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雨一番 - C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那些民猪人屎拥护六四血卡,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亲爱的网民朋友,“共产党”反过六四血卡么? 于 May 06, 2004 13:56:19:

回答: 但有两件事除外,那就是“六四血卡”和“打江捧胡”: 民猪们拥护六四血卡,而“共产党”则至少从不公开反对六四血卡; 猪仔/轮子/清华混混们的“打江捧胡”,这些党狗也从不干涉 由 人人皆知 于 May 06, 2004 13:52:30:


  日有所思,果然夜有所梦。

  何小甘在熟睡中,他作了一个蝴蝶梦。

  有一天,他与彭吉利、吹牛等一夥人相伴去爬山,入夜后大家在一处背风的山
腰上扎营。

  也许路途劳累不久大家便呼呼入睡。

  小甘是守清晨四点钟的营,此时已是破晓时分,他觉得天快亮了,台湾的山区
内也不可能有凶猛的野兽。

  早晨的空气清新,雾气凝结在山谷内,仍冉红的火球慢慢的爬升,光芒穿透云
雾,景色实在很美。

  心旷神怡之际,小甘彷佛听到有女子从近处发出嘻笑的声音。

  他寻着声音的地方走去。

  经过一片夹竹林,眼前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原,一条小溪蜿蜒而过,草丘之上竟
然有一户住家,小甘看到门前有一位女子拉着一头小羊。

  「奇怪?这里怎么有人家?」

  他好奇的走过去,此时那女子也看到他走近。

  「啊…」

  两人都觉得惊讶不已。

  原来这名女子长得跟洪阿姐一模一样,除了皮肤较红润外,她简直就是洪阿姐。

  「小甘,快过来帮我拉羊吧!」

  小甘愣了一下,她竟然知道自己叫小甘?莫非她真是的洪阿姐。

  「啊!你…你是洪阿姐?」

  何小甘半信半疑。

  「不错,我是你的阿姐,来…快来。」

  洪阿姐娇娇滴滴的声音,使他不由自主的走过去。

  「小甘,阿姐是个仙女,知道你要来此,所以事先盖了这座别馆,专候你的大
驾。」

  洪阿姐细细的手拉着小甘。

  「唔…阿姐是仙女,小甘喜欢阿姐。」

  「阿姐更喜欢你。」

  何小甘帮忙把小羊拉到外面吃草。

  阿姐立刻取了一个小碗,她蹲下来专心的挤着羊奶。

  阿姐穿着一件绵套裙,纱的质薄得让他可以看到阿姐里面的胴体。

  阿姐没有穿内衣。

  看到羊奶他想起阿姐的奶。

  阿姐的奶又肥又满,他很想蹲下来挤阿姐的奶,但阿姐的奶会有奶水吗?

