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情 - A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如果“共产党”接着反动和独(裁),上独(上海独立)、广独(广东独立)就跟台独一样,只是个时间问题。 于 March 23, 2004 21:10:57:

回答: 反台独必须以反共独(裁)为前提和充分必要条件: 没有共独就没有台独:共独是因,台独是果。对於大陆爱国人士来讲,不可因果倒置。在台独和共独(裁)互相冲突的时候,大陆的爱国中国人民应该以反共独为第一优先,而台湾的爱国中国人民应该以反台独为第一优先。 由 如果“共产党”接着独(裁),上独(上海独立)、广独(广东独立)就跟台独一样,只是个时间问题。 于 March 23, 2004 20:51:37:

   好不容易撑了两年终于退伍了,本想早一点上班好多赚点钱,日子可以过的
舒服一点。

  没想到才去基隆做没几个月就出了个大车祸,钱还没捞到一些到是赔了人家
二十几万,而我也摔的七彩缤纷。

  我爸妈更是不准我再回去基隆上班,(详情请参照阿秀——下篇)由于餐厅
的工作并不是随时都有,所以我就在家一面养伤一面等待工作的机会。

  由于整天在家里混实在太无聊了,我便跑去找我的好朋友。

  (我国中同学中和我最好而且唯一还有连络。)

  一进他的房间,(我和他的家人都很熟所以我一向是直接走进他房间)看到
他在玩五子棋我说:“诶!你那里去弄这么一台电视游乐器?”

  他说:“拜托!你是被车子摔呆了是不是?这是计算机!计算机!!”

  我说:“计算机?”

  我左看右看,嗯!好象满有水准的样子。我说:“这是什么计算机啊?不便宜
吧?”

  他说: “苹果牌计算机!两三万而已。”(民国74年两三万是不小的数目
。)

  我说:“借我玩玩看!”

  一玩之下一时惊为天人。而且我同学还多弄了几样游戏让我瞧瞧,结果我在
他的计算机前玩五子棋玩到天亮。

  回家后我便开始处心积虑的设计我妈妈,让她心甘情愿的拿钱出来给我买电
脑。就在我好说歹说之下,我终于拿到两万五仟圆。然后我就找我同学带我去中
华商场看计算机。

  我左看右看的那个计算机店的老板就推荐我一部计算机说:“这部是最新款的它
有64KB的随机动态内存喔!”

  我问我同学说:“ㄚ你那部是几K。”

  我同学说:“48KB。”

  那时的计算机是不附储存设备的。一套是两万,本来我同学建议我买卡带机。
(直式的单卡匣放音机,游戏就录在录音带上,我同学就买了一部。)

  不过我考虑了一下心想:“这玩意怎么看都不像很高级的样子。”最后决定
买软盘机。

  (磁盘片当时是单面单密度,好象只有几百KB的容量。后来才有单面高密度,
双面单密度,双面高密度,也就是现在早已就被淘汰的5吋1.2MB,HHD
磁盘片)

  计算机一买回家我就开始买书。

  (那是纯DOS的时代,所有的动作都必须要由键盘输入指令。

  像LIST,REM,LOAD,PRINT,RUN,等等。)不看书根
本是玩不了尤其是英文也不认识我。

  之后才了解我这一部是仿造APPLE II plus 的台制计算机,8位的6502
微处理器,64KB的主存储器。

  (同时期也有intel 8088的计算机,不过还是以APPLE的软件最多。

  到了后期IBN才推出intel 80286的PC-AT,XT.16位计算机,
不过已经是很后面的事了。)然后随着我开始上班(健康路空军总医院福利餐厅
)有了收入后,也比较熟悉硬件结构后便开始添购如汉卡(大概只有两万字一
片要3500),128kbRAM卡(好象也要3-4000),z-80卡
(我用了好久还是玩不出个所以然最后就放弃了)。

  而我又在光华商场找到一家专门卖拷贝盗版游戏磁盘的店家,就这样我的游
戏磁盘就愈来愈多。

  后来因为嫌软盘机不好又买了一部5000元的TEC的1.2mb软盘机

  (当时最有名的日本原装磁盘驱动器之一另一种是TEAC,而TEC又以稳定
出名。而且我表姐就是代理TEC软盘机的贸易商,我就直接跟她拿。因为在外
面TEC一部要卖到七千元。)

  当初那个年代计算机对一般人来说是很陌生的东西,似乎只有大公司或大企业
才会有的东西。一般家里能有一部计算机也是很不容易的事。

  我们家又是和公家宿舍混在一起,(都是木造平房)当时的基层公务员的家
庭状况也不像现在的这么富裕。

  (薪水不高米粮,色拉油都是配给的。)我老妈在我和我同学把计算机搬回家
后,便向左邻右舍宣传。

  那些街坊邻居就跑来我家看看计算机到底是什么样,(如果我要说我们家附近
都是贫民区也不为过,只不过大家的生活水准都还过得去而已。)还七嘴八舌的
问一些我都不知道要怎样回答的问题。

  约一个月后的某一天我正在学仓颉输入,(因为买了汉卡,同时也买了几
本仓颉输入的书。)门铃响起我老妈去开门说:“谁呀?”

  我听到是隔了几间的邻居李太太说:“啊,K太太!歹势这晚还来搅吵。”
(她是台湾人嫁给了老芋仔)

  我老妈说:“啊,是什么代志?”

  李太太说:“是这样啦!我查某子一听我讲你家有买一台计算机后,就一直吵
叫我带尹来看。我讲你儿子都那么晚才会在家,(我都是晚上9点半后才会回到
家)啊,一个查某囝子那晚还要去别人家里,我讲不好啦。她就一直吵一直吵。

  我老妈说:“啊,老厝边没要紧啦!进来看。”然后就带到我房间来,我跟
李太太打声招来后注意一看。

  喔?原来是她读国中二年级的大女儿。(她们家有三个女儿没有儿子)

  李太太说:“歹势!这晚还来搅吵。”

  我说:“没关系,我也是才刚下班。”

  那个李小妹马上注意到我屏幕上的中文字,她好奇的问:“这个计算机也可以
打中文吗?”(那时的计算机若没装汉卡的话只能使用英文)

  我说:“可以呀!”然后打了几个字给她看,李小妹好象很兴奋的瞪大眼睛
在看。

  我说:“如果你想学的话,这本书先借你看一下。”(那是一本介绍仓颉输
入的入门书)

  她很高兴的跟我说谢谢后,就和她妈妈回去了。

  几天后我晚上下班,才刚到家门就看到李太太和李小妹已经站在门口等我了

  李太太说:“歹势啦!她一直讲要来你这学计算机,从放学后就开始。我讲一
直去给人杂糟不好啦!她就在那里哭。她爸爸被她哭的受不了才叫我带她来,不
知会不会麻烦你……”

  我说:“没要紧啦!我也是刚开始学而已。”

  就这样李太太在我放房间陪李小妹到十点半,李小妹才心满意足的回家。

  她们要走的时候,李太太说:“啊,妹仔这样用你的计算机,你就没法度用阿
。”

  我说:“没要紧啦!这个时间我隆是……诶,看电视,看书,洗身躯,没妨
碍啦!”


  就这样她们回去了。

  隔天一样是到十点半。

  第四天第五天都一样,不过我看得出来李太太已经有一点不耐烦了。

  第六天没出现,我心里纳闷着是不是李小妹玩腻了?在过了好几天后,我晚
上下班一到家就看到两个人站在门口。

  一个是小妹一个是李爸爸。

  李爸爸一见到我就说:“不好意思打搅你。”

  我说:“有什么事吗?”

  李爸爸说:“小妹她怎么都说不听!她妈妈那样每天陪她到十点多都快累死
了,她还要来。我就不准她再任性,没想到她连哭了好几天。哭的我心烦死了!
我真的不知道要办才好?”

  我笑着说:“没关系啦!反正我刚回到家也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没有马上就
用到计算机,这段时间就让她学学。而且中文输入小妹以后一定会用到的。”

  李爸爸点点头说:“我是这么想的,小妹她想要学中文输入,应该用不了多
久的时间。而且如果她玩腻了就不会在吵了。其实我下午也问过你妈妈,她说电
脑是你在用的,要看你自己的意思。”

  我说:“没关系啦!你就给她来学吧。我会控制她的时间,不让她玩的太晚
。”

  李爸爸说:“那就麻烦你了,都是我太宠她了。”

  然后转头对李小妹说:“我告诉你!如果你在人家家里给人添麻烦的话,让
我知道了以后就不准再来碰计算机。”

  李小妹点点头说:“我知道了。”

  李爸爸再三的跟我道谢后径自回去了。

  李小妹跟着我进了房间,我打开计算机让李小妹用。

  然后就跑去洗澡,洗完澡蹲完厕所出来时就快十点半了。

  我跟李小妹说:“诶,时间快到了。你如果不准时回家的话,明天可能就很
难再来了喔?”

  我看李小妹很不情愿的离开座椅。

  我一时心有不忍的说:“以后你如果听话的话,我就帮你弄几张磁盘片作你
的专属档案资料。”(她让我想起我在我同学家,初识计算机的那一种心情。)

  李小妹听了一副很不敢相信的问:“真的吗?”

  我说:“那就要看你怎么做了。”

  我站在门口看着她高高兴兴的回家后,才回我房间。

  几天之后我就弄了三张磁盘片给李小妹,同时教她如何存取使用的指令,如
LOAD,SAVE,PRINT,LIST,COPY……也叫她自己好好保
管磁盘片。

  光是让她熟练指令的输入及使用又折腾了好几天。

  这天我公休,早上去吃完早餐正在门口闲晃。

  李太太刚好经过她一看到我就说:“诶?你今天休息呀。”

  我说:“是啊!”

  她说:“妹仔有没有给你制造困扰吗?”

  我说:“她很听话也很乖没有啦!”

  李太太说:“妹仔这几天一直跟我说你教她的一些东西,还拿你送给她的那
个什么?”

  我说:“磁盘片!”

  她说:“对!那个什么……磁盘片!我看她很高兴的把它给我们看。还要我
们谁都不准去动!”

  李太太笑着摇摇头然后说:“妹仔还跟我说她跟班上的同学说,同学都好羡
慕。啊!不好意思我现在要去买菜。呕!对了妹仔如果不听话的话你就直接叫她
回家!不必客气。她从小就被她爸爸宠坏了。”

  我说:“我知道。不过妹仔很乖巧,读书功课好象也不错的样子。脑筋很灵
活,我只要教她一两遍她就学会了。”

  李太太说:“是啊!如果不是她功课很可以,她爸爸也是想让她多学一点新
的东西。否则根本不让她一个查某囝子,那晚还在别人家里。啊!不能再聊了。
我要赶快去市场。”

  李太太走后我就骑车到中华商场看看有什新鲜的东西,又绕到光华商场看看
有没有什么新的游戏软件。

  顺便买一支摇杆。(游戏时光用键盘太累了。)下午在房间里拷贝了三张游
戏软件,打算晚上拿去送我同学。

  (我有两部软盘机一部TEC一部TEAC,拷贝软件是我跟光华商场那家
卖盗版软件的么的。那时有一些软件已经有反拷贝的设计,而我么的这个拷贝程
式是老板自己在用的,它可以对大部份反拷贝软件作直接拷贝。就像现在的Cx
xxxx拷贝软件一样。这个软件还可以测试软盘机的稳定性,根据我测试的结
果TEC的稳定度最好,所以我都用TEC作拷贝专用机。)

  晚上刚吃完饭正准备出门找我同学时,才一到门口就看到一个人在门边鬼鬼
遂遂?原来是李小妹。我笑着说:“妹仔!你在那里干嘛?”

