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情 - E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如果“共产党”接着反动和独(裁),上独(上海独立)、广独(广东独立)就跟台独一样,只是个时间问题。 于 March 23, 2004 21:06:15:

回答: 反台独必须以反共独(裁)为前提和充分必要条件: 没有共独就没有台独:共独是因,台独是果。对於大陆爱国人士来讲,不可因果倒置。在台独和共独(裁)互相冲突的时候,大陆的爱国中国人民应该以反共独为第一优先,而台湾的爱国中国人民应该以反台独为第一优先。 由 如果“共产党”接着独(裁),上独(上海独立)、广独(广东独立)就跟台独一样,只是个时间问题。 于 March 23, 2004 20:51:37:

小氛回去后,我在心想着:
"小苹这几天应该没时间来找我,小氛看她的样子好象也心满意足了!
那我这几天应该可以清静一下了罗?
啊!好久没去钓鱼了,嗯?明天去基隆钓鱼好了!"
赶紧起床去买民生报来看,了解一下潮水和温度再决定要钓什么鱼.
看完报纸后发现如果要钓青苔饵的话?
(也就是黑毛,白毛,黑猪哥.)
现在东北季风又强海浪又大,嗯?太危险了!
还是去望海巷拿支小手竿钓虾饵碰碰运气好了.
决定了就出门去钓具行准备装备了,搞了一上午终于都弄好了.
吃过午饭在床上靠着墙壁看电视,突然电话响起:
[喂,找谁?]
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请问KOMOJO在不在?]
我说:
[我就是!你哪一位?]
她说:
[给你猜!]
我说:
[别闹了!你再不说我要挂电话了.]
她说:
[喂!等一下干嘛,ㄟ?你果然是冷傲孤癖耶?
对一个女孩子讲电话最起码要温柔一点啊?]
我说:
[对不起,我很忙!而且我老师也没有教我温柔是什么.]
"喀"一声的我挂上电话.心想:
"疯婆子!要发浪不会去华西街啊?"
电话又响起:
[喂,找谁?]
[ㄟ,我告诉你!你再挂我电话你会后悔的喔!]
"喀"一声的我又把她电话给挂了.心想:
"神经病!我会后悔?我老师也没有教我什么是后悔!"
电话又响起:
[喂,你不要挂电话!我是郑美芳.]
我问说:
[我们认识吗?]
她回答说:
[不认识!]
"喀"一声的我又把她电话给挂了!心想:
"不认识?你还打什么电话来搅局!"
电话又响起:
[喂,你不要挂电话!我是郑明芬的堂妹.]
我一听"郑明芬"就问说:
[你是郑明芬的堂妹?]
她说:
[对啊!]
我问说:
[明芬她现在好吗?]
她说:
[你如果想知道,下午两点半在蛾眉街今日公司门口找我!]
"喀"一声的我被她挂了电话.我心想:
"神经病!今日公司门口人来人往的我怎么去找啊?"
电话又响起:
[喂?]
[啊,我刚才忘了告诉你.我是穿著白衬衫和牛仔裤!]
"喀"一声的我又被她挂了电话?我心想:
"你现在是在和我比赛挂电话的吗?
白衬衫和牛仔裤?好吧!去看一下."
在今日公司门口果然有一个女孩子,
穿著白衬衫和牛仔裤站在门边左右看着.
忽然她看到我时竟然对我微笑还招手要我过去?
我很怀疑的走过去问她说:
[你是郑美芳?]
她点点头.
我说:
[我们有见过面吗?]
她说:
[有啊!]
我很怀疑的问说:
[在哪里,我怎么都没印象呢?]
她说:
[你先别管!]
然后她带我到附近的一家西餐厅,我们对坐着.
我还没开口她就先说了:
[看来,你还是很关心我堂姐耶!]
我说:
[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别在那里拐弯抹角的.]
她说:
[其实我来找你,堂姐不知道!]
我说:
[什么?..那你找我到底要干嘛?]
她说:
[我是想说我就要回去过年了,也顺便把你的情况告诉她.]
我问说:
[那她现在好吗?]
她说:
[还好!只是有时候一想到你?她就....]
我突然觉得心情很闷也不想再问什么了,
而她却说:
[ㄟ,你好象还很爱我堂姐哦?]
我不想回答她,就把头转到一边看着窗外.
她说:
[你不是要问我什么事吗?]
我说:
[啊,对了!你为什么认识我?]
她说:
[我见过你好几次啊!]
我说:
[是吗?为什么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她说:
[你当然没有印象罗!]
我问说:
[为什么?]
她说:
[每次你都醉死了!怎么会有印象?]
我说: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醉死了呢?]
她说:
[我和堂姐的感情最好了,我们从小就像亲姐妹一样!
所以我一听说堂姐的那一个男人来了?我就赶了过去.
结果每次都是我和堂姐抬你到床上去的.]
我说:
[喔,是这样啊!耶?那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的?]
她说:
[我只要是有空就会去陪堂姐聊天,
有时堂姐就会拿出你们以前的照片给我看,
她说的高兴时我就跟着一起快乐,
如果说的难过时我就陪着一起流泪!
有一次就不小心的被我看到你的电话,我就偷偷的记下来.]
我问说:
[那你记我的电话要干嘛?]
她说:
[当时也没想到要做什么,只是觉得好玩.]
我说:
[既然是这样,那现在应该没什么事了吧?]
她说:
[对啊!我看到你了也知道你还爱着我堂姐这样就可以了.]
我们走出西餐厅时,我忽然想到就对她说:
[你的手指和你堂姐的手指谁的比较粗?]
她想了一下说:
[应该差不多吧!]
我就拉她进了一家银楼买了一只很漂亮又不算太贵的戒指,
走出银楼后在骑楼下我对她说:
[你现在要注意罗!]
她说:
[你要干嘛?]
我说:
[你别管!到时候你就照着我等一下的动作和说话,
对你堂姐表演一遍!]
她说:
[喔,我知道了!]
然后我先是用含情默默的眼光看着她,
再牵起她的手把戒指给她套了上去.
然后说:
[芬,今世不成比翼鸟,来世再做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情绵绵无尽期!
这只戒指代表着我的人我的心,长伴随你的身旁!]
此时那个郑美芳却哭了起来?
我赶紧问说:
[ㄟ,你在哭什么啊?]
她说:
[人家感动嘛!]
我说:
[就算你感动也不须要哭啊?我又不是说给你听的,
气氛都被你破坏掉了.]
然后我又买了一部很精致的小汽车要她代我送给小宗.
回到家心里还是想着小芬和小宗.
吃过晚饭小苹打电话来说要我去找她,我二话不说直接冲了过去!
在小苹的房里,我就像发情的野兽一样.
完全没给小苹任何准备的时间,我紧抱着她不停的吻着.
我脱光了我自己也扒光了小苹的衣服,抱着她往床上一放.
把她的大腿一扳开,提起阴茎就给她插了下去!
她的阴道不是很湿润还有点干涩,阴茎硬是勉强的给挤了进去.
小苹也只是紧抱着我,眉头紧闭,身体微微挣扎了一下,
就让我给干了起来.
我猛顶着没给小苹喘息的时间,最后在我射精时小苹也高潮了.
我瘫在她身上喘息着.
小苹问我说:
[哥,你今天怎么了好象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是不是?]
我没回答只是吻着她.
一会后我滑下小苹身体躺在她旁边,小苹问说:
[哥,你今天是怎么了?]
我说:
[没事!只是感觉心里有一点压抑想要宣泄而已.]
小苹抱着我说:
[哥,你是不是在想我才会个这样子?]
我点点头.
她很开心的吻着我说:
[好高兴哦!哥会想我耶?]
我们抱了一会小苹说:
[哥,明天是礼拜天你有没有要去哪里?]
我说:
[可能是去基隆钓鱼吧?]
小苹问说:
[那我也去好不好?]
我说:
[不要啦!又冷又不好玩.你不要去啦!]
小苹说:
[我要去!好啦,让人家去啦!ㄟ,难道你是要跟玲氛去?]
我说:
[别乱想!好啦!给你去.不过我是很早就要出门了哦.]
小苹问说:
[几点?]
我说:
[大概四点多吧!]
小苹说:
[要那么早喔?]
我说:
[对啊!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人儿有鱼钓.]
小苹问说:
[为什么?]
我说:
[这是因为一般鱼吃饵都是在清晨和黄昏,还有那个潮汐...]
我看她一脸不解很困惑的表情?我就说:
[好啦!说太多你也不懂.就这样啦!明天早上我四点来载你.]
在汐止的红绿灯下,我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蹲在路边点上一根烟,眼睛望着那曾经被小芬住过的房子.
小苹问我说:
[哥,你怎么怪怪的?那边怎么了?]
我说:
[我以前的一个好朋友曾经住在那里,现在已经不在了.]
小苹问说:
[是男的还是女的?]
我说:
[男的女的不重要反正早已经不在了.]
小苹问说:
[哥,你很想念他吗?]
我说:
[对不存在的事物只有怀念没有想念!]
抽完烟我拉着小苹骑上机车,继续往基隆骑去.
到基隆时才快接近五点而已,天色都还没亮.
我带着小苹逛着基隆火车站旁边的鱼市场,
这里有一些刚下船还在进行拍卖的鱼,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
小苹一面看着那些鱼,一面不断的发出惊讶声,
不停的问我那些鱼的名称.
吃过早餐我们往和平岛方向去从后门进去.
(过和平桥往右边走,再插入左边的小路.)
进大门后先往上走再往下坡右边走,
这条路是快捷方式,要经过一段险象环生而且长着青苔的跳石.
(如果从正门走就比较远但是路就很好走了)
还好我早就有准备钉鞋,这让我和小苹可以比较轻松的跳过,
这一段原本是浅水的洼地,里面长满了丝藻也就是像头发一样的海藻.
路呢则是由一颗颗形状不同的大石头,
有间隔的排列而成的一条便道.
