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雨一番 - E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那些民猪人屎拥护六四血卡,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亲爱的网民朋友,“共产党”反过六四血卡么? 于 May 06, 2004 13:55:11:

回答: 但有两件事除外,那就是“六四血卡”和“打江捧胡”: 民猪们拥护六四血卡,而“共产党”则至少从不公开反对六四血卡; 猪仔/轮子/清华混混们的“打江捧胡”,这些党狗也从不干涉 由 人人皆知 于 May 06, 2004 13:52:30:


  「亲哥哥…嗯…嗯…」

  彭阿姐是个可人儿,她边撤娇,边把睡袍脱下,边伸出纤纤柔夷,为小甘脱上
衣,并且娇滴滴的说:「呀…亲哥哥…抱我到床上去…好吗?」

  她的娇声像春天里的猫儿,喘气丝丝,半闭媚眼,那股嗲劲,只惹得小甘欲火
直冒三丈。

  小甘突然大发神威,把个彭阿姐抱起来,丢在床上。

  小甘疯了似的脱掉裤子。

  然后如饿虎扑羊般的扑向彭阿姐。

  两个光裸的身体,就这样紧紧粘贴在一起。

  「嗯…亲哥哥…美极了…」

  她的娇躯卷缩着、扭动着…

  小甘则双手握着那一双肉球,揉捏着那乳房尖端的两粒鸡头肉…

  她那娇脸儿,已经泛起了神异光采,媚眼儿也呈现了快乐的春情,混身微微的
颤抖。

  「小甘亲哥…我要…我要你的大鸡巴嘛…亲妹妹的小穴穴酥麻极了…痒得受不
了…快了…亲哥哥…要我命的亲哥哥…亲妹妹…等不及了…」

  这蚀骨销魂的淫荡声,使小甘受不了。

  他的大鸡巴已对准了她的小穴穴,而小穴穴已淫水汨汨。

  插下去…

  小甘猛然用力,使臀部往下沈,大鸡巴往小穴穴里钻。

  一声惨叫…

  「呀…」

  彭阿姐舒服得一阵的颤抖,接连着一阵的抽搐,然后浪声大叫。

  「我的大鸡巴亲哥哥…哎唷喂哎…亲妹妹要被你奸死了…舒服透了…哎哎…美
极了…我的亲汉子…哎唷…哎唷…哎呀…我要飞上天了…」

  小甘用力的插着,上下左右,次次不留情。

     *           *           *

  小甘回到家,已下午一点半。

  当他到达家门时,看到了洪阿姐。

  洪阿姐粉脸儿如寒霜般的对小甘说:「你这色鬼,坏东西。」

  小甘愣住半向,才说:「洪阿姐,你骂得好,请问你为什么骂我?」

  「你心里有数。」

  「是因昨晚的事,是吗?」

  洪阿姐那秀丽的粉脸上,立即泛出红霞,说:「不是!」

  「能说个原因吗?」

  「你早上干的好事。」

  「早上…」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早上去了快乐大厦,哼!被我看到,我就知道
你是个坏东西。」

  「你跟纵我?」

  「不可以吗?」

  「可以、可以,绝对可以!」

  「为什么你去赴古阿姐的约会,你爱她吗?」

  「不爱,只是、只是…」小甘接着说:「我只是想玩玩。」

  「呸!下流!」说着,转身就走。

  小甘急忙停了单车,跟着她。

  她进入屋内。

  小甘也冒冒失失的跟了进去。

  洪阿姐猛地一转身,冷冷的道:「你要干什么?小甘,你看清楚,我是洪阿姐
,不是古阿姐,要玩去找古阿姐,她也随时供你玩,我不是,你滚…」

  「洪阿姐…」

  「滚!」

  这一个字说得简单有力,再加上她那愤怒得冷如冰霜的粉脸,小甘也有点儿心
寒的忙着说:「滚,我滚。」

  「慢着!」

  「还有什么事?」

  「你跟来干什么?」

  「洪阿姐,我只是想向你解释清楚。」

  「哼!你走。」

  「不听解释了?」

  「不听,滚!」

  小甘只好回到家,古阿姐跟来了。

  古阿姐埋怨道:「小甘,你也太绝情了。」

  「阿姐,我对你还不好,我拚死拼活,还不是为了让你舒服,结果好心不得好
报,反而遭你埋怨,算了!你这么难侍候,我小甘侍候不起。古阿姐,你另请高明
吧!我对你灰心了。」

