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情 - F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如果“共产党”接着反动和独(裁),上独(上海独立)、广独(广东独立)就跟台独一样,只是个时间问题。 于 March 23, 2004 21:05:10:

回答: 反台独必须以反共独(裁)为前提和充分必要条件: 没有共独就没有台独:共独是因,台独是果。对於大陆爱国人士来讲,不可因果倒置。在台独和共独(裁)互相冲突的时候,大陆的爱国中国人民应该以反共独为第一优先,而台湾的爱国中国人民应该以反台独为第一优先。 由 如果“共产党”接着独(裁),上独(上海独立)、广独(广东独立)就跟台独一样,只是个时间问题。 于 March 23, 2004 20:51:37:

这是一部被海关销毁的PT-40台湾制的27Mhz厂机,
由于毁坏的部份和问题都很轻微所以很容易就修复了.
(海关销毁的方式是用尖头的东西去戳坏机器,
有时位置偏了或者力道轻了点就会有像是我拿到的,
所谓海关销毁的可用品.)
在这几乎一个月的时间里,
我们还跑到台南湾里的废五金专业区,
高雄大发废五金工业区找材料和零件.
刚开始讲无线电时,
我们也是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逛到处串门子.
不过时常不是我找不到我同学不然就是他找不到我?
因此还要用电话先说好在那一个频道.
(27Mhz有40个频道可以使用)
后来我们嫌这样实在是太麻烦了!
干脆我们说好就固定在30频道.
(当初在玩27Mhz的人程度和水准都满高的,
因为市面上根本就买不到机器!
除非你能自己做不然就是从特殊的管道所取得.
而且当时警备总部抓得很紧,
只要一不小心随时都有可能会被请去泡茶?
然后是机器没收再写张悔过书.)
由于我和我同学住的比较近,
再加上我们的功率也比较大,所以根本就没有人可以盖我们的讯号.
30频道还是有很多人在用,
我们开始固定在用时,那些人并不认输而且还呼朋引伴的来踢馆?
最后知道了玩不过我们,都只好自己消失.
从那时起只要是晚上我和我同学在通话的时间,
这里就变成了他们的禁地,也是40个频道里最安静的频道.
但是我和我同学并没有因为这样而引起公愤,
因为只要先打个招呼而且不是来搅局的,
我们都不会去干扰他们的通话.
最后30频道变成一个避风港,
在别的频道被闹得受不了的人或者想安静通话的人都聚集来这里,
而我和我同学和后来又有几位自愿加入当庙公的,
都尽力的维持这里的秩序和水准.
后来他们因为已经玩的很熟悉了,
也讨厌日本无线电台的超强讯号干扰,
像我同学的朋友就仗着PT-40加上100W的龟和我同学的大雨伞天线,
就时常给日本人贱叫一番!
最后还让日本的交流协会向我们的业余无线电协会,
(我们台湾正式的无线电火腿组织)
抗议!
而我就专门去盖菲律宾台,听不爽就盖台!
因为地理方位的关系日本台我盖不到!
(我的天线才三楼高而已,而且老是看到几个警察站在巷口,
对着我的大雨伞天线指指点点的?让我吓的要死!)
在台湾我最远是中坜和宜兰九弯十八拐的那个凉亭附近,
国外就是日本菲律宾泰国印尼印度.
到后来大家一窝蜂的往144Mhz跳的时候,
我也用着我的C520听听警察的无线电,
不然就是跳到860-940去听听人家的行动电话里在讲些什么,
(这也让我听到很多我不该听到的东西)
后来我又在28Mhz呆了一阵子后也感觉无趣了,就从此的封机了!
这晚我正在和一堆人在空中说着一些废话,
突然电话响起?我以为是我同学.
[喂...]
[KO..]
我愣了一下,我问说:
[你是...]
[我是美芳...]
电话里传来一阵哭泣声?我说:
[ㄟ,什么事啊?有需要用哭的吗?]
美芳说:
[人家高兴嘛!KO,你能不能来我这里一下?]
我问说:
[有什么事吗?]
美芳说:
[你过来一下就好了嘛!]
我说:
[好啦!]
到了板桥四川路美芳的住处,她早已经在楼下等我了.
进到她的房子里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美芳却拉着我去她的房间?
我说:
[有什么话这边说就可以了嘛?]
她不理我就拉着我的手往房间里走,
进到房间我傻了?化妆台上放着一瓶清酒?
我坐在床沿说:
[到底是什么事啊?]
她拿起装满清酒的杯子给我说:
[我想要和你一起喝个酒.]
然后她坐在我的旁边紧靠着我说:
[人家好想你喔!这一年多来你都没有一点消息,
打电话去你家你妈妈也说你没有留那边的电话,
你到底是去哪里了嘛?]
我说:
[工作啊!]
美芳说:
[你不要再跑到那么莫名其妙的地方去嘛!
来我爸的公司我们一起上班好不好?]
我说:
[不要!我做厨师跑来跑到去的习惯了.]
我们喝着酒,她一直扯一些有的没有的事情,
而我也跟她哈哈啦啦的混着.
一会,她拿起我手上的杯子放在化妆台上,
然后转身把我扑倒在床上不停的吻我.
也许我太久没有做爱了,情绪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
我们吻着同时也动手在脱去对方的衣裤,
又拥吻了一会我让她躺平,
我转过身来跨上,双手左右撑开她双腿,
我低下头吻着吻着那两片小阴唇.
我的脸颊被美芳那如绵幼嫩的双腿因为刺激而夹击着.
我用手指轻拨阴唇,美芳立时呻吟了起来,下身轻轻扭动.
再按住那阴唇左右的揉动,
两指拨开双唇舌尖轻触微露的阴核,
美芳不自觉地将臀部上挺,扭动双腿呻吟着:
[嗯..嗯..噢..嗯 ...]
刷过几下阴道和阴唇后再将舌尖伸入阴道里,
美芳发出一阵阵欢愉的呻吟声:
[嗯.嗯.啊..啊.嗯..噢.啊..嗯.]
美芳面泛春潮,气息娇喘!
我顺着势躺了下去,再把双手缓缓撑开两腿,
随着双腿的角度变大,美芳因为兴奋而阴唇张合着.
我挺起阴茎顶了阴道口一下,
再用手抓着开始将龟头磨搓阴唇阴核,
再如蜻蜓点水似得浅插阴道口.
美芳被我挑逗得春心荡漾,
从她半开半闭如痴如醉的眼神及朱唇半开的浊重喘息声中,
可以看出她已经销魂难耐,不自主地将双股挺凑了上来,
我顺势将屁股一沉!阴茎完整的进入阴道里.
美芳口里不自主的哼一声:
[啊!....]
她主动的把双腿摆上到我的臂弯来,同时自己摆动着腰,
我慢慢的由缓而急的抽送着.
由轻而重阴茎抽回到阴道口再用力的插进阴道深处,
随着我着深深的一插!
美芳双手总是随着我的节奏松紧捏的掐着我的双臂,
同时随着着我深深的一插!阴囊也重重的敲击着她的会阴,
美芳紧缩的阴道壁在我敏锐的龟头凹处刷搓着,
像是一阵阵电击似的由龟头传至大脑,
我不禁仰起头深吸了一口气.
见到美芳那粉红的阴唇随着阴经的抽送而被拖进拖出的,
阴道口分泌出了一股白色的乳汁随着阴茎的抽出而流了出来.
美芳口中不停的呻吟着:
[啊..啊.嗯..喔.啊.嗯..嗯...]
她媚眼微合逐渐的发出急促的呼吸声,
像水蛇般的腰扭摆不停.
阴茎在阴道里不停的上下左右的插进在抽出,
弄得她娇喘吁吁,头不停的摇摆,秀发散乱在脸庞上.
我感觉美芳的阴道越来越紧,温度也越来越高!
让我忍不住的把阴茎向前用力顶去!
美芳哼叫一声"啊.."后,,
双手抓紧被单,她用牙齿紧咬朱唇,我们胯股紧紧相黏,
我只感觉深紧的阴道吮含着龟头一阵酥麻直上脑门,
我用尽力气将她双腿压向胸部,龟头使劲的向前揉挤,
一股热热腾腾的精液由龟头射出.
好久没有体验的感受,我不禁哼出声:
[噢!...]
美芳双手将我的背部紧抱身体一阵颤动之后,
[啊..啊..KO!啊.我..啊!...]
便完全瘫痪了.
阴道由于过度的刺激而颤抖着,
像是喘息般的吸吮着我还在间断奔出的精液.
我无力的躺压在她的身上,眼皮也逐渐沉重了起来.
到睡到早上我醒来时,美芳还紧抱着我的手臂沉睡着,
