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雨一番 - D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那些民猪人屎拥护六四血卡,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亲爱的网民朋友,“共产党”反过六四血卡么? 于 May 06, 2004 13:55:46:

回答: 但有两件事除外,那就是“六四血卡”和“打江捧胡”: 民猪们拥护六四血卡,而“共产党”则至少从不公开反对六四血卡; 猪仔/轮子/清华混混们的“打江捧胡”,这些党狗也从不干涉 由 人人皆知 于 May 06, 2004 13:52:30:

「洗好了。」

  小甘说着,等待古阿姐的反应。

  「嗯…没洗清洁,再洗了。」

  「不要,起来呀!」

  「好嘛!」

  古阿姐被小甘玩小穴穴,玩得欲火焚身,一站好就抱紧了小甘,轻摇胸部,使
自己的大乳房磨擦小甘的胸膛,娇羞羞说:「我要了…要了…」

  「要什么?」

  「嗯…要玩了。」

  「玩什么?」

  「嗯…到床上玩嘛!」

  「好了!急色鬼,那有女人这样急的?」

  「嗯…嗯嗯…」

  她在撒娇中,全身轻扭。

  上面的乳房,更加猛烈的磨擦小甘的胸膛。

  下面阴阜,也磨擦着小甘的大鸡巴。

  小甘被逗起了欲火。

  两人才上床。

  古阿姐已饿虎扑羊般的压住小甘。

  小甘被压,只有叹气和摇头的份。性不但对男人重要,对女人更重要,尤其是
色欲一燃,春情发动的女人,千山万水都挡不住了。

  现在,小甘以逸待劳。

  古阿姐十万火急的握住小甘的大鸡巴,把自己的小穴穴对准好,用力地套进去
,让大鸡巴插进小穴穴中。

  响起了杀猪般的惨叫。

  「呀…」

  她娇躯颤抖,可是屁股已如电动马达般的扭起来了,小嘴儿不时发出浪叫。

  「好小甘…你的大鸡巴太棒了…阿姐要被…唔…唔唔唔…你的大鸡巴插死了…」

  「叫亲爸爸…」

  「哎唷…我的心甘亲爸爸…好舒服…好美…阿姐的花心…被你的大鸡巴碰得好
舒服…美死了…」


                 (4)

  一回生,二回熟,何小甘食髓知味,他对于女人越来越有心得,也越来越有欲
望。

  凭他的外表,高壮俊俏,口才也不差,这是他的本钱,小甘也越发觉得自己确
实不赖。

  难怪古阿姐及洪阿姐这么迷他了。

  他躺在床上,想着想着得意极了。

  不过他仍然想着洪姐姐,那天他就梦到洪阿姐。洪阿姐变成一个仙女,在深山
之处美丽的仙境里,洪阿姐赤裸裸的以身相许。

  啊…那是一段仙履奇缘,在现实的环境里,这位美丽的仙女,近在眼前,为何
总是无绿一亲芳泽?