  「小甘,你别生气,我只是因你不说一声就走,只说了两句你就生气了。」

  正好小甘被洪阿姐骂得满肚子火,无处发 ,谁叫古阿姐来的正是小甘的火头
上,小甘又说:「你为什么要骂两句?」

  「我也是无心的。」

  「算了!我为你,荒废了功课,你却要骂我两句,好像我天生要遭你挨骂似的
,我这是何苦?」

  「不!小甘,你不要误会。」

  「阿姐,我们改天再谈,好吗?我现在没心情。」

  「嗯…」

  「那再见了!」

  「嗯!再见!」

  古阿姐走了。

  小甘大感不忍,这天底下不公平的事何其多,古阿姐对自己这么好,而且把小
穴穴让自己玩,自己却对她这么凶。

  洪阿姐的小穴穴,又不肯让自己玩,自己何必对她低声下气,挨她骂不算,也
惹了自己一肚子气。

  他疲倦的躺在床上,胡思乱想。

  下午三点醒来,开始作功课,直到父母回家,他还是很认真的作着功课。

  晚饭后,还是作功课。

  古阿姐进入他的卧室,他对她微笑。

  她似乎放心不少的问:「不生气了?」

  「阿姐,中午很抱歉,请你原谅。」

  「原谅不敢当,只要你不生气就好,你用功,阿姐走了。」

  晚上十二点。

  小甘无心于功课了,他想了许多事,彭阿姐、古阿姐,洪阿姐这三个女人,个
个娇美无比,如花似玉。

  他又想到今晨像做秀赶场一样忙,他发现到一个事实,女人太多了,并不是福
气,而是倒霉。

  既然这样,又想玩洪阿姐,何苦呢?

  已经有两个可忙,就已玩得差点儿分身乏术,再多一个,不是自找麻烦吗?又
何况洪阿姐对自己这么凶。

  小甘下定了决心,今后不再理洪阿姐了。

  再说,她也是两个乳房,一个小穴穴而已,跟彭阿姐和古阿姐并没两样,自己
去爱她干嘛?顶多,只是把自己的大鸡巴,插进她的小穴穴而已,她的小穴穴,也
不见得比彭阿姐或古阿姐的美妙。