  阿姐挤满了一碗羊奶,迳自把它喝了,然后迅速又挤了第二碗,然后起身将那
碗羊奶水递给小甘。

  「唔…好姐姐…小甘不敢喝。」

  阿姐说:「小甘,这是一头仙羊,阿姐靠它的奶水养颜美容,你喝了它会有意
想不到的好处。」

  「真的?」

  「嗯!你看阿姐漂不漂亮?」

  阿姐说着,她把身上的长服脱掉,裸胸露腿的站在何小甘的面前。

  「啊…」

  何小甘何曾见过如此曼妙的女人,她的胴体简直无瑕可击,充满着女人的性感
媚力。

  「洪阿姐…你…好…美…」

  「那快喝啦!」

  何小甘依言喝下那碗羊奶。

  果然他的身体有些异样,觉得精神特别好,性欲也特别强。

  洪阿姐走过来,她的手在小甘的下体摸了又摸,并嘟着小嘴吻了他一下。

  小甘全身像触电似的一阵麻热,那底下的小弟也马上起了生理反应。

  洪阿姐把他的裤子拉下来。

  她娇媚地说:「小甘,阿姐可没有骗你,你看你的这个东西变得好大,唔…」

  洪阿姐爱不释手的在他的鸡巴上摸了又摸。何小甘低下头来一看,果然他的那
根大鸡巴确实比平常硬起来的时候要大约一倍,长度也比平常长了三分之一左右。

  这羊奶水质是有奇妙的效力。

  「阿姐!你套得我鸡巴好舒服,以后要阿姐常给我奶水喝,常给我舒服。」

  「咯…咯…」

  阿姐娇笑起来,她笑的好媚,笑的好淫,几乎整个山谷都听得到似的。

  「阿姐不但要给你舒服,也要小甘给阿姐快乐。」

  何小甘心想,自己可能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否则怎会遇上如此美丽的仙女。

  既然洪阿姐这么主动,我何小甘当然不能畏缩,阿姐对我这么好,我也要给她
舒服才对!

  不过何小甘怕给彭吉利和吹牛等人知道,于是他对洪阿姐说:「阿姐,小甘好
难为情,我…我怕同伴会知道,有损阿姐的名节。」

  洪阿姐继续把他的上衣脱掉。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别忘了阿姐是仙女,你现在身处仙境,你的同伴是看不
到、听不到的。」

  洪阿姐迷人的气息深深地打动他的心。

  何小甘知道他己身在仙境,仙女说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因此他大胆的与阿
姐亲热。

  小甘双手放在她的蛇腰上,不停的将手往下滑摸着阿姐的大肥臀。

  阿姐的大肥臀左右上下的扭动着。

  「嗯…嗯…嗯…」

  洪阿姐被吻得娇喘连连,她的玉手不停的在小甘的下体搓挪着他的大鸡巴。

  大鸡巴硬得像铁棒,顶着洪阿姐的肚皮上。

  两人互吻一阵后,何小甘把她放倒在草坪上。

  洪阿姐的双脚被小甘分开成四十五度,两腿曲立双脚着地。

  何小甘趴在她的身旁,他先用手拨开洪阿姐的嫩穴。

  嫩穴内被小甘摸了几下后,淫水不停的往外 。

  饱满的阴丘上一片毛草,小甘在阴阜上搔了一阵。

  「啊…小甘哥哥…大丈夫…亲爷爷…大…鸡巴…唔…阿姐…要…」

  「唔…用力…唉…」

  洪阿姐很快的意乱情迷起来,双眉深锁。

  何小甘把她的两腿抬高,跪在她的大腿之间,手环抱着她的大屁股,那根大鸡
巴顶着阿姐的穴口。

  正准备插穴,洪阿姐娇喘着:「大鸡…巴…阿姐喜…欢…唔…要轻点…」

  想不到阿姐这么喜欢挨插又怕痛。

  他怜香惜玉的轻探了几下,鸡巴没有进去,不过阿姐却不断的叫:「快…大鸡
巴…唔…姐姐要…啊…快进来…」

  她自己用手握着大鸡巴猛向嫩穴推拉。

  何小甘看看自己的阳具,说真的挺吓人的,它比平常要粗长许多,小甘还有些
担心洪阿姐会吃不消呢?