如果是夏天的话就很好走,但是到了冬天因为东北季风和海浪的关系,
石头上就会长着青苔很滑溜加上潮水有时也会漫过石头.
所以以前我冬天来的时候,如果不想要钓鱼究常常的坐在一旁.
看着那逞强的男人带着女人走这一段路,然后一起滑下水去!
因为很浅,水最深也只是到膝盖而已所以很安全.
只是一身湿漉漉的狼狈样,就算我钓不到鱼也让我觉得很开心!
可惜现在已经全部都把路做好了,那洼池里的发藻也不见了.
本来我想说旁边带了一个女人很不方便,
而且这里风浪又大如果太靠近海就很危险.
所以就要到海浪比较打不到水又不能太深的地方,
钓一些婴鲷小臭肚之类的小鱼玩玩就好.
却没想到到钓点后,仔细的一看海水里那三指宽的厚壳还不少.
由于索饵强烈,干脆我就让小苹去钓,
我只要在旁边注意浪头冲上来的程度及帮她把鱼脱钩再装上虾饵.
小苹钓的好开心还不时的发出欢呼声.
钓了一上午算了一下竟然有一百多只?
我把比较小一点的都放回海里去,留下一些比较大的.
(大概在三指到三指半宽)
就算如此也有四五十只的厚壳.
小苹问我说:
[哥,这鱼能不能吃?]
我说:
[什么叫作能不能吃?我告诉你!煮姜丝鱼汤味道最棒了.
啊,对了!你家里吃不吃鱼?]
小苹说:
[吃啊!]
我说:
[那这全部都给你带回去给你爸妈吃好了!]
小苹问我说:
[为什么?]
我说:
[如果我拿回去肯定是我要杀的.噢,太累了!]
小苹说:
[哥,你不会带一半会回去就好了?]
我说:
[不要!没事就不要找事!钓鱼已经很累了,还要去宰这些鱼?
你很久没回家了吧?等一下我载你回去!]
回程经过那段跳石时,
前面有两三对想要走又不太敢走的男女在那里犹豫着,
因为我们有穿钉鞋所以"喀""喀""喀"的就过去了.
("喀""喀""喀"钉鞋的钉子磨擦石头表面的声音)
那几对男女一看我们很轻松的就走过去,
一时信心大增也就跟了过来.
第一对那女的是很小心,可是那男的却雄心万丈的说:
[很容易的不要怕!这种石头小意思.]
结果他一脚滑了下去,也顺便将那女的给拉了下去!
还好只到膝盖不过也挺狼狈的.
第二对看到前面的狼狈样就更小心了,
男的先站稳石头后再牵那女的,就这样很勉强的安全通过了.
第三对则是女的一面走一面哇哇大叫的,结果她把那男的给推了下去!
我和小苹就站在那里看着,我们笑的肚子都有一点痛.
我先载小苹到她在龙江路的父母家,然后直接就回我家.
一到家,我妈就跟我说:
[玲氛打电话来找你!]
我说:
[喔,我知道了!]
回到房间先去洗个澡然后躺在床上看着电视,
电话响起:
[喂,找谁?]
小氛:
[哥,你早上是去哪里了?人家都找不到你!好想你哦.]
我说:
[咦?你不是已经回去过年了吗?还这么忙啊?]
小氛说:
[人家想你嘛!我们晚上去泡温泉好不好?]
我说:
[好啊!你在你家泡,我在我家泡!]
小氛说:
[哥,你不要这样嘛!]
我说:
[好了啦!既然是回家过年就不要再去想那么多,
来,亲一个!要乖要听话哦?拜拜!]
挂上电话继续看我的电视,看了一会也觉得无聊:
"啊,对了!上次那台音响扩大器还没弄好?"
我把那台amp搬了出来,只是突然不知道要从何下手?
心里想着:
"好象是前置有问题?后级也有一点状况?
喇叭保护器也好象坏了耶?我那个均衡器是放到那里去了?
啊,好烦!不玩了."
然后又把它给收起来.
好无聊啊!:
"啊,对了!我同学现在不知道在干嘛?
晚上去找他看看有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好玩?"
在我同学房里就看到他很一副很神秘的样子?
我问说:
[你现在又再玩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对不对?]
他说:
[给你猜对了!你看这是什么?]
他拿了一部好象是汽车音响的东西出来,
我左右端详了一下说:
[这有什么好神秘的?]
他说:
[你以为这是什么?这是无线电!无线电耶!]
我有点兴趣的问:
[是啊!那你试一下给我看啊?]
他说:
[你是头壳坏掉了啊?你没看到我还在修理啊!]
我说:
[既然是坏掉的那还有什么意思!]
他说:
[只是不能发射但是还可以接收!]
然后他就弄了一下给我听,
可是我只是听到吱吱喳喳很吵闹又不清楚的声音.
我说: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又不知道是在说什么?]
然后他又拿出一部全波段的收音机,
他将频率转到27Mhz附近就听到有人在对话?
我感觉很新鲜就问说:
[ㄟ,真的是我们这边的人在聊天耶!]
我同学说:
[如果这台修好了也可以和他们一起聊,只是我看是修不好了!]
我问说:
[为什么?]
他说:
[发射晶体烧坏了!里面的频率调变零件也有问题!
接收信号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是天线的问题!
我现在还在研究而已.]
我问说:
[那发射晶体买得到吗?]
他说:
[可能买不到!这些零件都是管制品,
而且所有的成品全部都是做外销的,
这台是被海关销毁的,我朋友去大发废五金找音响零件时,
在一堆还没整理的废五金里找到的.]
我说:
[是啊?那我有空去光华旧书摊找看看有什么资料好了!]
我是很有兴趣而且找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我是最内行了!
只是我太懒了不愿意去搞这些东西,
所以一般都是由我同学负责修理,而我则负责找材料和资料.
小氛一大早就打电话来吵我,叫我起床!
我说:
[你嘛帮帮忙!你睡不着也不要不让我睡啊?]
小氛:
[哥,人家好想你嘛!想听一下你的声音嘛!]
我说:
[好啦!你听清楚了!氛,我好爱你!你快去吃早餐别吵我!乖!]
小氛:
[不要啦!都把人家当作小孩子.]
我说:
[好啦!下次我们见面的时候我再好好的爱你!噢,好困,拜拜!]
挂上电话又睡了一下,电话又响起?:
[喂,找谁?]
[KO...]
我猛然的惊醒问说:
[芬?..是你吗?]
小芬说:
[是我!你送给我的戒指我已经戴在手上了.]
我问说:
[喜欢吗?]
小芬说:
[嗯,好喜欢!昨晚我突然的好想你,整晚都睡不着!
我好想见你!你能来吗?]
我说:
[可以!只是不能再像上次一样的呆那么多天了.]
小芬说:
[我知道!只要能见你一面我就心满意足了.]
我说:
[我马上就过去!]
挂上电话看一下手表:
"嗯,九点多?好,出发!]
我跟我妈说我要去找朋友晚上不回家后,就一路飙了下去.
到小芬家已经下午四点多了,
在门前我踌躇着又再三心二意的不敢踏进小芬家一步,
我坐在机车上点了一根烟慢慢的抽着.
[耶?这个是?ㄟ!明芬....]
我差点从机车上摔了下来!
原来小芬她大嫂正要出门,一看到我就在那里往屋里鬼叫着.
我尴尬的笑着说:
[大嫂,你好!好久不见了.]
她说:
[你是用飞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我正要问她为什么知道我要来时,她却先说:
[其实电话是我叫明芬打的,我看她又是落落寡欢的样子,
就知道一定是昨晚美芳拿来你送给她的戒指的缘故!
她昨晚在院子坐了一晚耶.]
[大嫂!什么事啊?KO?...]
小芬走了出来看到我吓了一跳!我想她也没想到我这么快就来了.
[耶?你来了?明芬还不快点带他进来!]
小芬的妈妈不知道何时走出来,站在门口说.
小芬走过来牵着我的手说:
[KO,我们进去吧!]
我坐在客厅的椅子上低着头,小芬的妈妈说:
[怎么了?又不是第一次来!还这么害羞?
小宗,走!我们去找你阿公.]
[啊,明芬!你们自己聊我还要去买一些东西.]
小芬的大嫂一面笑着说一面走了出去.
客厅只剩我和小芬两个人,我们相对默默欲言又止.
等到我们都想要开口说话时,大家却都回来了.
小芬的妈妈一看我们像个木头的呆坐着?就说:
[怎么?哎!刚才的时间都浪费了.]
今晚可热闹了,除了小芬一家人外还有她大伯父和大伯母,
连那个叫美芳的也来凑热闹.
只是她一直盯着我看,让我浑身不自在.
本来我是想说随便多少喝一点啤酒敷衍一下,
只是到了后来已经欲罢不能,想踩煞车都来不及了.
小芬在我旁边一直的帮我挡酒只是效果有限.
等到我喝得已经感觉到想要抓兔子时,
我不想被看笑话.
就说:
[我想去上个厕所!]
然后我就走了出去.
"噢!头好晕.又骑了整天的车好累!好困!"
我在同样的那家杂货店买了一瓶鲜乳灌了下去,
这次我是故意想让自己吐的.
果然一下子的时间就感觉天旋地转胃部一阵翻滚,
我蹲在水沟旁吐了起来!
感觉好虚弱,同样的靠在电线杆上喘气着.
突然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原来你都是这样的对待自己哦?]
我睁眼一看原来是小芬的堂妹美芳.
我不想理她.我说:
[等下我就会回去的,我先在这里休息一下.你先走吧!]
她说:
[不要!我要和你一起回去.]
然后她伸手来拉我,可是我浑身无力又累又困的她拉不动我就说:
[你在这里会感冒的.]
我说:
[我只要再休息一下就好了,你先走吧!]
突然又觉得胃部一阵翻滚我又吐了起来,
吐玩后我一看耶?她还是没走?
却在我面前蹲了下来问我说:
[ㄟ,既然你和我堂姐这么的相爱为什么不干脆结婚算了?]
