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情 - G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如果“共产党”接着反动和独(裁),上独(上海独立)、广独(广东独立)就跟台独一样,只是个时间问题。 于 March 23, 2004 21:03:56:

回答: 反台独必须以反共独(裁)为前提和充分必要条件: 没有共独就没有台独:共独是因,台独是果。对於大陆爱国人士来讲,不可因果倒置。在台独和共独(裁)互相冲突的时候,大陆的爱国中国人民应该以反共独为第一优先,而台湾的爱国中国人民应该以反台独为第一优先。 由 如果“共产党”接着独(裁),上独(上海独立)、广独(广东独立)就跟台独一样,只是个时间问题。 于 March 23, 2004 20:51:37:

从玲氛家回来台北后也过了好几天了,平平静静的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早上我却突然的惊醒?
因为我梦到了玲氛的妈妈带着玲氛和小妍小懋来到我家,手里还提了一篮的水梨,
玲氛的妈妈阴笑着对我妈妈说:
[亲家母啊!妳看我们家的玲氛是这么贤淑聪慧,细心体贴,婉静温柔!嗯?玲氛!妳还不赶快叫一声妈妈?]
玲氛一副很骄羞又腼腆的叫了我妈一声:
[妈妈~~!]
玲氛的妈妈还是阴笑着对我妈妈说:
[唉!我们家的玲氛就是这么的娇柔含羞?她跟我说她不敢说,要我这个做母亲的厚着脸皮来说这个事,亲家母啊!我是不想说是你儿子欺骗了我家玲氛的感情啦!只是现在小孩都已经这么大了!而且我敢说妳连自己都不会相信,妳竟然有两个这么可爱的孙子在外面!我这做外婆的也不能说什么啦!但是小孩总不能没有爸爸嘛!]

我妈说:
[唉!个孩子怎么?....可是他已经结婚了啊?总不能叫玲氛去做小姨仔吧?]
玲氛的妈妈说:
[亲家母呀!我知道他们夫妻现在的感情并不好!妳总不会愿意看到你儿子的婚姻不美满吧?
这样好了!我们来研究一下看看有什么办法让他们快一点离婚......]
也许是我在玲氛家住的那几天被玲氛她们家那种特有的家族个性所吓呆了?现在我真的好害怕玲氛和她妈妈会突然的对我使出怪招?并不是我不喜欢玲氛而是我现在所需要的是一个平静,有这么多个的女人感情要我同时去承受?我又都不愿去伤害到任何的一人,况且我也不能把她们当作像是玩摩托车一样?今天骑这一部明天换那一部!不觉得我摸了一下额头?

"ㄟ,还真的冒了冷汗耶?"
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心里想着:
"本来是计画用几天的时间一个人去四处走走让自己沉淀下来,美芳她大哥却给了我一个月的时间来好好的思考一下,只是现在?....唉!...好烦啊!..算了!不要再想了...嗯?去吃凉面好了."

我从以前到现在就只吃那一摊子的凉面,这样的一吃就是十几年的时间,盥洗一番穿好衣服走了出去,走到了那个卖凉面的摊子时?
"哇靠!又没出来卖?他妈的!我从来就没看过这种做生意还要看心情爽不爽的?"
漫无目的的逛了一圈,三心二意的也拿不定主意到底要吃什么?又逛了一圈最后是买了五个水煎包(韭菜的哦!)回家啃.
在客厅我妈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她瞄了我一眼?没理我.我妈她现在也懒得再说我什么了,就当作我是空气一样!我低着头默默的走进房间完全不敢说话,坐在床沿啃着水煎包,感觉心情好累!好疲惫!