脸庞粉红,嘴角微露浅笑,
我盯着我被她两颗白净净的乳房夹击的手臂?
脑海一片空白!
第一次这么清晰的看着她赤裸裸的身体,
我想把手臂抽出来却惊醒了美芳.
她一睁开眼看我一下?
然后就整个人扑在我身上撒娇的说:
[KO,你今天就留在这里陪我好不好?]
我说:
[不要!]
美芳问说:
[为什么?]
我说:
[没有为什么!]
她紧抱着我说:
[不让你回去!我不要离开你]
我说:
[别闹了!]
美芳说:
[不要嘛!人家不要啦!]
我吻她一下说:"
[以你的条件随便挥一下手,马上就好几卡车的男人!
为什么你一定要委屈自己,这样的来找我呢?]
美芳说:
[女人是靠的是感觉而不是眼睛!]
我说:
[你的感觉神经好象有一点问题哦?]
美芳说:
[讨厌啦!只要是喜欢上了就很难去抗拒的!]
我说:
[好吧!随便你了!只是为什么我要在这里陪你?]
美芳说:
[和你在一起我觉得好幸福!而且你在抱我的时候...]
我说:
[你这个色女!看我怎么修理你...]
我推开她坐了起来然后把阴茎摆在她的面前我说:
[你看现在要怎么办呢?]
美芳有一点不知所措?呆滞的眼神盯着阴茎?
我把阴茎更靠近她的嘴唇,
她脸红了?眼睛看着我又看着阴茎一下?
我转身下床说:
[刚才你有感觉到幸福吗?]
美芳呆若木鸡的盯着我看?
直到我开始要穿衣裤时,
她才大梦初醒般的冲下床抱着我说:
[人家不会嘛!你又没有教我?]
我说:
[不要勉强自己!]
美芳说:
[不!我没有.]
我说:
[好了啦!你不是也该准备上班了吗?]
美芳说:
[我试试好不好?]
她蹲下去微微颤抖的手抓着阴茎,
很勉强的张开小嘴,闭着眼睛把龟头含了下去.
我没吭声就看她怎么做?
她含了龟头一会后,因为她就只是含着?
我忍不住的说:
[嘴要前后的动!不可以让牙齿碰到.]
又一会我拉她回床上,我躺着让她在我上面,
她开始含阴茎时,我就把她的屁股拉过来,
双腿跨在我的头上开始用舌头舔起她的阴唇,
美芳像触电一样的身体抖动着.
我舔了一会后说:
[要像吸棒冰棒一样越深入越好!]
我又继续的舔了起来.
要给她高潮太容易了!
我才开始扳开她的两片阴唇用舌尖刷她几下阴核,
再把两只手指深深的插到阴道里,
后她就高潮了!
美芳瘫软的身体从我身上滑到床上,
我做起来把阴茎塞进她的嘴里然后开始抽动一会,
我说:
[我要射精了!]
然后用手套了几下,再深入她的嘴里射精了.
美芳先是吓了一跳!然后就把我的精液也全都吞了下去!
我又让她吸吮了一会才把阴茎抽离她的嘴.
我躺在床上美芳靠过来乳房压在我的胸膛上吻着我说:
[KO,现在我已经全部都给你了!]
我说:
[还没有哩!]
美芳说:
[都给你了啊!哪里还没有?]
我用手摸着她屁股说:
[这里!]
她说:
[不要!你别想!]
我吻她一下说:
[开玩笑的.]
我们又拥抱了一会我说:
[七点多了,你该准备上班我也该回去了.]
美芳问说:
[那你什么时候才会来找我?]
我说:
[总要给我身体休息的时间啊?再过几天吧!
啊,对了!昨晚我们...你会不会怀疑?
说:
[不会啦!我自己会注意的,你放心的来找我就好了啦!]
回到家打开无线电叫了我同学几声,没响应?
虽然还有一些人在线上但是我不想和他们聊天,
无线电就开着,我躺在床上休息着一面听着他们的通话,
不知不觉的我又睡着了.
电话铃声响起?我猛然惊醒接起说:
[喂,找那位?]
[哥,你回来了?]
我还有一点昏昏欲睡的问说:
[是啊!你是哪一位?]
[哥,你还在睡觉对不对?]
我说:
[是啊!..喔?.小苹是你啊?有什么事吗?]
小苹说:
[哥,你现在来我这里好不好?]
我说:
[喔?..好啊!]
原来已经晚上九点多了!我心想:
"奇怪了?我妈怎么都没有叫我起床吃饭?"
我出门时家里竟然也没半个人在.
在小苹的房里,小苹主动的抱住我说:
[哥,好想你喔!每次你都会像空气一样的蒸发消化掉?
我不再让你离开我的身边!]
随后自己脱光了衣服然后在脱光我的衣服拉着我到床上,
张开双腿向我伸手说:
[哥,快来嘛人!家好想你喔!]
也许是她情绪已经沸腾了,阴部已经湿了一片!
阴茎进入时一点阻碍也没有,我奋力的挺进!
小苹则紧紧的抱住我,双腿抬的高高的,
好让阴核能够完全的享受到我阴部的撞击!
这样的接触感觉很舒服也很刺激!
一会后我们同时的高潮了.
我们又拥抱了一会小苹说:
[哥,我决定要嫁给你!过几天我就会去跟我爸妈说!]
我说:
[你现在还是学生耶?他们会同意吗?]
小苹说:
[我不管!反正我一定要嫁给你!]
我说:
[如果你爸妈不同意的话,我是不可能会娶你的.]
小苹说:
[他们会同意的!]
我们相拥而眠早上她去上班时我才回家去.
过了几天这晚上我正在讲无线电,小氛打电话来:
[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告诉我?]
我说:
[有什么事吗?]
小氛说:
[我有事要告诉你!你现在能过来我这里吗?]
我说:
[好啊!]
在小氛房里小氛问我说:
[哥,听说你已经决定要和倩苹结婚了?]
我没回答.小氛叹了一口气说:
[看来我好象已经完全没有希望了!]
我还是没出声.小氛说:
[哥,既然这样我也看开了!可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我问说:
[什么事?]
小氛说:
[我没有什么要求!只希望你能从今晚起好好的爱我三个晚上.]
我问说:
[为什么?]
小氛说:
[既然不能拥有你的人,我希望能拥有你在我身体里的感觉!]
我问说:
[那为什么需要三个晚上?而且如果你怀孕了那要怎么办?]
小氛说:
[我只是想牢牢的记住你的味道,而且这几天是安全期不会怀孕的.]
我说:
[好吧!]
我们脱光了衣服上了床,拥抱接吻然后就做起爱来了.
也许小氛以前只做过几次而且经过了这么久的时间,
我感觉她的阴道好紧好湿热?
我怕我会支持不了太久,所以用手攻击她的阴核好加快高潮的时间,
果然她高潮时阴道阵阵的收缩让我无法忍受而一泄如注!
我射精时小氛还特别的挺起臀部让我阴茎更深入阴道射精.
第二晚小氛似乎已经化过妆了,像个新娘子一样?
这个气氛加上她骄羞的一付新嫁娘的模样,
让我不觉的使出了浑身解数,我俩也同时达到了高潮,
小氛还是一样的挺起臀部让我阴茎更深入阴道里射精.
第三晚她同样的像个新娘子一样任我肆意的蹂躏,
只是连续的三个晚上的做爱,我的感觉神经已经麻痹不少,
小氛连续的两次高潮后我才想要射精!
却没想到小氛主动的要求我把她的双腿ㄠ起压在她的胸前,
这样的感官刺激让我不得不将阴部紧紧黏着她的阴部,
阴茎深深的埋没在阴道里完全的释放我所有的精液在她的子宫里.
休息过后小氛说:
[哥以后我们可能不会再见面了!]
我们拥吻着享受这最后的甜蜜时光.
早上我醒来时看着天花板心里想着:
[没想到小氛就这样离开了?]
我不觉的叹了一口气却又感觉到心情轻松不少.
又过了几天我在期待着小苹,我的新娘子小苹的来临?
却都没有她的消息?我不觉得有点不安了起来,
又过了几天,我忍不住的跑到小苹的住处去找她,结果没人在?
连续的我一个礼拜都去她住处去找她,结果我都黯然的回到家里,
不觉得我想起了小芬的无故消失?
我心想:
"难道痛苦的往事真的又要再重演一遍吗?
也许小苹现在住她父母家里啊!正在讨论我们的事也说不定啊?"
几天后的一个早上电话响起我接起:
[喂,你找谁?]
[哥....]
[苹?....]
[哥..我...我..对不起!.我....]
她说完后就挂上电话?
我的脑海一片空白!心情跌到了谷底!
我像失魂了似的瘫软在床沿.
两个月过去了,但是每晚我都要靠两三瓶啤酒才能入眠!
虽然我也又开始上班了,但是整个人每天都是魂不附体的样子,
厨房领班问我"怎么了?"我也只是笑笑而已.
做了两个月心里实在是太痛苦了,又钻不出这个泥沼?
我干脆辞了工作,呆在房间里每天借酒浇愁!