  十二点半。

  小甘想,洪阿姐说明天见,今晚若不跟她见个面,也有失风度。好,最后一次
,以后再见。

  想着,他又上了洋台。

  没见着洪阿姐。

  他想,洪阿姐一定又要一点钟才上洋台,于是他坐在沙发上等着。

  不到十分钟,洪阿姐就出现了。

  他仍然很有礼貌的说:「洪阿姐,晚安!」

  「哼!」

  洪阿姐没有说话,但她还是轻移莲步的坐在沙发上。

  小甘想不出话来说,既然不再玩她的小穴穴了,多说也是多挨骂而已,不如这
样静静的坐到一点才回房。

  夜,很美。

  晴空无云,星光点点,下弦月的月光,还是朦胧一片。

  约过了十分钟。

  洪阿姐忍不住的先开口。

  「为什么不说话?」

  「说了只是惹你生气,还是不说好。」

  「今晨玩古阿姐,好玩吗?」

  「差不多啦!无所谓好玩不好玩,女人都是一样的。」

  「玩到下午一点多才回家,一定玩得相当尽兴了,郎有情,妹有意,如胶似漆
,舍不得分离是吗?」

  「不是!」

  「哦!为什么?」

  「不为什么,先跟古阿姐玩,十点赶去跟彭阿姐玩。」

  「你是个大坏蛋。」

  「你要骂就骂,不要生气就好。」

  「坏蛋,你是狗不是人,大色狠、下流种…」

  「骂够了吗?」

  「你…你滚…」

  「洪阿姐是赶我走?」

  「对!滚…」

  小甘心里想,好机会,趁机鞠躬下台,于是站起来。

  「洪阿姐,晚安,再见!」

  他正要走,突听洪阿姐冷叱道:「坐下!」

  「洪阿姐还骂不过瘾是吗?」

  「坐下来!」

  小甘站着有点儿 徨失措,是硬着心肠回自己的卧室,还是坐下来再听洪阿姐
教训。其实听她的教训一点儿也不值得,她的小穴穴又不让自己玩,何苦受她的窝
囊气呢,一时作不了决定。

  洪阿姐发怒的说:「你敢不坐下。」

  现在小甘胆子大了,他既不想玩她的小穴穴,就无须处处受制于她,自己何必
对她太驯服。

  「洪阿姐,你错了,错得太离谱。」

  「什么错了?」

  「洪阿姐,我们是好邻居,你不能对我这么凶,再说我也不是你的丈夫,无须
听你的支使,是吗?」

  「小甘…你…你…」

  「阿姐,你管惯了洪先生,以为天下的男人都归你管。错了,我小甘归我爸和
我妈管,如此而已。」

  「你…你坐下…」

  「好!我坐下。」

  小甘看她生气的样子,起了怜香惜玉之心,不忍心的又坐下来,但心中已暗暗
发誓,从明晚起不再上洋台。

  两人沈默了半向。

  还是洪阿姐先说:「小甘,你不是人。」

  「阿姐,就算小甘是条狗好了,这你高兴了吧!」

  「不错!你是条公狗,春情荡漾的公狗,见了母狗就追,就想玩,不知廉耻为
何物,只知玩、玩。」

  「错了!阿姐。」

  「哼!错什么?」

  「小甘并不是见了母狗就追的公狗,要说我追过女人的话,只追过洪阿姐你一
人,其他的彭阿姐、古阿姐,都是她们自己投怀送抱,我只是捡个便宜,如此而已
,因为不玩白不玩,玩了多得经验。」

  「你追我,是这样追的吗?」

  「哦!我不会追女人,这我承认。请问洪阿姐,我该如何追你?」

  「…」

  「怎么不说话了?」

  洪阿姐语气大转,幽幽道:「你只是个色狼、公狗、坏东西…」

  小甘心胸大震,看样子洪阿姐对自己的追求,很有接受的可能,只是自己不懂
她的心理而已。她的小穴穴,也许随时为自己的大鸡巴开了。想着,他又动了心,
把身体移近她。

  「阿姐,我是色狼、公狗、大坏蛋,你是仙女、嫦娥、西施,我不配追求你这
我知道,但你可知道我的相思苦。」

  「哼!相思苦,你去玩彭阿姐、古阿姐,是对我相思苦吗?」

  「正是为了洪阿姐。」

  「你不要胡扯了,太伤透了我的心了。」

  「不!不!洪阿姐你想想,我为什么要玩彭阿姐和古阿姐,我只是要得到经验
,经验对男人是件很重要的事。」

  「胡扯,我不要听你胡扯。」

  「我为什么要得到这些经验,完全是为了你。」

  小甘边说边把身体挨近她的娇躯。

  呀…

  两个人又肉贴肉了。

  两颗心有如战鼓般的敲响着,愈跳愈急促。

  小甘不敢立即动手动脚,他又说:「洪阿姐,我爱死你了,绝不敢伤害你,你
知道我的鸡巴太大,所以我…我要有经验,这经验可以避免伤害到你。」

  「色鬼…你坐远一点,不要欺负阿姐。」

  「我怎敢欺负阿姐呢?」

  「你知道今晚我丈夫不在,就要欺负阿姐。」

  小甘高兴极了,原来今天是个好机会,洪先生不在,洪阿姐独守空房,她的弦
外之音,已经暗示了。

  他伸出手,轻轻的抱着她那细细的柳腰。

  「呀…」

  娇叫一声,她只感一股高热的电流,窜遍全身,是如此的使她酥麻,她轻轻的
战颤,发抖的说:「滚开…滚开…坏人…」

  小甘心跳得太急了,但还是说:「洪阿姐,我有了经验,不但不会伤害你,而
且可以使你快乐销魂,洪阿姐,彭阿姐对小甘说,她若不遇上小甘,她这一生是白
活了。阿姐,你相信小甘,小甘可要使你这一生不是白活,好吗?」