  李小妹说:“我听我妈说你今天在家,所以我吃过饭就赶紧跑来看看?我能
不能早一点玩计算机。”

  我心想:“好吧!来就来吧。”就说:“好啊!今晚可以有比较多的时间玩
。”

  李小妹很高兴的说:“你等我一下,我回去跟爸妈说一声也准备一点东西。

  我说:“好啊!”

  但是心理想着:“准备什么呀?不过是三张磁盘片。”

  过了约半个钟头,李小妹来了。

  耶?怎么换了一套衣服,身体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我帮她把计算机弄好后就出去找我同学,结果我同学跑去他朋友家鬼混,没在
回家。

  我就把磁盘片交给他大姐后,就回家了。

  才到门口,就看到有一个人在门口鬼鬼遂遂?噢!原来是李太太。我心想:
“怎么你们家都是这个样子?”

  李太太一看到我惊讶的问说:“你不是在里面和妹仔一起?”

  我笑着说:“妹仔现在可以自己使用计算机,不需要我教她。所以我就可以做
一些我自己的事情。”

  李太太说:“你不怕妹仔把你的计算机弄坏?”

  我说:“不会啦!她都很小心的。而且我也不愿意让她分心,因为她练习的
时间也不太多。又不像我我想玩到多晚就多晚。”

  李太太问:“那妹仔都是一个人在房间里喽?”

  我说:“也没有啦!只是她在用计算机的时候,除了她有疑问的时间以外,我
都尽量让她自己去用不妨碍她。”

  李太太说:“喔!是这样噢。”

  我说:“你要不要进去看妹仔现在计算机学的怎么样?”

  李太太说:“不用了,如果妹仔一看到我就会说我怎样怎样。”

  我心里想:“什么怎样?不懂!”

  李太太说完就回去了,我也进到房间却看到李小妹坐在那边发呆。

  我好奇的问:“诶,你怎么有时间发呆?”

  李小妹说:“这个程序我一时想不起来用什么指令怎么叫出来改?”

  我说:“我看看!(噢!淡淡的体香。因为我必须靠近屏幕才看得见上面像
绿豆般的字,而李小妹则要指出什么地方,因此我俩便几乎是靠在一起。)噢,
原来是这个,你只要……”

  这时李小妹低下头看她放在大腿上的书,她的那件衣服领口就开了。我一眼
就看到白色的少女内衣,中间还有一条浅浅的乳沟。

  噢!我心跳好快。

  我马上退后两步,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说:“你只要先键入LOAD后,再键
入LIST看看有没有错误,再RUN就可以了。”

  李小妹说:“噢!是这样呀!”

  我问她:“你来这么多天了,我都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小妹说:“啊!对不起!我忘记告诉你,我叫李倩苹。你以后就叫我小苹
。”

  我心里笑着想:“你、欠、扁。还要我以后给你小扁。”之后我就坐在旁边
椅子上看我的书。

  忽然小苹回头看我一下,我问说:“有什么问题吗?”

  小苹说:“没有!”

  又回过头去继续打她的计算机。

  大概到快十点时小苹说:“我要回去了。”

  我说:“噢,诶?时间还早吗?”

  小苹说:“眼睛好累,我想早一点休息。”

  我说:“对!不能伤到眼睛。”

  然后就送她回去,我感觉她好象有什么心事又说不出口。

  回到房间正准备开始玩游戏,耶?小苹怎么磁盘片忘了带回去。

  我好奇的想看一下她都写些什么?嗯,一些小档案没什么特别。

  耶?怎么有一个文件名称叫KOMOJO?我把它开启看看上面写着什么东东?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晓露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我一时兴起给她补上: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留,一种相思两地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处,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李清照的一翦梅)

  然后就开始玩我的游戏。

  隔了几天小苹都没来打计算机,我心想大概也学的差不多了,也没放在心上。

  当我正准备开始写我的打油诗时,忽然听到外面有人按门铃?我出去一看是
小苹。我说:“怎么这么晚?已经快十点了。你爸妈不会说话吗?”

  小苹说:“我跟他们说过了,今天可以到11点。”

  这时我看她手里还拿了一本书?我说:“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小苹说:“是BASIC入门,我爸爸买送我的。”

  我说:“你爸爸他怎么会忽然想到去买这本书给你呢?”

  小苹说:“听我爸爸说,他在办公室跟同事说我现在在学计算机。他的同事就
跟他说以后是计算机的时代,现在有机会学就要好好的把握。然后他的同事们又说
他们也想让小孩去学计算机,不过计算机实在太贵了,而且叫人来教也要钱。所以等
以后计算机普及一点再说。而我爸爸就到书局问店员说,如果要学计算机要看什么书
比较好?店员就拿这本书给他说要学就学程序语言。”

  我说:“你要看这种书我好几本,早说嘛!我借你就是了。”

  我带她进房间,(我家人都很早睡,偶尔会比较晚像小苹和她妈妈来的那一
天就是特例。)我把小苹那一天忘了拿走的磁盘片还给她,跟她说:“以后不要
再忘了喔!”

  小苹接过去就放进软盘机里,她开始打计算机,我就翻着她那一本BASIC
入门在看。

  忽然她又回头看我一下,指着屏幕说:“这是你写的?”

  我笑着说:“不好意思,本来就不该偷看你的东西。但是那时我想了解你到
底程度已经到那里了?所以……然后又看到那个档案英文名称竟然和我的名字一
样。所以就看了一下然后又看到内容,就一时兴起真的很抱歉!啊!对了你怎么
会用那样的档名?”

  小苹害羞的笑一下没说话又转过头去继续打计算机。

  时间很快的就到11点了,那时我正在忙着为我的磁盘片作分类。

  就跟小苹说:“计算机不用关,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小苹害羞的摇摇头。

  后来我还是站在门口看着她进家门,只是这次小苹站在她家门口回头看我一
下再进去。

  我回到房间,耶?小苹又没把磁盘片带回去!

  我的好奇心又上来了,再给她偷看一下。

  咦?KOMOJO还在而且又多了一个KOMOJO-Ⅰ的档案?我更好奇的打开来看,
上面是这么写的:

  “大哥是不是每个人都会有心情烦闷又不知怎么处理的时候?这几天我突然
感觉心情好闷,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你能帮我吗?”

  我心想:“你心里在想什么我怎么会知道?而且像你这个年级的小女孩总是
古灵精怪的,我怎会搞的懂!”就只好给她写上:

  “你有什么心事,如果不想跟家人说。又觉得不好意思跟我直接说的话,你
就写在这张磁盘片上面,我会尽量的帮你解答。”

  第二天小苹来的时候,我把计算机开好让她用后,我就出门去找我同学,在门
口又碰到李太太在那里鬼鬼遂遂。

  李太太说:“耶?妹仔不是才刚进去?”

  我说:“对呀!”

  她又说:“你要出去噢?”

  我说:“对呀!”

  她又说:“你就让妹仔一个人在房间里?”

  我说:“对呀!”

  她又说:“妹仔不会害怕吗?”

  我说:“不会呀!我一向都这样让她自己去学,而我忙我自己的。噢!我要
走了。”

  李太太问:“诶,你要去那里?”

  我说:“去找我同学聊天!”

  李太太又问:“如果你很晚才回来妹仔怎么办?”

  我笑着说:“又不是第一次!以前我常常都是这样,妹仔时间到会自己回家
。计算机我交待过她不必关,我回来还要用。我走了!”

  留下一脸惊讶的李太太还楞在那里。

  回到家已经11点了,小苹也早已经回去了。

  我开启她的档案看?果然她又有留下新的留言:

  “哥,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吗?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心情烦闷,只是感觉
为什么日子总是一成不变?为什么我每天除了读书还是读书?为什么我就不能自
己做一些自己高兴的事情?为什么他们总是不准我这个不准我那个?为什么?为
什么?”

  我心想:“这大概就是所谓青少年的叛逆期。以前我也有过这个阶段。”我
赶紧去拿书(教仓颉输入的书因为我还不是很熟,后来我改用简易输入也就是现
在的万用输入法)给她写上:

  “每个人都会经过这个时期,我们会对任何周边的事物产生不满。包括生活
,读书,环境家庭,父母。

  其实对我来说单纯反而快乐,你想一想,如果你每一天都必须为钱啦,工作
啦,家里的小孩或亲人去烦忧操心时,你还会再去讨厌现在的生活吗?不必去想
那么多!日子还是一样的要过。

  不要去选择痛苦,快乐一点的过日子不是很好吗?现实是无法逃避的。要听
大哥的话!我看啊!给你多一点时间用计算机,你就比较没时间去想那些有的没有
的。我明天会跟我妈说,只要你来就让你自己进去房间用计算机,不用再等我回家
。”

  隔天我就跟我妈说:“妹仔那是要用计算机,你就让她自己去用。不必再等我
下班回家。”

  我妈说:“阿,她是会不会用?如果把计算机弄坏了怎么办?”

  我说:“不会啦!她现在已经会自己开计算机。而且计算机要长一点的时间开着
才不容易坏。”(这是我要消除她的疑虑才特别这样说的,反正我妈对电子的东
西也是一窍不通。)

  在我正要出门上班时刚好又碰到李太太正要去买菜。

  李太太说:“你现在要去上班喔?”

  我说:“对啊!噢,对了!以后妹仔可以早一点来用计算机不必再等我下班回
家。”

  李太太问:“为什么?”

  我说:“现在她大部份都可以自己处理,而且每次都要等我下班回家也太晚
了。我已经跟我妈说过了,妹仔今晚就可以早一点来。”

  李太太说:“怎么好意思呢?”