眼睛在房间里不停的瞄来瞄去,看到了在床头上的唐宋词选?我伸手拿了下来打开书,一页一页的翻着,翻呀翻的翻到了李煜(李后主)的这一页,我随口跟着的念了出来: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 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春花秋月何是了,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 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许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许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啊?这还真符和我现在的心情啊!"
闭上眼我已经完全的沉醉在这词意的幻境里!...突然的电话响起?
[喂找谁?]
是美芳打来的.
[KO,你在家哦?]
我说:
[对呀!怎样?]
美芳说:
[你为什么不来公司上班?]
我说:
[我有一些私人的事情要处理,所以暂时不会去上班,妳大哥都准我的假了.]
美芳说:
[你和我大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
我说:
[没有啊?哪有!妳不要胡思乱想的好不好?]
美芳说:
[你没来公司上班我都见不到你?我好想你哦!你现在能不能过来我这里?我有好多话想要跟你说.]
我犹豫了一下问说:
[现在哦?耶?妳不是正在上班吗?怎么会在家里呢?]
美芳说:
[这么多天没看到你?我觉得心情好差哦!所以我大哥要我回来休息.]
我说:
[是这样啊?好啦!我等一下就过去.]
在路上我又晃荡了一会后才去美芳的家.
在美芳的房里我左顾右盼了一下问美芳说:
[耶?小孩呢?怎么都不在?是不是在褓姆那里?]
美芳说:
[我带回去二林去给我妈妈带了,她说她现在很无聊,想要小颉小匀去和她做伴.]
我说:
[喔?是这样啊!ㄟ妳妈受得了那两个古灵精怪小鬼头吗?]
美芳说:
[她高兴就好!如果受不了的时候,我再回去带回来就好了!]
我说:
[这样也好啦!让妳一个人清静一下也蛮不错的.]
美芳问说:
[KO,你这几天是去哪里了嘛?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呢?]
我说:
[我在处理一些私人杂七杂八的事情啦!]
美芳问说:
[是吗?你老实的对我说!你是不是已经有女朋友了?]
我没吭声低着头看着地板.
美芳红着眼眶问我说:
[KO,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然后美芳就突然的哭了起来?
我说:
[ㄟ!妳在哭什么嘛!是妳先不要我的耶?]
美芳眼眶泛着泪光说:
[我?...我...]
我说:
[好了啦!我现在的心好烦耶?告诉妳好了!以前那个离开我的女孩子现在又回来找我了,当初是因为她家里不同意我们的婚事她才离开我的,所以我就和妳结了婚!可是妳却和我离了婚.

我现在可是单身的男人耶!我有什么理由去拒绝她?]
美芳啜泣的问我说:
[你不要我了对不对?]
我说:
[啊!烦耶?我如果不在乎妳也不用这样的头痛了.]
美芳说:
[那..那你要我还是要她?]
我说:
[我不知道啦!要妳就伤了她,要她就伤了妳!而且...]
我差点把玲氛的事给说了出来.
美芳问说:
[而且什么?]
我说:
[啊!好烦啊!妳不要再跟我说这种事了好不好?我每天光是为了这件事烦得头都想得快要发疯了.]
美芳坐过来抱着我轻柔的说:
[好啦!我不要再说就是了嘛!KO,你好久没有抱我了,我今天可以..你..?]
我没吭声就直接的躺了下去,拉着美芳躺在我的身边.我们拥吻了一会后美芳起身先脱去了她身上的衣物,再过来温柔的脱去了我身上的衣裤,接着用手套弄着阴茎一会,然后一口含了进去!当我被她吸吮的快想要射精时,

我坐了起来拉美芳过来抱着她问说:
[ㄟ,妳觉得我现在应该要怎么办才好呢?]
美芳低声的说:
[我不知道!我们现在已经离婚了...可是我...]
我说:
[好啦!我知道妳想要说什么!但是妳那时也没有说错啊?我的确是在吃妳的软饭.]
美芳说:
[KO,你到现在还在为我当时那句无心而脱口说出的话,耿耿于怀吗?]
我说:
[我一无所求!凡事也都是顺着妳的意在做!也从来就没有要求妳要为我做任何的事情.只是妳的那句无心的话,已经是重重的刺痛了我的心,在我对妳的情感上刻划下一道永远都不能抹灭的伤口.]