  难怪阿姐央求他要轻一点。

  少年人血气方刚,那堪洪阿姐这副娇模样的挑逗。

  「啾!」

  小甘探了几下不进,又见洪阿姐急得娇嗔如怩,索性身体下沈用力一顶,鸡巴
终于钻进去了。

  「啊…嗯…痛…」

  小甘此时也不管了,他用力的抽插了几下,阿姐便不再叫痛了。

  「卜滋!卜滋!卜滋!」

  洪阿姐的淫水增多了,两片阴唇死命的咬着大鸡巴,因此淫水便连连作响。

  「啊…噢…舒服…哎唷…用力…阿姐…没命…啦…嗯…大丈夫…好哥哥…亲弟
弟…雪…雪…」

  洪阿姐经过小甘猛力的狂抽终于渐入佳境不再喊疼,反而舒服的狂叫。

  她双手紧搂着何小甘,红唇微启,香汗淋漓,一副淫荡的表现。

  一对奶球在他的推动下像两朵水莲非常性感。

  何小甘一边干,也不忘低下头来用嘴去叼着阿姐那两粒乳头。

  「啊…嗯…嗯…嗯…」

  小甘把阿姐翻过来,整个人将她压在下面,鸡巴从后面深入嫩穴,又是一轮猛
插。

  「啾啾!咕…咕…卜…滋…卜滋…」

  淫水不停的流,洪阿姐不断的浪叫。

  想不到平常端庄的洪阿姐,床上功夫竟然是如此的骚浪,原来女人大同小异,
何小甘干得不亦乐乎。

  又是一阵卜滋卜滋!

  何小甘的大鸡巴已开始热麻,他汗流夹背毫不放松。

  现在小甘将自己的两腿放在阿姐的两腿之间,阿姐的两条粉腿左右开弓,更方
便于何小甘的抽插。

  小甘顶了又顶,插了又插,洪阿姐只有拚命的叫。

  她的手趴在地上,侧着头享受着嫩穴挨插的奇妙感觉。

  「嗯…亲爱…的…大鸡巴…真会插…阿姐要天天…让鸡…巴哥…哥…插浪…穴
…浪穴…好痒…唔…」

  小甘插了一阵后,让洪阿姐采高跪姿,自己依然从后面狠命的插。

  「卜滋!卜滋!」

  「唉哟…唉哟…雪…」

  小甘突然觉得鸡巴一阵麻热,身体突然抖了几下,原来他已经忍不住嫩穴的夹
合。

  「啊…啊…啊…」

  何小甘抓着她的浪臀,终于忍不住的 精了,洪阿姐也在此时猛摇肥臀。

  她娇嗔连连无力的趴在草地上,一动也不动。小甘更是有气无力的压在她的软
绵绵的裸体上。

  此时,何小甘被一阵呼唤声叫醒,他揉揉惺忪的双眼,才知道方才作了一场甜
美的梦。

  原来妈妈带着古阿姐在叫他吃晚饭,妈妈并希望小甘陪古姐姐出去买些日用品
,小甘也未推辞。

  小甘也不再多穿衣服,就这样白运动短裤,白运动衫,就跟古阿姐走,到了巷
口,叫来了计程车。

  古阿姐与小甘坐进计程车后,古阿姐对司机说:「快乐大厦!」

  小甘现在聪明了,真的是不经一事,不长一智。事实告诉他,现在是古阿姐看
上了自己的大鸡巴。既然如此,自己奇货可居,何不假装傻傻的不懂人事,看古阿
姐如何诱惑自己。

  果然才坐进计程车,古阿姐就火急了。

  她的玉手已摸着小甘的大腿,说:「小甘,讨厌阿姐吗?」

  「没有呀!」

  古阿姐的作风大胆,摸着小甘的大腿,顺势往上摸,已摸着了小甘的大鸡巴,
虽然隔着裤子,还是感到美妙无比。

  大概有司机在场,古阿姐不敢进一步的行动。

  小甘跟玉妈妈,玩过大鸡巴插小穴穴的游戏,对女人已经知道如何应付,他现
在表现出局促不安的样子,伸手轻拉着她说:「古阿姐…」

  「嗯…」

  古阿姐在嗯声中,娇躯更挨近了小甘。

  把一半的乳房,贴在小甘身上了,小甘这才发现,古阿姐有对大乳房。她虽然
穿着乳罩,但小甘可以感觉出她的大乳房是货真价实的,他装出有点不安的说:「
古阿姐,我有点儿害怕。」

