸手摸到玉凤的胸前,她也反手有所把握。阿林把一只手移到缝隙中,
那儿涨鼓鼓地“渗出”不少的水份。

阿林在她耳後低声说道∶“这里这麽好像泉眼似的?”

玉凤用力一握,痛得阿林几乎叫了起来。

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用力地去握,可是,他握得越是用劲,她便越快
乐,这可以从她的表情看得出来。

她急不及待地,也弓腰俯下,把手中所握的放了进去。

阿林因为双手没有空,眼也在注视洞中的情景,动作停滞下来,玉凤扭动腰肢回头
瞪了他一眼,低登催促道∶“怎麽啦!快干呀!”

阿林挺动了几下,但觉水声响起,如泣如诉,加上那沉重的呼吸,她知她的需要是
极其急切的。

即使忙得不可开交,阿林还是不肯放过了眼睛的享受,他视对玉凤奸淫的工作如家
常便饭,虽然如此的肉弹罕见,但说实话,邻室洞中那情景也是少见的。

阿丹曾经拍过一些色情影碟,面目及不上玉凤那麽美,但她够性感,任何男人见了
她那样子!都禁不住欲念丛生!恨不得干她几下。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