  不!不!何小甘一定要踏踏实实的拥有她。他想占有她,他要完全的控制她,
他想看洪阿姐跟自己作爱那种淫荡失控的样子。

  何小甘不愿放弃,他一定要逮个机会好好修理洪阿姐。

  想归想,但这不过是是一种「偷恋行为」。

  小甘知道这一切恐有消失的一天,突然一个念头袭上来。

  「将来开学后,那隔壁班的小倩,听说是个小骚货,我也可以 吧!」

  何小甘想着,那是开学以后的事,再说吧。于是他又回头来继续想着洪阿姐。

  到了十二点半,睡意侵袭了。

  小甘不想睡,但想想,今天功课荒废了一整天,就读到三点才睡,于是起身,
走到三楼洋台。

  父母大人都睡熟了。

  小甘刚做了热身运动。

  突然听隔壁三楼洋台的门开了。

  朦胧的月光下,出现一条美丽的倩影。

  他轻轻叫着:「是洪阿姐吗?」

  「是的!小甘你还没睡?」

  「嗯!睡不着。」

  小甘现在只穿着内裤,想起白天对洪阿姐粗鲁的动作,心中有点歉意,他很感
谢洪阿姐给他那些奇妙的感受。

  尤其洪阿姐让他看她的三角裤,那是他这一生,第一次看女人的阴阜。

  洪阿姐莺声燕语,轻声道:「小孩子,有什么心事睡不着。」

  「想人呀!」

  「想女朋友?」

  「不!想一个风华绝代,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洪阿姐说:「有这样的大美人?」

  「怎么没有?远在天边,还近在眼前呢!」

  「小鬼,你的嘴怎么这么甜?」

  「阿姐!要不要试试小甘的嘴是真甜还是假甜?」

  「小鬼,好的不学,学到坏的了。」

  「阿姐…」

  「站住,不要过来。」

  小甘又色胆包天了。他这时正想爬过这矮矮的围墙,到洪阿姐那里,对她轻薄
的毛手毛脚一番。

  但却被喝住了。

  「阿姐!你怕什么?」

  「怕你这小鬼,人小鬼大,满脑子坏主意。」

  「小甘又不是老虎,不会把阿姐吃下的。」

  「阿姐不怕老鬼,只怕你小鬼。」

  小甘有点儿失望。

  显然的,早上自己对洪阿姐的一举一动,她是一目了然,可是早上容许他对她
毛手毛脚,现在为什么不可以。

  现下,四周静寂,大家都睡了,要干什么事,都可以畅所欲为,她反而怕了,
这就有点儿奇怪了。

  「阿姐…」

  「嗯…」

  「你又为什么睡不着?」

  「我要烦恼的事可多了。」

  「阿姐!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

  「你睡不着觉的原因。」

  洪阿姐被说得粉脸儿都红了,好在这是在朦胧的月光下,小甘没看到,否则,
可羞死人了。

  「小鬼!你想到那里去了。」

  「一定是阿姐跟先生吵架了。」

  「哼!他敢!」

  「对对对…他不敢,他是老鼠,你是猫,老鼠见了猫怕都来不及,绝不敢跟阿
姐吵架。」

  「你胡说八道什么?」

  小甘则自言自语的说:「奇怪了,阿姐,你又不愁吃不愁穿,又有那么会赚钱
又爱你又怕你的丈夫,你为什么会烦恼得睡不着觉?」

  「你…小鬼,不学好…」

  「吃也吃得饱,穿也穿得好,钱也有了,你还有什么烦恼呢?嗯!奇怪!阿姐
烦恼什么呢?呀!有了…」

  「小鬼,你乱猜什么?」

  「阿姐,让小甘帮助你,保证你一夜舒舒服服的睡到天亮。」

  「你去死了…」

  小甘是故意逗她的。

  趁着跟她说话中,小甘纵身一跃,就跳过了矮墙。

  「小鬼,你干什么?」

  「奇怪了,阿姐!你是大人,还怕我这小孩。」

  「你人小鬼大,不学好。」

  「对!对!阿姐,小甘人是小人,鬼却很大,是不是?鬼很大有什么不好,女
人谁不选鬼大的做丈夫呢?」

  他说着,一步步的向洪阿姐逼近。

  「你站住…」

  小甘真的站住了,可是一颗心却一直地跳个不停。

  他心中想, 福,又是 福,看她的样子,已是春心荡漾了,不要多久,洪阿
姐的小穴穴,一定让自己插下去玩了。

  「阿姐!你怕什么?」

  「你站好,你再走一步,阿姐要喊救命了。」

  「阿姐,你又没生命危险,喊什么救命?」

  「你老实点好不好?」

  小甘赶忙说:「好!」

  「没有保证?」

  「要怎样才能保证?」

  「唔…唔…」

  她一时想不出话来,最后说:「你用人格保证。」

  「好!阿姐,小甘以人格保证,对阿姐老老实实的,也不摸阿姐的上面,也不
摸阿姐的下面…」

  「小鬼,你胡说什么?」

  「我以人格保证呀!」

  「好!你坐在这里!」

  原来这洋台上,还有一张长沙发。小甘乖乖的在边边坐下,洪阿姐坐在另一边
,俩人相隔约二尺。

  小甘打破沈默,说:「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洪阿姐睡不着,小甘好
心好意的陪你聊天,你却对小甘这么凶。哼!真气人。」