我说:
[有一些人有一些事不是局外人所能够了解的!
尤其是感情遇上了现实环境的冲击,不是三言两语能说的明白的.
你有没有男朋友?]
她说:
[有啊!]
我说:
[如果男女双方是真正的爱着对方,
此时的任何一方都会愿意为对方牺牲而不求回报!
真正的爱是拥有对方的心灵而不是占有对方的肉体!
了解吗?小女孩!]
她问说:
[是吗?照你这样的说法那你们现在应该很快乐啊?
为什么却这这么的痛苦?]
我说:
[我们的爱是为对方付出!既然是付出当然痛苦.
也许你现在是在获得你男朋友的爱所以很快乐!
如果某一天换你要付出爱给你男朋友时,
我看你还快乐的起来才怪!]
我看她一脸茫然的表情就说:
[啊,别想那么多啦!
很多事都要自己亲身经历后才能体会顿悟的!你先回去吧.]
她说:
[不要!我们一起走.]
她硬拉我的手我只好勉强的站起来,突然脚一软整个人往前倒?
她赶紧冲过来扶我,我却这样和她紧紧的抱在一起.
我站稳后赶紧轻轻推开她然后退后一步说:
[对不起!我...]
她说:
[没关系啦!]
突然我感觉她的脸颊好象红了?也许是我眼花了.
回到了小芬家时,小芬已经站在门口等我了,
我没说话就拉着她的手往里走.
在客厅又和大家喝了几杯才结束这顿饭.
我说:
[不好意思打扰各位!我先走了.]
小芬拉着我的手说:
[你喝的那么多!明天在回去啦.]
我不肯!我不想再红着泪眼回家!
我要趁着还有几分醉意,还能麻痹的大脑神经时赶紧离开.
就听到小芬她妈妈说:
[你是嫌我们家不好是不是?]
我说:
[没有啦!请不要误会.我只是....]
小芬她妈妈说:
[你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明芬说吗?
你这样就要回去!那你来干什么的?]
我无言.
就看到正要离开的小芬大伯说:
[对啦!这么晚了骑车也满危险的.啊,我们先走了.]
这时我看到美芳回头看我的眼神,似乎有一种我说不出来的感觉?
让我感觉怪怪的
在小芬房间里小芬自己躺在床上不里我在生着闷气?
我躺在她旁边轻轻的摇她的肩膀,还是不理我?
我叹了一口气下床准备出去时,她却哭了起来?
我问说:
[芬,你为什么哭?]
她还是不理我.
没辄!我心想:
"还是回家去算了!"
转身要离开时就听到小芬大声的哭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赶紧用手捂住她的嘴说:
[有什么事你直接说就好了嘛!干嘛这样呢?]
我轻轻的擦拭她脸上的泪水吻她一下说:
[如果我在这里会带给你困扰?那我走就好了嘛!]
小芬说:
[你现在和她在一起对不对?]
我问说:
[谁呀?我和谁在一起?]
小芬说:
[郑美芳啊?我那个堂妹!]
我说:
[哪有!]
小芬说:
[不然你出去的时候她也跟着出去,回来的时候你们又一起回来?]
我说:
[ㄟ,她是有男朋友的耶!你不要害我.]
小芬说:
[什么男朋友?早就分手了.]
我问说:
[为什么?]
小芬说:
[脾气不好啊!家里又有一点钱小姐个性嘛!]
我说:
[你们的感情不是都很好吗?]
小芬说:
[是啊!就这样才会不小心被她看到你的电话.]
我问说:
[她要我的电话干什么?]
小芬说:
[干什么?你还看不出来啊?她对你有意思啦!]
我说:
[不会吧?你想得太多了!]
小芬说:
[我这么了解她我还会看错吗?]
我问说:
[她为什么会对我有意思?]
小芬说:
[我怎么知道!你不可以和她谈恋爱哦!]
我说:
[怎么可能嘛?我们差了那么多.]
小芬说:
[我不管!你不可以!...]
我说:
[为什么?啊,好啦!反正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噢!你就是为这件事在不高兴喔?]
小芬点点头.
我笑着说:
[都几岁的人了还像小孩子一样.]
我吻着她我们拥抱了一会,小芬说:
[KO,我好想你哦!]
我说:
[我也是!]
我们又拥吻了一会然后各自脱去了衣服,
在床上又吻又抱又相互爱抚着.
小芬侧着身体双腿弯曲,我在她背后一手抚摸着她的胸部和阴唇,
阴茎也顺势的从下方进入阴道.
抽插了一会我做了起来而她维持同样的姿势,
我跪在她屁股后面继续抽插着.
小芬有一点受不了了伸手拉我过去,
她自动的平躺双腿高举弯曲,让我把阴茎再次的插进阴道里.
她分开双腿好让我可以趴在她身上紧抱着她同时继续插着阴道.
我屁股努力的往下顶着,
小芬也不停的挺起屁股迎接我阴茎的冲击!
她高潮时双腿伸直我顺势用双腿夹住她的双腿再奋力的冲刺!
当我射精时小芬又高潮了!
我们紧紧抱着喘息着,接着就沉沉的睡着了.
清晨我醒来时看到小芬赤裸裸的身体,
白白的皮肤,美美的脸庞,小小的乳房,纤细的身材?
一时性起就偷偷的把阴茎一点一点的塞入她的阴道里,
才动没两下小芬就被我弄醒了.
她娇羞的骂我说:
[讨厌啦!大清早的就在做坏事.]
我说:
[你不喜欢喔?那我就....]
小芬急忙的抱着我说:
[讨厌啦!你最讨厌了啦!]
接着自己就摇起屁股来了.
我射精后要她躺着不要动!
我从头到尾每一寸肌肤都给她检查了一遍.
我说:
[芬,你还是这么的美!而且气色好象也比较好了罗?]
小芬说:
[以后只要你有空就来家里坐坐,
我的身体也都随时等待着你爱它哦!]
她吻我一下说:
[只有你!KO,只有你!...]
早上我们在外面散步就看到小宗被他阿妈牵着还一面哭?
我问说:
[小宗怎么了?]
小芬她妈妈说:
[还不是那部小汽车不见了!]
我问说:
[为什么会不见?]
小芬问说:
[小宗!是不是你昨天拿去借人家玩不见的?]
小宗点点头.
小芬她妈妈说:
[我说我要买一部给他,但是他却只要那一部!
而且好象也买不到同样的.]
我说:
[小宗!我回去台北后再帮你找一部一样的小汽车,
可是我记得好象只有两部而已!
如果你没有好好的爱惜,再弄不见的话以后就没有了.]
小宗点点头说:
[真的喔?你没有骗我哦!]
我说:
[过几天你就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之后我和小芬慢慢散步一面聊着无关紧要的事情.
这时小芬她堂妹却跑来说:
[ㄟ,堂姐!大嫂在找你耶!也不知道是什么事.]
就这样小芬就先回去了,本来我也要陪她一起回去!
可是美芳说难得我出来应该多走走看看这里的风景,
所以她就要陪我继续逛下去.
小芬也不好意思拒绝,只是白我一眼.
意思是要我自己控制一下!
我和美芳慢慢的走着一会美芳忍不住的问说:
[ㄟ,你是哑吧啊?不会说话啦!]
我说:
[是你自己要来陪我看这里的景色的,可没有说要说什么话啊!]
美芳说:
[ㄟ,你怎么这样说话的?最起码也当我是个女人行不行?]
我说:
[你本来就是女人!我只是不想让你男朋友看到误会而已.]
美芳说:
[我?..我...]
我说:
[回去吧!搞不好你男朋友现在正到处打电话找你呢!]
美芳说: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啦!ㄟ,你什么时候要回台北?]
我说:
[也许下午也许晚上也许明天.]
美芳问说:
[我们一起上台北好不好?]
我说:
[不好!我自己一个人骑车习惯了.]
美芳问说:
[那下午我请你吃饭.]
我说:
[不要!我习惯了一个人吃饭.]
美芳说:
[ㄟ,你很难侍候耶?]
我说:
[让你这样的美女侍候我还不太习惯!那我先走了.拜拜!]
我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到小芬家小芬一见到我就问:
[美芳她有没有?....]
我说:
[放心啦!没什么事的.]
下午又被拉去拍全家福照,
而且还特别拍了一张我为小芬载上戒指的照片.
本来拍完照片后我就想回家了,
可是她们似乎是在准备什么仪式一样的硬要我留下来吃晚饭?
晚上我忽然发现小芬家多了好多人?
除了她大伯一家以外还有一些没见过的所谓的亲戚.
我感觉好象有一点像是订婚喜宴的那种味道.
结果我又醉了!还是一样的我又溜了!
但是这次我是趁着兵荒马乱之际偷偷开溜的.
还是那家杂货店还是同样的牛奶还是那根电线竿那个水沟边,
一样的吐了好久,昏沉沉的靠在电线竿苟延残喘着.
[ㄟ,你又躲在这里.]
我一看原来是美芳我说:
[麻烦你帮我买一瓶大瓶的牛奶好吗?]
美芳把牛奶买回来后我一口气就给它灌了下去!
她没说话只是在一旁看我在搞什么飞机?
一会我的胃又是一阵的翻滚,我又吐了一会!
然后站起来往回走.
美芳说:
[ㄟ,你干嘛这样虐待自己?]
我没说话继续走着.
美芳说:
[ㄟ,我真的让你那么讨厌吗?]
我回头跟她比了一下手势,意思是说:
"我不能说话!因为只要一开口我又会吐出来."
回到小芬家美芳没有跟进来.
小芬拉着我的手坐在她的旁边,我们又喝了一会大家才欢喜的各自回家.
在小芬房里,今晚小芬似乎特别的热情奔放?
不但替我脱去了衣服还主动的用手指抚摸我的阴茎,
在我阴囊上搔刮着.
我虽然很惊讶她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大胆?
但也伸手去揉捏她的乳房,用虎口去夹她的乳头.