美芳说:
[我?....我不是故意的嘛!]
我说:
[就因为我知道妳当时并不是故意要对我说那句话,所以我现在还会去公司上班,来妳房里和妳见面说话.但是我却不能去否认妳所说的是一个事实!]
美芳低头幽幽的说: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我说:
[好了啦!也许这是我们命中已经注定要走的路.]
我无奈的躺了下去,眼睛盯着天花板发呆着,美芳静静的看了我一会又低下头去吸吮起我的阴茎,看着美芳的嘴唇正在我的龟头上上下下的在动着,我伸手轻轻的抚弄美芳的乳房一会后,起身将美芳压倒在床上吻着她,美芳拉着我爬上了她的身体,我撑开了她的双腿,龟头轻轻的碰触她的阴部,然后没有什么阻碍的就缓缓的进入那早已湿润的阴道里.美芳自动的抬高了双脚让龟头可以更深入阴道里面,

突然的美芳问我说:
[KO,我还可以叫你老公吗?]
我点点头.
美芳紧紧的抱着我说:
[老公!喔!爱我..]
我开始挺动起臀部,轻轻的抽插着阴道,再慢慢的加快速度和力道.美芳媚眼微开看着我,用手轻轻的抚摸我的背和脸.
[啊..啊.啊..啊.啊..啊..]
我喘着气使出了最后的冲刺!在美芳的最后一句呻吟中射精了.
美芳紧紧的拥着我口里喃喃自语的:
[喔!老公!我最爱的老公!...]
我们缠绵了一会候才相拥而眠.
突然的我醒了过来?因为我梦到了玲氛带着小孩来找美芳谈判?同时四个小孩也在那里吵成了一团?美芳正紧紧的抱着我的手臂酣睡着,我静静的看着她沉睡的脸所透露出的幸福和满足?不觉得低声的叹了一口气!再度的闭上眼紧抱着她睡着了.

早上我醒了过来吻了美芳一下后,就要起身去穿衣服时,
美芳紧抱着我用着一种委婉的语气说:
[KO,再陪我睡一会嘛!还这么早?]
我说:
[不行了啦!我要回去了,昨天要过来这里的时候没跟家里说.]
美芳问说:
[你现在出门还要跟家里报告喔?]
我说:
[既然是住在家里,当然就要尊重老人家一下!]
美芳拉着我问说:
[KO,再爱我一下好不好?]
我们又做了一次的爱!不过这次是在浴室里,我先让美芳高潮了一次,再从她背后抱着她,一面插着她双手则在乳房和阴核上不停的揉搓着,在美芳又在次的高潮时我也射精了!我们相拥了一会再互相的洗着对方的身体,美芳就像一个温柔的妻子一样,帮我穿好了衣服还帮我喷了一点她的香水在我身上,
我们又拥吻了一会我才离开,
回到了家我妈看到我就问说:
[啊,你昨晚是去了哪里?不回来也不说一声.]
我说:
[去美芳那里呀!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我妈说:
[妹仔在你的房里啦!她昨天晚上就来了.]
我说:
[喔?我知道了啦!]
进到房间看到小苹正在床上睡着,我走了过去在她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
小苹睁开了眼睛看我一下后问说:
[哥,你昨晚去了哪里,怎么没有回来?]
我说:
[去朋友那里啦!]
小苹说:
[哥,你过来一下!]
小苹手拉着我贴近她,然后用鼻子在我的身上闻了一下.问说:
[哥,你昨晚在你以前那个老婆那里对不对?]
我说:
[只是去看一下小孩而已啦!]
小苹问说:
[你们不是已经离婚了吗?你怎么还会在她那里过夜呢?]
我说:
[我们是离婚了!不过她早就已经后悔当初和我的离婚.所以...]
小苹说:
[所以她就用小孩子做为借口,想要再和你和好对不对?]
我说:
[她应该是这个想法没错啦!]
小苹说:
[哥,既然她会用小孩子做武器?那我来也生一个好了.]
我说:
[别闹了!妳也要像玲氛一样吗?]
小苹惊讶的看着我问说:
[什么?...哥,你?...你怎么知道玲氛她?....]
我问说:
[妳为什么没有告诉我玲氛有我小孩的事?]
小苹说:
[这?....这要我怎么说嘛!而且..而且...]
我说:
[好了啦!我知道妳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小苹说:
[我?...我...]
我吻了小苹一下说:
[好了啦!我的心里正为这些事在烦得半死!妳就不要再说了.]
我躺了下去抱着小苹.
小苹紧紧依偎在我的怀里问我说:
[哥,你在生我的气吗?]
我说:
[没有啦!我了解妳的心情,每一个人都是跟妳一样的!没有人愿意有另外的人来争夺自己所想要的事物,尤其是感情这个东西!.]
小苹说:
[哥,对不起啦!]
我说:
[啊,算了啦!该来的也是跑不掉,耶?妳今天不用去上班吗?]
小苹说:
[哥,今天是礼拜天耶?]
我说:
[是哦?我都已经搞不清楚今夕是何夕了!那我们出去走一走好了.]
小苹高兴的说:
[好啊!]
我载着小苹去内湖的碧山岩,(从外双溪走明德乐园那条路进去.)在碧山岩停我们留了一会后再顺着路绕去金龙寺然后再到碧湖公园去.在碧湖公园里我们手牵手散步着,星期天公园里人还满多的,尤其是一对对的情侣来来往往的.