  「怕什么?」

  「…」

  「早上就不怕,为什么?」

  终于快乐大厦到了,古阿姐把小甘叫下车,付了车资,小甘跟着古阿姐走到电
梯,只见她按了八楼。

  「古阿姐,这里没有东西可买呀!」

  「有呀!」

  「阿姐要买什么?」

  「买你呀!」

  「我?」

  「对!阿姐今天就买小甘你。」

  「古阿姐爱说笑,我爸和妈也绝不把我卖出去。」

  「阿姐买你的心。」

  「我的心…?」

  到了八楼,电悌停了,两人走了出来,是公寓大楼,一层层的,像火柴盒一样
的排列的很整齐。

  古阿姐由皮包里拿出钥匙,开了门,说:「进去!」

  小甘早已知古阿姐玩什么鬼花样,但还是假装莫名其妙,又好奇的样子问:「
阿姐,这是谁的家?」

  「我俩的家。」

  「我俩?什么我俩?」

  「就是你小甘和古阿姐的家,何必多问,进去!」

  小甘跟她进屋内。

  当古阿姐把房门锁好之后,已经十万火急的抱着小甘,热吻起来了。

  现在,小甘开始做戏表演起来。

  他被这一团火,这火辣辣性感的胴体所抱,有说不出来的舒服,但还是假装着
害怕的样子,急声说:「阿姐,不可以,我怕、我怕怕。」

  古阿姐顿了一下,停下来。

  「怕什么?」

  「你…你是阿姐呀!」

  小甘也懂得说鬼话了,其实他也欲火中烧了,他的大鸡巴贴在古阿姐那肥厚的
肉丘上,胸膛又被她的两个大乳房贴住。双手又搂着她的细腰,已经是温香满怀,
美女在抱了。

  尤其是古阿姐,已抹了香水。香水味与她的体香,混合成一股幽幽诱人的香味
,小甘早被薰得魂飞九霄云外了。

  这瞬间,古阿姐突然领悟了一件事,「玩这种游戏,不能急,要慢慢来先培养
气氛,到了适当的程度,水到渠成。」

  古阿姐娇滴滴道:「小甘。来,坐下!」

  他被古阿姐拉到沙发上坐下,古阿姐又说:「小甘,喝可乐好吗?」

  小甘想了一下,说:「可乐不好。」

  「那喝什么呢?」

  「酒。」

  「小甘,你也会喝酒?」

  「不会。」

  「那你要喝酒干嘛?」

  「壮胆呀!」

  妙语双关,听得古阿姐芳心大喜道:「可惜,下午阿姐租好这间公寓之后,忘
了买酒,只买可乐,你将就点好了,喝可乐,下次我再买酒。」

  「嗯…」

  现在,小甘可要好好的欣赏这位阿姐了。

  古阿姐全身充满着性感,充满着性的诱惑,前胸是两个特大号的乳房,腰围细
得如柳,臀部很丰满。

  走起路来,丰臀微摆,左右摆动中,可把人的眼珠摆得昏头转向。

  她婷婷玉立的向小甘走来。

  为小甘倒了杯可乐,娇滴滴道:「小甘,你喝可乐,阿姐去换衣服。」

  「你有衣服在这里?」

  「租好了后买的。」

  小甘突然大为感叹,古阿姐不失为巾帼英雄,当机立断,有魄力,说做即做,
自己和她比较,差太多了。

  一下子,古阿姐回到客厅。

  「小甘,在家里穿得这么整齐,太不舒服了,把衣服脱掉。」

  「脱…掉?」

  「是呀!把上衣、运动裤脱掉,不是舒服多了吗?」

  「嗯…也好!」

  小甘边脱衣服,边看古阿姐,有点儿失望。

  她穿的又不是什么薄纱的睡袍,只是一件很普通的家常便服,钮扣排在中间的
,要说性感的话,只有下面两个钮扣没扣好,把那雪白粉嫩,细腻极了的大腿露出
来而已,又没见到三角裤。

  但这样,已令小甘心跳如战鼓了。

  小甘只剩下一条内裤了。

  呀!