  「你不是真心爱阿姐。」

  「真心的…」

  他又伸出另一只手,由前面横抱她的柳腰,然后把脸凑近她那细细嫩嫩的粉脸
,用双唇去贴她的樱唇。

  她的樱唇已灼热。

  「唔…唔唔…不要碰阿姐…」

  就在娇声中,她的全身已如中风般的发麻了。

  唇对唇,火热贴火热,洪阿姐在颤抖中微微挣扎着。也不知在什么时候,把她
的丁香舌,伸进小甘的口中。

  得手了,小甘心中欢呼着。

  但他还是不敢过于孟浪,他轻轻用力把个美 的洪阿姐拥入怀中。

  「唔…」

  小甘只觉得她那一对乳房性感极了,虽然隔着薄纱睡袍,但已真真实实的贴在
自己裸露的胸膛上。

  他雨点似的吻着她,粉额、玉鼻、香颊、嫩颈…

  「阿姐,你错过了小甘,一定遗憾终生…」

  他已大胆的动手,去解开她的睡袍…

  「不要…唔…唔唔…我好怕…好好怕…不要…呀……呀…呀…」

  她的睡袍被小甘解开了。

  他趁机把她抱起来,使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面对面的。

  洪阿姐的双腿,已自动的挟着小甘的屁股了。

  小甘由她的颈部往下吻,吻着乳房了。

  「唔…大色狼…唔唔…」

  他真的有经验了,像是个调情圣手似的,不再用手去碰她的阴阜,而是由内裤
里拉出了大鸡巴。

  那根高竖着如旗干般的大鸡巴,已经与她的阴阜开始冲突了。

  她的阴阜已经湿淋淋了。

  「唔…唔唔唔…大色狼…阿姐好害怕你的大家伙…阿姐怕…怕受不了…唔唔…
唔…」

  她微扭着屁股,大鸡巴已在水渍渍的小穴穴口跳扭扭舞了。

  小甘这次决定不强迫进攻,他要在极自然的情况下,让自己的大鸡巴与小穴穴
很完满无缺的结合。

  他含着大乳房,用舌舐她的乳头,同时空出一只手来,摸抚着她的另边乳房,
轻捏揉乳头。

  「唔…唔…死小甘…阿姐真要死在你的怀中了…唔…唔…唔唔唔…哎…」

  她全身已被熊熊的欲火所燃烧。

  她扭着臀部,让大鸡巴在小穴穴口磨擦生电,然后,只见她的屁股猛地往前推
去,她咬牙切齿的推去。

  「唔…呀…」

  寂静中传出了一声「唉!」的撕裂声。

  洪阿姐的小穴穴已吃进了大鸡巴龟头。

  大龟头就像一个烧红了的铁球,塞在她的小穴穴内,火热由小穴穴窜流她的全
身奇经八脉,说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哎…唔…死小甘…我的死小甘…很痛…痛死了…很痒…很麻…也很舒服…」

  小甘边吻着她的乳房边说:「等一下你更舒服…」

  「…唔…大坏人…」

  「洪阿姐你是美西施。」

  她的身上散发出阵阵的体香,一种如兰似麝的香味,薰得小甘兴奋异常,舒服
得魂儿都离了身躯。

  只觉得她的小穴穴是这么嫩弱,滑腻又窄狭,而且温暖得如夏天。

  尤其在她的扭动中,使小甘混身充满着透骨蚀魂的快感。

  她也已经发疯了。

  现在,她只是拚命地前后套动着,口中不时呻吟。

  「唔…唔唔…小甘…死小甘…唔唔唔…好小甘心肝…阿姐舒服死了…唔…唔…
阿姐被你玩死了…唔…哎…唷…阿姐要死了…阿姐活了三十岁…从未死过…呀…呀
…阿姐要舒服死了…」