"啊?感觉真好!"
小苹还不时的把头轻靠在我的肩膀上依偎着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小苹忙着帮我妈做晚饭,在吃过晚饭后小苹才回家去,
我妈在小苹离开后看着我自己喃喃自语的说:
[啊!妹仔若能做我的媳妇那有多好啊?]
我知道我妈是故意要说给我听的,不过却是我没吭声的就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现在我已经不敢再大言不惭的承诺这种感情的事了.

早上突然的醒了过来?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也没做恶梦,就是睡不着?
我心想:
"是不是我最近都无所事事的,每天都睡的太饱了?"
看了一下手表?
"喔?才七点多而已."
瞪着天花板?脑袋开始一阵的胡思乱想起来,就突然的想到说:
"该来的都来了?不该来的也来了?"
心里算了一下?
"嗯?小芬,小苹,美芳,玲氛..."
突然的我想到了?
"筱葳?"
不由得我打了一个冷颤!
"喔?不可能!天底下不会有这么巧的事."
无意识的我摸了一下脸颊?蓦然的我笑了起来!笑着自己怎么会突然的去想到她呢?甩一甩头不要自己再去想了.
"好无聊啊?老是呆在房间里也不是办法!去客厅坐?又肯定要挨一顿白眼!出去走走好了?可是....要走去哪里呢?"
突然的好怀念过去那段年少轻狂的日子,无忧无虑又充满着活力和冲劲,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根本不需犹豫也不必考虑自己是什么样的鸟心情!
"啊!去哪里好呢?"
现在总感觉到对凡事都有一点的提不起兴趣.
"基隆?.......好吧!就去这个让我回忆最多的地方好了."
现在也许只剩下基隆这个地方还能让我想要去走一走.
"不过.....去基隆要干嘛呢?又没那个心情去钓鱼?啊,算了!先去再说啦!就算是去看看海,吹吹风也爽!免得老是呆在家里享受着老妈无情的白眼."
骑上机车就往基隆飙去,在经过海军码头附近的一家钓具行时,我看到在它的店面前摆了一些便宜的钓竿?路边还放着一张大海报,上面写着"老板流眼泪了!俗甲哭八的钓具..99元起."

那个"起"还写的特别的小?小到我差点都忘了它的存在!(我一向最喜欢买这种便宜又好用的东东,反正便宜用不顺手就丢掉!也不会觉得心疼.)我停了下来,先看了一下那些钓竿?

"耶?还不错呢?应该是韩国货!"
再走进店里逛逛,这时我刚好看到在玻璃柜上有一张潮汐表?我上前一看?
"嗯?今天是?..."
刚好在墙壁上有挂着一本日历.
"喔?今天是农历X号,早上8点干潮.嗯?..一天涨退潮两次,每次12小时.8点是干潮底,那要6小时才会满潮?这么说来应该是下午2点的时候涨满的,那涨退八分潮这应该是....从中午12点开始钓可以钓到下午4点?耶?太美好了!嗯?那现在是10点?好!先去别的地方逛一逛,再过来买手钓竿和虾饵."