苹果情缘
作者:komojo
 
苹果情缘-12
原作者:komojo
发表内容:
小苹轻轻的关上门,然后在计算机椅上坐了下来朝我微微笑着?
我用结巴的声音问说:
[苹?妳..妳.怎么会在这里?妳是怎么进来的?]
小苹看着我淡淡幽幽的说:
[是呀!我四处游荡无处可去,飘呀飘的就飘到了这里了.]
我用力的敲了自己的头一下试试看我是不是醉了?
"哇靠!好痛!奇怪了?我没有醉啊?"
小苹突然的笑了起来说:
[是妈妈开门让我进来的啦!]
我说:
[是哦?我还真的差点让妳吓呆了呢!]
小苹看着我问说
[哥,好几年不见了!你还是没什么变耶?]
我说:
[谁说没变?我现在是景色依旧,面目全非了!啊?对了!那妳呢?]
小苹淡淡的说:
[我?..我还好啦!]
我看着小苹这种突然落寞的神情?以为她也像我一样的婚姻不顺? 突然的一阵心闷就涌上了心头,随手拿起啤酒就想要继续再灌时,
小苹却冲了过来一把就抢了过去说:
[哥,你不能再这样的喝了啦!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我说:
[啊!死不了的啦!最多再去抓几只大兔子回来而已.]
我又把啤酒从小苹的手中抢了回来一口就给它灌了下去!
小苹说:
[哥,你不要这样虐待自己好不好?]
我说:
[我哪有虐待自己?我现在觉得很快乐啊!啊,对了!妳应该已经结婚了吧?]
小苹摇摇头说:
[没有.]
我疑惑的问说:
[那男朋友总该有吧?]
小苹还是摇摇头然后低着头沉默了?
过了一会她才开口问我说:
[哥,我知道你的心里一定还在恨我当初的不告而别,对不对?.]
我说:
[没有!我了解妳的处境,这一切的是非我都是自做自受的.]
小苹说:
[你结婚的时候我爸爸妈妈都不肯告诉我,直到后来他们要我去相亲的时候才对我说,他们要我对你死了这个心!但是我告诉他们说"我已经是完全的死心了!"我不要去相什么亲?如果硬要逼我去我会....]

整个房里都安静了下来,小苹低着头沉默着,而我则是不知道该再说什么话?只能默默的看着她.过了一会我问说:
[苹,妳怎么会突然想到要来这里找我?而且现在已经这么晚了?]
小苹说:
[昨天我就跟妈妈说我今天晚上会过来家里找哥聊一聊!前一阵子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就感觉到好象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一样?我整天都心神不宁的但也找不出是什么原因,所以我才想说是不是哥你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才决定打个电话给妈妈试探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却没想到妈妈竟然跟我说你已经离婚了?我当时真的吓了一跳!哥,你为什么要离婚呢?我问妈妈为什么时她却要我来直接的问你.]

我说:
[也没有为什么啦!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妳就不要再问了!]
小苹问说:
[我听妈妈说你那个老婆到现在还一直的想要再跟你和好,可是你却不愿意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我说:
[本来就是个错!我根本就不应该再继续的错下去.]
小苹问说:
[那哥你以后打算要怎么办?]
我看着小苹说:
[那能怎么办?我现在也不知道该往前还是回头!我从刚退伍时就为了想要赶快上班赚钱而到基隆去上班,可是才做没几个月就因为骑机车下班时出了车祸而在家休养.然后被我同学影响而买了苹果二号计算机,结果就这样的和妳认识而发生了这样牵扯不清的关系.不过当初的妳太年轻了,所以我也只是把妳当作小妹妹看待而已.

后来我去基隆钓鱼的时候和一个叫作郑明芬的女孩子认识了,在那段的时间里我同时的和妳们两人轧在一起.我们去环岛旅行后我就已经决定要和郑明芬结婚了,而那个时候妳也刚好搬到新家去.我当时心里全心全意的在准备和郑明芬结婚,只是却没想到郑明芬因为住在乡下的祖母生了重病,她就急着赶了回去而没时间通知我一声.再来就是因为她自己身体的关系也从此就再也没有和我联络,我的心里那时遭受到非常严重的打击.

几年之后我却接到郑明芬的妈妈寄来的照片,使得我不得不跑去她在彰化二林的家一探究竟?这才发现郑明芬竟然已经生了一个我的小孩?可是我们却有着不能在一起的原因,我当时心里好难过,好痛苦!再来就因为和玲氛在光华旧书摊的碰撞而再次的和妳相逢,当时虽然妳和玲氛在彼此对抗着,但是我的心里已经认定妳是我的第一选择!所以我就是因为要逃避玲氛而去到竹山工作.

回来后郑明芬的堂妹郑美芳却又莫名其妙的出现,我和妳们三个女人又同时的轧在一起经过一阵的搅和后,我又再一次的逃避郑美芳而去二林上班.回来后终于我们决定要结婚了,

而这时玲氛也自愿的放弃而离开了,但是没想到妳却又....在那我心里最空虚的时候郑美芳趁虚而入!在我最脆弱而又毫无防备的时候向我提出了结婚....
结婚后虽然我是尽力的在维系这段婚姻,但是毕竟我俩之间的差异实在是太大了,"离婚"也只是早晚的事而已.]
我说完时看到小苹的脸颊流下两行泪水?
突然她冲过来抱住我激动的说:
[哥!我对不起你!是我的错!我....]
轻轻的推开小苹说:
[妳没有错,这是我自己的选择的.]
小苹说:
[要不是我,你也不会....]
我说:
[好了啦!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现在再说又有什么意义呢?]
小苹说:
[哥!这些年来我好想你!好想你!...]
我也紧紧的抱住小苹,心中一股莫名的感伤油然而生,
我轻抚着小苹的秀发问说:
[为什么妳还不结婚还不肯交男朋友呢?]
小苹说:
[我不要!我不要....]
我问说:
[为什么不要?]
小苹说:
[因为在我的心里已经被一个男人的身影装满了!]
我问说:
[被一个男人的身影?难道说...ㄟ妳该不会是在说我吧?]
小苹点点头说:
[对!哥,就是你!]
我说:
[妳这个傻女孩!如果我没有离婚?那妳一辈子都不想要嫁人了吗?]
小苹幽幽的说:
[除了哥你以外,我谁也不要!]
我说:
[ㄟ,妳干嘛这么执着啊?我到底是好在哪里呢?为什么妳们全都是一个样!]
小苹说:
[别人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好想你!好想你!]
我激动的紧拥着小苹,我们拥吻着.控制不住的冲动!我俩立即的就赤裸裸在床上纠缠着.
小苹迫不及待地将右手伸入腿间,轻轻抓着我的阴茎将龟头抵在她的阴道口.我也就顺势向前挺腰,龟头缓缓地进入小苹那彷佛陌生又是熟悉的的阴道里.小苹闭上了眼睛脸上同时出现了痛苦和愉悦的表情?口里挤出一声:

[啊~~] 
我缓缓的抽动了几下后,再一次的给她挺到最底!接着快速的抽动了起来,
小苹也开始用着自己的手呜着嘴呻吟着:
[啊..嗯.哥!..嗯..爱我!.噢...]
我持续的抽动着,只是速度已经慢了许多.
我问说:
[苹!..喜欢吗?...]
小苹瞇着眼睛认真看着我说﹕
[嗯...哥!..嗯..我..喔!..爱你..!]
我起身让小苹趴着,从她后面抱住她缓缓浅浅地继续的抽动着,
在她耳边我轻轻的说:
[苹.....]
小苹像是梦呓般的回答我说:
[嗯..哦..哥!.哦...呀...嗯...]
小苹享受着我阴茎的顶冲和我在她脊背上的亲吻,还同时轻轻前后摆移着臀部迎接着我冲撞!被阴茎抽动时所带出的淫水已经浸湿了我的阴毛和阴囊.再把小苹翻过身来趴在她的身上,双手向后扳高她的双腿,阴茎抵住阴道口,先插进一点确定无误后,我就猛力的往前顶!

阴茎就倏地被我尽根挤进小苹的阴道里,龟头感觉到被的阴道壁紧箍的快感?使我忍不住的加快速度起来.一下下地将阴茎几乎整只抽出然后快速地插回阴道里,小苹雪白的乳房随着我的冲刺而左右颤动着,我一边加快了抽插的节奏,一边伸出双手捏揉着她的双乳,小苹更是抬高她的臀部迎接我急促的冲撞!龟头被收缩的阴道璧磨的兴奋异常.小苹的手紧紧抓着身旁的床单,媚眼紧盯着我?我的双手托着她的腰上身直立,阴茎拼命抽插着,小苹的淫水不停流出最后她嘴里挤出一声:

[啊!..~~~]
紧紧的蹙着眉头,张着小嘴:
[啊.啊.嗯.嗯.嗯...]
阴道的阵阵收缩,小苹高潮了!我也拼命的做着最后冲刺,我停止抽动时将龟头深深埋入小苹的阴道里,将浓烈的精液阵阵的飙入她子宫的最深处.小苹紧抱着我享受着那久未历经灌溉的喜悦!一会后小苹吻着我说:

[哥,我好爱你!]
我们紧拥着入眠.
早上小苹先出门上班去,我妈问我说:
[啊,现在妹仔回来了!那美芳的事你打算要怎么办呢?]
我妈当然是比较喜欢小苹,不然怎么会开门让她进来,然后也不管她整晚的呆在我的房间里干什么?只是美芳那边有她的两个孙子在,我想她现在也已然在开始伤脑筋了.