  我说:“没关系!计算机买来就是要用的。”

  随后我就上班去了,晚上回到家果然计算机还开着。

  我妈走出来跟我说:“妹仔七点多就来了,到了九点就回去了。”

  我说:“我知道了,这样子最好了。她可以专心的学,我也可以做自己的事
不用担心被她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

  我妈说:“这样也对,如果让她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我对李太太也不好交
待。”

  我妈回房后我关上门开启我和小苹的专属留言版,小苹今晚写着:

  “我知道了!当我妈告诉我你跟她说的话后我很开心,所以我很早就跑来了
。不知道大哥喜欢女孩子穿什么颜色的衣服?长发还是短发你要老实说喔!你不
要想太多,我只是想了解男人都是怎样看女人的。”

  我心想你这个小ㄚ头知道那么多干什么?后来又想,好吧!既然你想知道我
就告知你吧!我写着:

  “一般男人对女人的穿著其实并没有一定的标准,重要的是合宜的妆扮及适
合自己年龄外型的服装搭配就很好了。如果要问我的喜好的话,我就告诉你!你
不可以跟别人说喔!我喜欢女孩子穿白色系列的衣服。而只要是适合自己年龄和
外型的服装我就感觉很美了。”

  隔天一样的在我回家前小苹就已经回去了,我同样的开启档案来看:

  “今天心情还好,BASIC真的好难喔?有一些指令我根本看不懂。一想
到这里心里就觉得有一点灰心。”

  我回复:

  “学习BASIC重要的是数学能力,也许你现在的程度还不够。但是这一
方面的问题我想你去请教你的数学老师可能会更快一些。”

  之后的几天我下班后就直接去夜游,每晚回到家都凌晨两点多了。我就直接
把计算机关掉上床睡觉。

  等到我忽然想到几天来我都没有去看小苹的留言,不知她会怎么想?心里愈
想愈有一种罪恶感,下班后直接回家进到房间还好计算机还是开着。(这表示小苹
仍在使用。)

  我打开档案一看,写着:

  “我知道了!明天我就去问数学老师。”

  “大哥!今天我好开心。昨天我问过数学老师后,终于解开指令的困扰。”

  “大哥!你已两天没回复我了。为什么?为什么?难道你已经开始讨厌我了
吗?我知道了,也许是我要该离开的时候了。”

  我心想:“有这么严重吗?”赶紧给她留言:

  “小苹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怎么会这样子想。我最喜欢你了!怎么会讨厌你
呢?只是这几天我比较忙都很晚才回家,所以也就没去注意到你的留言。大哥在
这里给你深深一鞠躬,原谅我好吗?”

  隔天在上班时整个心思都挂意着小苹如何如何?对我来说无意间就伤害了一
个少女纯真的心是不应该的。

  晚上下班马上冲回家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进了房间。

  噢!还好计算机是开着的。我赶紧把档案打开:

  “大哥,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你说你最喜欢我,也是真的吗?你说你这几天
很忙,是不是忙着交女朋友?本来我打算今晚之后不再来了,但是看到你的字后
我好高兴。大哥,你不可以骗我喔!”

  这时,我心里突然有一种很奇怪又说不上来的感觉?啊!不管了!先安抚再
说:

  “小苹,大哥当然不会骗你。我比较忙是因为工作的事,而且我也不知道我
的女朋友是谁?怎么交?后天是我公休,晚上我会在家到时你有什么疑问就可以
直接问我啊。”

  第二天晚上我看到小苹的留言,差一点昏倒。她这样写的:

  “你说你喜欢我,那就表示你是爱我的啰!其实小苹也最爱大哥了!”

  我心想:“拜托!喜欢和爱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我思索着要怎么对她解
释又不会去伤害到她纯真的心,左思右想就是想不出一个两全其美的说法。最后
决定明天晚上面对面时再好好开导她,本以为小苹七点才会来,没想到我才吃完
晚饭刚进房间就听到:“K妈妈,K爸爸您们好!”

  “妹仔,今晚那这早?”

  “是呀!我想多一点时间来学。”

  “啊,他现在在房间你知道吗?”

  “真的喔?我不知道耶!他不用上班吗?”

  “他今天休息啦!你紧去学。”

  “好!我现在就进去。”

  我心想:“见鬼了!你不知道我在家?”

  看看时间6点20分,小苹开门进来,(我一向都不锁房门所以任何人随时
都可以进来。)哇!才一阵子没看到感觉她又长大不少。

  小苹关上门坐了下来,看着我说:“大哥,你看我今天怎么样?”说完站起
来在我面前转了一圈。

  (嗯?白色的衬衫隐约显露出白色的内衣,浅蓝色的过膝牛仔窄裙,将结实
又小巧的臀部线条完整呈现。)

  我说:“很好看!有着青春的气息。”

  小苹高兴的又转了几圈,突然整个人扑倒在我身上。

  起先我还以为是她转圈时重心不稳才会这样,没想到小苹突然说:“大哥我
的身上香不香?”

  我吓了一跳!用手轻推开她。

  小苹却紧抱住不放说:“你说你喜欢我那你应该要吻我!如果你不愿意那就
表示你是在欺骗我!”

  我说:“谁说喜欢就一定要用吻来表示?”

  小苹说:“我同学她们都是这么说的!”

  我说:“那是她们在乱说的!”

  小苹说:“我不管!你根本就是在讨厌我!”

  我一时手足无措,只好在她额头上轻吻一下说:“这样可以了吧?你今晚不
要打计算机了吗?”

  小苹高兴的说:“要呀!”

  我说:“那还不快去!”

  然后在她脸颊再亲一下。

  小苹快乐的坐到计算机前面开始学BASIC。我说:“你慢慢打,我要去找
我同学。”

  小苹点点头。

  其实我也很想摸她一把!不过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小苹是属于我不能为的那一部份,再说我也是一个男人,很难在那种情况下
继续把持的住,只好扯开话题让她去打计算机,而我赶快离开。

  才走到门口又看到李先生李太太在门边鬼鬼遂遂?我抢先一步说:“啊?李
先生李太太您们好!要进去看小妹吗?”

  李先生说:“不用!不用!耶?你要出去啊?”

  我说:“是啊!让妹仔自己一个人比较能专心!我要去找我同学聊天。啊对
了!您们不是要找妹仔吗?不然怎么在这里。”

  李太太笑的很尴尬的说:“没有啦!我们只是刚好经过而已。”

  我说:“那我先走了。拜拜!”

  我心想:“刚好经过才怪?八成又来探风!好在我跑的快到快。”

  11点我才回到家,打开小苹的磁盘片看她有没有什么留言。

  “大哥今晚我好快乐,你知道吗?我妈本来不准我穿那件衬衫。她说太薄了
!我跟她说天气好闷热,这样比较凉快一点。而且又没有要去那里!之后她才勉
强答应。其实我是特别穿给你看的哦!”

  我心想:“难怪李先生李太太会不放心的在门口鬼鬼遂遂的。”我给小苹回
覆:

  “看到你这么快乐,我心里也很高兴。以后不可以再胡思乱想喽!”

  又过了好几天,虽然小苹有时还是会写一些有的没有的,不过都被我给挡了
回去。而且我还打算就照这样躲下去,只要不见到面说什么都没关系。

  这晚我下班时心里盘算这要如何过招拆招,(有时却觉得这样满好玩的,好
像是在做一场心理作战。)没想到一回到家却看到小苹站在门口?我说:“咦?
你不是都到九点就回去了吗?怎么今天……”

  小苹说:“因为功课必较多,所以才会在这里等你。”

  我说:“你很久没这么晚了,你爸妈会放心吗?”

  小苹说:“本来我是想已经九点了,今晚我就不过来了。没想到快九点半的
时候,我爸妈叫我快去门口等你。”

  我心理纳闷着带小苹进了房间,小苹自己关上门后就一把抱住我说:“我好
想你,好想你喔!”

  我两只手不知往那里摆,最后轻放在她的腰间说:“我也是!”然后就把小
苹移到椅子上坐下,我才脱离她的双手。

  我问说:“为什么你爸妈会叫你快到门口等我呢?”

  小苹说:“昨晚我老师打电话来我家跟我爸妈说,我的国文和英数最近进步
很多。是不是有送我去补习?因为我以前就是国文和英数最差,我被老师骂了很
多次,可是也没多大的改进。这次考试我的成绩突然变好了,老师她有一点不太
相信,才打电话来我家问。我想她是怀疑我有作弊?我爸妈说没有啊?只是我最
近在邻居家学计算机而已!我老师说原来是这样啊?她希望我继续学下去。所以我
爸妈才会主动的叫我来打计算机。”

  我说:“就算是这样可是已经这么晚了,难道他们这么放心吗?”

  小苹说:“我爸妈现在对你可放心的很呢!所以我刚才要出门的时候,他们
就准备去睡觉了。并且告诉我只要不超过11点半回家就可以了。”

  我没话可以说了,就赶快扯开话题说:“你可以开始用计算机了。”

  没想到小苹竟然摇摇头说:“今晚不要打计算机!我要和你聊天。”

  我说:“好吧!你要聊什么?”

  小苹说:“大哥,你真的喜欢我吗?”

  我说:“是啊!”

  小苹说:“吻我!”

  我心想:“又来了。”就在她的额头上吻一下。

  小苹说:“不是那里!”

  我只好再吻她脸颊一下。

  小苹摇摇头说:“不是这里!”

  我惊讶的用手指指着她的嘴说:“难道你……”

  小苹点点头。

  我说:“不好吧?而且那是情人才有吻嘴的耶!”

  小苹没说话只是闭上眼睛等待。

  我心想:“好吧!既然你这么渴望。”我就在她的嘴唇上轻点一下。

  小苹睁开眼红着脸颊看我一会,突然自己凑上脸来吻我。

  我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小苹说:“我觉得心跳好快!可是我看过电视上的接吻,好象不是这样?”

  这时我心想:“你不要再逼我了!”我就说:“别闹了!要是让你爸妈知道
了,他们肯定会宰了我!”

  小苹说:“不会有任何人会知道的,除非你根本就是在骗我!”

  我看着小苹一时说不出话来,没办法了只好配合她了。

  我把小苹轻揽过来,接着就给她一个深吻。

  小苹一开始还搞不清楚就只会紧闭着双唇,最后是在我的三寸不烂之舌搅和
下,终于让她尝到接吻的乐趣。

  我吻的她双颊泛红,鼻息急促。但是我也忍不住的将手伸进她的内衣里,摸
起她的乳房。过了一会儿我才缩回手,停止吻她。小苹却仍然紧抱着我不放。

  我说:“不可以再继续下去,不然我可能就无法再控制我自己了。”

  小苹放开了我脸很红很小声的说:“你该不是说,你会想要那个吧?”

  我点点头说:“我是一个很正常的男人,我当然会有那种冲动。”

  没想到小苹却说:“如果你很想的话,我可以……”

  我听了差点晕倒。我说:“诶!这对你们女人来说是一件一生只有一次的事
情耶?你怎么可以这样轻易的就……”

  小苹说:“我本来早就已经决定了,如果是你我会答应的。”

  我看着她,心想:“不行!搞不好后患无穷?先吓吓她让她知难而退!”我
说:“如果你真的不后悔?那么先来这个!”我说完就把裤子拉下,让阴茎露了
出来。

  小苹看到吓了一跳!赶紧用手捂住眼睛。

  我说:“怎样,很恶心对不对?你现在年纪还小,以后再说吧。”

  小苹放下手红着脸摇摇头。

  我说:“还不后悔?那就伸出你的手摸它看看。”

  小苹很犹豫的看着阴茎。

  我心想:“放弃吧!放弃吧!”终于她伸出手握住了阴茎。

  老实说并不是我不争气,而是感觉有一点刺激。就这样阴茎被她一握住之后
,迅速的膨胀起来。

  一下子已经直挺挺火热热的在她的手里,小苹用一种无法置信的眼光看着阴
茎。我说:“男人的阴茎就是这样,膨胀起来时比未膨胀大好几倍。如果你还想
继续的话,就把它含进你的嘴里。”

  小苹动也不动的楞在那里,我说:“这种事对现在的你来说还是太早了点,
我们等以后再说吧!”