我骑着机车在四处逛着绕了一大圈后又回到了火车站附近,在市场前的红绿灯下我正停着红灯,同时点上了一根烟抽着,悠闲的看着市场口那些忙着买菜而进进出出的人们.

[KO...]
"耶?好象有人在叫我?"
我转头左右看了一下?
"奇怪了!我是不是在神经过敏?啊!不管它了."
一绿灯我就冲了出去!可是又被下一个路口的红灯给挡了下来.
[KO..]
"耶?又来了.."
我转头再看了左右一下?
"奇怪了?我是不是这阵子的心神不宁,已经开始在幻听了?"
[喂?在这里啦!]
我顺着声音把头转到后面看去?
停在我机车的后面的第三部小汽车里,有一个女人探出了头来跟我招手着?
"她是谁啊?......耶?好象是在哪里见过?....丽美?!"
她示意着要我将机车停在路边.
我在路边一停下车才刚跨下机车,就看到丽就从她的车子里冲了过来对我说:
[ㄟ!你骑车怎么是这种样子的啊?]
我问说:
[是什么样子的啊?]
丽美说:
[你骑车骑得那么快干什么啊?你赶着要去投胎啊?这样是很危险的你知不知道?]
我疑惑的问说:
[丽美姐!妳怎么知道我骑的很快?还有妳是怎么确定一定是我没错?]
丽美说:
[我告诉你!就算是把你烧成了灰?我一眼都不会看错!
我跟在你的后面很久了啦,还好你刚好被红灯挡了下来,不然就又被你给跑了.]
我笑着说:
[我们有这么深的仇恨吗?而且我又没欠妳的钱?我干嘛要跑给妳追啊?ㄟ,丽美姐!妳好象愈来愈抚媚了呦?]
丽美笑着说:
[哪有?你别说笑了!ㄟ,你在这里做什么啊?]
我说:
[没什么事啦!随便走一走逛一逛.]
丽美说:
[走!去我家里坐一下,我们好久没见面了要好好的聊一聊.]
我问说:
[可以吗?]
丽美说:
[当然可以啊!]
我跟着丽美的车子走着,到了丽美要我把机车在路肩停下时?我心想:
"耶?怎么跟以前的地方不一样了呢?"
停好机车后我问丽美说:
[ㄟ,丽美姐,妳搬家啰?]
丽美说:
[先上来再说吧!]
坐在客厅的椅子上,我左顾右盼了一下就问丽美说:
[怎么...都没有人在家?妳公公婆婆呢?]
丽美看着我淡淡的说:
[我已经离婚了.]
我惊讶的问说:
[什么?..离婚?为什么?妳不是很爱妳老公吗?]
丽美说:
[是啊!我是很爱他的,只是我再也忍受不下去了.]
我问说:
[为什么?屁股都可以让你老公随便的玩了,还有什么不能忍受的?]
丽美叹了一口气说:
[他?..唉!他愈来愈越变态了.]
我说:
[是喔?怎么样的变态法?能让妳这样的忍受不下去?]
丽美说:
[他?..他..啊?这要我怎么说嘛!..唉!他要我在和他做爱的时候大便给他看.]
我更惊讶的说:
[什么?他要?..怎么会这样呢?这很恶心耶?妳老公怎么会?...这是极端的病态耶?]
丽美说:
[对啊!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的录像带?我光是用眼睛看就已经是受不了,他还竟然还要我跟着做?我不肯!然后他就和我吵了一架!之后我们的火气都上来了?就干脆.....离婚了!]

我心想:
"怎么现在的人,火气一上来了就要离婚?"
(其实我以前也看过这种的录像带,是日本的哦!我记得那个男演员是一个光头的家伙!女演员大便在平底锅上面,然后男演员就把她的大便煎个两面黄,然后再用汉堡面包把大便夹起来吃?一面吃还一面说:嗯?好吃!好吃!哇靠!乱恶心一把的,连在现场的其它女演员都受不了的当场的呕吐了起来,也害得我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只要是一看到汉堡我就想要吐!)