另一支手也没闲着,就压在她的阴部上面顺着她阴毛方向抚摸,
中指就放在阴唇沟槽上下游移,小芬淫水流的都弄湿了我的手.
一会后小芬就张开嘴巴,把我的龟头整个吞下去!
接着就是慢慢的上上下下的吸吮起我的阴茎,
她吸吮了一会阴茎已经硬梆邦的,
然后她握住沾满口水的阴茎背向我,
弯下腰翘起屁股自己将阴道对正阴茎后压了进来,
然后开始前前后后的动了起来,
我紧紧抱住她的屁股,龟头奋力的往前不停的顶着,
抽插了一会我把小芬推开,让她坐在我大腿上,
我挺起上身将她抱在怀里,阴茎由下往上顶!
她环抱住我的脖子在我耳边:
[嗯..嗯..呀..呀..]
的呻吟着.
我顶了一会才将她放在床上,捉一个枕头垫在她的臀部,
让阴茎可以深深的插入阴道,再把她的腿挂在我肩膀上大力抽送着,
我每一下都一定要插到最底,然后再抽到阴道口再插进去,
小芬就这样被我插的淫水淋巴腺液齐流.
性神经在酒精的麻痹之下,我一点也没有想要射精的感觉.
拿掉她屁股下的枕头回到正常的体位,
小芬却一样的抬高分开大腿,
让阴核享受我阴部撞击下所传达到大脑神经的快感!
又抽插了一会,小芬就在一声惊叹短呼声中,
紧紧的抱住我的背很激情的高潮了!
我没有停下来,仍继续的插着阴道.
她阴道里的淫水就这样"噗.!噗.!噗.!"的被我的龟头绫肉带出来!
阴唇周边全都是泡沫.
在我卖力的插着阴道发出"啪!啪!"声中,小芬又高潮了.
接着她翻起了白眼晕过去了?
虽然阴茎在她高潮时被阴道的收缩夹的很爽,
但是离要射精则还差一截!
我停了下来,轻抚着小芬的脸和身体一会后,
小芬悠悠的回过神来.
我问说:
[芬.你还好吧?]
她点点头.
我问说:
[还可以继续吗?]
她又点点头.
我让她双腿伸直并拢,然后我又开始抽插了起来.
插了一会小芬又高潮了而我终于也射精了.
我们抱着吻着头脑昏昏的睡着了.
早上醒来时小芬仍在我的身边酣睡着,
我仔细的端详我这个无缘的老婆,越看越美!
虽然瘦了一点,但是一想到她这么美好的身体,
却只能我一人独占又有一丝的为她婉惜.
蓦然歉疚油然而生,我轻轻的吻她脸颊一下说:
[芬,以后不管我和谁结婚了你永远是我心中的第一位老婆!]
小芬睁开了眼微微的泛起泪光看着我说:
[只要你的这句话我就心满意足了!]
我们又拥吻了起来,重重的情感将我俩完完全全吞噬了.
我们又做起爱来了,我的阴茎刚碰到小芬的阴唇时,
发现她早已经淫水四溢,没有什么阻力的阴茎就进入阴道里.
我不停的抽插着小芬也挺起了屁股迎合我.
我射精了射在她高潮时阵阵收缩的阴道最深处里.
我临走时小芬在大门口吻我一下跟我挥手道别!
我面带微笑的离开了她家.
一路上我忍不住的泪水流了出来,因为路上的风砂好大!
一不小心就让灰尘跑到进了眼睛.
还没回到家我就去西门町找那小汽车,这时已经下午三点多了.
幸好还有一部!我赶紧要老板帮我包裹好,然后再到邮局去寄挂号.
回到家我妈问我说:
[阿,你的眼睛又怎么了?要不要去看医生?]
我说:
[不用!眼药水点一下就好了.]
我妈说:
[妹仔和玲氛都有打电话来找你.]
我说:
[我知道了.]
回到房间脱外套时,耶?怎么内袋好象有什么东西?
"我不记得我有把什么东西放进内袋里啊?"
伸手掏出来一看是一个厚厚的信封袋,
打开里面有一叠钞票还有一张信纸:
[KO,我知道你看到这个时你会很不高兴!
但是这是老婆我给你帮小宗买玩具的钱.
我知道你身上的钱不多而且那个日本的小汽车也并不便宜,
还有这里面也有我对你深深的情意!
如果你爱我就收下!如果不爱我那就寄还给我好了.
爱你的老婆-芬.]
我傻了!小芬太了解我的个性了,
现在她都把话说死了!我除了收下外还能怎么样?
看着这一叠的钞票心中除了感伤外还有些许的温暖,
真是五味杂陈!
噢!感觉好累眼睛好疲惫,躺在床上一下子就睡着了.
晚上七点多小苹打电话来我说:
[我好累想睡觉!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一会换小氛打电话来我说:
[我好累想睡觉!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又一会连美芳也打电话来我说:
[我现在忙着睡觉!]
就把她电话给挂了.
晚饭也没吃的就睡到天亮.
一觉起来感觉神清气爽,跑去吃凉面吃完凉面才回到巷口,
就看到小苹站在那里?
我惊讶的问她说:
[耶?你不用上班喔?]
小苹说:
[人家想你嘛!]
我说:
[先进来再说吧.]
在房里我说:
[不过才两三天没说话而已,你也太夸张了吧?]
小苹说:
[哥,你是不是去找旧情人?]
我说:
[别瞎猜!]
小苹说:
[我有预感!而且我还梦到你跟那个女人结婚了!]
我吓了一跳!心想:
"你的第六感不可能这么厉害吧?"
我说:
[你想太多了!我不就在这里吗?]
小苹说:
[人家前天晚上梦到的,我叫你而你都不理我!
我在梦里哭得好伤心,醒来时枕头都还是湿的.]
我说:
[不要乱想!]
然后揽着她的腰吻了她一下,小苹却抱着我不放.
她说:
[哥,如果你结婚了但是新娘不是我的话我也不想活了!]
我说:
[别乱说话!我现在最爱的就是你!
但是以后会怎么样谁也不敢说,
搞不好我活不到那个时候也说不定啊?]
小苹说:
[哥,你不要这样说啦!]
她紧紧的抱着我,还在我身上磨呀磨的,
磨得我的小弟弟都不安份了起来.
小苹伸手摸着我的阴茎一会,然后就蹲下去拉开我裤子的拉炼,
然后把裤子连同内裤一起拉了下来!
接着张开小嘴把阴茎含入她湿热的嘴里,
一边用手套弄一边吸吮着.
秀发随着她头部上下左右的摆动着,而散落在秀丽的脸庞上,
古灵精怪的一双眼还不时俏皮的瞄着我,
看着我脸上所反应出的表情?
我对她的这个举动并不意外,反正也是我把她教出来的,
只是我很怀疑她的动机是什么?
我是不认为她只是想让我发泄而已.
小苹一会就闭上眼表情如痴如醉的,
吸吮阴茎的嘴唇发出"啧.啧."的声音.
才被她吸了一会我就射精了.
小苹同样的把精液吸的干干脆净然后她站起来问我说:
[哥,为什么这么少?你有去找女人对不对?]
我说:
[没有!我只是去找以前的同事而已.]
小苹怀疑的问说:
[没有找女人?那为什么精液的量这么少?
你正常的时候都很多啊?]
我说:
[可能是一大早生理机能还没完全灰复吧?]
她有一点不相信的说:
[是吗?]
她用着很怀疑的眼光看着我?
果然不出我所料,她是有目的的.
我问说:
[是谁教你这个的?]
小苹说:
[你不要管!反正我随时会检查,你不可以在外面偷吃喔!
啊,对了!我还要去上班,晚上我再打电话给你,
不要乱跑哦!]
小苹出去了,我却傻傻的愣在原地.心里想着:
[随时要检查我的库存量?有这种检查法的吗?
怎么越来越像提防老公随时会去偷吃的老婆了呢?
如果一天让你检查个两三次我不就很快的就挂点了!"
晚上小苹打电话来说要我过去,
在小苹房里小苹说:
[哥,早上你有没有被我的动作吓了一跳啊?]
我说:
[还好啦!只是不知道你是那里学来这一招的.]
小苹说:
[我看书的啦!
书上说男人精液的再生能力是两到三天补充完毕!
如果时常的射精则会因再生补充不足,就会变得稀薄而量少!
哥,你有去偷吃对不对?]
我说:
[没有啦!]
这时我心里想着:
"对喔!我从竹山回来后每天都做着爱,
看来我如果不自己控制一下真的我会精尽人亡耶."
小苹问说:
[哥,我们去洗温泉好不好?]
我说:
[好啊!]
我们泡着温泉小苹说:
[哥,以后我们结婚后你想要几个小孩?]
我说:
[还早哩!你想的太多了吧?]
小苹说:
[才不会呢!我好想要小孩喔.]
我说:
[你现在还是学生耶?
而且小孩子一出来很多的事情都不是你现在所想得到的.]
小苹说:
[可是人家看别人带着小孩好象很快乐!]
我说:
[手抱孩儿才知父母心!我们都只是看到表面而已.]
小苹似懂非懂的点头说:
[喔!是这样啊?]
在温泉池泡了一会后我们上来在旁边休息流着汗,
小苹指着我的阴茎说:
[哥,你的那只小弟弟是我的!谁都不能跟我抢.]
我笑着说:
[喜欢就拿去吧!不要客气.]
小苹靠过来说:
[哥,你想要吗?]
我说:
[你不是才刚刚说过我的量太少了,
怎么你想要把它挤的干干的吗?]
小苹说:
[反正大部份的时间我又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说不定有很多人在等着把你挤干呢!]
我看她好象有一点吃醋的样子.
我说:
[你放心!我一定会留很多给你的.
我也不想让自己未老先衰!]
小苹说:
[真的吗?]
我说:
[最好的当然留给你罗!因为你是我的最爱.]
小苹冲过来抱着我说:
[哥,我好高兴!]
然后就不停的吻我.
擦过身体穿好衣服出来后,我们骑上机车往回走.