  「阿姐,洪先生让你这么舒服过吗?」

  「唔唔…没…有…呀…好美…呀…畅美透了…舒服死了…哎…唷…」

  「呀…要丢了吗?阿姐…」

  「呀…我…好痛快的去了…」

  她周身一阵的痉挛,猛地死紧的抱着小甘,然后晕眩过去。

  小甘还是抱紧她,怕不小心,让她往后栽倒,就脑震汤了。

  过了有十几分钟,她才醒过来。

  「唔…死小甘…」

  小甘知道现在是教训她的时候了。

  她醒过来娇羞羞的说:「你…真的还没丢?」

  「真的?假的?试试看就知道了。」

  小甘突地拍她的屁股抱紧的推向自己的大鸡巴。

  「呀…好痛…死小甘…」

  原来从始至她丢了,小甘的大鸡巴也才插进三寸多而已,小甘这一动,把她折
腾得秀眼翻白,樱唇打抖。

  小甘这时才说:「洪阿姐,你今后不可叫死小甘。」

  「唔…死小甘…死小甘…」

  「那我俩拉倒,你起来。」

  「小甘…你…你没良心…」

  「什么良心,你把你的良心 狗狗都不吃,我处处为你着想,你呢?像我小甘
欠你洪阿姐一笔大债似的,更可恨的是叫死小甘。」

  「唔…我不叫就是了。」

  「不!要叫小甘亲爸爸、亲哥哥。」

  「小甘,你欺负阿姐。」

  「阿姐,你错了。告诉你,不是只有你有小穴穴,每个女人都有小穴穴,彭阿
姐有,古阿姐也有。」

  「唔…」

  「叫不叫由你,不叫拉倒,你起来,不玩了。」

  「唔唔…难道我比不上彭阿姐、古阿姐?」

  「这有什么可比的?同样是小穴穴,大鸡巴插进去就可玩,这如何比,用什么
标准来比?」

  其实小甘心里有数,三个女人中,还是洪阿姐的小穴穴最好,插进去那种暖暖
紧紧的,好像无数层肉圈包围着似的,令人魂消魄散。

  「唔…一定要叫。」

  「非叫不可。」

  「好嘛…亲…亲…」

  「叫!」

  「亲爸爸…亲哥哥…好小甘…」

  洪阿姐叫着猛然抱紧小甘,亲蜜的吻着,半向她说:「小甘,你爱不爱阿姐?」

  「最爱阿姐。」

  「如何证明?」

  「不知道!」

  「唔…你说你说…」

  「再玩。」

  「不是不是嘛!你要发誓从此不跟彭阿姐及古阿姐玩。」

  「洪阿姐,好!我答应,但你也要发誓。」

  「发什么誓?」

  「你的小穴穴,今后不再让你的丈夫玩。」

  「你神经了,这怎么可以?」

  「就是呀!你既不能跟你丈夫断绝关系,我为什么不能跟她俩玩。」

  「唔…唔唔…」

  「你们三人中,我最爱你了。」

  「哼!骗鬼,你今晚对我这样的绝情,一定被那性感喷火的古阿姐迷住了,她
一定很好玩。」

  「是很好玩,但我不爱她。」

  「爱谁?」

  「你!洪阿姐。」

  「光说有什么用?」

  「对!要证明我爱你,只有用大鸡巴了…」

  小甘猛然把屁股挺起来,并且一手用力抱住洪阿姐的屁股,用力的推向前来,
如此前后的夹攻她。

  「呀…」

  她娇叫一声,魂儿飞出了窍,娇躯颤抖的呻吟。

  「…唔唔…好小甘…阿姐要被你奸死了…美死了…唔唔…唔唔…舒畅极了…阿
姐这一生…缠定你了…你是我的小情人…亲汉子…唔唔…哎唷…你奸…用力奸…把
阿姐奸死…阿姐认命了…认定你是亲丈夫了…唔唔…哎唷…美死人了…阿姐…要…
要发疯了…」