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丽美,我只好用着很怜悯的眼神看着她?
丽美被我看的有一点不知所措?便硬挤出一些笑容的问我说:
[啊?不要再说这个了啦!KO,你想喝什么?]
我问说:
[妳这里有没有啤酒?]
丽美说:
[你想喝啤酒哦?好!我下去买.]
丽美也没理我就直接起身开门出去买啤酒了,一会后丽美买了一打的美乐罐装啤酒回来,我开了一瓶马上就灌了一大口后说:
[ㄟ,丽美姐!怎么好意思这样让妳破费呢?这些啤酒算我的好不好?]
丽美看着我笑一笑的说:
[怎么?你看不起我啊?难道我连这几瓶啤酒都买不起啊?]
我尴尬的说:
[不是啦!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妳现在自己一个人...]
丽美笑着说:
[谁说我是一个人的?我的小孩都已经读大学了,现在都在外面自己住呢!]
我说:
[小孩子都跟妳哦?那..妳怎么有办法?....这要很多钱耶?]
丽美说:
[你不要小看我哦!这个房子是我的耶!而且我还有一间服饰店呢!]
我说:
[真的哦?丽美姐妳好厉害喔!]
丽美笑着说:
[ㄟ,不要光说我嘛?你现在怎么样啊?]
我苦笑着说:
[我啊?..唉!..这该怎么说呢?]
丽美说:
[我看你现在的样子,好象不是很快乐哦?]
我说:
[快乐?我快乐的要命!三妻四妾环绕身旁,儿女成群了呢!]
丽美不解的问我说:
[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都听不懂?]
我说:
[不是妳不懂?连我自己都搞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丽美说:
[什么啊?没头没尾的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啊?]
我把从出了车祸离开基隆后到在南部遇到玲氛的事说了一遍.
丽美惊讶的看着我说:
[你..你就是这种个性才会变成这样的情况.]
我问说:
[我是什么个性啊?]
丽美说:
[体贴温柔又处处对替别人着想,啊?这要我怎么说呢?]
我问说:
[那我现在应该要怎么办呢?]
丽美说:
[我哪知道啊?你自己捅出的漏子就自己去解决.]
我说:
[ㄟ,丽美姐!妳说这话也太无情了吧?帮我想想办法嘛!]
丽美说:
[不要!]
我问说:
[为什么?]
丽美说:
[你现在会有这么多个女人缠着,这都是你自己这个不舍伤害,那个不愿放开的搞出来的,我能怎么帮你啊?你自己说吧!你想要怎么办?]
我说:
[我?....我不知道.]
我低下了头沉默了.
过了一会丽美突然的看着我问说:
[ㄟ,你知不知道?我和我老公离婚后我最想念的人是谁吗?]
我摇摇头说:
[我又不是妳肚子里面的蛔虫!我哪知道啊?]
丽美说:
[我告诉你哦?那个人就是....你!]
我笑着说:
[什么?..我?不会吧?丽美姐妳不要开我玩笑了.]
丽美说:
[谁在跟你开玩笑啊?我说的是真的.]
我问说:
[为什么?]
丽美说:
[因为?..因为...唉!这也不知道要从何说起!也许你是我生命中仅有的两个男人的其中一个吧?]
我说:
[不会吧?我只是一个匆匆过客,我们偶然的相遇,短暂的交错对眸而已!没有妳说的这么严重啦?]
丽美说:
[你知道吗?就算是一秒钟的偶然?也会让人一辈子刻骨铭心的.]
我说:
[我不懂妳这话的意思?我只知道我现在的头好痛!心好烦!]
我又大口的灌了起了啤酒.
丽美看着我问说:
[ㄟ,你好象很能喝哦?]
我说:
[没有啦!只是心里觉得闷,所以....]
我不停的灌着啤酒,丽美也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我?
突然的我想到就问说:
[ㄟ,丽美姐!妳..妳怎..怎么就这样的让我喝呢?妳...妳不耽心我会发酒疯吗?]
丽美笑着说:
[如果你发酒疯的话?我就把你从这里的窗户给推出去!]
我说:
[ㄟ,丽美姐!这是五楼耶?妳要把我从窗户推出去?妳好狠心啊!我们有仇吗?]
丽美笑着说:
[你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吗?这样的一了百了的不就全部的都解决了吗?]
我说:
[妳?..妳.好!我要死也要拉妳陪葬!]
我冲了过去伸出双手做势要掐她的脖子,丽美却一把的就把我抱住,紧紧的抱着.
我挣扎的说:
[啊?要出人命啦!妳不必把我从窗户推出去啦!光这样我就没气了.]
丽美放开我红着脸说:
[讨厌啦!有那么严重吗?]
我问说:
[丽美姐!妳真的那么想我哦?]
丽美突然骄羞的低了下头点了点?
我看着丽美这个模样?突然的就有一点捉狭的想法我问说:
[ㄟ,丽美姐!你这么的想我?是不是想着我以前和妳在一起时的那个景像啊?]
丽美红着脸说:
[你在说什么啊?我是...我...]
我说:
[妳很想要我抱妳对不对?]
丽美的脸更红了?
我说:
[ㄟ,丽美姐!妳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怎么血液都跑到脸上去了?真的很不容易耶?年纪都这么大了,气色还能这么的好?]
丽美骄羞的说:
[你?...你最讨厌了啦!]
我说:
[既然我这么让妳讨厌?那我...我走都是了嘛!]
我作状起身就要离开,丽美却已经急的说:
[KO?我....]
我看了丽美一会然后慢慢的靠近她?嘴唇也慢慢的在靠近丽美的嘴唇,丽美缓缓的闭上了眼,我一贴近碰触到丽美的身体时,就被她用双手紧紧的抱住!我们热烈的拥吻了起来,也许是我们彼此都没有任何情愁的牵绊着吧?因此这种感觉真是尽情又激烈!