  古阿姐把一边的大乳房,贴上小甘的背膀,是没戴乳罩,货真价实的大乳房,
小甘已如坐在云端,飘飘欲仙了。

  那股嗲劲,还真令人受不了。

  古阿姐并没有忘记伸出她的玉手,去摸抚小甘的胸膛,轻轻摸抚着,像一阵轻
风在小甘的胸膛上吹似的。

  小甘被摸得欲火高炽,他说:「古阿姐,你要小甘怎样?」

  「要你的心。」

  「我的心怎样?」

  「要你真心对待阿姐。」

  古阿姐的手,已摸向肚脐,往下摸了。

  「要怎样真心?」

  「嗯…嗯…连这个你都要人家说,你那里算是男人。」

  她的手已握着了大鸡巴。

  小甘身心俱抖。

  更妙的是,古阿姐双腿展开了。

  呀?

  露出了毛茸茸的阴阜,她并没有穿三角裤,斯可忍执不可忍,小甘怎能受得了
,早已伸出魔掌,探向那美丽的三角洲,摸着毛茸茸的神秘草原。

  「唔…唔…小甘…我的小甘…」

  古阿姐轻轻的发抖,秀眼儿已经细眯,她在享受小甘男性的阳刚。

  「好小甘…你的大鸡巴太伟大了…阿姐喜欢死了…心肝小甘…把你的大鸡巴…
插进阿姐的小穴穴嘛…」

  小甘在阿姐高高隆起的两片肉缝间,找到了桃园洞口…

  呀!可爱的温柔乡,可叹的英雄冢。

  他的原始野性愤发了。

  阿姐则自己把钮扣解开了。

  然后再把小甘的内裤脱了下来。

  只见她缓缓的躺下来,躺在沙发旁的地毯上,同时娇羞地叫道:「小甘…抱阿
姐…小甘…」

  小甘也双眼发赤,呼吸急促地弯身压下去,压下一座爆发的火山,压上一团诱
人已极的性感胴体。

  「…小甘…我的爱…来…阿姐是你的了…随你玩…阿姐是你的玩具…你尽情的
玩…」

  小甘压上了这软绵绵、温柔柔、滑溜溜的肉体,他摇摆着胸膛,磨擦着阿姐那
一对粉团似的大乳房。

  「唔…唔…我要…要你的大鸡巴…你插下吧…狠狠的插下来…」

  古阿姐的小穴穴已经淫水泛滥成灾了。

  小甘知道,古阿姐已用玉手,托住自己的大鸡巴了。

  他只是在臀部上用力,往下猛冲…

  响起一声惨叫,「呀…」

  只见古阿姐娇躯猛然抽搐着,身体卷缩着,然后「轰」然一声,双手双脚垂落
地毯,成了个大八字,晕死过去了。

  小甘并不害怕,他有过经验。

  只见古阿姐粉脸曲扭,像是受了苦刑一样的痛苦异常,臻首激烈的摇动着,半
响,才呻吟出声。