在观景台我停了下来,
我们在观景台坐着我喝着啤酒小苹则挽着我的手,
一起看着台北的夜景.
一会她把头轻靠在我的肩膀说:
[哥,我觉得我现在好幸福喔!]
我吻她一下说:
[这样的感觉最棒了.]
早上小氛一大早就打电话来:
[哥,你现在在干嘛?]
我看了一下手表才七点多?
我说:
[在睡觉啦!]
小氛说:
[喔,那哥,你有没有想我啊?]
我说:
[无聊!拜托!我好想睡觉!你让我睡好不好?]
小氛说:
[不要啦!人家好几天都没听到你的声音,人家好想你嘛!]
我说:
[好啦!你说吧.]
我索性闭上眼.
小氛说:
[哥!.哥!....]
我说:
[干什么啦?哥哥叫的吵死了!]
小氛说:
[哥,不要生气嘛!人家昨天晚上梦到和你在....]
我说:
[干嘛啦!说话吞吞吐吐的.]
小氛说:
[哎呀!叫人家怎么说嘛!]
我说:
[不会说就不要说,]
小氛说:
[可是在梦里你说你好爱我耶?]
我说:
[那是你自己做的梦,我可是什么都没做哦!]
小氛说:
[那哥,我现在去找你玩好不好?]
我说:
[不要啦!我好想睡觉喔.]
小氛说:
[哥,你昨晚是不是和倩苹出去玩的很晚,所以现在才会想睡觉?]
我说:
[没有啦!我是电视看的太晚了.]
小氛说:
[那我现在去找你!]
我说:
[ㄟ,你家到底在哪里啊?]
小氛说:
[我有两个家,一个在台北我自己租的房子.
一个在台南我的老家.]
我问说:
[那你现在在哪一个家?]
小氛说:
[台北!]
我说:
[什么?你在台北?]
小氛说:
[是啊!你要等我喔,我等一下就到了!]
我说:
[喂!..]
她把电话切了.
不管她我继续睡,才睡了一下子小氛就到了,
她和我妈打过招呼后就直接进到我的房间.
我说:
[门关上!过来陪我睡觉好了.]
小氛自动的脱去了衣服仅剩下内衣裤上床躺在我的旁边,
然后抱着我,我也抱着她,说实在的这种感觉也是满好的.
才睡了一下小氛就开始不安份了,
她把手伸进我的内裤里玩弄我的阴茎?
我想大概她是想激起我的欲火,
可是我知道再搞下去我会没命,我必须先扑灭她的欲火!
所以我也把手伸进她的内裤里摸起她的阴部,
我用食指及无名指撑开她湿滑的阴唇用中指轻轻滑入阴道,
听见小氛轻哼了一声:
[噢!..]
我的中指更加湿润了许多,手指开始慢慢地进出阴道,
同时也磨擦着阴核.
小氛的臀部似乎也有规律地迎和着我手指的动作,
我渐渐的加速及加重力道,时而旋转,时而揉插.
小氛的呻吟声越来越明显:
[啊.啊..哼..嗯!..]
我一手拉高她的内衣开始搓揉她的两粒白净净的乳房,
下面的手指则不停地抚弄她的阴道和阴核.
小氛闭着眼继续呻吟着"
[喔..嗯..!啊..啊..!]
我手指抚弄的速度越来越快,
而且开始舔起她的乳房吸吮着她的乳头.
才一下子她就高潮了.
小氛她两腿用力夹着我的手,身体微颤,
两手紧紧将我的头抱在胸前,
低声的呻吟着:
[哥,噢!哥,好舒服啊!...]
休息了一会后小氛问我说:
[哥,你不是还没?..]
我说:
[没关系!你快乐就好了.]
下午我们去西门町看了一场电影,又逛了一会的街.
我叫了一部出租车送她回去.
大年夜!一家人围炉.
我和我弟弟两人划拳喝清酒一拳一小杯,
只记得一整瓶的月桂冠都被我们喝光了.
后来小苹打电话来拜年我感觉头很晕,
就回房间里躺在床上接她的电话.
我真的想不起来我到底对小苹说了什么?
也不记得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好象我又回到客厅然后自己又喝了两瓶啤酒,
等到12点放过鞭炮后才回房间睡觉.
一大早小苹就来我家拜年,我好象是宿醉的样子,
头痛的要命也爬不起床,只听见:
[KO爸!KO妈!新年快乐!恭喜发财!]
[喔,妹仔!你这么早就来拜年罗?]
[对啊!ㄚ,哥呢?]
[还在睡啦!昨晚喝的太多了.]
[喔,那我去叫他起来.]
我听见开门又关上门的声音,然后她在我的耳边轻声的说:
[哥,你昨晚对我说了什么你还记得吗?]
我装睡以静制动.
[你说好想我,好想跟我那个?
而且你要用你的舌头舔遍我的全身,
然后再把我一口的吞下去!]
我心想:
"我会说这么肉麻的话吗?"
[哥,你没有喝醉对不对?]
我不敢吭声.
忽然小苹把手钻进我的被子里,握住我的阴茎然后上下套弄着:
[哥,你是最爱我的对不对?昨晚你说我是你现在唯一的爱人!]
我心想:
"有吗?我可能这么说吗?"
突然小苹用力的捏我龟头一下?!
我痛的睁开说:
[喂,你想谋杀亲夫啊?]
小苹笑着说:
[我就知道哥你在装睡!]
我说:
[我的头好痛!你别再弄我了.]
小苹说:
[哥,你昨晚说的话都是你的真心话对不对?]
我说:
[我喝醉了那是醉话,你千万别当真!]
小苹说:
[才怪!人家说酒醉心清醒!
喝醉的人所说的往往都是心里最想说的话!]
我说:
[那是别人随便说说的别当真.]
小苹向我撒娇的说:
[哥,我喜欢你喝醉耶!]
我问说:
[为什么?]
小苹说:
[你好温柔又甜言蜜语的而且....]
我问说:
[而且什么?]
小苹说:
[不告诉你!]
我问说:
[我昨晚到底对你说了什么?]
看小苹笑得很开心又用一种很甜蜜的眼光看着我?
我心底的不安油然而生.
[哥,我去帮你买解酒药!]
我说:
[拜托!大年初一又一大早的你要去哪里买?]
小苹恍然大悟的说:
[对喔?啊,有了!]
我问说:
[谁有了?]
小苹说:
[我有了,还是你的呦!]
我说:
[别闹了!]
小苹兴冲冲的出去了,她回来时手里拿了一瓶沙士?
我问说:
[你拿这个要干嘛?]
小苹说:
[这是已经加过盐的喔!来,快喝下去.]
我想拒绝又不好意思,不拒绝又把肚皮灌的像牛蛙一样.
我说:
[你就别再灌我了,我的肚皮快爆了.]
一会我忙碌着跑厕所,小苹在一旁很开心的看着.
有时我真想一脚就让她滚个几圈.
又躺回床上,头已经比较不痛了.
小苹说:
[哥,我们出去走一走吧?]
我说:
[不要!]
小苹说:
[外面好热闹喔!我们去看一下嘛.]
我说:
[不要!要去你自己去.]
小苹说:
[你不想出去玩,那我们在床上玩好了.]
我说:
[什么?这样的话你也说的出口?]
小苹说:
[好了,就这样吧!]
我问说:
[什么这样吧?]
小苹不理我自己爬上了床,掀开被子拉下我的内裤,
手握着阴茎开始套弄了起来.
我说:
[ㄟ,大年初一耶你在干嘛啊?]
小苹说:
[新春特别节目"库存盘点"]
我说:
[别闹了!]
小苹不理我低下头就吸吮起阴茎来了,
我发觉她吹萧的功力越来越好了?
上上下下的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左右摆动更是干脆俐落!
而且舌尖像蛇一样的灵活在龟头的脖子上不停的刷着?
"噢,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
我忍不住一下子就把精液全给了她的小嘴,
而她也不客气的把精液全都吞了下去,
然后又肃清余孽之后嘴唇才甘愿的我的阴茎.
我问说:
[苹,怎么你这个技术越来越好了?]
小苹说:
[哥,人家特别为你去找书来看的嘛!你喜不喜欢?]
我说:
[如果你再这样下去,我怕我会被你迷住了.]
小苹说:
[真的吗?]
我说:
[啊,不说了啦!走我们出去走一走吧.]
小苹却要我把话说明白,我被她缠的没办法只好说:
[我只是感觉越来越爱你了!有一点舍不得离开你的身边.]
小苹高兴的抱着我又亲又吻的说:
[我最爱哥了!!!]

美丽色情小说殿堂Be a 7Search.com Advertiser!

Earn $ MONEY $ With Your Website!

回到目录
苹果情缘

 
苹果情缘-10
小苹回去时也快五点了,
接下来的两三天里竟然没有半个人打电话找我?
害我无聊的在晚上都只好自己一个人喝啤酒都喝得好晚,
然后早上头又痛的要命!都睡到快中午时才起床.
这时我心里想着:
"噢,不能再这样的喝下去了!不然这宝贵的春节就白白的浪费掉了.
喔?该做什么消遣好呢?嗯?去钓鱼好了!"
决定了!正准备开始动手整理东西时,
电话却响起?
我本以为不是小苹就是小氛,却没想到竟然是美芳?:
[喂,你找谁?]
美芳说:
[给你猜!]
我没吭声.正想要挂她电话时就听到她说:
[喂!你又想挂我电话了吗?]
我问说:
[你是那一位?]
美芳说:
[我是美芳啦!ㄟ,你现在在干什么?]
我说:
[要你管!]
美芳说:
[喂,你干嘛这么凶啊?人家特地打电话来给你拜年耶,
你就不能讲话温和一点吗?]
我说:
[好啦,"猪"你新年快乐!你有什么事吗?]
美芳说:
[ㄟ,你干嘛骂我是猪啊?]
我说:
[我是说"祝"你新年快乐!好啦!你到底有什么事啊?]
美芳说:
[ㄟ,今天晚上我请你喝咖啡好不好?]