  接着我就要把裤子拉上,没想到小苹握着阴茎的手却不肯放松。

  我说:“你不要勉强自己了,以后再说吧!”

  突然小苹蹲下去一口就把阴茎含了进去!

  不过她只也是将龟头放在嘴里而已。我说:“你要像吃棒冰棒一样的舔它,
吸它。”

  小苹开始舔着龟头。

  我咬紧牙关说:“噢!不要让牙齿碰到,会痛的!”

  “对!含着深入一点。”

  “就是这样!然后在吐出来一点。”

  “对!重复这个动作就对了。”

  小苹开使上下规律而有节奏的吸了起来,也许是我的阴茎从来就没被这么幼
齿的吸过,而且眼看着自己还不算小的阴茎,在小苹小小的嘴里近出着,感觉好
刺激!

  而我也不想撑的太久,所以没用到多少时间我就说:“我要射精了!你要全
都吞下去,要等到我说好了,才可以停止。”

  小苹点点头。

  我射精时小苹吓了一跳,但还是双眉紧锁的把精液吸的干干净净的。

  我让她又吸了一会后才让她停止,我问她:“后悔吗?”

  小苹摇摇头。

  我让小苹躺在床上,掀起她的衣服解开内衣。先吸了一下她的乳房,小苹的
乳房大概32B吧!乳头粉红色小小的,舔起来很过瘾。

  我再掀起她的裙子,将手伸进内裤里抚摸她的阴唇。当我开始攻击她的阴核
时,不到几分钟小苹就高潮了。

  我让她休息一下,吻着她跟她说:“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把阴茎放进你
那里?”

  小苹摇摇头。

  我说:“如果我现在就把阴茎插进你的阴道里,你明天走路就会好笑,因为
你会感觉很痛。而且很容易的就被你妈妈或者是老师发现!”

  小苹说:“真的吗?”

  我说:“如果以后你突然看到你的同学早上走路时样子很怪异,那百分之九
十她们在前天晚上第一次做那种事。”

  小苹说:“对喔!上次就有一位同学前一天还好好的,可是第二天上学时走
路的样子好奇怪哦?我们问她怎么了?她说是她男朋友害的。哦!原来是这样。

  眼看时间也快11点20分了,我把小苹衣服弄好。在门里我们又拥吻了一
会,小苹才依依不舍的回家。

  我一面目送她进她家门,一面心想:“好在是撑过去了,但是下一次我还控
制的住吗?”甩甩头不敢再想下去!回房玩游戏去。

  早上听老板说,后天开始连续三天福利餐厅要做水管更新,也同时重新油漆
。所以无薪给假!

  我心想:“刚好是礼拜五,六,日三天。要做什么好呢?钓鱼?嗯!去八斗
子好了!好久没去了,去看看也不错。”晚上在房间开始整理钓鱼要用的东西,
弄好后放在衣橱边。

  再来该去看小苹的留言了:

  “今天在上课时,我都还在回想昨晚的事。你好温柔,好体贴,我好爱你喔
!”

  我看完时心中忽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我赶紧给她回复:

  “小苹上课时就要专心的上课,不要去想别的。如果你因此功课又变差了我
,就不会再和你说话了。”

  上班时我心想:“啊,糟了!我把钓具放在衣橱边,晚上肯定会被她看到。
小苹一定会问的,啊!不管了。说不定她没有注意到也不一定呀?想那么多干什
么!”

  晚上看到小苹的留言:

  “大哥我知道了,我会听你的话的,你不可以不理我噢。对了!你什么时候
休假?我看到了你整理好的钓具喔,要老实跟我说,不可以骗我喔!”

  我心想:“完了!啊,又没什么关系!反正她也没有时间可以跟我出去。”

  今天起休假三天早上睡到快中午才起床,噢!好久没睡的这么痛快。

  下午跑到中华商场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逛到快4点才回家。

  在房里打计算机时,我妈叫我去帮她买一点太白粉。

  我一出门就在巷口弯角处差点撞到人,当我正要说对不起时,我傻住了。

  因为小苹正用一种很惊喜的眼神看着我?我心想:“怎么会这么凑巧呢?”

  小苹说:“你今天在家?”

  我说:“我要去买东西,有什么事情晚上再说。”

  小苹点点头的回家去,不过我看得出她好象很高兴的样子。

  今晚出乎我意料之外,小苹没有提早来,她和平常一样七点才到。

  今晚的小苹似乎有一点要引诱我的感觉,她穿著一件有一点低胸的粉红色休
闲服,外面套着一件外套和短牛仔裙。

  不过一进门她就把外套脱掉,马上扑倒在我身上对我又吻又抱。而我也不客
气的把手伸入内衣里揉搓她的乳房。过了一会我才勉强的让她坐在椅子上。

  我说:“你现在开始打计算机吧!”

  小苹摇摇头。

  我问:“为什么?”

  小苹说:“人家想要那个……”

  我不敢相信的问:“你想那个?为什么?”

  小苹红着脸颊轻声的说:“人家喜欢那种感觉嘛!”

  我说:“好吧!要跟那一天一样吗?”

  小苹点点头。

  我拉下裤子坐在床沿,小苹自动的过来吸吮起阴茎。只是我没想到这不过是
第二次,小苹却已经吸吮的很自然。我一下子就射精了,当然我也教她连手也一
起用。我不想拖太长的时间。

  小苹一样的把我吸的干干净净后才停止。

  我叫她去坐在计算机前面开始打计算机,小苹怀疑的看着我?但也听话的坐好板
凳。(我自己钉的有一点类似钢琴椅,这是我依照计算机桌的高度设计的)开始打
起计算机而我站在她背后,一手从领口伸进内衣里搓揉她的两个乳房。一手从裙子
底进入钻进内裤里按摩她的阴唇和阴核。

  耶?怎么有一条绳子?我问小苹:“这是什么?”

  同时拉拉绳子,小苹说:“是卫生棉球啦!”

  哦!原来是生理期的卫生棉球。不管它直接攻击阴核,就这样大概几分钟的
时间小苹就高潮了。

  小苹高潮时双手离开键盘将我在她阴部的那只手紧紧抱住。头则上仰向我索
吻,而我也给了她又深又热的吻。

  激情过后,小苹也不想再打计算机了干脆就坐在我的旁边跟我聊天。

  我问说:“诶,你觉得精液的味道怎么样?”

  小苹说:“有一点腥黏黏滑滑的,有一点恶心的感觉!”

  我说:“那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愿意吞下去?”

  小苹说:“因为是大哥的,小苹愿意!”

  我听了觉得好感动,我说明天还有后天我都休假。

  小苹说:“真的喔?”

  她的表情好象在思索着什么事情的样子。

  我说:“我打算去基隆钓鱼。”

  小苹说:“你明天去,后天不要去好不好?”

  我问说:“为什么?”

  小苹说:“后天礼拜天,我爸妈要带妹妹们去参加我爸爸他们单位主办的健
行活动。我昨天就告诉他们我想在家温习功课不要去,他们也同意了。”

  我看着小苹说:“难道你想要做什么坏事?”

  小苹害羞的推我一下说:“人家想要跟你在一起嘛!”

  我笑着说:“好吧!就听你的。”

  然后用手撑起她的下巴吻了一下,没想到小苹自动的伸出舌头,使得本来是
浅吻却变成热吻。

  吻过后小苹说:“可是你的家人会不会说什么话?”

  我说:“这个礼拜天他们要和他们登山会去石碇,很晚才会回来。”

  看一下时间噢!快九点了。我说:“你差不多该回去了。”

  小苹穿上外套后,却拉开衣服的领口说:“我这件内衣你喜不喜欢?”

  我笑着说:“喜欢!尤其是穿在你身上的。”

  小苹开心的回家去了。


苹果情缘

 
(2)

  早上我背着钓具骑着机车到八斗子望海巷钓鱼,(在现在是垃圾场的前面,
以前来这里钓鱼的人比较少。而且像我用手竿的人更少,所以这里还有一些半大
不小的鱼可以钓。)钓了几只“厚壳仔”后,心想:“休息一下,抽根烟吧!”

  我把钓竿放在石头上用大腿压着,一面抽着烟一面坐着看海浪拍打着礁石。

  啊!真是心旷神怡。

  忽然听到后面有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诶!你不是那个谁吗?你今天怎么这
么闲有时间来钓鱼?”

  我回头一看?不远处有个女的大概二十出头,我又看看旁边?都没有人只有
我一个人。

  八成认错人!不管她,我又回过头继续看我的海。

  一下子那个女孩子已经站在我背后说:“诶!我们叫你,你干嘛都不回答我
?”

  我回过头微笑的说:“小姐!我们认识吗?”

  那个女孩子害羞的说:“啊!对不起!认错人了。”

  我不理她,站起来拿起钓竿继续钓我的鱼。

  才一下子就钓起一只关刀,(热带鱼的一种)我纳闷的看着鱼心想:“这里
怎么会有这种东东?以前怎么从来没看过有人钓起过?”

  就在我还在研究这条鱼时,我的身后传来一句:“诶!这是什么鱼?好漂亮
喔!”

  我回头一看?又是那个女孩。

  我心想:“怎么你还没走啊?”

  但是钓鱼的人只要是被人问起自己钓到什么鱼时,如果说不出来那是会觉得
很丢脸的。我回答她:“这是关刀!是热带鱼的一种。你如果去水族馆就会看到
!”

  她好象很兴奋的看着鱼。

  不一会我又钓起一只刺规,(河豚)我心想:“完了!”(因为一般只要钓
起一只,肯定下面有一大票。而且刺规的牙齿坚硬又锐利,只要一碰上不是线断
就是钩子断。所以钓鱼的人只要一钓上刺规,一定国骂加上省骂。)我扯下鱼钩
,不爽的用脚把它踹到旁边去。它一下子就膨胀起来,像颗球圆滚滚的。

  那个女孩本来已经要走了,她听到我的省骂声。回头一看?刚好看到那只圆
滚滚的刺规。

  又好象发现新大陆似的走过来,用脚顶那只刺规,让它在地上滚来滚去的,
我看了觉得很好笑。

  不理她继续钓我的鱼,突然一阵尿意?啊!完了,怎么办?我看着那个女孩
?对了!就对那个女孩说:“诶!你想不想钓钓看啊?”