  她拚命的套动屁股。

  小甘也用力地挺起屁股。

  他要把精液丢进她的小穴穴中。

  他一手死揉着她那丰满的肉球,彭阿姐的不够看,古阿姐的太大,只有洪阿姐
的恰恰好,抚摸起来有说不出的满足。

  他的嘴唇也忙着,忙着吻阿姐的樱唇、面颊、她的前胸各处,包括乳房…

  她的小穴穴淫水已泛滥而出…

  她已舒服得灵魂坐在云端里飘荡,气若游丝的呻吟着。

  「亲丈夫…阿姐的花心…被你碰得好过瘾…今生今世…哎…唔…唔唔唔…你做
定了阿姐的汉…呀…呀…阿姐要定了你…小甘…好舒服…阿姐…呀…要变你这条金
鱼…好舒服…小甘…你是阿姐的心肝…」

  她已经进入昏迷状态。

  小甘也快活得全身如被火烤焦了。

  两团火,互相激烈的燃烧着。

  「唔…呀…阿姐真的忍不住了…太舒服舒服…阿姐要死了…呀…呀…呀…」

  「阿姐等一等嘛…」

  「不能等了…呀…呀呀…」

  「我也要丢精,丢进阿姐的小穴穴里…」

  「太舒服…呀…」

  「等一等…」

  「呀…哎唷…丢了…」

  她在一阵猛烈的痉挛中,晕死过去,头儿垂下,四肢儿发软,全身无力。

  小甘抱紧她,有点儿失望,但他不必急,反正洪阿姐是小甘的了,他随时都可
玩她,把精液丢进她暖溜溜的小穴穴中…

     *           *           *

  对于何小甘来说,今年的暑假无疑的是个值得回忆的假期。

  他,大丰收,历经人道,游走于古、洪、彭三女之间,确实耐人寻味。

  很快的,何小甘漫长的暑假结束了。

  回到学校后,他才发觉到自己荒废了不少学业,所幸凭藉着他的聪明及从小练
就而成的基础,短短的时间内都一一被他补过来了。

  开学后,小甘没有办法像从前一样有太多的时间去应付三个姐姐了。

  放学回来后,几乎父母亲都在家,他不能像从前一样有太多的空档,至少他白
天可以,因为长春与淑芳不在家。

  现在,何小甘把目标放在邻班的思慧身上。思慧是同他一个社团,是出了名的
校花,两人算是相当熟悉,而且是隔壁班。

  在小甘午夜梦回想着未曾踏实拥有过洪阿姐时,就曾想过思慧。

  当时,何小甘也知道,即使占有洪阿姐恐怕也是花开花谢,因为洪阿姐有老公
,况且相会的频率多,难免不被父母怀疑。

  于是星期六下午,何小甘约思慧一起去看电影,思慧答应了。

  小甘故意挑一部具有成人味道的影片,因为听看过的同学说,这部影片里有稍
许煽情的镜头,尤其男女主角有两场赤裸作爱的镜头。

  看电影时,何小甘特别留意思慧的反应。

  果然思慧如他所料,当戏中人热情如火赤裸裸的亲蜜时,那思慧胸脯的起伏似
乎加快,他约略可以感觉她呼吸的急促。

  思慧毕竟是少女,虽然有些害臊,这是少女的本能,不过现在社会开放,已不
像从前。

  思慧专心的看,小甘故意把身体靠近思慧。没想到她也跟着靠近小甘,并把头
侧放在小甘的背上,她的手拉着小甘,小鸟依人般。

  小甘逮到机会,索性伸手搂着她的细腰。

  「唔…嗯…」

  思慧娇嗔起来。

  此时,戏内的镜头更是火辣,虽然男主角的东西看不清楚,不过女主角已露了
三点。

  男主角把她压在下面,分开女主角的双腿,然后象徵性的伏身而下,做着插穴
的激情动作。

  思慧的呼吸更急促了。

  何小甘知道她是受了戏中情节的影响,生理起了变化,呼吸加促起来。