我说:
[不要!]
美芳问说:
[为什么?]
我说:
[我昨晚啤酒喝得太多了,现在头还在痛呢!
而且如果我想要喝咖啡的话,
都是自己泡一大壶然后一次给它灌下去!
去咖啡厅喝那一小杯的咖啡?我不习惯!]
美芳说:
[你喜欢这样哦?那我泡一大桶的咖啡让你灌好了!
啊对了你啤酒喝得太多了,
不会再去灌几瓶牛奶!然后吐一吐不就好了吗?]
我说:
[你是特地的来取笑我的吗?]
美芳说:
[没有啦!你不要误会.ㄟ,那你明天有没有要去哪里?]
我不加思索的说:
[我明天想要去基隆钓鱼.]
美芳问说:
[那我也去好不好?]
我说:
[好啊!那我们就在望海巷见罗!]
美芳说:
[不是啦!ㄟ,我开车载你去好不好?]
我说:
[不要!我自己骑机车习惯了]
美芳说:
[哎呀!天气这么冷,还有可能下雨耶?
你愿意让我这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孩淋雨受冻吗?]
我说:
[你弱不禁风?ㄟ,是你自己要跟又不是我拜托你去的?]
美芳说:
[哎呀,别这样嘛!这样好了,
你帮我准备钓鱼的东西然后再请我喝饮料,
当作坐车的车资你觉得怎么样?]
我想了一下说:
[这样喔?好吧!]
美芳说: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要在哪里等?]
我说:
[明天早上七点半和平西路植物园门口.]
美芳说:
[好!一言为定.]
"喀"她挂上电话.
我心想:
"耶?怎么...会变成这样?"
早上七点半植物园门口,
我一到只看到一辆很漂亮的红色轿车停在那里,
植物园的门口没有半个人在那里?
我心想:
"你这个家伙是不是故意晃我?"
没想到那红色轿车车门一开,美芳探头出来对我笑着说:
[上来吧!]
我问说:
[你开这台车喔?]
美芳说:
[对啊!快上来吧.]
我说:
[那我要把钓具放哪里?]
美芳说:
[放后座就好了.]
我本来我想要坐在后座的但美芳不肯,我只好坐在前座.
关上车门一股清香的味道扑鼻而来:
"啊,好香噢!"
美芳问:
[喜欢这味道吗?]
我说:
[嗯,淡淡的香味感觉满舒服的.]
美芳说:
[真的喔?我还在想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这个味道呢?]
一路上美芳不时的转头看着我?有时自己还在那里微笑着?
我忍不住的问说:
[我脸上是那里有不对的吗?]
美芳说:
[没有啦!只是你能坐在我旁边我自己觉得很开心.]
我问说:
[这有什么好开心的?]
美芳说:
[当然开心啊!每次你都是对我冷言冷语的,不然就是不理我.
但是现在你就坐在我的旁边耶?而且还....]
我问说:
[还..什么?]
美芳说:
[没有啦!我只是感觉很开心而已.]
我说:
[是吗?你这样随便就让一个男人上车,
你不怕我出怪手啊?]
美芳说:
[不怕!而且你是第一个坐我的车子的男人哦!]
我说:
[别逗了!你的男朋友就都没有坐过这部车吗?]
美芳说:
[想都别想!我的车可是会挑人载的哦.]
我说:
[是喔?挑一个色狼载!]
美芳问说:
[你说..你是色狼?]
我说:
[对啊!我最会出怪手了.
我劝你赶快悬崖勒马,把车开回去!不然你会后悔的.]
美芳说:
[有什么好后悔的?我都敢让你上车了,我还怕你会对我怎么样吗?]
我问说:
[是这样的吗?]
我的手马上就伸了过去停放在她的大腿上,
虽然她装出一付不在乎的表情,
但是从她的脸部表情上就可以看得出她内心所压抑的紧张.
我决定玩玩她,也顺便吓吓她,让她自动抛弃对我的好感.
我手开始往裙子里钻,顺着大腿慢慢的往上摸,
同时也注意着她的脸上的表情和身体的反应?
当我的手快接近大腿的根部时,我自己也犹豫了起来,
而她虽然眼睛直盯着前方,但是脸颊泛红,双腿微微用力夹紧?
我心一横手往上一动,碰到了她的三角裤,
(也就是两腿的中间的那个部份.)
她身体一颤!车子也随着晃了一下?
我吓得赶紧收回手问她说:
[ㄟ,你不是不在乎吗?那干嘛还这样吓人啊?]
美芳双颊粉红的说:
[我只是一时不小心而已,怎么你不敢罗?]
我说:
[废话!我哪还敢啊?你再这样的把车子多晃几下,我的魂都没了!]
美芳说:
[车子不会再晃了啦!你放心吧.]
我问说:
[是吗?你确定?]
美芳点点头.
随后我再次的把手伸进她的裙子里去,
这次我索性就把手指直接的钻进她的内裤里,发现她竟然已经湿了?
我才在她阴唇和阴核上摸了两下而已,
却看到她的眼睛竟然已经快要闭了起来?
我吓死了!赶紧再把手收回来.
我心里想着:
"真是开什么玩笑!生命要紧啊?"
而美芳她却把车子靠边停了下来,
然后靠过来抱着我开始热情的吻着我?
我心想:
"怎么会变成这样?她应该是很生气的赶我下车才对啊?"
接着开始责怪自己手那么贱干什么?
再看看美芳的表情?
"天啊!有这么严重吗?"
她媚眼频催,脸庞红润,朱唇饥渴?
我心想:
"完了!上火了?不行!要先帮她消消火."
我说:
[我们到后座去吧.]
美芳竟然没反对?
在后座她仍然不停的吻着我,
我把手伸进她衣服里钻进内衣揉捏她的乳房,
"咦?怎么..这个感觉太奇怪了?"
她身体的反应让我有一点疑惑?
往下伸入内裤里在阴唇上刷了几下再到阴核上磨了几下,
她竟然就高潮了?而我也傻了?
"难道她是处女?噢!不可能!怎么..."
可是她现在身体瘫软的靠在我身上还直颤抖着,
闭着眼,脸颊红透,吐气如丝.
我心想:
"完了!如果她真的是处女那我肯定是吃不完兜着走!
可是如果真的是处女,她怎么会这样的大方的让我摸她呢?
还那么自动的吻我?"
心中的疑惑和不解环绕着又不敢问她.
等她回复过来后我无言的看着她,而她却以骄羞的模样回答我?
还主动的牵我的手到前座去,然后继续上路.
在望海巷我钓着鱼偶尔转头看她,
却发现她也正用着含情默默的眼睛看着我?
而且眼里还透露着几许春天的气息?
我吓得赶紧转回头钓自己的鱼.
但是这是在海边她那一付陶醉的神情,
如果给她一不小心的滑下海去,那我不就毁了?
我走过去对她说:
[好象没什么鱼,你到那石头边去休息一下好了.]
她点点头.
我钓了一会转过头看看她在做什么?
"咦,人不见了?难道她...掉到海里去了?"
我赶忙四处找寻也看着海上有没有人在飘浮着?
"咦,远远的...?怎么她自己跑去买东西也不说一声?
到底买什么啊?那么一大包!"
人没事就好,我继续钓我的鱼.
一会就听见她对我说:
[KO,先休息一下!过来喝个饮料吧.]
我说:
[喔,好!]
我走了过去:
[咦,你买这么多瓶啤酒干什么?]
美芳说:
[人家知道你只喝啤酒嘛!而且刚从冰箱拿出来的很冰耶.]
我说:
[是吗!]
她不但买了啤酒而且还买了蚕豆酥?这还真对味!
一大早才十点多她就给我啤酒加蚕豆酥当早餐?
我一口气就喝了三瓶.
美芳只是在一旁用着很幸福的眼光看着我?
我被她看得受不了就说:
[ㄟ,你不要这样看我好不好?我浑身都不自在耶.]
美芳说:
[我哪有!人家只是喜欢看你嘛.]
我问说:
[你为什么一直来找我?你应该很清楚我和你堂姐的关系吧?]
我问说:
[我知道啊!只是....]
我问说:
[只是什么?]
美芳说:
[人家自从在她家和她一起把你抬进她房间后,
我就感觉好嫉妒喔!]
我问说:
[为什么?]
美芳说:
[不知道!感觉好象是把我的男人抬进她的房里一样.]
我惊讶的问说:
[什么?你的男人?]
美芳说:
[人家那时就喜欢你,爱上你了嘛!]
我说:
[别闹了!这种事太夸张了.]
美芳说:
[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嘛!]
本来是不想再喝的,听她这么一说我又开了一瓶喝了起来.
忽然开始下起雨来了?我赶紧把东西整理一下,
但是雨下的很急又大,我看她身上的衣服就快雨水被淋湿了,
就赶紧的脱下我的外套拿给她说:
[快穿起来!]
美芳说:
[可是你?]
我说:
[啰嗦啊!快点穿上啦!]
美芳说:
[不要啦!这么冷你会感冒的.]
我说:
[快一点穿啦!我感冒习惯了!要是让你感冒那才完蛋哩,
快点穿上然后先回车里避雨.]
美芳说:
[可是你?]
我火大了用吼的说:
[吵死了啦!]
我把外套直接的套在她身上,然后推她过去说:
[要小心地上的石头喔!用跑的.]
雨越下越大,整理好东西后我才开始往车子的方向走,
我把背包顶在头上,好少淋一点雨.
她在车内一看到我到了,赶紧把车门打开让我进去,
我把东西往后座放好后?
"咦,怎么她的眼睛红红的?还有一点泪水?
啊!一定是刚才我对她凶的缘故."
我说:
[对不起啦!刚才..我不是故意要对你大小声的.]
美芳拿起毛巾温柔的擦拭我脸上的雨水说:
[我没有生你的气,我只是忽然感觉到你是真正的关心我保护我.]
我接过毛巾自己把身上的雨水擦了一下说:
[不要想那么多!这种事是很正常的.