  她摇摇头说:“我不会钓。”

  我说:“这里的鱼都很小,像蓝宝石啦各种的热带鱼很漂亮的。”

  我说的她有一点心动。她说:“真的吗?”

  我说:“当然!”我指着那条关刀。

  她好象有点兴奋的问:“我真的我可以钓吗?”

  我说:“当然可以!来我帮你把虾饵勾好。”

  然后把钓竿交给她,要她双手拿好保持我给她调整好的高度不要动。

  我看她一脸很紧张又很兴奋的样子,就觉得很有优越感。

  我赶快跑到大石头后面“放水”,啊,好爽!

  然后拿出一根烟点上,我才刚吸了一口烟时,就听到她在那边哇啦!哇啦!
鬼叫鬼叫的?我探出头一看?吓了一跳!因为她手上的钓竿尾都快被拉到海里去

  而且她还一点一点的往前,一副快撑不下去的样子。

  我马上冲过去贴住她的背后,一手搂住她的腰,怕她不小心摔入海里。

  一手抓住钓竿,也怕钓竿被拉进海里。

  我一面撑着钓竿一面勾着她的腰往后退,当她站稳时。

  我从她背后伸出双手,帮她撑起钓竿。

  原来是一只4指半的“厚壳”,(五线雀鲷)难怪她会这个样子。(不要小
看这种尺寸的海鱼,它在海里的力量可是会出乎你的意料之外。尤其是用十五尺
手竿在钓时。)

  鱼拉上来后,她惊魂未定的回头看着我?这时我才发觉,我还贴在她背后。

  我赶忙不好意思的后退几步说:“啊!对不起!我刚才一时没想到那么多,
真的很抱歉!”

  她红着脸说:“没关系!刚才要不是你冲过来拉住我,我还差一点被鱼拉下
去呢。”

  我说:“你为什么不把钓竿放掉呢?这样子是很危险的。”

  她说:“那是你的钓竿而且我也想试试看拉鱼的感觉是怎样?”

  我笑着说:“你是想试试下海的感觉怎么样吧?”

  她一时想不出怎么回答我,只好红着脸楞在那里。

  我一看气氛变得太僵,马上改口说:“诶!你的运气还真好。我好久没见到
这种尺寸的鱼了。”

  她说:“真的喔!这就算是大鱼了吗?”

  我说:“现在哪来的大鱼?能钓得到这种尺寸的已经不容易了!”

  她说:“这鱼好漂亮喔!能吃吗?”

  我说:“当然可以!而且味道还不错。”

  然后我们俩就蹲在石头上一起研究这条鱼。

  过了一会她说:“对了!我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郑明芬你可以叫我小芬!
ㄚ,你呢?”

  我说:“我叫KOMOJO。”

  然后我再要让小芬钓,她笑着摇头说:“难道说你还想再从背后抱我一次?

  我不好意思的笑着说:“不会啦!我这次我会站在你的旁边。”

  就这样我们一面钓一面聊天。我说:“耶,今天是礼拜六又没放假你大概也
不是学生吧?怎么会有这个时间来海边玩呢?”

  小芬说:“最近身体不太好,所以没上班在家休息。早上觉得心头有一点闷
,以前如果我觉得心闷都会到海边走走,心情就会比较好一点。本来我是想坐公
车要到水湳洞的,也不知为什么就在望海巷跟着别人下车。我只好慢慢走看着海
,忽然看到你的背影?有一点像我们家邻居的一个男孩子,我才会误认而叫你。
起先我以为你没听到,才会走到你的后面再叫一次。当我发现我看错了正想走开
时,就看到你钓起那条热带鱼还有河豚。”

  我问说:“你为什么不骑车或开车呢?不是更方便吗!”

  小芬说:“我胆子本来就很小,而且看到那些车子都是冲来撞去的,吓都吓
死了那还敢自己骑车开车。”

  她自己就不好意思笑了起来.小芬说:“我的口供全招了,现在换你!”

  我说:“我住台北,我是一个厨师,这几天餐厅内部整修所以才有空。不过
我本来就喜欢自己一个人骑着车到处走,到处钓鱼。自己一个人又自由又没负担
又可以随心所欲的玩,所以只要我一有空档,我就和我的机车一起到处游荡。”

  小芬听了好羡慕说:“如果以后你有空的话,可不可以载我一起去!我好想
去别的地方走一走。”

  我说:“好啊!如果时间可以配合的话?没问题!”(其实我也是随便附和
而已,根本不认为我还有机会和再她碰面。)

  之后我鱼也不钓了,就和小芬坐在石头上静静看着浪花,享受着海风徐徐抚
面的快感。

  这时我才很仔细的看着她,长的满清秀的。

  身材有一点瘦,胸部也有点平,不过还是可以看出她有一点病态的表情。

  到了快四点时,我跟小芬说:“我要回去了!你是要继续在这里看海。还是
……?”

  小芬说:“我也想要回去了。”

  我说:“那我送你去坐公车。”

  这时小芬低下头小声的说:“你可不可以载我回家?”

  我说:“可以呀!但你敢让我载吗?还有你家在哪里呢?也不知道顺不顺路
?”

  小芬说:“敢啊!我相信你的为人,我住汐止!你要骑慢一点哦。”

  我说:“没问题!”

  在往我停放机车的路上,小芬从小背包里拿出小记事本和一支笔,她写了一
下然后撕下来拿给我说:这是我的电话!要记得打给我喔!

  又将记事本和笔交给我。我说:“干嘛?”

  小芬说:“我电话都敢给你,怎么你不敢把你的电话给我啊?”

  我写好后交给她说:“我都晚上十点后才会下班到家,不过有时会比较晚。
你如果晚上打来不一定找得到我,但是我早上8点半前一定还在家里。”说完就
随手将她给我的纸条塞进裤袋里。

  小芬说:“你这样随便塞,我的电话会不见的。”

  我说:“那要怎样放?”

  小芬说:“你应该放在皮夹里。”

  她要看着我把纸条放进皮夹里才放心。

  在回去的路上她说了很多她的事,不过我都忘了。

  最后在汐止的一条路口她下车时说:“今天能遇见你,我好高兴!要记得打
电话给我哦!”

  我点点头,跟她挥挥手后就直接飙回家。

  回到家已经快5点半了,先把今天钓的鱼杀一杀,交待我妈晚上让她去煮新
鲜的鱼汤给大家喝。

  然后跟她说,我好累洗完澡后想睡觉不吃晚饭了,妹仔如果来的时候,叫她
自己用计算机不要吵我。

  我上床时都快6点了,小苹什么时候来的我不知道。

  只感觉好象有人在偷吻我,当我睁开眼睛时已经凌晨两点多。

  感觉肚子有一点饿,起床到柜子拿了一包泡面到厨房煮,顺便加一颗蛋。

  再回房间坐在书桌吃了起来,忽然看到一张纸条?:“大哥你睡觉的样子好
迷人哦!我忍不住就偷亲了你一下,明天早上我爸妈七点半就要出门,你能不能
八点在门口等我?爱你的苹上。”我心想:“爸妈他们也差不多那个时间出门。

  吃饱了我又躺在床上睡着了。

  醒来时才六点多,在客厅爸妈惊讶的看着我说:“阿!你那这早就起来了?

  我笑着说:“昨晚太早睡了。”

  妈妈说:“等一下我们就要出门了,你如果要出去,门要记得关好。”

  我点点头。

  没多久他们就出门去了,我去刷牙洗脸后回到房间打开计算机,正想写长恨歌
来训练仓颉输入时,忽然想起昨天的小芬。

  便打开皮夹拿出她给我的那张纸条,我仔细的看了看?“xxx-xxxx
郑明芬”,字迹很清秀,字体也满漂亮的。心想:“这样的女孩,我有可能和她
再见面吗?”我自认条件不够!那只是一段偶然的邂逅而已。

  自己笑了笑说:“还是别再妄想了!”然后将纸条揉一揉丢进垃圾桶。

  突然觉得心情有点闷,计算机也打不下去了,关掉计算机躺在床上发呆。

  猛得我从床上跳下冲到大门口,因为我发呆时脑海一片空白,眼睛在房间里
晃来晃去,当眼睛晃到时钟。

  “8点10分,天?啊!小苹说8点要来!”打开门,没人?出去一看?却
看到小苹站在她家门口往我这里看。

  我回到门里还没转过身,小苹已经来到我身后。

  我关上门小苹随我进了房间,她示意要我坐在床沿,然后站在我面前说:“
我今天好看吗?”

  我把她拉过来坐在我大腿上说:“不管你穿什么,在我眼里你永远是最美的
。”

  然后我们就拥吻着好一会,我问说:“你今天有想到要做什么吗?”

  小苹低下头害羞的说:“我想……我想……”

  我说:“你是不是想要做那件事啊?”

  小苹红着脸轻轻的点一点头。

  我说:“那今天家里都没人在,我们是不是来一点更刺激的?”

  小苹没说话,只是抱住我又亲又吻的。

  我说:“那你要自己脱光衣服哦?”

  小苹害羞的点点头,然后就自己开始脱下衣服,而我也把自己脱光。

  我拉她到床上躺平,我吻着她的唇,她的胸,她的小腹,她的耶?怎么绳子
还在!我问说:“你生理期还没完吗?”

  小苹说:“今天是第4天,已经比较少了。”

  我把棉球拉出来后,开始舔她的阴唇。(嗯?好象才洗过澡,还有一点香味
。)一会小苹已经淫水四溢,呻吟不断。

  我跟她说:“我要开始啰?”

  小苹点点头。

  我把她的双腿分开,将龟头在阴道口磨擦,顺便把龟头沾湿。然后用手指扳
开阴唇,把龟头挤进去一点点。

  我问小苹说:“现在会痛吗?”

  小苹摇摇头。

  我再用手沾着淫水在阴茎上抹了又抹,然后说:“我要进去了!你会很痛,
要忍耐哦。”

  小苹点点头。

  我屁股一沉,整只阴茎完全进入小苹的阴道里。

  啊!好紧。

  到底后我就不敢在再动了,因为小苹已经痛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我说:“我们不要再做了好不好?你那么样痛苦,我实在做不下去。”

  小苹眼角闪着泪光说:“这是我愿意的,你不要这样说。”

  我心想:“长痛不如短痛!”就开始抽插起来,也许是阴道太紧了?感觉有
点强烈。没多久我就射精了。

  小苹从头到尾就咬紧牙根,眉头深锁,好象除了痛什么都感觉不到?阴茎仍
留再阴道里,我轻抚她的眼角,吻着她的唇。

  过了好一会我问说:“还会很痛吗?”

  小苹摇摇头说:“已经没那么痛了。”

  我再度动起我微软的阴茎抽插着小苹的阴道,插了一会阴茎又再硬了起来。

  我问小苹说:“有没有什么感觉?”