  何小甘故意移动了一下身体,思慧的手一不小心滑落在小甘的裤档上。

  她感到他的那个已硬绷绷。

  思慧本能的想抽回。

  不过何小甘用手按着她的玉手。

  思慧会意了,于是她用小手手在何小甘的下体来回摸着。

  小甘低下头向思慧说:「你的手是魔手,弄得我的老二舒服极了。」

  「唔…你讨厌啦!」

  思慧轻声细语,怕被别人听到。

  她见室内漆黑,左右邻座并无他人,才放心大胆的摸索。

  此时,小甘也着实不客气在思慧的乳房上一阵乱摸。

  思慧立刻有反应。

  「嗯…嗯…啊…」

  她不敢太过于激动,怕惊动了别人那不羞死人才怪!

  思慧见何小甘越来越大胆,当真怕出了事,急忙说:「小甘…我们…出去吧…」

  「唔…小甜妹…出去那…要做啥?」

  小甘是明知故问,害得思慧撒娇不依。

  两人于是起身而出,也顾不得电影还没有放映完毕。

  不久,思慧与小甘双双出现在思慧的家里。

  原来思慧家里只有父母亲和她三人同住,另外有一个弟弟暂时住在外婆家,思
慧算准星期六父母亲都要应酬到三更半夜才回家。

  所以她领着何小甘到家来作客。

  思慧家境富裕,何小甘一看她家里的摆设及气派知道思慧是千金小姐。

  不久,两人已经在思慧的房内脱光了衣服在床上亲热。

  何小甘把思慧压在床上,思慧的两个乳房雪白肥大,比起成熟妩媚的女人实在
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何小甘左右开弓各抓着一个奶子猛烈的玩弄着。

  两个乳峰上的雪莲子早已被何小甘啜得尖挺起来。

  「啊…唔…死小…甘…唔…」

  她轻娇喘着,双腿被小甘拉开,稀松的阴毛在阴丘上显得她还是个娇嫩甜美的
小姑娘。

  何小甘一会吻着她的粉颈,一会儿跟她亲嘴,然后用一只手在思慧的下体来回
摸索。

  「嗯…嗯…唔…唔…」

  思慧红咚咚的脸上难掩少女的羞涩之情,嫩穴中那淫水已泛滥成灾。

  她的魂魄已经飞了,她急促的娇嗔着。

  「啊…唔…噢…小甘…哥…哥…来吧…嗯…思慧…要…」

  小甘终于骑上去了,他的东西不停的在思慧的嫩穴内斯杀着。

  小甘插了百来下,少女的嫩穴果然特别紧。

  小浪穴紧包着阳具,并不断的放出浪水。

  他全身热麻酥酸,插得不亦乐乎。

  思慧只有哀叫的份,她浪荡的像是个失魂女鬼,不停的狂叫呻吟。

  「哦…用力…哼…哼…哼…嗯…嗯…」

  少男少女此时此刻,已浑然忘我,彷佛世界已经不存在了。

  两人激情再激情,疯狂再疯狂,也不知经过多久的时间,一直到小甘狮吼起来
,身体开始颤抖, 了精之后,一切才又恢复平静。

  两人休息之后,思慧从冰箱内取出早上妈妈替她准备好的速食餐,她胡乱的下
锅弄了几下,两人就这样吃起来。

  本来两人打算吃饱后再来一次男欢女爱,不巧今天爸爸因临时有事提早回家,
思慧在电话中得知爸爸要提早回家,急忙将此事告知何小甘。

  为了怕被思慧的爸爸撞见,何小甘只好提早回家去了。不过回家途中他仍然不
断回味着思慧那纯洁美丽的少女胴体。何小甘从此又要开始失眠了;不知是幸或者
不幸。

  唉…


               【全文完】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