  「好狠心的小甘…唔…唔…痛死了…小甘…你要奸死阿姐了…痛死了…唔…唔
…」

  「阿姐,太痛了,是吗?」

  「好痛…好痛…」

  「既然这么痛,小甘就抽出来,好吗?」

  「不…不不…」

  古阿姐突然伸出玉手,如蛇般的紧缠住小甘的腰际,颤声呻吟。

  「不要…好小甘…好狠心的小甘…阿姐虽然痛…可是好涨好满足…好充满…不
要抽出来…」

  「阿姐,只有满足和充满吗?舒服吗?」

  「好舒服…但好痒…好痒…阿姐痒得好难受…我的甘…你动…快动…阿姐要了
…」

  小甘经过名师训练,现在厉害无比。

  只见他轻轻的旋转起臀部。

  古阿姐已经受不了的大叫…

  「唔…唔…哎唷喂…哎唷…轻一点儿…慢一点儿…对…像这样…哎唷…小冤家
…我的甘…呀…冤家…心服…又痛又畅美…」

  小甘现在玩古阿姐,完全是以艺术的心理在玩。

  他一边摇着臀部,一边欣赏阿姐那妖姬似的粉脸儿。

  这一张粉脸,真的能荡人魂魄,现在的粉脸上已呈现出性满足的微笑,媚眼儿
半眯,樱唇儿微张,娇喘连连,月眉儿轻蹙。

  他愈来愈感到骄傲。

  因为他的大鸡巴才插入阿姐的小穴穴中,才三寸左右,就能使古阿姐如此的欲
仙欲死,若全根插入,一定能使阿姐像玉妈妈一样,连亲哥哥、亲爸爸都叫得出口
了。想着,正想往下猛插。

  起了怜香惜玉之心。

  因把大鸡巴插在古阿姐暖融融又紧密密的小穴穴中,比插在彭阿姐的小穴穴里
舒服多了。

  她则舒服得差点儿昏厥过去,只能迷迷糊糊的鼻音呻吟着。

  「好小甘…心肝小甘…阿姐真舒服透了…唔…唔唔…阿姐也不要命了…哎唷…
阿姐的花心被你的大鸡巴碰着了…呀…又碰…呀呀呀…又碰着…」

  大鸡巴缓缓的滑深了。

  小甘不再是轻旋臀部了,这样太辛苦。

  他猛然抽出来,狠狠的插下去。

  「哎唷喂呀…要命的小甘…阿姐的命…要断送在你的大鸡巴了…你狠…你再狠
…晤唔…」

  「叫亲爸爸…快叫…」

  「呀…呀…心肝小甘…哎唷…不要折腾阿姐了…呀…呀…阿姐要死了…」

  「叫亲爸爸,不叫我要停止不动了。」

  「亲爸爸亲爸爸…不要停,阿姐快被你奸死了…好舒适…好畅美…哎唷喂呀…
阿姐这一生…算是白活了…呀…若没有好小甘…这一生…算是白活了……亲爸爸小
甘…呀…呀…快要丢了…」