  小苹说:“有一点像你摸我时的那样感觉。”

  我心想:“这样应该没问题了。”就开始快速的抽插起来,小苹也紧抱着我
,开始:“噢!啊……嗯……”的,呻吟着。

  我说:“你可以把声音叫出来,家里现在没有人在!”

  慢慢的小苹就放开了喉咙:“啊…嗯…嗯…啊…啊…”的,呻吟加上喘气。

  没多久就得到了她第一次做爱的高潮,而我也再一次的在阴道里射精。

  我们紧紧的抱着,我没拔出阴茎。

  就维持这个姿势,直到小苹整个人完全放松下来后我才起身。

  我拉着小苹到浴室去洗澡,她走路时脸上的表情似乎很痛苦。

  在浴室里我帮她洗去她的泪水,汗水,淫水,还有我的精水。

  而小苹也很仔细的帮我洗身体,尤其是阴茎她洗的特别干净。

  洗完后我俩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我一面轻抚她的乳房,一边问:“还痛吗?

  小苹说:“已经比较不痛了。”

  我从抽屉拿出一罐消炎止痛的药膏,给她抹在阴部,希望能暂时减缓疼痛。
(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效?当然抹的地方只能在阴道周围,阴唇和阴核都
不能碰到。)然后我俩就相拥的睡着了,醒来时已经快中午了。

  我吻着小苹问:“现在还感觉很痛吗?”

  小苹动了一下双腿说:“已经不是很痛了。”

  我问说:“肚子饿吗?”

  小苹摇摇头。

  我下床穿好衣服对小苹说:“我出去买一点东西,你躺着继续休息。”

  小苹点点头。

  我出去买了一些饼干和饮料回到房间时,却看到小苹已经穿好衣服在房间走
来走去?我问说:“不是还会痛吗?为什么还下来走动呢?”

  小苹笑着说:“已经不太会痛了,你看我走路的样子有那里奇怪吗?”

  我说:“先坐下喝点饮料再说!”

  我们一边喝着饮料一边聊天,我问小苹说:“你会不会觉得后悔?”

  小苹摇摇头说:“我只觉得现在好幸福!”

  然后轻靠在我的肩膀。

  我们静静的坐着,看着对方,看着看着我的兴趣又来了。

  小苹惊讶的说:“讨厌!你怎么又……”

  我笑着说:“怎样?怕了吧!会怕就好,那我就不动你了。”

  小苹赶忙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啦!人家只是,哎呀!讨厌啦!”

  然后扑在我的怀里,我笑着轻拥着她,对她又吻又上下其手的。

  小苹被我摸的又湿了一大遍,我说:“哎呀!都湿了?赶快把内裤脱掉不然
穿著湿内裤妹妹会感冒的!”

  小苹笑着说:“讨厌啦!人家偏不脱。”

  我说:“好!不脱就不脱!那我用手勾把它勾下来可以吗?”

  小苹害羞的摇摇头。

  自己走到床上趴下,把屁股对着我。

  我走出过去拉下她的内裤,看到阴部已经湿淋淋的。

  我马上脱下裤子将阴茎对准阴道,很顺利的顶了进去。

  我插了好久,可能是早上已经射了两次?完全没有想射精的感觉,而小苹因
多了个小屁股的缓冲,减轻了我撞击阴道时的疼痛,感觉反而强烈。

  她就趴在那里:“嗯……啊!嗯……啊!……”的也来了两次的高潮。

  我心想:“如果再让我搞下去,肯定小苹又走路走的很难看,啊!算了。”

  我就翻身躺着休息,小苹怀疑的问:“大哥你不是还没那个吗?怎么……”

  我说:“也许是我做了太多次了,那里都没感觉了。”

  小苹说:“没感觉?”

  用手套了一下仍硬挺挺的阴茎,然后就帮我吸吮了起来?我说:“那上面有
你的那个耶?你怎么还……”

  小苹没说话,只是不停的吸吮着,最后还是被她吸的射精了。

  而且还舔的干干净净的。我说:“小苹!我觉得你好伟大喔。”

  小苹红着脸说:“能让大哥爱我,就是我的幸福。”

  我好感动,紧紧的抱着她好久好久。

  小苹回去时已经下午三点多了,我看她走路的样子还满自然的,才放心的开
门让她回家。

  小苹走后我躺在床上休息,噢!好累。

  一天射了三次,真是玩命!

  正想要睡时,突然电话铃声响起:“喂!您找哪位?”

  “请问komojo在家吗?”

  咦?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我心想:“奇怪哩?对这个声音怎么没有印象?

  我说:“我就是!请问你是哪一位?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是郑明芬!你忘记了吗?”

  我心想:“郑明芬?噢!基隆认识的那一个。”

  我说:“你好!有什么事吗?你怎么会知道这个时候我在家?”

  她说:“也没什么事,只是想要确定一下你留给我的电话对不对?没想到你
会在家。”

  我说:“对呀!刚好在家。”

  她说:“你现在有事吗?”

  我说:“今天还不用上班!现在没什么事。”

  她说:“那你愿不愿意来汐止找我?”

  我心想:“找你干嘛?我已经没力气再做爱了!”

  但是想归想话还是要回,我说:“现在已经快三点半了,再到你那边不就天
黑了?”

  她说:“如果你不愿意,那就算了。我只是觉得有点心闷。”

  我一向从不伤害女孩的心,我说:“好啦!要在那里等?”

  她说:“我上次下车的地方!我会等你来,你不可以黄牛哦!”

  我说:“好啦!我马上到。”

  挂上电话心里嘀咕着:“为什么我要答应呢?现在睡一觉不是很爽吗!”

  叹口气没办法自找的,忽然看到垃圾桶内的纸球?赶忙捡起弄平后再放进皮
夹里。

  拖着疲惫的身躯强打起精神,跨上机车骑向汐止去了。

  大概骑了40分钟到了汐止,也看到了站在路口的小芬。

  她也看到了我很高兴的向我挥手,我将车停在她前面。(耶?今天小芬怎么
看起来有一种很特别的美?清清秀秀的脸庞,乌亮的长发,合身的洋装,好象是
从小说里跑出来的古典美人。)不过我对长的太美的女人都有一点戒心。

  我说:“你好!”

  小芬说:“你好!不好意思打电话找你出来。”

  我说:“没什么!反正我也没什么事作。”

  小芬说:“你可以载我去走一走吗?”

  我说:“没问题!阿,你有打算要去哪里吗?”

  小芬说:“可以去基隆看海吗?”

  我心想:“现在四点多,到六点多天才黑。”

  我说:“我们去海门天险怎样?”

  小芬说:“好啊!”

  一路上小芬抱着我好紧,(因为她是侧坐而我车又骑的不慢)当她的脸靠近
我肩上跟我说话时,一股淡淡的幽香缓缓飘来,这时感觉真好。

  到了海门天险,我们走了上去坐在最大支炮的前面,看着基隆港。

  小芬说:“真的谢谢你!这个时间还愿意陪我来这里散心。”

  我说:“没什么啦!反正我也喜欢看这种景色。”

  我们静静的看着没再说话,直到天色开始变黑。

  我说:“啊!天黑了!要赶快下去,否则这里都没什么人,如果遇到什么就
不好了。”

  小芬她点点头说:“对!我们快点下去。”

  小芬她本来就走不快,可是天就快要黑了。

  我的心好急,因为如果整个暗了下来,那再来走这个石头台阶,而且又没任
何灯光,肯定要玩命!

  我索性一手拉着她的手,一手揽住她的腰。(因为是下阶梯还要撑着她,有
时在她腰际的手臂要往上提,所以偶而碰到了她的胸部。)

就这样半拉半推的终于走到了大门口的路边,这时天色已完全黑了,我看小
芬走的喘嘘嘘的脸颊还微微泛红。

  我问说:“你还好吧?先做下来休息一下!”

  小芬说:“没关系!我还好。只是你刚才……”

  我忽然想起刚才的情景,赶紧说:“真的很对不起!刚才我一心急也没想到
那么多,如有冒犯你的地方,还请你原谅!”

  小芬若有所思的说:“你是第一个碰到我身体的男人哦!而且还那么多次。
你说你要怎么赔偿我?”

  我笑着说:“没办法又不是我故意的,那么我让你碰回来好了。”

  小芬也笑着说:“你想得美!我才不会上当哩。”

  过了一会我说:“那我请你到庙口吃东西,算是赔罪啰!”

  小芬点点头说:“好吧!就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接受你的赔罪。”

  我们在庙口吃了一点东西,又逛了一下我才载她回汐止。

  小芬下车时说:“其实我今晚没有任何怪罪你的意思,我只是觉得和你在一
起很快乐,想多和你说些话而已。”

  我说:“如果你觉得心情很闷的时候,这个电话给你(餐厅的电话)晚上九
点以前打给我,我下班就直接过来跟你聊天,让你心情开朗一些。”

  小芬看着电话有点感动的说:“真的可以吗?”

  我点点头说:“别客气!如果你觉得会不好意思那就是你的损失喔?拜拜!
!”

  说完我正要走时,小芬说:“等一下!”

  我回头想要问还有什么事时,小芬走到我的面前,突然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
,随即退后笑着说:“我最喜欢你了!”

  然后快速的离去,就我仍傻在原地。

  第一次被这样美的女孩偷亲,心中真是感觉有无限的畅快。

  不过我并没有去想其它那些有的没有的,只是把它当作是另一次的艳遇而已

  日子过了好几天,小苹晚上都没有再过来打计算机,我虽然心中纳闷但也不方
便开口问。

  这晚我下班回到家一进门,耶?怎么我妈还没去睡觉?我妈一看到我就说:
“你回来了?”

  我说:“妈!你还没去睡呀?”

  我妈说:“还没!我正在看这出戏,快要演完了。”

  我就坐在她旁边陪她看电视,一会我妈说:“诶!我今天听李太太说妹仔最
近要考试,正在用功的温习功课,所以没时间来打计算机。”

  我一听心中的石头终于放下来了,说:“喔!是这样啊。要考试本来就该温
习功课的。”

  进房去正想打开计算机玩一玩,电话铃声却响起。

  我拿起电话:“喂!您找哪一位?”

  “是我啦!郑明芬啦!”

  “哦!有什么事吗?”

  “你现在有没有空?能不能过来陪我!”

  我心想:“搞什么呀?要嘛就早一点打嘛!啊!算了,好人做到底。”

  我说:“好啦!我一会就到。”

  挂上电话要出门时,我妈问:“咦?你不是才刚回来怎么又要出去?”

  我说:“朋友打电话来找我,我去看一下。”

  到了汐止已经快11点,小芬说:“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你最体贴了。

  我苦笑着说:“这么晚了,你还敢一个人站在这里?你家人不会担心吗?”

  小芬说:“自从和你认识后,我的心情比以前开朗了一些,现在在家里我时
常也有一些笑容。家里的人问我是有发生什么事吗?因为以前我都是郁郁寡欢,
完全都看不到我的笑容。而且身体的状况也不好,很少到外面去走整天都是关在
房间里。我把你和我在基隆的事告诉了他们,现在只要我想要找你聊天,家里的
人是举双手赞成的。而且我家又在这附近很安全的。”

  我说:“好吧!那要去那里?诶!我话可要先说在前头,你不要找我去你家
哦!”