我说:
[我也不知道!这种伤脑筋的事以后再说吧.]
美芳并不知道小苹的事,也不知道她又回到了我的身边.我们仍然在公司里玩着躲猫猫的游戏.由于美芳对我的温情攻势及亲密的紧迫盯人,让我开始的有一点心意动摇而重新的考虑是否再次的去接受她,可是现在小苹回到了我的身边,却又让我不由的犹豫了起来.

几个礼拜过去了,美芳现在对我的态度,几乎已经可以用"只要我喜欢?什么都可以!"的方式来形容?我感觉好害怕?因为她愈是这样我就愈是狠不下心不理她.而小苹也是来家里的次数越来越多?她会帮我妈做家事还陪她聊天?我妈现在是很希望小苹能做她的媳妇,而晚上就在我的房里和我睡觉,好象已经是我的老婆的模样?

我曾问她说:
[如果妳爸妈现在还是不同意我们的婚事,那妳又要怎么办呢?]
小苹说:
[自从经过上次那件事之后,他们已经看到了我坚决的态度!现在只要我想跟谁结婚他们都不会再反对了.]
我彷徨了!因为现在只要我做出任何的一个决定!都可能马上会严重的她们伤害其中的一人.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这样的拖下去也不能解决问题!我又想要逃避了,这晚在房里我对小苹说:
[我过几天要去南部找朋友所以会不在家.]
小苹说:
[你不在家我也会来陪妈妈啊?喔,对了!哥,你要去几天?]
我说:
[是好久不见的老朋友了,可能会在那里多呆几天吧?]
第二天我就向美芳的大哥请辞!但是他不准?
他说:
[你现在不是做的好好的吗?干嘛要辞职呢?]
我说:
[我觉得好累!我想要休息一阵子.]
美芳的大哥盯着我看了一下说:
[以你的个性及能力我想应该不是这个原因吧?我记得你那时说过你每次在想逃避都是因为感情的问题...啊?难道....难道说你以前的那个叫什么...苹的又出现了?]

我这时才开始后悔那时也说给了他听!
我说:
[不瞒你,你猜对了!]
美芳的大哥说:
[真的给我说对了!那..那.美芳你要怎么办呢?]
我说:
[我要是知道该怎么办?也不必想要再去逃避了!那大哥!你给我一个建议,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么做?]
美芳的大哥想了一下?然后又皱起眉头苦思着一会?
他说:
[我也不知道!只要选择一人就会去伤害到另外一人!喔?好头痛!好吧!你不要辞职,我给你一个月的假你去好好的去想一想,看要怎么处理?到时候再来跟我商量好了.等一下你去会计那里领钱.]

我问说:
[领什么钱?再说我要是会计那里不就被美芳知道了吗?]
美芳的大哥想了一下说:
[对哦?那等一下我叫会计拿去给你!这是我赞助你去跑路的车马费.]
我说:
[那美芳这边就劳烦大哥你安顿啰?]
美芳的大哥说:
[我知道啦!]
我离开办公室的时候,不经意的看到美芳的大哥,正双手抓着头发在那里苦恼着?我了解他的心情!美芳是他的妹妹他当然是希望我选择美芳,但是小苹又是我的心爱的人我也不太可能会放弃!而且现在还是我已经跟美芳离婚了,我是自由的单身男人.

晚上我跟我妈说:
[明天我要去南部找朋友玩几天.]
我妈问说:
[啊?你怎么突然...那工作呢?]
我说:
[公司已经放我假了.]
一大早我就跨上机车刚骑没几步就忽然的想到,我曾答应小宗要买一部小汽车给他,赶紧将机车转向来到了西门町的那家店.也许是我太早来了那家店竟然还没开门?没办法!只好先去四处闲逛一下打发时间.好不容易的捱到九点半再回去那家店看看?果然已经开门了!我买了一部日本制的工程玩具车,虽然并不便宜不过光是用眼睛看就感觉很有那个价值.

接着我就开始往南部飙去,到小芬家时已经下午三点多了.
小芬惊讶的看着我问说:
[KO?你..你怎么突然..有什么事吗?]
我说:
[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啦!我只是拿这个要送给小宗的玩具来而已啦!]
小芬把工程玩具车接过去看了一下问说:
[这个...不便宜喔?]
我说:
[没多少钱啦!啊,我该走了!]
小芬问说:
[你要去哪里?你..就只为了拿这个玩具,就专程的跑这一趟?]
我说:
[我只是路过,顺便的就把这个玩具给带过来,我该走了.]
小芬问说:
[是这样的吗?那你现在又是要去哪里?你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
我说:
[没有啦!妳干嘛这么凶啊?我只是....]
小芬说:
[说!老老实实的给我说出来!如果你不告诉我,那我以后再也不要理你了.]
我说:
[好啦!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凶?好可怕耶!]
小芬笑着说:
[你知道就好!我这个大老婆就是有这个特权.快说!]
我说:
[好啦!妳不要这么凶嘛?]
我把小苹来找我要和我结婚,和美芳开始对我紧迫盯人的事情说给了小芬听.
小芬皱着眉头一会然后又苦思不解的看着我问说:
[那你现在打算要怎么办呢?]
我说:
[我要是能决定怎么做,也不用这样选择流浪放逐自己了.]
小芬低头苦思着.忽然我感觉小芬皱着眉头的表情好美?
我说:
[芬!干脆我们结婚算了,这样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小芬说:
[不要!]
我问说:
[为什么?]
小芬说:
[如果要结婚我们早就结了!你也知道原因出在哪里?而且我们的关系大家都是知道的,虽然我们没有夫妻的名份但是实质的关系早就存在了,所以你来我这里还和我同房睡觉都没有人会说闲话.现在甚至我的大伯父伯母还不时的来找我要我多多帮美芳一下!如果我和你结婚了那我不就成了我大伯家的仇人?你叫我以后要怎么做人啊?而且你又要对那个一直在等你的倩苹如何交代呢?]

小芬说的对!我又陷入了苦思.
小芬说:
[晚上你就在这里过夜吧!要去哪里明天再说啦!]
我说:
[不用了,我还是离开好了.]
小芬说:
[就算你不想要理我,也总该陪陪小宗一下吧?他一直的很希望你能陪他一起玩耶!]
我说:
[好吧!但是我来这里的事你不可以告诉你大伯喔?]
小芬说:
[我知道了啦!]
晚上小宗拿着我送他的工程玩具车高兴的又唱又跳的,小芬的爸爸和大哥和我一起喝酒,
我们天南地北的哈啦着但他们仍不忘记要灌我啤酒!小芬坐在我旁边一面叮咛我不准喝的太多,也一面帮我阻挡她爸爸和大哥的攻势.虽说如此但我也还是喝了不少,小芬一看瞄头有一点不对了?就赶紧拉着我往外面走说:

[走!我们散步去.]
一面走着小芬问我说:
[你到底有没有什么打算呢?]
我摇摇头说:
[没有!]
小芬说:
[没有?]
我说:
[现在去想这些事情也是没有用!所以我...]
小芬问说:
[所以什么?]
我说:
[所以我要尽情的享受我现在所拥有的.]
然后我一把就抱住小芬狂吻着她,
小芬想要把我推开因为这是大街上人来人往的.
[唔?不要啦!这里这么多人在看.]
我放开了她,独自的往前走去.
[你?...]
小芬急切的跟了过来.在一处角落里我停了下来,当小芬走到我身边时,我又一把将她拥入怀里狂吻着她,小芬没有再抗拒!她让我尽情的吻她还同时的将双手紧搂着我的腰.

晚上在床上小芬紧搂着我问说:
[美芳和那个倩苹你到底最喜欢哪一个?]
我说:
[我最喜欢妳!要不是妳自动的弃权,她们哪有任何的机会呢?]
我们拥吻了起来,小芬很柔情的轻抚着我的身体.我也咨意的用舌尖完全的去挑衅她身上的每一根感觉神经,小芬完全抬高撑开的双腿让我毫无阻碍的进入她的体内,我们身体紧紧的密合着.就连下身也是轻轻缓缓的抽动磨擦着.小芬高潮时双手紧环住我的脖子,让我和她的身体和她没有一丝的空隙,我们耳鬓厮磨蜜语缠绵了一个晚上.

早上起床后吃过早餐,我在小芬和小宗的挥手道别下往南部骑去.感觉我的心情好象已经舒坦了不少,也开始一面骑着车一面欣赏着沿路的景色.一路的往下飙去,下午时已经来到台南县的玉井附近,正往南化的方向前进.

本来我是计划要直接进南横的,但是看了一下手表都已经三点多了?
我心想:
"今天肯定过不了南横了."
因为还要在宝来办乙种入山证,(附近就是有名的宝来温泉)而且从宝来进去后就是一路的荒郊野外也没有加油站可以加油,要走过初来检查哨(交还入山证)到池上才有加油站.而且晚上在南横的路上都是黑漆漆的也很危险,所以我决定先在附近找一家旅社休息好了,

明天早上一却先都准备好了再进去南横.
这3号路真是好棒!沿途两旁的芒果树形成了这条绿荫大道,虽然路是窄了一点,但是因为车子不多所以我仍然可以咨意的狂飙着.
突然我看到前面有一部白色的小汽车在我前方慢慢的在爬着?由于它已经阻碍了我的驰骋的速度,所以我跟了它一会后就决定要超过它.油门猛的一灌就在我快要超过它时,它却好象要闪路上的一个什么东西一样的,突然的把车头向我这边撇了过来?