然后丽美就拉着我到她的卧房去,我们都饥渴的扒光了自己身上的所有的衣物,丽美平躺在床上四肢横陈的用着媚眼一直的盯着我看?她的胸部因为刚才的激情而不停的起伏着,嘴里还间断的低声喘息着.

我的手在丽美的身体上来回的抚摸着,也偶尔深情的吻她一下,同时眼睛也仔细的欣赏她着的身体,丽美的身材本来就是保持的很好!不过那是在我的记忆之中,
现在已经经过了这么多年了,沧海桑田,人事变迁?却没想到她身体依然的是这么完美无暇?
浑圆的大腿,平坦的小腹,结实又丰满的乳房,细嫩雪白的皮肤,完全没有任何一点的暇疵?好象是雕像般匀称的身材比例
?真的没想过在这个年纪快40的女人,身材竟然还能保持的这么好?
我自己都觉得连玲氛小苹和美芳这些年轻的女孩子都没办法跟丽美比!尤其是她那股成熟的女人所独有的抚媚和韵味.若不是我现在正为情所苦,我一定会一头的栽进丽美的诱人风采里.

我问说:
[丽美姐!妳不是已经离婚很久了吗?怎么身材还保持的这么好啊?耶?身上香水的味道好象也淡了很多呦?]
丽美说:
[就算是已经离婚了,我还有一样的有在做运动呀!都已经是习惯了不做反而会觉得怪怪的.
这香水的味道是自从你离开我后,我就是一直的没有再变过.]
我有一点好奇的问说:
[为什么?妳以前的香水味道是又浓又烈耶?]
丽美说:
[没什么啦!这只是我自己的感觉而已.我老公那时也同样的问过我这个问题?我也是这样回答他的.]
我问说:
[丽美姐!妳有没有想过再去结婚的念头呢?]
丽美摇摇头说:
[没有!我的这辈子有你们这两个男人就已经足够了.]
我问说:
[为什么?]
丽美没有再说话,她闭上了眼睛,因为我的手正抠摸着她的阴核.我静静的看着丽美脸上那陶醉的表情一会,就低下头开始吻着她的乳头,同时一手也用力的搓揉她的另一个乳房,然后再从她的脖子开始一路舔到她的腹部,丽美闭着眼呼吸急促着.