  小芬说:“为什么?”

  我说:“我最不习惯去别人的家里,我会很尴尬浑身不自在。”

  小芬笑着说:“是吗?你该不会是怕人家发现了你做的坏事吧!”

  我有点威胁的说:“你是想要我做什么坏事吗?”

  小芬又笑着说:“没有!我只是随便说说,你不要乱想。”

  我说:“我也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噢,对了!难道我们就站在这里聊天吗?

  小芬说:“不行吗?”

  我说:“当然可以!反正我站习惯了没差,只是你身体又不好,你撑得住吗
?我看啊!你找一个地方坐着而我就站在你旁边跟你聊天怎样?”

  小芬说:“你就是这么体贴,害我都会忍不住想打电话找你。”

  我说:“小意思!只要见你开心我也觉得快乐。”

  然后小芬带我到附近的一座小型社区公园有树荫遮蔽的椅子上坐着,我们说
了好多话,小芬也很开心。

  忽然小芬问我说:“你有没有想过要抱我?”

  我惊讶的看着她说:“干嘛!突然问我这个?像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

  小芬说:“我只是刚好想到随便问问而已。”

  不过我看她好象有一股失落的表情。

  我赶紧解释说:“那个男人不想要有像你这样的女孩可以抱抱?问题是不会
就只是想要抱一下,一定会有更多的要求!像接吻啦,抚摸啦,然后就是想要做
那件事。如果结局是完美的,那便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如果不是那许许多多不好
的事发生,对你们女人来讲都是残酷的打击!而且我也是个男人,如果我抱了你
之后还意犹未尽想做别的时,你要怎么办?”

  小芬想了一下说:“我相信你是一个温柔又不会伤害我的男孩!”

  我说:“过去的我并不代表和现在的我一样,气氛,地点,感觉是会随时改
变一个人的行为思考的!我有时也会血气方刚,欲罢不能哦!”

  小芬说:“我不相信你会那样子对我!”

  我说:“如果我真的那样,你可不能恨我喔?”

  小芬陷入沉思,我心想:“嘿!怕了吧!我真的不想碰你,你不要再逼我了
。”(我不想有罪恶感,因为我一向是尽量不去碰,我自己认为以后不可能会在
一起相处的女孩。)

想了一会后小芬说:“你的意思是说我不配啰?”

  我傻了?一时说不出话来!

  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直到看到她眼角开始泛起泪光,我才惊觉的说:“你不
要这么想嘛!我的意思是说,你是一个好女孩。而且我们才刚认识不久,我不想
让你留下不好的印象。如果让我用一般对待女人的方式对你,我会良心不安的。
而且你在我心目中,也不是一般女孩可以比拟的!”

  这时小芬才停止泛起的泪水,问说:“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我说:“是啊!不然你长得这么美,都求之不得了!我还有什么理由可以推
托拒绝的。”

  这时她才破涕为笑的说:“你最讨厌了啦!”

  我轻轻的拉她到我的身上,她的头紧靠在我的肩上,我轻抚着她的秀发,小
芬说:“你知道吗?这是我第一次这么靠近男人的身体,我觉得好幸福噢!”

  当我听到“幸福”二字时,我突然想起小苹?一时之间复杂的情绪无端涌起

  小芬感觉到我情绪变化,抬起头问我:“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一面用手轻抚我的脸颊,我一时激动将她紧紧的抱住。

  小芬没有挣扎,只是不动的让我抱着,一会后她也回抱住我。

  我把她推开,静静的看着她?而小芬似乎已经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事!

  她闭上双眼,不动的等待我的侵袭。

  我将唇贴了上去!用力的吻她。

  小芬一开始有一点微微的挣扎,因为她还不知道要怎么吻?而我又热情澎湃

  过了一会她才抓到要领,也给我用力的回吻。

  我从来没有吻那么久过,当我俩都平静下来后,小芬把头靠在我的胸膛上说
:“你是第一个吻我的男孩。”

  我说:“你有没有后悔把你的初吻给了我?”

  小芬说:“我觉得现在的我,有着从来就没有过的心情。好愉快!好幸福!

  我本来要把她揽的更贴近我一点,没想到一手下去却正中她的胸部,我吓了
一跳!赶紧缩手。

  小芬也吓了一跳!坐起来说:“你……”

  我赶忙解释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本来要把你揽的更贴近我一点,没想
到到距离抓错了!所以就……真的很抱歉!”

  小芬说:“我就知道!你已经想很久了只是没有机会而已对不对?!”

  我只有苦笑着,也不想再解释什么。

  小芬看着我一脸寞然默默无语?就说:“哎呀!人家只是在跟你开玩笑的嘛
!你不要这样子嘛?”

  好一会我说:“我要回去了!我送你过去。”

  小芬急了说:“怎么都跟你说是开玩笑的,你还这样!我本来就愿意让你碰
的嘛!只是太突然了所以我才……”

  然后抓起我的手往她胸部压了下去?!

  我又吓了一跳!赶紧缩回手。

  一样一脸寞然的看着她?(我本来就没有那个意思,还被说成那样?心情当
然很不爽!)小芬眼泪都快流了下来说:“不要这样嘛!”

  我一看到她的眼泪心又软了!

  我把她轻轻的抱住,拭去她眼角的泪光说:“好啦!对不起啦!你不要哭了
好不好?是我不对!”

  我再吻了她一下后,小芬才又破涕为笑说:“你最讨厌了啦!每次都这样吓
人家。”

  我笑着说:“下次不敢了!”

  小芬说:“如果你真的想要摸我的胸部,你可以……” 说着说着她害羞的
低下头。

  我本来还想解释说:“我不是故意要去碰你的胸部的!”

  不过看这情况?肯定她已经认定我想摸她胸部?如果我现在拒绝的话,她一
定认为我还在生气呢!

  “嗯?苗头不对!弄不好的话等一下又不知道怎么收场了。”

  我就一面吻着她,一面把手从她衣领进入钻进内衣里,揉捏她那并不是很丰
满的乳房。

  好一会我缩回手说:“你感觉怎么样?”

  小芬红着脸说:“讨厌啦!不要问我嘛!人家也不知道怎么去形容?”

  我说:“感觉还可以吧?”

  小芬紧紧抱住我,点点头。

  我一看时间已经快一点了,我说:“太晚了!你该回去休息了。”

  小芬似乎还意犹未尽的说:“不是才来而已吗?怎么这么快就要回去了。”

  我说:“你要听我的话!早一点休息把自己的身体养好,以后时间多的是。

  小芬很不情愿的点点头。

  在我要回去时,她又自动的来吻我。说:“骑车回去时要小心一点哦!到家
时要打电话给我,不要让我担心哦。”

  我点点头后一路飙回家,到家时已经一点半。

  我拿起电话打给小芬,电话一通小芬马上就接了她说:“喂!你是谁?”

  我说:“你说是谁就是谁?”

  “我好想你哦!”

  “你太夸张了吧?我才离开几十分钟而已耶!”

  “人家就是想你吗!”

  “你是不是还再想今晚的事呀?”

  “讨厌啦!你最讨厌了啦!”

  “你那么讨厌我?那以后我就不要再和你见面就好了。”

  “你……”

  电话里传来一阵低泣的声音?我愣住了!我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反应干嘛
这么这样激烈?我赶紧说:“我是跟你开玩笑的啦!其实我也好想你!

  而且我还想说下次我休假的时候,要带你出去玩。”

  “真的?你没有骗我我?”

  后悔了!但是话已经说出口了,只好硬着头皮顶上。

  “是啊!只是还不知道是哪一天。”

  “那你的意思是说也许是下个月也许是明年啰?”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老板还没决定哪一天要给我休息。”

  “你没有骗我喔?”

  “没有!真的!噢!我想睡觉了,你也要早一点休息喔!晚安。”

  我挂上电话心想:“噢!好不容易摆平了。”

  突然电话响起?我赶紧接起说:“喂!……”

  “你晚上睡觉时会不会想我?”

  我一听差点晕倒!心想:“怎么你还不死心啊?”我说:“我会啦!你要早
一点睡喔?我会好好的想你!晚安。”

  挂上电话后躺在床上想着:“这到底是福还是祸呢?”翻来覆去左思右想的
睡着了。

  过了好几天了小苹没来,小芬也没打电话来,让我清静了好几天。

  今晚打算先回家拿雨衣,(早上出门时忘了放进机车里,而且晚上好象要下
雨的样子。)再去北海走一走回。

  到家一进房间耶?计算机是开着?我心想:“小苹考试考完了吗?”我看看她
有没有什么留言:

“大哥我好想你哦!这么多天没见到你心里一直想着你。考试已然考完了,
成绩应该还可以接受。明天是礼物六,我已经跟我妈说晚上我会晚一点过来你这
里。你要等我不可以跑出去喔!爱你的苹。”

我心想:“明天是礼物六啰?这么快啊!”

  关上计算机准备出门时,电话响起,“喂,您好!请问您找哪位?”

  “是我啦!我要找你。”

  “小芬?噢!有什么事吗?”

  “我好想你,明天你可以来我这里吗?”

  我心想:“明天?啊,不行!”

  我说:“可能不行耶,那我现在过去可以吗?”

  “你要现在过来?真的吗!”

  “对啊!”

  “那你骑车要小心一点喔!我一样在那个地方等你。”

  “我马上到!”

  我心想:“怎么你们都讲好的是不是?想要玩死我啊?”

  一路飙去,当我远远的就看到小芬时,咦?她提着一包什么东西?难道要离
家出走吗?我把车停好走过去,就说:“你提着这这么大一包是什么东西啊?好
像不轻的样子哦!”

  小芬神秘的说:“没有什么啦!我刚才去买的一些东西啦。”

  我怀疑的问说:“你要一直提着这包东西跟我说话吗?”

  小芬说:“没有啦!我要拿回家去。”

  我说:“那你先拿回家,我再这里等你!”

  小芬说:“你陪我回家好不好?”

  我说:“不好吧!这么晚了你家人会用异样的眼光看我的。我不喜欢那种感
觉!”

  小芬笑着说:“他们都回去乡下了,要后天才会回来。”

  我说:“那你怎么没跟家人一起回乡下呢?”

  小芬说:“我身体不好,不适合长途坐车。”

  我说:“那你还敢想要给我载去玩?”

  小芬笑着说:“给你载坐你的机车我就不会觉得难过。”

  我一路跟在她后面,到了她家噢!原来就在后面一栋的大楼,难怪她那么晚
还敢站在路口。

  我问她:“诶!那我和你在那边说话时,不就被你的家人看光了?”

  小芬笑着说:“我现在能这么开朗是拜你所赐,我告诉他们如果把你给吓跑
了,我如果发生什么事,就要他们负责!”