我吓了一大跳!心脏狂飙了好一会儿.超过它时我回头狠狠瞪了它一眼!不过因为阳光反射的关系我看不到车里的驾驶是何方神圣?转回头继续骑了一会,却发现那部白色汽车正快速的跟了上来?我心头一紧,赶紧再加足油门向前狂飙而去.但是那部车却仍然的紧跟在我的后面,还不时的想要超过我?

我心想说:
"啊?完了!它是不是因为刚才那件事而想要找我算帐?"
我赶紧把油门加到底!
经过我一阵没命的狂飙后终于甩掉了那部白色小汽车.我喘了一口气!注意后方了一会已经没有看到那部白色汽车的影子,就把机车停在路边的树荫下,人坐在机车座垫上面点上一根烟抽了起来.心里想着:

"刚才真是惊心动魄!以后要忍耐一点,否则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突然的一部白色的小汽车从我面前滑过?
我的心头一紧!就看到那白色汽车紧急把车子撇到路边停下,我开始紧张了起来,心想说:
"不会吧?这么坚持啊?好吧!大不了让你海扁一顿!算我倒霉好了."
车门打开了,耶?一个带着墨镜女人走了下来?然后慢慢的往我这边走了过来.我怀疑的看着那女人,呼吸开始急促了起来.但仍然是故做镇定烟刁在嘴角,站三七步手插着腰看着她想要干嘛?她走到了我的面前看了我一下,然后拿下了墨镜?叼在我嘴角的香烟瞬间的就掉到了地上,还好我的下巴有脸颊的肌肉连着不然也会跟着香烟一起的掉到地上.

"玲氛?"
[哥!真的是你?好我好高兴哦!]
玲氛一把就抱住我高兴的说着.
我愣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只有心里想着: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在这里碰到玲氛呢?"
玲氛问我说:
[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我说:
[家里无聊,所以就出来走一走透透气.]
玲氛问说:
[你无聊出来走一走?从台北走到这里来透气?]
我说:
[是啊!妳不相信啊?]
玲氛说:
[废话!说给鬼听鬼都不信!你别骗人了,是不是和老婆吵架了?]
我没回答.
玲氛问说:
[哥,你是不是自己一个人离家出走的?]
我还是没回答自己又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
玲氛问说:
[哥我看这样好了,你回去跟你老婆离婚算了!然后再跟我结婚,我一定不会让你生气的.]
我问说:
[妳还没结婚?]
玲氛说:
[没有啊!你又不娶我.]
我说:
[别开玩笑了!ㄟ,妳总该有个男朋友吧?]
玲氛摇摇头说:
[以前我就告诉过你了,除了你我对别的男人都没有兴趣.]
我说:
[这么多年了,妳怎么还是没变?一样的想不开老是跟自己过不去?]
玲氛说:
[我就是这个性!喔,对了!哥,你现在要去哪里啊?]
我说:
[随便走走,走到哪里算哪里.]
玲氛说:
[那跟我回去我家好不好?]
我说:
[不要!]
玲氛说:
[好啦!来我家坐一下嘛!你都已经来到这里了?让我招待你一下嘛!]
我说:
[不要!]
玲氛说:
[哥,难道你真的那么的讨厌我吗?]
她的眼眶开始泛起泪光?
我心想说:
"怎么妳也会这一招?用眼泪来威胁我?"
我说:
[好啦!几岁的人了还说哭就哭?]
玲氛马上就笑着说:
[没办法!只有这样你才会投降.]
我说:
[妳...啊,好啦!妳家在哪里?]
玲氛说:
[前面再过去一会就到了.]
我说:
[那妳在前面走我跟在妳的后面.]
玲氛说:
[不要!]
我问说:
[为什么?我又不知道路.]
玲氛说:
[这个给你!]
她拿出一张名片给我?"山庄食品公司 业务经理 蔡玲氛"
我问说:
[妳是经理?]
玲氛说:
[我们家自己的公司啦!是做腌渍物的食品啦.]
我说:
[是这样喔?]
玲氛说:
[哥,你不可以说话不算话喔?]
我说:
[妳这话是什么意思?]
玲氛说:
[地址给你了啊!我会在我家等你喔.我现在还要去客户那里一下,你一定不可以癞皮喔!我先走了.]
她亲我一下后就走回车里去了.我看着她的名片,心里犹豫着该不该去她家?
"啊,怕什么?难道她会把我给吃了?而且我们又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我到底在怕什么啊?"
我慢慢骑着车找着名片上的地址.
"喔?是这个地址没错!"
我抬头一看眼前是一栋规模还算不小的工厂,因为我没看到玲氛所以就将机车就停在大门边,我一面看着风景一边抽着烟,一会后玲氛的车子回来了,她要我跟着她的车子后面进去.

我看着她诡异的笑脸突然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寒意涌上心头?我把机车停好玲氛就走过来很亲热的牵着我的手拉着我高兴的往里走,原来她的家也在工厂里面是一栋三层楼的房子,感觉还蛮气派的.

走到门口时屋里正好走出来一个老太太她对玲氛说:
[玲氛啊,妳回来了哦?咦?这位是....]
玲氛笑着说:
[他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我点头说:
[伯母您好!]
老太太狐疑的看我一下?
然后把玲氛拉到一边用很小的声音问说:
[啊,我怎么从来就没听妳说过妳有男的朋友?而且还是最要好的朋友?妳不是一向都不交男朋友的吗?怎么?..耶?..难道说..他就是妳的那个?..]
她们以为话说的小声一点我就听不到?其实我是有名的顺风耳!专门都在偷听别人的小声小语和悄悄话!这时我看到玲氛示意不要她妈妈再说了,
我心里想:
"难道说....他就是妳的那个?....."
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玲氛她妈妈向我走了过来,脸上堆满了笑容还不停的上下打量着我?然后对我笑着说:
[既然是玲氛的好朋友那就不要这么客气了,你就跟玲氛一起叫我妈妈好了.]
我心想:
"跟玲氛一起叫妳妈妈?...为什么呢?"
但是我还是笑着说:
[妈妈您好!]
她还在我周围转了一圈口里还嘟嚷着:
[嗯?..真像!一定没错!]
我浑身不自在又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然后玲氛她妈妈突然很亲切的拉着我的手说:
[快进来里面坐!]
我坐在客厅的椅子上感到浑身僵硬着非常的不自在,因为玲氛的妈妈一直用着很邪恶的眼光盯着我看?
突然的玲氛她妈妈笑着问我说:
[你贵姓啊?现在在哪里工作啊?]
我说:
[啊?我叫KOMOJO现在在台北做事.]
玲氛这时站了起来走了过去拉着她妈妈说:
[妈!妳过来一下.KO,你先坐着喝杯茶休息一下.]
她们母女俩在一旁吱吱喳喳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是很想听听看她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只是她们说的太小声了,而且离我也蛮远的我根本就听不见,我总不能走到她们旁边去听她们到底在说什么.一会后她们母女就丢下我走进了屋子里面去了.客厅空荡荡的就剩下我一个人,我觉得好无聊!开始喝着茶也不停的打量这个屋里和屋外.一会之后玲氛和她妈妈从房里一起走了出来,同时还牵着两个年纪大概和小颉差不多的小男孩和小女孩?

我问玲氛说:
[这是?...]
玲氛她妈妈说:
[这是玲氛的小孩,小妍和小懋.]
我心想:
"玲氛不是说还没结婚吗?怎么会有小孩呢?难道是去领养的?"
我说:
[真的喔?好可爱耶!]
我继续喝着茶,玲氛坐在我的旁边也没吭声,一脸无辜的表情.我看着玲氛用疑惑的眼神问着她?而玲氛也用无奈的眼神回答我!
玲氛她妈妈说:
[这是玲氛的小孩,也是..你的!]
我口中的茶水随着玲氛她妈妈的话说完也同时喷了出去!而且还全都喷在玲氛的脸上.
没跟玲氛道歉就赶紧转头问她妈妈说:
[您说这是....我的小孩?]
玲氛她妈妈点点头说:
[对!是你的!这是玲氛自己说的.]
我转回头看着玲氛?她大概是被我刚才的动作吓了一跳,到现在还没回神过来.我看着她的脸庞上点点的水滴,而且还正慢慢的往下流?我猛然惊醒!赶紧用手帮她擦去脸上的茶水.

玲氛突然的握住我的手说:
[哥,我妈一直要我先不要说的,可是我想说早晚还是要让你知道!所以我也不想要再隐瞒你了,其实那三个晚上就是我的排卵期!而且你以前不是有说过要让我生个双胞胎吗?你看,我不但生了双胞胎而且还是个龙凤胎耶!我很厉害对不对?]