我早就被雨淋习惯了,而你是经不起这种冰雨的淋浴.]
美芳说:
[不!我知道你是关心我保护我才会对我发脾气的.]
我说:
[啊,随便啦!]
这下鱼也钓不成了,美芳一直用很迷惘的眼神看着我?
我说:
[ㄟ,你不要这样看我行不行啊?]
美芳说:
[我好爱你喔!]
我说:
[别闹了!]
美芳说:
[真的啦!]
我说:
[好了啦!耶,刚才的啤酒呢?]
我又继续喝着啤酒,同时看着车外的雨.
美芳问说:
[KO,你不喜欢我吗?]
我没吭声.
[可是人家的第一次都了给你了耶.]
我口中的啤酒忍不住的喷出了车窗外!
[你说什么?什么第一次?]
美芳说:
[就是要来这里的路上啊!]
我说:
[喂!你别害我哦!你动作那么的自然而且你还有男朋友耶.]
美芳说:
[我们早就吹了!
那一些男人心里想的就只是我的身体和我家的财产而已.]
我说:
[我也是想要你的身体和财产耶?]
美芳害羞的看着我说:
[我愿意!]
我没辄了!就问说:
[你的那些男朋友他们从来都没有碰过你吗?我才不信哩!]
美芳说:
[当然有!不过最多只到接吻而已.
他们每一个的手段都不一样但是目的却是相同的.]
我说:
[这很正常啊!男人为性而爱,女人为爱而性,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美芳说:
[可是!我...]
我说:
[好了啦!不要再说了!就算是我对不起你好不好?]
美芳问说:
[你真的不喜欢我吗?]
我说:
[像你这种条件,那一个男人能够拒绝那你呢?]
美芳问说:
[那为什么..你?]
我说:
[好啦!我告诉你真相啦!其实我本来是要跟你堂姐结婚的,
可是命运的安排我们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但是现在还有两个女孩对我跟你现在一样,
从以前到你堂姐为止我的感情总是到了最后的关头才发生变化,
我已经不敢再奢望多美好的爱情或者是跟谁会有结果.
现在的我是过一天算一天!
我对你和那两个女孩的态度都是一样的,你了解吗?]
美芳说:
[不懂!为什么你不肯做一个决定呢?]
我说:
[我现在做的任何一个决定都会对另一个人造成伤害!
我能决定的下去吗?
所以我的意思是要告诉你,你不要来淌这个浑水了.]
美芳说:
[我要!]
我说:
[什么?]
美芳说:
[我就不信我争不过她们两个!]
我说:
[ㄟ,你别闹了好不好?我的头已经够大了.
趁现在你还没有损失什么的时候,赶快脱离这个无解的情海.]
美芳说:
[谁说我没损失?]
我问说:
[那你又损失了什么?]
美芳说:
[我的心!我的情!我的人!]
我说:
[ㄟ,我没把你怎样喔?你不要全部都算在我头上好不好?]
美芳说:
[我不管!反正都已经全部给你了,我也豁出去了!]
我说:
[喂!你不要说的这么恐怖好不好?
我跟你说真的你还这样?]
美芳说:
[我不管!我也有竞争的权力.]
我说:
[好啦!随便你啦!反正我是不会再去碰你的啦.]
美芳说:
[为什么?你是不是怕碰过我之后会良心不安,
就没办法再拒绝我了吗?]
我没回答只是心里想着:
"怎么现在的女孩子一个比一个聪明?"
我开始感觉有一点头晕,本来我一向是不在下午两点以前喝酒,
因为身体的血液循环的缘故,
只要两瓶啤酒就可以让我像是喝了整夜的酒一样.
现在一大早就喝了这么多而且又淋雨身体有一点失温,
眼皮也觉得越来越重!接着我就没感觉了.
醒来时:
"咦,这是什么味道香香的?"
我还以为在车上.
"不对啊?如果在车上我不可能这样的躺着啊?"
睁开眼?
"耶,这是哪里?不是我的房间啊!"
转过头?我差点又晕了过去!美芳竟然在我旁边?
我赶紧掀开被子一看?
"啊,完了!"
我和她都一丝不挂!突然有一个念头从大脑穿过?
"难道我被美芳强奸了?别闹了!怎么可能呢!
喔?也许是我全身都湿了,她才会把我脱光的.
可是就算是这样她也不须要把自己也脱光啊?
这也太令人不解了?"
猛然美芳一双眼睛正瞪着我看?
我吓了一跳问她说: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美芳说:
[你醉啦!而且全身都湿了,所以....]
我问说:
[那你为什么也没穿衣服呢?]
美芳说:
[那是因为我们....]
我问说:
[怎样?]
美芳说:
[我们已经....]
我说:
[已经什么?有吗?]
美芳说:
[嗯.你看!]
她掀起被子我看到床上有一块血渍?我晕了!
我问说:
[有吗?你确定?那为什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美芳说: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好热情!]
我呆了!这下子我恐怕永远翻不了身了.
我眉头深锁烦恼着以后该怎么办?
美芳说:
[哎呀!我又没有要叫你负责,你在担心什么嘛?
只要你以后对我好一点就可以了.]
然后她过来抱着我又要吻我,我碍于现状也只有配合她了.
我们吻了一会感觉也上来了心想说:
"反正都已经做过了嘛!
好歹我也要真正的享受一下,免得以后死不瞑目."
轻轻的抚摸着她的乳房,美芳的乳房很漂亮大小又刚好,
也许从未被男人揉捏过自己也保养的不错,
那种柔软中带着弹性的感觉真的很难形容.
她的乳房一经我的手掌刺激乳头已耸然而立,
在灯光的照映下形状坚挺的乳房让我忍不住的吸吮了几下.
美芳口里发出:
[喔..嗯..喔.好舒服!.]
然后就抱着我的头.
我用两个手指夹着她的乳头轻轻的拉一拉转一转,
我又继续含着她的乳头用舌头在她乳头上划圈圈.
[噢..好舒服!..嗯!.]
她的呼吸开始急促!我贪婪的吸着.美芳开始轻轻的呻吟:
[噢..嗯..啊!..]
她把胸部死命的向上仰,身体也开始不断的扭动.
我把她翻过身让她躺平,一面吻着她一面爱抚着她的阴部.
一会她已经很湿了,
我把她的腿分开让她的膝盖弯曲着好露出她整个阴部.
我继续的摸着,这时美芳已经开始扭动的屁股.
我跨了上去!分开她又合上了的大腿,抓着阴茎在她的阴核上绕圈圈.
再往下沿着两片阴唇中间滑下去,到阴道口附近又磨了一会后,
再把龟头顶在阴道口开始慢慢的往里挤.
美芳眉头紧锁,从她的表情可以看得出来她好象很痛的样子?
我心想:
"刚刚才做过第一次而已,现在一定还是会痛的."
也就没放在心上.
我对美芳说:
[如果你痛受不了的话就要说喔?]
她点点头.
可是龟头才进去一点点时,我就感觉好象是碰到什么东西一样?
这时我开始怀疑刚才我们到底有没有做过?
"也许是她的阴道还很紧的缘故吧?啊,不管了!"
我屁股用力一沉,阴茎立刻的就塞满了她整个阴道.
美芳咬紧牙关,眼角还有一点泪水,
口里还不停急促的发出:
[啊!啊!啊!啊!..]
的喘着气声.
"噢,好紧!她的阴道好烫!"
我开始慢慢的抽动,当我缓慢的抽插一会后,
她紧抱我的背的双手开始有一些松动,
我慢慢的拉出阴茎到阴道口再慢慢的插到底.
她紧紧的抱着我鼻子呼出一阵一阵的热气.
她口里还是不停的发出着:
[啊!啊!啊!啊!..]
双手在我背上抓捏着.
我开始将阴茎用力的往她阴道深处插进去!
这让她开始放开喉咙的叫着:
[啊!..啊!啊!..]
她手指抓得我的背好痛!
这也让我的征服的欲望不断的扬升.
我坐了起来同时将她的双手按在床上开始加速抽动.
她的双手想挣脱我的控制,但是被我紧紧的抓住.
两颗个乳房也随着我的抽插而上下的跳动着,
一会她的手挣脱我的控制,将我紧紧的抱住,
两腿无力的瘫开,任我不停的抽插着.
美芳身体开始颤抖着,这感觉好刺激!
美芳的小腹急速收缩起伏,
我开始加大力力道冲刺着,每一下都深深的刺到她阴道深处!
就听见她大声嗯叫着:
[啊!啊!..啊!啊!啊!...]
我继续的抽插着,终于我把精液灌进了她的子宫里.
我趴在美芳瘫软的身上喘着气,过了一会我翻下身来,
拿起卫生纸要帮她擦拭从她阴道里流出的精液时,
才发现她的屁股下面的床上竟然有点点残红?
我傻了!
"难道她刚才说的都是假的?现在才是真的?"
等她回过神后我问她说:
[你....]
我手指着床上的落红?
"我的意思是说,你不是说已经做过了吗?怎么现在还会有落红呢?"
美芳虚弱的说:
[你看到罗?对啦!现在才是我真正的第一次.]
我..我傻了!
问说:
[你....]我手指着前面在床上的落红?
美芳说:
[那不是啦!只能怪你自己不看清楚.]
我说:
[你..你.?]我手指着她的身体.
"意思是问她为什么她也把衣服脱光."
美芳看着我想了一下说:
[喔!我自己的衣裤也湿了嘛!
而且没穿衣服抱着你我们可以互相取暖嘛!]
我说:
[我..我..?你..你..!]
美芳说:
[好了啦!你好象是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哦?
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你放心啦!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只要你对我好一点!不要再用那种语气和态度对待我就好了.]
我说:
[我..我..?你..你..?]
美芳说:
[你不要生气啦!我不会要求你为我做什么的啦!]
我叹了一口气说:
[真是败给你了!
想不到我这把年纪了还在你的前面栽了个大觔斗.]
美芳说:
[KO,你不要这样嘛!这是我心甘情愿的嘛!]