  我说:“有这么严重吗?”

  小芬很严肃的说:“你可能不知道我情绪恶劣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

  这时我心理突然有一股莫名的不安?进了她家,小芬直接带我到她的房间。

  我说:“诶?你这样就把我带进你的房间,而且家里又没有人在!你一点都
不担心吗?”

  小芬说:“豆腐都给你吃光了,我还担心什么?”

  我说:“哪有?你不要诬陷我!”

  她关上门,一转身就把我紧紧的抱住!对我说:“我好想你喔!又不敢常常
打电话吵你,怕你不高兴。”接着就吻起我来了。

  过了一会她让我坐在她的床沿?小芬说:“你头转过去一下!我说可以了的
时候你才可以转过头来喔!”

  我点点头,然后把头转了过去。

  一会她说:“好了!你可以把头转过来了。”

  我转过头看到小芬已经换上一套白色带点浅蓝色洋装。

  小芬说:“这套怎么样?好不好看!”

  我说:“还不错!满适合你的。”

  小芬说:“你再把头转过去一下!”

  当我再把头转回来时,她又换了一套浅粉红色的洋装。

  我说:“诶?你在干嘛!服装表演啊!”

  她说:“我今晚买了几套衣服,想让你看看好不好看?下次和你出去时就可
以穿了。”

  我说:“那你可以把衣服拿给我看嘛?不必在这里直接换啊!而且穿著洋装
坐机车有点不太适合吧?风一吹大腿都被别人看光了!我不喜欢这样。”

  小芬似乎有一点不高兴的说:“……人家想直接穿在身上给你看嘛!怎么?
你不敢看啊!”

  我说:“不是我不敢看!只是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开放?”

  小芬说:“哪有!人家也是鼓起最大的勇气才敢这样,想不到你竟然认为我
是那种随便的女孩?而且我又没被机车载过我怎么知道穿洋装不适合呢?”

  小芬说着说着眼眶又泛起泪光。我赶紧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啦!我是说我
也是个男人哪,而且就在你的房间里面四下又没人!我怕会控制不住自己,一时
之间做出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来。”

  小芬有点生气的说:“我都不怕了你还怕什么?”

  我说:“话我已经说在前头了,到时候你可不要怪我喔!”

  小芬完全不理我!自己马上脱下了洋装,只剩浅粉红色的内衣裤!我说:“
诶!就算我说的话你不喜欢听,也不需要在我的面前把衣服脱掉啊?我为我刚才
的话道歉!你快把衣服穿上吧。”

  小芬好象还再生着闷气?完全不理我!把我当作是一颗石头?她转过身去脱
下内衣裤后,又从手提袋里拿出内衣裤穿上。

  转过身来说:“那你觉得这套怎么样?”

  (白色的半罩内衣,低腰滚边蕾丝前面半镶空的白色内裤。)我看得眼睛都
直了,因为这种款式的内衣裤,是我最喜爱的其中一种。

  小芬看到我一时说不出话?两眼盯着她的内衣裤的的表情,知道她买对了内
衣裤,高兴的在我前面转了又转。

  我说:“你不要再那边转了,快把衣服穿上。”

  小芬没理我,直接走到我的面前坐在我的大腿上,双手勾在我的脖子上。问
我说:“你喜欢对不对!”

  我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突然她发觉我勃起的阴茎正顶着她的臀部,小芬惊讶的看着我说:“你……
?”

  我苦笑着说:“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像你这样美的女人,还穿著这么性感
的内衣在面前,实在很难克制自己的感觉。”

  小芬笑着说:“那你想要怎么样?”

  我说:“你不要逼我!”

  小芬说:“不要逼你什么呀?”

  她愈问愈靠近,发香混着身上的体香让我一时气血攻心无法再按捺!

  一把将她抱住。

  一边热吻一边上下其手,小芬似乎早就有心里准备了?她不但没有一点挣扎
还配合我手的动作,自动的双腿微张让我摸个够。

  当我的手钻进内裤里抚摸她的阴唇时,更是用力的抱住我吻着我。

  过了一会她已经被我摸的湿淋淋。

  我说:“如果你怀孕了怎么办?”

  小芬喘着气说:“不会的我的月经已经快来了,书上说这段时间是最安全的
。”

  我惊讶的看着她说:“怎么你连这个书都看了?噢!原来你早就准备好了!

  小芬脸红的低下头说:“人家已经决定要给你了嘛!不然我那敢在你的面前
换衣服。”

  我说:“我们才见过几次面,也才说过几次话,你就肯作这样的决定不是太
冒险了吗?”

  小芬说:“你不要以为我是一个随便的女孩,以前我从来就没交过一个男朋
友!虽然有很多人追求过我,不过他们都不像你这样体贴又没有邪念。”

  我说:“你怎么知道我没有邪念呢?搞不好这就是我的伪装也说不定啊!”

  小芬摇摇头说:“我看得出来,一开始你根本就不想理我!只是也许是天意
吧?我的豆腐都是那么轻易的就给你吃了,而且我还没理由生气。”

  我说:“那也只是巧合而已,你也不必这样轻易的就作这个决定啊。”

  小芬说:“如果现在我说,可以了!今晚我们就到这里就好,你会怎么办?

  这时我的手指还在拨弄她的阴唇。我笑着说:“那我就跟你道晚安!回家去
了。”

  小芬说:“你真的舍得就这样的放开我?”

  我笑着说:“既然你都说要停止了,我没有理由再继续下去啊!而且尊重你
的决定是我的义务。”

  小芬看着我沉默了一会后说:”那好吧!我们今晚就到此为止。“

  我说:“好啊!”

  我放开她缩回手,然后站起来拿起她的洋装给她说:“你快点穿上吧!免得
感冒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先走了。你不必送我了,现在外面有一点凉凉的你这
样就出去会着凉的。”

  我等她穿好衣服后,就准备开门出去。

  咦?怎么她都不出声?我回头一看?吓了一跳!

  因为小芬直挺挺站着不动,而脸上已经有两条泪痕,我说:“你怎么……不
是我惹你的吧?”

  小芬说:“我就知道!你根本就不想要碰我。”

  我说:“怎么可能呢!我只是想让你早一点休息而已啊!”

  小芬说:“少来了!从刚才我就一直在注意你的一举一动,当我说到此为止
时,你还如释重负!高兴的拿衣服给我穿!我到底是哪一点不好?让你这么讨厌
!”说着就哭了起来,整个人瘫在床上。

  我走过去轻轻的抱起她说:“我没有讨厌你,相反的我最喜欢你了!一个人
对自己最疼爱的东西总是不会轻易的去碰触,因为怕因此对它有一点任何的损伤
。”

  小芬继续哭泣着说:“你骗我!你根本就是想找个借口好避开我!”

  我放下她,让她继续趴在床上哭泣。

  我走到小芬的身后默默的看着她,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最后决定豁
出去了!干脆自己把衣裤脱光!

  然后走到她旁边,小芬还不知道我已经光溜溜的。

  我抓起她的手放在我还硬梆梆的阴茎上!

  小芬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她一时愣住了!

  我把她抱起来站着,先亲吻她一下再擦去她脸上的泪痕。

  小芬只是静静的看着我,一句话也没说。

  我脱掉她的洋装,再脱她的内衣裤。

  小芬没有任何抗拒,也是静静的看着我?我让她躺在床上,开始吻她,同时
也上下其手。

  过了好一会小芬才开始抱住我,回吻我。

  我一手揉搓她的乳房,舌头也同时舔起她的乳头。

  过了一会我扳开她的双腿,舔起她的阴唇和阴核,没多久就已经湿漉漉的一
片,淫水还不停的流出。

  我拿她放在枕头上的一条毛巾垫在屁股下,我将龟头在阴道口磨一磨后对她
说:“你真的决定要我这样?做不会后悔!”

  小芬红着脸看着我一下然后说:“如果你不愿意就不要勉强!”

  我说:“我是心疼你耶!既然你都这样子说了,那我要开始了。”

  我再次将龟头稍微再挤进一点后,屁股一沉!

  阴茎没有什么阻碍的就全都进去阴道里面。

  小芬双手紧抱着我,眉头深锁!嘴里还发出“啊!……啊!”的声音。

  我问说:“很痛对不对?”

  她点点头。

  我停了一下子等她眉头不再紧闭后稍微动了一下,她的眉头又再次深锁。

  就这样重复好几次后,我再轻微的抽插时小芬已经可以张开眼睛看我了。

  我说:“我要正式的开始啰!”

  小芬点点头,并且自动的凑上唇来吻我。

  我开始加速的插她,没多久我就在她阴部里射精了。

  我问说:“有没有什么感觉?”

  小芬摇摇头说:“刚开始很痛!不过现在比较没那么痛了。”

  我继续动起我还没软化的阴茎,在她阴道里前进后退。

  过了一会阴茎已经有一点要软了的迹象?我开始快速的抽插的起来,因为我
自己知道,如果现在不让它振作起来可能就要等很久了。

  也许是阴茎是半软的状态,小芬所感受的张力就没那么强,所以她也开始有
一点反应了。

  我继续不停的插着阴道,撞击阴核!

  小芬在我阴茎还没完全坚硬时,就来了她的第一次高潮。

  随后我的加速冲刺并同时搓揉她的乳房下,就在她第二次高潮时,我也再一
次的射精了。

  我们都好累!阴茎还留在阴道里,就这样抱着睡着了。

  我醒来时已经凌晨三点多了,起身下床时小芬也醒了。

  她忽然发现自己光溜溜的在我面前?害羞的拉起床单盖住身体。

  我笑着说:“都被我看光了!还遮什么遮啊?”

  她说:“人家会不好意思嘛!”

  我穿好衣服走到床边低下头想亲她一下,结果被小芬一把抱住说:“你一定
要这个时候回去吗?再陪我一会嘛!”

  我吻她一下说:“不行!晚上我要出门时又没跟家人说我不回去,而且也应
该让你多休息的。因为如果我继续陪再你身边,肯定我又会忍不住的想再和你爱
一下!”

  小芬说:“有什么关系嘛!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好嘛!再陪我一会嘛?”

  我说:“好吧!不过不能超过六点喔?”

  小芬点点头,我只好再把衣物脱了躺再她身边。

  小芬一把就抱住我说:“如果你能永远的在我身旁那有多好!但是我知道那
是不可能的。”

  我本想问她为什么?小芬却说:“能够这样拥着你我已经感觉好幸福!我不
敢再去奢望太多。”

  我吻着小芬说:“你说的对!明天会怎么样没有人会知道!能够拥有这一刻
已经是最幸福的。”

  我们紧紧的拥抱着好久好久,之后我们仅是静静的互看着对方,互相爱抚着
,时而亲吻时而凝视,直到快五点半小芬说:“时间到了!你什么时候还会再来
看我?”

  我说:“礼拜二晚上好不好?”

  小芬说:“你一定要来哦!我会在公园等你。”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