我的头就好象是被专门在拆房屋的吊车大铁球敲到一样?突然的感觉到一阵的天旋地转顿时脑袋完全一片的空白!就像是那公园里面的铜像一样的全身僵硬而无法动弹.耳朵却彷佛的听见玲氛她们母女俩的对话?

[啊?完了!我不是告诉妳不要这么早跟他说的嘛!妳看他..已经完全的呆掉了耶?]
[我怎么知道他的反应会这么强烈嘛!那现在要怎么办呢?]
[等一下再说啦!妳最好不要再去刺激他了.]
[好啦!我知道了啦!]
我回过神来时只有玲氛还坐在我的旁边,
我傻傻的问玲氛说:
[我的小孩?两个都是?]
玲氛无辜的点了点头.
我叹了个口气问说:
[为什么?妳..妳怎么会要去做这种傻事呢?难道这个样子妳就会比较快乐吗?]
我想起了小芬.
玲氛幽幽的说:
[谁叫我只爱你一个嘛!我本来以为说你一定会跟倩苹结婚的,所以我才...谁知道倩苹她却...]
我问说:
[那她知道妳有我的小孩吗?]
玲氛说:
[知道啊!她前一阵子还和我通过电话,我还骂她没有跟你结婚也不告诉我!就这样的让你和别的女人结了婚.]
我心想:
"为什么小苹没告诉我玲氛有我小孩的事?也没有跟玲氛说我已经离婚了的事呢?"
玲氛说:
[哥,我又没要你怎么样,你干嘛反应的这么激烈啊?]
我说:
[啊!妳又不知道我的痔疮是长在哪里的?]
玲氛很关心的问我说:
[哥,你有长痔疮喔?]
我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我是说我心里所承受的冲激不是你所能想象的.]
玲氛说:
[哥,好了啦!你就别再去想这件事了啦!放轻松一点嘛!]
我说:
[要我放轻松?我放的下吗?]
这时有一个欧巴桑从外面走进来对玲氛说:
[小姐!老太太要我来请妳和妳的..呃.朋友!过去吃饭.]
玲氛说:
[我知道了!妳去忙妳的吧.]
吃饭时我发觉我正承受着无限的莫名压力,因为玲氛的两个弟弟和她妈妈都一直的在偷瞄着我?还不时的对着我阴阴的笑着?玲氛更是坐在我的旁边一直很开心的帮我夹菜着?

我看着我那碗饭心里想着:
"妳现在是在拜好兄弟吗?菜堆的这么高,妳我是要怎么去吃啊?"
这样的心情实在也吃不太下去,我就随便的吃了两口然后就对她们说:
[我吃饱了!我想去外面走一走.]
玲氛的妈妈问说:
[怎么才吃这么一点呢?]
我说:
[我本来就吃的很少,以前大家都称呼我作麻雀KO!]
意思是说我吃的东西就跟麻雀一样的少.
玲氛说:
[哥,我陪你去!]
我说:
[不用了啦!我只是随便的走一走而已.]
我走出玲氛家然后就跨上机车往外骑去!骑了一会看到路边有一家小杂货店,我在杂货店的旁边的大树下停了下来,下车走了过去进去买了几瓶的美乐啤酒,然后走了回来,就坐在机车旁背靠着大树喝了起来.心里想着玲氛的那两个小孩也又想到了小宗?

我不禁的问起我自己来:
"我到底是在做什么孽啊?为什么老是让我碰上这样子的笨蛋女人呢?偏偏又不知道我是应该高兴还是悲哀?啊?心情好闷啊!"
心里闷!啤酒也喝的特别快!一口接一口的几瓶就这样的一下就喝完了.
我又进去杂货店再买了几瓶老板看着我说:
[ㄟ,少年ㄟ!酒不要喝太多哦!]
我笑着说:
[我知道啦!]
其实这时我心里正在破口大骂着:
"死老头子你再啰嗦?等一下我就放火烧了你这间鸟店!"
靠坐在大树下我看着这乡间的黑夜景色,
继续喝着啤酒突然心里想到:
"还是走吧!留在这里心里也只有更难过而已."
突然听到有一部汽车在杂货店前紧急煞车而停了下来的声音?
[ㄟ,阿伯啊!]
[啊?蔡小姐!有什么事吗?]
[你有看到一个骑着红黑色机车的人经过这里吗?]
(我骑的是SUZUKI战马150)
[红黑色机车?喔!妳讲的是不是那一个...]
[..................................?]
[哥?你..你怎么坐在这里喝酒呢?]
原来是玲氛.
我笑着说:
[是啊,无聊嘛!随便喝一点.]
玲氛说:
[喝一点?喝这么多瓶了还叫作喝一点?走啦!回家了.]
我问说:
[回家?回哪个家?]
玲氛说:
[回我家啊!]
我说:
[妳先回去啦!我等一下就过去.]
玲氛说:
[不要!等一下你就醉了.]
我硬是被玲氛拉了起来.我说:
[好啦!妳不要这样拉我嘛!]
回到玲氛家感觉头好晕?我坐在客厅的椅子上昏昏欲睡.
玲氛说:
[哥,你想睡觉哦?我带你去房间床上睡啦!]
我问说:
[什么房间啊?]
玲氛说:
[我的房间啊!]
我说:
[不要!这样不好.我睡客厅就好了啦!]
玲氛说:
[不要啦!我们又不是没有....哎呀!走啦!]
我被玲氛硬架着往她的房里走.
[你先躺好睡一觉!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啦!]
我一躺平就昏沉沉的一下子就睡着了.
醒过来时却发现我和玲氛正光着身体紧紧的抱着?我想挣开玲氛的双手,才微微的动了一下,
玲氛却猛然的睁开眼看着我?突然我被她这么看得有一点不知所措.
我问说:
[我们..怎么?ㄟ!我是有妇之夫耶?而妳却还没结婚,我们怎么可以这样呢?]
玲氛说:
[怎么了?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最后一个!我不可以这样吗?再说我不管你是已经跟谁结了婚?在我的心里你永远是我的丈夫!我小孩的爸爸!]
我说:
[妳这又是何苦呢?难道妳错了一次还不够吗?]
玲氛说:
[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不管会怎么样我都愿意!]
我正想再说话时突然玲氛凑上嘴唇压在我的嘴唇上?然后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也许是我的酒意未退也许是一时情绪压抑不住?我竟然和玲氛热烈的拥吻了起来!玲氛整个人趴在我身上对我发动三点攻击?我的情绪沸腾了!我喘着气问说:

[妳还想再生个双胞胎吗?]
玲氛脸颊泛红娇喘嘘嘘的说:
[哥,算你运气好!我那个快要来了.]
我说:
[是吗?我现在还能再相信妳的话吗?]
玲氛说:
[我那时..啊!不说了啦!反正我现在也不想再怀孕了.]
然后紧紧的抱住我说:
[哥,我好想!你好想你哦!]
或许是不舍玲氛对我这么痴心的感觉吧?我也紧紧的抱住玲氛,翻个身压在她身上撑开她的双腿,阴茎很轻易也很自然的插入玲氛的阴道里.玲氛双手紧环抱我的背
[嗯~]的一声!抬起了臀部迎合着龟头的进入.我开始挺进由缓慢到急促的抽动着.
[啊.啊.啊.嗯.嗯.啊.啊.啊.啊..]
玲氛热热软软阴道壁紧紧包着阴茎和龟头,同时腹部也起伏着迎接阴茎的冲撞.
[啊.啊.啊..啊.嗯.啊.啊.啊.]
玲氛的阴道开始不断的收缩,然后上身将挺起两个乳房紧贴着我的胸膛,我紧抱着玲氛的背,将耻骨紧顶着阴核,龟头在她阴道的最深处将精液喷洒了出去!
我们紧紧拥着好一会玲氛问我说:
[哥,你今天有计画要去哪里吗?]
我说:
[离开这里回台北.]
玲氛说:
[不要!你难道就不能在这里多呆几天,陪陪我陪陪小孩吗?]
我没吭声就紧紧的抱着她闭上眼.
过了一会我睁开眼问玲氛说:
[ㄟ,妳就这样怀孕了回家,妳妈妈都不会有意见吗?]
玲氛说:
[怎么会没有?只是她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个性,而且我也不是一个随随便便的女孩子!所以她只有问我有没有后悔?我说没有!]
我问说:
[那她没问妳小孩的爸爸是谁吗?]
玲氛说:
[当然有啊!只是我不想说,她也没有再问了.]
又过了一会玲氛起床也拉着我说:
[哥,该起床了啦!]
吃早饭时玲氛的妈妈问我说:
[你今天有要去哪里吗?]
我还没开口玲氛马上接着说:
[我们要去外面走一走.]
我说:
[我...]
玲氛马上接着说说:
[啊,妈!我们要带小妍和小懋一起去.]
玲氛的妈妈说:
[这样啊?那你们就去好好的玩一玩吧!]
在玲氛的车上我坐在后座和小妍和小懋一起玩着,玲氛不时的用着很幸福的眼神回头看着我们.下午快四点的时候才回到玲氛家,玲氛的妈妈在我们一下车就把小孩给带走了?