  「气有什么用,不高兴你回去睡。」

  「真的!」

  「又没人缠着你,你回去睡,我也落个清静。」

  小甘现在对自己的信心产生了怀疑,彭阿姐、古阿姐、洪阿姐三人中,当然小
甘最喜欢的是洪阿姐。

  那清丽的粉脸儿,模特儿高挑的身材,婀娜多姿的体态,一种高贵的风度,逼
人的气质,一切的一切,都太迷人了。

  对洪阿姐,小甘已失去了信心。

  何况,她先生长得高大、英俊,风度翩翩,自己自叹不如,想罢!垂头丧气的
低叹一声,说:「洪阿姐,晚安!」

  「晚安!」

  他站起来,有点儿落寂,也有点儿孤独。

  洪阿姐娇声婉转,道:「祝你有个甜蜜的梦!」

  小甘爬过了矮墙,说:「我的梦都是很甜蜜的,甜蜜极了!」

  「哦!那太好了。」

  「因为梦中有你洪阿姐呀!」

  「小鬼,该打…」

  小甘跑去开了门,又说:「洪阿姐,梦中见!」

  「你去死了…」

  小甘已关好门了。

  这一夜,他失眠了,翻来覆去,想着是洪阿姐。

  胡思乱想一阵,也不知几时睡着了。

  直到电话铃声吵醒了他。

  他接过电话,对方传来了:「喂!喂!小甘吗?」

  「是的!古阿姐。」

  「你怎么知道是我?」

  「你的声音告诉我的,什么事?」

  「喂!我们八点在快乐大厦见面,好吗?」

  「不好!」

  「为什么?」

  「我有许多功课没做完,怎么能赴约?」

  其实小甘心里是想玩玩古阿姐,她那淫荡的俏模样,还真荡人魂魄,扣人心弦
,总比自慰好多了。

  尤其是昨晚,摸了洪阿姐的阴阜后,又不能玩,忍了一晚今天丢丢精也好。

  「古阿姐,不可以骂人呀!」

  「你到底来不来?」

  「可是我的功课怎么办呢?」

  「好了,我十点正就让你走,可以吧!」

  「也好!」

  「马上来。」

  「也好!」

  他一看手表,已经七点半了,匆匆忙忙的上厕所,刷牙…

  等他推出了单车,把书本丢在铁笼里,已经七点四十五分了。

  关好了门,刚要骑车,见到了洪阿姐。

  她还是抱着妹妹。见了小甘,粉脸上立即泛出了红霞,有种娇羞怯怯的俏模样
,看得小甘意乱神驰。

  小甘很有礼貌的说:「洪阿姐,早!」

  「哼!早。」

  「妹妹!你乖不乖?」

  「告诉哥哥,妹妹乖,哥哥坏。」

  妹妹真的照说了一遍。

  洪阿姐还是穿着家常便服,可是那玲珑的曲线,婀娜的身材,还是令小甘心跳
,尤其想到昨夜,他摸着了她的阴阜,那真是销魂断魄,这样的大美人,自己的大
鸡巴,不能插入她的小穴穴里,真的遗憾终生。

  「哦!你还没看够女人。」

  「女人是看够了,只有对洪阿姐,永远看不够。」

  她抱着妹妹,转过身,回头就走。

  却在这个时候,听到家里的电话铃响了。

  他只得开门,进屋,拿起电话。一听,他就认出了彭阿姐的声音,心想,这下
糟了,两个女人撞上了。

  「小甘…小甘…」

  「什么事?彭阿姐!」

  「你到我家来,好吗?」

  「不行,我约好同学,今天有事。」

  「小甘,我刚好今天有时间,你就不能顺着我吗?」

  「这…」

  「吉利要跟他爸去中部,你十点钟来,好吗?」

  这使小甘想起餐厅秀来。据说那些大牌的餐厅秀,忙着赶场,这家唱完了赶赴
另一家,赚钱卡多。

  而自己现在也像作秀赶场一样的,看来现在要赶赴古阿姐的快乐大厦,十点再
赶赴彭阿姐家,如此赶场,得到什么?

  什么也没有。

  既不赚钱,反而赔了精力。

  可是有两个小穴穴玩,也不错呀!