  「阿姐很乖,小甘就让你舒服…」

  「呀…唔唔唔唔唔…」

  她舒服的说不出话来。

  突地娇躯一阵的抽搐,浪声叫:「呀…好舒服…丢了…」

  轰然一声,玉手玉腿都垂躺在床上,昏厥过去了。

  小穴穴里的淫水,也如泉涌出,显然的,不是只有淫水,也渗有多量的尿水,
因为尿酸味很重。

  小甘轻骂:「脏阿姐…」他就把大鸡巴从她的小穴穴中抽出来。

  「唔…」

  她颤抖了一下,还在晕厥中。

  趁此机会小甘可好好的欣赏她,这真是一对惊心动魄的大豪乳,他忍不住的去
摸它,软中带硬,极有弹性。

  那乳头像紫葡萄似的,令小甘觉得很好吃。

  伏下头,用口含住了乳房,用舌尖去舐乳头。

  用一只手去揉捏另一个乳房。

  她微颤着,梦呓般呻吟。

  「唔…唔…唔唔…唔…」

  同时玉手要抱小甘,抱个空,猛然展开眉目。

  「小甘,不要离开阿姐…」

  「脏阿姐,我不要你…」

  小甘说着,又吃她的紫葡萄。

  「唔…嗯…甘…你骂人家…好狠心…」

  小甘乾脆坐起来。

  「古阿姐,你脏,脏死了,这么大的人了,还偷撒尿,羞羞羞,阿姐你羞还是
不羞,我都为你羞死了!」

  「嗯…都是你害的嘛…」

  「好!我要回家,以后不害你了…」

  小甘做势要站起来。

  她急了,猛然起身,把个小甘死缠抱住说:「嗯…不要这么绝情,你们男人都
是郎心如铁,人家对你这么好,你却无情无意,最可恨了。」

  「古阿姐,你对小甘好什么?」

  「嗯…你知道你知道。」

  她的手又握住了大鸡巴,娇躯一震,道:「小甘,你…你…」

  「我怎么了?」

  「你、你还没丢吗?」

  「我丢不丢干你古阿姐什么屁事?」

  「嗯…不要欺负人家。」

  「要,我偏要欺负你。」

  「好嘛!好嘛!你要欺负就让你欺负好了。」

  小甘一时反而想不出欺负她的方法。

  他的手还是揉捏着大乳房。

  古阿姐的豪乳,抓的小甘的手满满的,软嫩丰肥,小甘放肆的摸着、抚着、揉
着、捏着,很是过瘾。

  古阿姐撒娇似的说:「阿姐对你那点不好,现在不是让你玩吗?」

  小甘缩回手,说:「不玩了,不好玩。」

  「嗯…老是欺负阿姐…」

  「欺负你又怎样?」

  「嗯…嗯嗯…好嘛!你欺负嘛!」

  「阿姐,你又不是小女孩,老是撒赖在地上也不是办法。起来呀!去洗洗你的
尿酸味,这味道不好闻。」

  「嗯…原来你嫌这个。」

  「是呀!」

  她站起来,发觉自己赤裸裸的。

  也不知从那儿涌起了羞耻之心,一手掩着阴户,一手盖住乳房,粉脸红霞的跑
进卧室。

  这反而引起小甘的兴趣。

  他也眼了进去,笑着说:「阿姐,你害臊了?」

  「嗯…小甘不要来了,人家要洗洗。」

  「喔!这是好机会。」

  「嗯!什么好机会?」

  「我从未为女人洗过她的小穴穴,今天让我逮到了机会,我要为阿姐洗小穴穴
,好吗?」

  「嗯…羞死人嘛!」

  「还羞什么,你的小穴穴我玩也玩过了,摸也摸过了,我的大鸡巴也插过了,
阿姐还有什么可羞的。」

  「嗯!不要把阿姐说得那么不值钱嘛!」

  「要值钱,就在你丈夫面前值钱好了,在小甘面前不要谈值钱。走!到浴室去
,顺便也洗一次鸳鸯浴。」

  「好嘛!随你了。」

  两人走进浴室。

  也不知怎地,小甘想起了鸳鸯浴,有一种很香 的感觉,心中突地跳个不停,
而且有点儿紧张。

  古阿姐含羞带怯,娇 欲滴的嗲声说:「嗯…你要怎样洗嘛?」

  「蹲下来!」

  「好嘛!好嘛!你也太折腾人了。」

  她蹲了下来,小甘用面盆盛了微温的水,放在古阿姐的小穴穴前。

  「把双腿摆开!」

  「嗯…不要了,羞死了…」

  「羞什么?再羞以后就不理你了,快…」

  「嗯…嗯嗯…」

  她含羞的闭上眉目,并且摆开双腿。

  并且把娇躯的重量,一半以上交给小甘。

  小甘只好用一手去摸她的阴阜。

  这阴阜虽不及彭阿姐的那么肥厚,却美得诱人死了。

  小甘手指头轻拨,拨开了大阴唇。

  呀!

  小甘的手有些发抖。

  古阿姐的周身也有如触电的感觉。

  「呀…」她轻叫一声。

  小甘忘了他是为阿姐清洗小穴穴的,童心一起玩起来了。

  他用两根手指头,插进小八八里…

  「嗯…呀…不要了…不是玩了…要洗了…」

  她娇哼着,其实她被小甘玩得舒服透了。

  小甘心想也对,先清洗好,要玩再玩,反正自己插过的女人,对自己都服服贴
贴,忠心耿耿,彭阿姐就是个例子。

  他手沾了肥皂,正式为她洗小穴穴。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