我问玲氛说:
[妳妈妈怎么?..]
玲氛笑着说:
[我两个弟弟又还没结婚!她现在只有这两个孙子,而且我妈也喜欢把小妍和小懋带在身边四处去串门子.]
我问说:
[这样不会很麻烦吗?]
玲氛说:
[才不会呢!反正我妈一个人的也觉得无聊,而且大家也都蛮喜欢小妍和小懋的耶.]
晚上吃饭时玲氛还是紧紧的坐在我的旁边一直开心的帮我夹菜着,我也是一样的看着我那碗像山一样高的饭菜不知道要从何吃起?
玲氛的两个弟弟还不时殷勤的对我说:
[姐夫!我敬你.]
我只有用着很尴尬的笑容和他们举杯喝着酒.
过了一会我问玲氛说:
[咦?妳妈妈和小孩呢?]
玲氛说:
[现在应该是在我姨婆家吧?]
我问说:
[现在不是吃饭时间吗?为什么在妳姨婆家?]
玲氛说:
[我姨婆就是喜欢和小妍和小懋玩,所以我妈时常的就去她那里.]
我说:
[喔,是这样啊?]
玲氛问我说:
[哥,你多跟我弟弟喝一点嘛!]
我说:
[好啦!]
过了一会我开始感觉头晕,玲氛带着我回她房间里睡觉.睡了一会我突然的感觉到一阵的尿急?就起床去上厕所,在走回玲氛的房间时却好象听到客厅有很多人在说话着?我就踗手踗脚的走了过去瞧个究竟?我看到了玲氛的妈妈正在问玲氛说:

[什么?他已经结婚了?那妳还....]
玲氛说:
[妈!我那个同学告诉我说他们夫妻的感情并不好耶,而且妳看这次他还是自己一个人离家出走的耶!]
我心想:
"小苹是对妳说了什么啊?"
玲氛的妈妈问说:
[那他有可能会离婚吗?]
玲氛说:
[我想应该会吧?他并不太爱他现在这个太太!当初本来是要跟我同学结婚的,只是没想到我同学的爸妈不同意.最可恨的是我同学她也没告诉我?不然跟他结婚的一定是我!]

玲氛的妈妈说:
[是这样哦?那这么说来他并不是很爱他现在这个老婆啰?]
玲氛说:
[对啊!要不是我先离开了他,我同学又没跟他结婚,他才不会去结这个婚呢!]
玲氛的弟弟说:
[姐!那这样好不好?下次我们把他灌醉!然后我们去弄一张结婚证书,让他在和妳的结婚证书上盖个手印,等到他醒来时他看到了就会自己去想办法了.]
我听的都傻了?心想:
"怎么?..连这样卑鄙的事情你们都想的出来?"
玲氛说:
[这样好吗?]
玲氛的弟弟说:
[有什么关系!至少他也是小妍和小懋的爸爸啊!]
玲氛的妈妈说:
[嗯?我觉得这个办法蛮好的.我看他的样子并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而且妳们也有相爱啊!当他醒来之后看到他已经在和妳的结婚证书上盖了手印?而且妳还要跟他说是他自己说要跟他老婆离婚要和妳在一起的!]

我真的不敢相信我耳朵所听到的?我心想:
"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怎么她们这一个家族都是这样的个性?"
玲氛说:
[妈!这样做他会不会....]
玲氛的妈妈说:
[应该不会啦!妳不是一直的希望和他结婚吗?反正啊,到时候我们再见机行事就好了.]
我心想:
"想阴我?好!大家走着瞧!"
我看到她们说完话准备起身时我赶紧的溜回房里躺好装睡,玲氛进来后自己脱下了衣裤来到我的身旁吻我一下说:
[哥,我好爱你!]
然后脱起我的衣裤接着就紧紧的抱着我.我感觉她好象是怕我会突然的消失了一样?
这时我心里悸动的想要对她说:
"其实我已经离婚了!"
但是我又想到了美芳?玲氛和美芳的状况几乎都一样!都是有钱人家的女儿,而我呢?如果和玲氛结婚我肯定还是一样要吃着她的软饭!我犹豫了?虽然心里有着莫名的冲动但是还是忍了下来.过了一会我动了一下身体,就睁开眼问玲氛说:

[ㄟ,妳不觉这样很热吗?]
玲氛睁开眼对我说:
[不会啊?怎么会热呢?]
然后就趴在我身上像蛇一样的扭啊扭的.
我说:
[睡觉了啦!妳忙了一整天了都不觉得累吗?]
玲氛说:
[人家想要和你那个..完了才要睡嘛!]
我问说:
[怎么妳突然的这么饥渴了起来?]
玲氛说:
[人家想你爱你嘛!]
我们吻着玲氛的阴部前后移动的刺激着我的阴茎,就在阴茎完全的坚硬后我一手将龟头抵住阴道口,玲氛的臀部往下一压就全部的插进了阴道里,我双手抓住玲氛的腰开始用力快速的往上顶!

[啊.啊..嗯.啊..啊.啊.]
也许玲氛感觉这样很爽?才一会的时间她就将臀部紧压着我的耻骨,我感觉她的阴道正在快速的收缩着?
"啊?好爽!"
我忍不住的继续加快速度的往上顶.
[啊.啊.啊..啊.嗯..啊.啊..]
"喔?太舒服了!"
我在她高潮时阴道的热缩下也射精了,我们紧抱着一会后才舒畅的沉沉睡去.
早上我起床时告诉时玲氛说:
[我想要回台北了.]
玲氛拉着我的手说:
[不要啦!你再陪我几天嘛?]
我说:
[我出来太多天了,也该回去了!]
玲氛说:
[不要啦!你今天陪我去找客户好不好?]
我说:
[不要!那多无趣啊?]
玲氛说:
[那我进去找客户的时候你就呆在车子里面嘛!我今天要去好几个地方耶,有的地方风景很好哦?]
我说:
[是哦?那好吧!]
吃早饭的时候玲氛她妈妈和她的两个弟弟不时的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她们还不时的眉来眼去的.
我心想:
"想玩我?好!我就和你们玩一把!"
玲氛的妈妈问我说:
[你今天要去哪里玩啊?]
我还没开口玲氛就接着说:
[哥,要和我去找客户!]
玲氛的妈妈说:
[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
我心想:
"当然是太好了?紧抓住我不放妳们才有机会卑鄙我呀?"
跟着玲氛去找客户玲氛说:
[哥,这里有啤酒哦!你觉得无聊的时候就自己去拿出来喝.]
玲氛在车后坐内放了一个钓鱼用的小冰箱,
里面放了很多的冰块和啤酒.
我心想:
"妳这么早就开始要喂我啤酒想把我灌醉?"
果然她只要一从客户那边回来,就会打开冰箱来看看我喝了几瓶?
玲氛问我说:
[哥,你怎么喝得这么少?]
我说:
[我大清早的我本来就没有喝啤酒的习惯.]
中午时玲氛拉着我到一个客户的家里.
[蔡经理!这位是...]
玲氛笑着说:
[是我的...]
[喔?...请这边坐!ㄟ,里面那个白兰地给我拿出来!蔡经理竟然会有?...啊!你贵姓?..]
我说:
[我姓KO!]
[KO先生?真是稀客!来这是80年的白兰地你喝喝看?]
我说:
[怎么好意思呢?这么好的酒...]
[啊!贵客临门!这是小意思啦!]
南部人真的是豪爽又好客,我也是南部人所以蛮投缘的,就这样的我喝了不少的白兰地.
到了下一个客户那里时由于附近是一大遍的芦笋园,我看着这一遍绿油油的让我想起了我在嘉义的老家.玲氛去客户那里时我就下车拿着啤酒一面走着,一面看着那些刚从土里冒出来的小芦笋,享受这难得的乡村田园宁静的气氛.一会后玲氛走了过来紧紧的挽着我的手陪着我逛了一圈,