我没话可说!美芳过来抱着我说:
[人家也是拼命的忍耐耶!KO,你刚才舒不舒服?]
我无奈的点点头.
她又把我压在床上整个人趴在我身上吻着我,
身体又不停的扭动.
这又把我阴茎刺激的膨涨了.
我把她翻了过来抬起了分开她的腿,
扶着硬挺的阴茎再次缓缓的将龟头插入阴道.
美芳:
[啊!...]的叫了一声.
我停了下来问说:
[怎么了?]
美芳说:
[有点痛!..]
我说:
[我真的还以为你的那里是没有神经的呢?]
美芳说:
[讨厌啦!人家刚才是怕被你发现我骗你,才很勉强的忍耐耶!]
我说:
[那我再轻一点慢一点好了.]
我便放缓速度慢慢的将阴茎插进阴道里,
果然美芳的阴道还是很紧.
看着美芳痛的快哭出来的模样,我只好更加小心的将阴茎往里挤.
我对美芳说::
[你刚才忍耐的功力真不是普通人做的到的耶?]
美芳骄啧着说:
[我也是很辛苦的耶!]
我缓缓先进去一些再慢慢的退出一点然后再插深一些,
如此地往复抽插了几次,美芳似乎也不像刚才那么痛苦了.
我一用力就将阴茎全根顶进阴道里!
美芳虽然皱了一下眉头但没有再痛的叫出来,
只是低声的"嗯"了一声.
我开始以一般的的速度抽插着,
插了一会后美芳的阴道开始分泌润滑液,
我感觉阴茎的抽插也顺了起来,
这时美芳已经开始有一些除了"痛"以外的其它感觉.
美芳抱着我的背看着我,口中喃喃地念着:
[KO,喔!KO,噢.好爱你!..]
我低头吻她一下接着就舔起她那两颗乳房,
同时用牙齿在乳头边磨着,下面则继续的抽插着.
美芳已经陷入性爱的欢愉中,口里不停的说着:
[爱我!.KO,喔.啊!爱你...]
我趴在她身上两手往后去拉高她的大腿,然后再加速的冲刺!
美芳高潮了!
她紧抱着我双腿挺直口里叫着:
[啊!.啊!KO,啊!我,啊!爱你!..]
再加快速度我也射精了,再度的射进她紧紧的阴道里.
就这样我们抱着,直到我不再气喘如牛时我才离开她的身体.
我再度的分开她的双腿,
把卫生纸放在屁股下面好迎接那从阴道口缓缓流下的精液,
我同时也在欣赏着她的阴道一缩一缩的美丽画面.
一会美芳回过去神来看到我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她那里?
她骄羞的和上腿口里嚷着:
[不要看啦!丢死人了!]
我说:
[怎么会呢?很美的画面耶!]
美芳说:
[不要啦!KO,你过来一下!]
我一过去她就一把抱住我说:
[KO,我好爱你,好爱你!我可以什么都给你,只要你爱我就好了.]
我吻她一下说:
[别说傻话!]
美芳说:
[我不能没有你了!你搬来和我一起住好不好?]
我有一点生气的说:
[别开玩笑了!]
美芳看我有一些不高兴了就说:
[好啦!就当我没说!]
我们又拥吻了一会美芳才开车送我回家.
这一晚我陷入了难解难分的迷思中,
这四个女人的影像在我脑海里不停的盘旋着,
想着她们的一切?:
"小芬是标准的古典美人,她的气质让我不敢有一丝猥亵的心思!
她是我的最爱也是我难以抚平的心痛.
美芳和小芬是属于同一类型的美人,
这是我一直排拒她的重要理由之一.
她是非常具有现代感的女人,偏偏又带有一些小芬的影子,
也更是让我一直想要远离她的原因!
只是现在变成这样?唉,难道是宿命吗?
小苹典型传统妇女,具有坚韧不服输又善解人意的特质,
永远愿意为她的另一半付出一切!
现在她在我心目中是小芬之外的第一选择!
小氛和小苹也有相当多相似之处,
但是我总感觉到她的不安定性和难以捉摸的心思,
总又让自己陷入她的迷雾里."
翻来覆去的想着,也许是太疲惫了,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睡到中午才起床.
美芳打电话来还是说着那一些很想念,很爱我的话.
我随便敷衍一会就把她给打发了.
突然我开始对自己的这些情爱关系觉得很烦,又想要去逃避.
下午就去我师傅家里拜年,顺便打听一下有什么工作?
[喔,有啦!阿拉伯那边有缺啦!但是最少要两年?]
这个我放弃!
[民生东路那边也有!只不过你是头凳子,
他们要的是二凳子和二炉子.]
[啊!彰化二林我师弟那边缺一个头凳子,
一个月是三万二你要去吗?]
我点点头.
[好!那明天我打电话给你.]
我要下去二林时只告诉我妈,剩下的人我都没通知.
虽然是在二林上班小芬也是住在这里但是我不敢去找她.
在这里我几乎是过着隐者的日子,
除了上班以外剩下的时间都呆在宿舍里看书看电视,
偶尔上街去也是为了买书和买一些生活用品.
家里我也很少打电话回去,每个月我也是把两万元用寄的.
(买汇票用挂号的寄回去.)
在这里除了薪水外还有小费可以拿,平均每个月都还有五六千块.
做了一年多之后这家餐厅的老板因为和朋友经营的水产养殖,
好象是水质的突变还是怎样的,我听说整个养殖区的鱼虾全都挂点.
资金周转不灵因此将这间餐厅转手.
餐厅还是继续经营只是新的餐厅老板娘太啰嗦了,
又爱挑剔一些有的没有的,我实在是无法忍受这样的人,
就这样我自己决定回台北不再做了,
和燕妮的母女的孽缘也成了过往云烟.
回到了家,在房里我算着身上的财产?
"ㄟ,真的还存了不少耶?"
我是直接回家的,我妈看到我时吓了一跳问我说:
[阿,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笑着说:
[回家给你养啊!]
我妈说:
[还需要我喂你吃饭吗?我才想说这次你难得做的这么久,
没想到你又失业了?]
我笑着说:
[习惯就好了嘛!]
晚上我去找我同学没想到他现在也是无业中?
他说:
[ㄟ,中华商场好象有在卖无线电的线路哦?]
我说:
[你怎么知道的?]
他说:
[我听我朋友说的!只是他也不知道是哪一家.]
我说:
[那我们明天去找找看好了.]
在中华商场我们找几家比较熟悉的店询问?
(都是在卖一些有的没有的不是很正常东西的店.)
最后我们得知在二楼有一间老太婆有在卖?
我们赶紧到二楼找了一会才找到,
那是一间非常小的店面不特别去注意的话就很容易忽略它的存在.
老板果然是一个老太婆,本来她是不理我们,
我们就跟她纠缠了好久,
她才勉强的拿出一份叫作"金龙五号"的电路图给我们,
而且还不停的叮咛我们:
[要小心哦!现在警备总部可抓得很紧,
你们要玩无线电就要特别的注意哦!]
(那时我们在玩27Mhz无线电的时候,
只要一听到接收机喇叭里传来一阵一阵由远而近的探测器讯号声?
大家就没人敢再按拖咪说话,
要等到那个可怕的声音没有了,才敢再继续的聊天.)
金龙五号是27Mhz无线电收发机的完整线路图,
更棒的是上面已经把所有的零件制作方法都有很详细的解说,
像电感的圈数,漆包线的编号,电路板的线路布图,
各项零件的规格都在其中.
而我们所最关心的发射晶体,
竟然也是在市面上随便就可以买得到的编号.
经过我们用了好几天的时间,不断的失败再重做后终于完成了.
我同学用着也不知道他是去那里弄到的驻波比表来测试金龙五号?
虽然号称有五W的发射功率,
但是经过测试后我们发现发射功率大概只有2-W左右而已,
而且我们的天线的驻波比竟然高达1:4?
像这样高的驻波比可以说几乎所有的发射功率都被打回来了.
我同学赶紧去找资料来看?
原来(频率/电波速度*物理特性=天线长度)
经过一算27Mhz的全波长是"10米6"?
"噢!谁敢装这么长的天线在屋顶上?
那么就折半吧!也就是半波"5米3罗?
这大概是一支晒衣竹竿的长度."
这个长度是还可以接受啦!
一开始我只是在竹竿上拉一条粗铜线,
只是屋顶上插着一支红色竹竿也是满引起旁人注目的.
(我是想买白色或是灰色的,可是五金行里只有红色和深蓝色)
但是驻波比还是没办法调整到小一点,
虽然已经是1:2:3而且2-3W的发射功率也太小了.
随后我同学又去弄到一份号称有10W功率的发射电路图,
然后我们再重新制作,把这个发射电路整合进金龙五号的电路里.
完成后在测试结果也只有5W而已,但是已经勉强可以接受了.
本来讯号的强度是用UV表做显示的,
我嫌它不容易看清楚讯号强度的指示,
我就从音响月刊中的LED显示讯号强度的电路再加进去,
这是一颗LM****的讯号IC,它可以控制10颗LED来显示讯号强度,
就这样我们终于正式的完成27Mhz的无线电通话机.
此时只差天线的问题,
几天之后我同学用三支铝管做地线用一支铜管做天线,
形状像是一支大雨伞的"2米6",4/1波天线.
经过测试调整后我们非常满意!
驻波比竟然可以达到1:1:2-3?
就此我们的金龙五W的无线电收发机正式完成,
也开始我们的讲无线电的快乐时光.
我在忙碌着做这个东西的日子里,
除了我同学的电话,小苹她们都没有打电话来,
也许她们还不知道我已经回来了.
我和我同学通了几天后总觉得发射功率还是太小了,
我们要和日本或菲律宾通话时对方总是听不清楚我们的讯号.
因此我们又去弄了一部发射功率达到30W达到的"龟",
(发射功率放大器)
随后我和我同学又从卖废五金的店里,
(这是一家什么都卖的黑店,
只要你说的出口他们就会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