  「好了!我十点多到你家,但最迟下午一点钟要到学校。」

  「好嘛!亲妹妹等你。」

  「再见!」

  他挂上了电话,一看手表,七点五十五分了。

  赶到快乐大厦,进入公寓,已经八点多了。

  古阿姐见了他,不由分说就死紧的搂抱着,娇嗔道:「来得这么迟。」

  「没办法,车多,红灯多。」

  「嗯…人家想死你了,等得心焦。」

  「你只是在等大鸡巴。」

  「嗯…嗯…多难听…」

  就在古阿姐的嗯声中,小甘已被她拉进了卧室,她也太急了,动手就为小甘脱
衣服。

  小甘说:「你急什么?」

  「嗯…你十点就要走。」

  「不要急,你自个儿脱自个儿的衣服,再到浴室去清洗你的小穴穴,我今天要
吃你的小穴穴,去…」

  「嗯…好…」

  她旋风般的进了浴室。

  出现时已是一条赤裸的胴体,山峦起伏,玉肤雪肌,端地迷魂蚀骨。

  小甘早赤裸裸的躺在床上。

  古阿姐才一上床,小甘已翻过身来,把古阿姐压下来,热吻了半向,才换过身
来,头部在阿姐的阴阜,自己的大鸡巴则在阿姐的头部。

  然后,他用手拨开了那神秘阴阜的肉缝。

  「嗯…好小甘…」

  古阿姐也用玉手握着大鸡巴玩。

  小甘把嘴送到肉缝,然后伸出舌头,舐着大阴唇,向肉缝内前进。

  「唔…唔…好小甘…唔…唔唔唔…」

  就在她的唔声中,古阿姐发疯的翻身、转身,把小甘压在下面,然后拿着小甘
的大鸡巴对准小穴穴,猛然的把臀部送下。

  响起一声浪叫。

  「啊…」

  她娇躯发抖的呻吟着。

  「好小甘…哎唷…我只要你的大鸡巴…不要嘴…哎…哎……那死鬼…天天用嘴
舐阿姐的小穴穴…呀呀…呀…哎唷……阿姐烦了…只要大鸡巴…」

  其实小甘也只是好奇而已,舐着小穴穴的卤湿味,并没有舒服感。

  古阿姐的屁股,一上一下,左右磨转的套动着,她又忙,又舒服,她舒服得秀
眸含春,玉腿直颤。

  小穴穴的淫水粘浆,汨汨直流,呻吟着。

  「好小甘…哎哎唷…我的亲爸爸…好畅美的亲哥哥…你的大鸡巴是铁棒…是火
棒…烧得亲妹妹的全身要成灰了…呀…呀…你碰着人家的花心了…」

  小甘看古阿姐淫荡的爱娇模样,有点儿感叹。

  假如古阿姐能这样的对待自己的丈夫,他丈夫不知该有多幸福,可惜!就不是
这个样子,为什么呢?

  因为他丈夫没有一根大鸡巴吗?

  古阿姐胸前的那两团粉肉,放肆的在小甘的眼前晃荡着,太刺人眼睛了。

  小甘伸手,抓住了两个大肉球。

  入手是温暖香滑,小甘的一双巨掌,开始抚着、擦着、捏着、揉着,并用手指
头去捏着奶头。

  古阿姐被摆布得魂飞九霄云外。

  她猛摇着玉臀,恍若骑马的样子,一起一伏的抽送不已,娇喘连连,粉脸儿绯
红,媚眼儿含妖,春情万千的呻吟。

  「好小甘…哎哎哎…好小甘…亲小甘…我的亲丈夫…阿姐舒服极了…哎唷…美
死了…要被小甘奸死了…呀呀…呀…小甘呀…」

     *           *           *

  这一阵足足玩了半个钟头,古阿姐才晕眩在床上。

  小甘竟然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他站起来,匆匆的赶到彭阿姐的家,说巧不巧
,正好十点正。

  按了电铃,自动锁开了,他走进去。

  过了小花园,正要开门。

  彭阿姐已经为他门了。

  他走了进去,只见彭阿姐玉脸儿含霞,娇羞怯怯的看着小甘。

  她仍然穿着那件睡袍,只是没有掀开来。

  她关好了门,害躁的轻声说:「到我房间。」

  小甘点点头,跟她爬上楼梯。

  只见她的胸膛大起大落,显然她心跳得比战鼓还要急,一定很紧张。

  这种气氛,也感染上了小甘。

  他好奇的看看彭阿姐,她媚秀的脸儿略呈绯红,那两片性感的唇瓣微微娇喘着
,香腮泛着成熟的诱惑,春横眉黛…令小甘看得有说不出的爱怜,真想一口把彭阿
姐吞下。

  两人进入房间,她还是问:「喝什么?」

  「随便!」

  「可乐,好吗?」

  「好!」

  她为他倒了可乐,然后就默默的紧贴小甘坐下,幽幽道:「亲哥哥,亲妹妹好
想你。」

  她幽幽的体香,她那柔情万千,含羞带娇的怯态,多么令人入迷。

  小甘看得于心不忍,把她拥入怀中,说:「亲妹妹,我也好想你。」

  「嗯…骗人,你想我什么?」

  「想你的小穴穴。」

  「嗯…嗯…嗯…」

  就在她的嗯声中,小甘已吻上了她性感的樱唇。

  两人浓情密意的吻着。

  两人都变成了一团火,燃烧了的人。

  小甘吻着她的香颊,说:「那你要我想你什么?」

  「小色狼…只想小穴穴,不想别的吗?」

  「有,还想你的两个肉球…」

  「嗯…嗯…小色狼…」

  就在她嗯声中,小甘的一手已拉开了睡衣的带子,把她的睡袍一边掀开来,露
出了雪白的胴体。

  「嗯…小甘…」

  「怎么了?」

  他的手握住了她碗大的乳房,这又尖突又滑嫩的乳房,虽不及古阿姐的巨大,
但还是令小甘爱不释手。

  「嗯…小甘亲哥哥,我好爱你。」

  「爱我的什么?」

  「爱就是爱嘛!」

  「你只爱小甘胯间的大鸡巴而已。」

  「嗯…嗯…你胡说…哎唷…亲哥哥…你揉得人家的心痒痒的…连下面也痒痒的
…」

  「我来为你的下面止痒。」

  他说着,探索乳房的手,改向下面攻击。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