玲氛问说:
[哥,你喜欢这里哦?]
我说:
[对呀!感觉蛮好的.]
之后我在车内就开始感觉有一点要昏昏欲睡.
我心想:
"醉了啊?不行!要想个办法."
在玲氛进去一个客户的家里时,我就下车去附近的杂货店买了一大瓶的牛奶给它灌了下去!
然后在路边的树下用力的抓了几只兔子,头昏昏沉沉的回到了车上闭着眼苟延残喘着.
一会玲氛回到了车上她看着我问说:
[哥,你怎么了?]
我摇摇手说:
[我没事!]
玲氛吻了我一下说:
[哥你先睡一下,我们现在就要回去了.]
到了晚上,果然玲氛的两个弟弟就在那里很亲切的跟我说:
[姐夫我敬你!]
[姐夫我也敬你!]
玲氛的妈妈也在那里搭腔着:
[对啦!多喝一点.来小妍小懋妳们也来和妳们的爸爸喝一杯!]
就这样的我被她们灌了不少啤酒,而玲氛只是坐在我的身边很殷勤也很开心的帮我倒着酒?
我看着玲氛心里想着:
"好家伙!妳来狠的?倒酒竟然都给我倒到"表面张力"?"
我说:
[ㄟ,玲氛!妳什么时候练的这一手的好功夫?竟然倒酒可以倒到满出来而却不会流下来?]
玲氛笑着说:
[哥,这是我特别为了要帮你倒酒而去练习的耶!]
我心想:
"我看妳应该是去做酒廊的经理才对!"
过了一会我决定不玩了就装醉说:
[喔?我头好晕!我想要去睡一下.]
玲氛带着我回房间我躺好后她吻我一下说:
[哥,你好好的睡哦!]
然后就走了出去.
一会后玲氛进来摇着我说:
[哥..哥?..]
我装睡死了,完全的不理她.
就听见玲氛的妈妈说:
[好象已经醉了哦?ㄟ,你快拿那个过来!耶,印泥呢?]
[玲氛!妳去把他的手拉过来.]
我心想:
"妳们来真的?"
我赶紧将双手压在身体下不让玲氛拉出去.
[妈,不行啦!拉不出来.]
[妳?..妳怎么这么笨啊?你去拉!]
玲氛他弟弟一把就把我的手给拉了出来?
我心想:
"啊?完了!"
赶紧再翻个身再把手压了回去.
[奇怪了?怎么..这么..]
我猛然的睁开眼睛故意不看她们说:
[喔?好热!咦?妳们....]
她们一堆人被我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搞得不知所措,
玲氛的妈妈看着我尴尬的笑着说:
[对嘛!我就说嘛!房间的冷气也不开的强一点.啊?我们要先出去了.]
她们几个人尴尬的笑着走了出去.
玲氛不好意思的问我说:
[哥,你会热吗?]
我问说:
[ㄟ,妳手里拿的是什么?]
玲氛把结婚证书藏在背后对我笑着说:
[没有啦!没有什么啦!]
我说:
[给我看一下嘛?]
玲氛说:
[不要啦!]
我一把就给她抢了过来:
[耶?这是..结婚证书?]
玲氛说:
[哥,我爱你嘛!你只要在上面按一下手印就好了嘛!]
我说:
[喂!我还没离婚耶?妳想害我啊!而且妳看过有人在这上面按手印的吗?]
玲氛说:
[那..那.我要怎么办嘛!]
接着就哭了起来.
我轻轻搂着玲氛说:
[有缘相聚,无缘分离!强摘的瓜果不甜,强娶的婚姻不贤!妳没听过吗?我们能在一起多久都是注定好的,谁都不能去改变这命运的安排!这一路的走下来又有多少事我们是可以如愿以尝的呢?也许我们就是应该这样的结局吧?]

玲氛哭着说:
[我不要!我不要这样!我要和你在一起.]
我说:
[我是应该要回去,再呆下去事情会更多.]
玲氛说:
[不要!你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我说:
[我不回去又能怎么样呢?难道就继续和妳这样的混下去吗?这对妳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我俩注定了不能相守在一起?就算是结婚了这张结婚证书也不过是一张没有任何意义的纸而已.]

玲氛说:
[哥,我?..]
我说:
[好了!妳不要再说了!愈说我们的心里也只是愈难过而已.]
我拉着玲氛躺了下来紧紧的抱着她,我轻轻的对玲氛说:
[我知道妳对我的心意!只是有一些事情事无法勉强的,如果我们命中就是注定了有缘无份?
那就算是硬要在一起也是不会长久的.]
玲氛在我怀里轻轻啜泣的说:
[我不要!我不要啦!]
我们紧紧的拥抱着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早上我醒了过来一转头发现玲氛正瞪大着眼睛在看着我?
我下了一跳!问说:
[我的脸上有什么奇怪的吗?]
玲氛红着脸庞说:
[哥,我觉得你好迷人哦?]
我说:
[别闹了!啊对了!今天我就要回去了.]
玲氛说:
[不要啦!再陪我几天嘛!]
我说:
[再多留几天又有什么意义呢?到了要离别时还不是妳不愿我不舍的,这只会让我们更难过而已.这样好了!以后如果妳想我的时候就打电话来给我,我有空的时候也打电话给妳!这样好不好
?]
玲氛问说:
[这样可以吗?妳老婆不会...]
我说:
[没关系!妳如果想和我说话时就打电话过来,我给妳这个特权!而且如果我老婆因为这样不高兴而要跟我闹离婚的话,不正合了妳的心意吗?]
玲氛问说:
[真的吗?会这样吗?]
我点点头.
我们紧紧的拥抱了一会.
玲氛说:
[哥,那你今天再陪我一天,到了晚上你要怎么办都随你.]
我想了一下就说:
[好吧!]
吃早饭时玲氛的妈妈对我说:
[女婿啊!你什么时候要上台北去啊?你可不要一回去后就把我们玲氛给忘了哦!]
我听了浑身不自在只有尴尬的笑着说:
[妈!我不会把玲氛忘记的啦!]
玲氛的妈妈说:
[啊?听到你叫我妈妈?我好高兴!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
玲氛说:
[妈,好了啦!吃饭的时候就不要说这么多啦!]
这顿饭我吃的好辛苦!玲氛的妈妈不时的用着一种乞求我快一点回去台北离婚,好回来跟玲氛结婚的眼神看着我?而玲氛则紧靠着我害羞的低头吃着饭.
早上玲氛带着我和小妍小懋去四处走走,下午时我被玲氛的妈妈拉着去照相馆照全家福,
回到她家又被照了几张生活照.
之后玲氛带我到房里对我说:
[哥,你先睡一下!吃饭时我再叫你.]
我说:
[好.]
睡了一会突然被外面吵杂和金属的敲击声吵醒?
走出去一看?
"耶?怎么在办桌呢?"
我问在一旁正指挥着那些工人的玲氛的弟弟说:
[这是?...]
玲氛的弟弟对我笑着说:
[喔!没什么啦!晚上你就知道了.]
我坐在一旁狐疑的看着这个景象?一会玲氛从外面回来了,她一下车我就吓了一跳?
因为她打扮的像新娘子一样?
我问说:
[妳怎么?..突然?..]
玲氛笑着说:
[没什么啦!]
一到晚上,玲氛家里突然的来了好多的人?就这样的我被玲氛拉着到每一桌去敬酒?我感觉我和玲氛好象是在结婚喜宴里四处敬酒的新郎和新娘一样,然后她们的那些亲朋好友也跑来跟我敬酒?我在被灌了好多酒之后,什么时候趴下去的也不知道.只记得一堆人围着我像在看一只变色龙一样指指点点的,还人手一杯酒要我打通关?

猛然的我醒了过来一看手表?
"喔?已经三点多了."
而玲氛正紧抱住我的手臂沉睡着.由于她下午去作了新娘子妆,我看着她沉睡的脸庞突然感觉到好美?就忍不住的亲吻了她脸颊一下,玲氛却猛然的睁开眼看着我?然后她的脸颊就更红了,接着[嗯]的一声!紧紧的抱着我对我说:

[哥,你知道吗?我们已经结婚了.]
我惊讶的问说:
[什么?..妳说什么?..结婚?]
我以为已经我被她们按了手印了呢!
玲氛说:
[哎呀!你紧张什么嘛?这只是一个形式而已嘛!我妈妈的意思是要让我们家的亲戚朋友知道我也是有老公的.]
我说:
[喔!是这样啊?那妳们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玲氛说:
[告诉你?要是告诉了你,你会这么乖的跟着我去每一桌敬酒吗?]
我心想:
"也对!"
玲氛吻着我,让我趴在她身上玲氛自动的分开了双腿,龟头很顺势的就进入了她的身体,然后开始缓慢的抽动了起来.也许是晚上我喝的太多的酒了,感觉神经都已经麻痹了!我猛插着玲氛不停的抽动着,嘴还同时左右的吸吮着她的两个乳房,玲氛都已经来了两次的高潮了而我却没有任何想射精的感觉?

玲氛问我说:
[哥,你怎么?..啊..啊..]
我问说:
[怎么了?]
玲氛说:
[你这么久了..怎么还没?..]
我说:
[也许是酒喝的太多了,感觉比较迟钝吧?]
我翻身躺了下去,玲氛趴了上来自己将阴茎塞进了阴道里,然后前后的摇起臀部来,
好一会我才射精!而同个时间玲氛又再次的高潮了.
就这样的我在玲氛家又多呆了两天,这两天我们就像是夫妻一样带着小妍和小懋四处去玩.
在我要离开玲氛家时她们全家都出来站在大门口跟我挥手道别!也没心情再去南横了,就直接的骑回台北去!一路上我又是忍不住的红着眼,沿着眼角不断的洒出泪水来.

我心里想着:
"本来是要出来散心的,现在的心情却反而是更纷乱?啊!真的不知道我到底是出来干嘛的?"
就这样自问自责的回到了家.
我妈看着我就问说:
[耶?..你的眼睛又怎么了?]
我说:
[没事啦!]
回到房间我打了电话给玲氛:
[玲,我到家了!]
玲氛说:
[哥,我好想你哦!你也要想我哦?]
我说:
[我会的啦!我觉得好累我想要去休息了,拜拜!]
挂上电话感觉心情好沉重!好难过!
躺在床上一阵的茫茫然然的,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