我的舌尖在她的阴唇阴核上轻轻的挑弄着,手指也进入了阴道里抠摸了起来,丽美的身体随着我手指动作的节奏开始轻微的扭动着,双手在我的头上乱抓乱抓的,而从她阴道里分泌出的透明液体愈来愈多,我一趴上丽美的身体时就被丽美双手紧紧的抱住,就好象是那个磁铁会异性相吸的一样而紧紧得黏着.

我凑上嘴唇丽美狂吻着我,然后自动的把双腿张开抬高,我才轻轻顶了几下,龟头就顶进了阴道里,然后我就慢慢的抽动了起来.
一面抽动着我还一面问丽美说:
[丽美姐!你舒服吗?]
丽美骄喘的说:
[叫我阿丽!不要叫我丽美姐.]
我说:
[喔?阿丽!妳爽不爽啊?]
丽美喘息着说:
[喔?好爽!我要.....]
我知道丽美的意思!我让她将两腿合了起来,丽美这时就开始像蛇般的扭动着她纤细的腰,一阵一阵的夹紧她的双腿,小腹则是跟随着她的臀部上挺而缓缓的起伏着.
我完全的配合着丽美身体的动作,因为只有这样她才会得到最大的快感!完全的放松自己让阴茎去享受丽美阴道璧的收缩和挤压,丽美的动作愈来愈大,小腹和臀部的起伏也是愈来愈激烈,双腿也阵阵的用力夹紧?

[啊..啊..啊..啊..啊.啊..KO!..啊!~~~~]
丽美的身体一阵的僵直后她高潮了!
我整个人都趴在她的身上,轻吻着丽美的脸颊和嘴唇双手则抚着她的秀发,一会后丽美又再度的夹紧了双腿?不过她才夹了几下而已,就又高潮了?就这样的丽美来了四次的高潮,然后浑身无力的四肢瘫软在床上,

我轻吻了丽美一下问说:
[阿丽!舒服吗?]
丽美点了点头,洋溢着满足的嘴角,双手又再次的抱住我吻着我,我开始抽动了阴茎起来再狠狠的用力的狂顶了一会,不过因为丽美的双腿瘫软无力,我感觉好象是缺少了什么一样的没有什么快感?把丽美翻过身来从后面进去!

我坐了起来,双手扳开她的屁股观赏着阴茎进出着丽美的阴道的模样,看了一会再整个人趴在她的背上,开始加快速度的抽插了起来!由于有丽美屁股的缓冲,而且那种感觉也满好的,所以我猛插了一会后也射精了.

我趴在丽美的背上喘息着,丽美还不时的伸手抚摸我的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滑下她的身体睡着的?醒来的时候房间里空空荡荡的,床上也只有我一个人在?身旁还残留着丽美的体温和余香.

"喔?头好痛!实在不应该在早上喝这么多的啤酒."
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间.
"耶?屋里也没人在?"
我犹豫了一下正准备要离开的时候,丽美就开门进来了.
[啊?你醒啰?来先吃一点东西吧!]
我说:
[阿丽!我想要回去了.]
丽美说:
[还早嘛!现在才下午两点而已?你先吃一点东西再说啦!]
我吃着丽美去买来的便当时,丽美双手拖腮用着一种很幸福的眼光直盯着我看?
嘴角还泛红一丝的满足笑意?一会后丽美问我说:
[KO,我们等一下去外面走一走好不好?]
我问说:
[去哪里走?]
丽美说:
[你坐我的车就对了啦!]
吃过便当后丽美就拉着我要去浴室洗澡?我说:
[ㄟ,阿丽!不要这样啦!我会害羞的耶?]
丽美笑着说:
[你会害羞?你的脸皮都已经比象皮还要厚了!少在这里跟我装善良了.]
在浴室里我们互相的帮着对方洗背,然后再抱在一起相互用身体搓揉着对方,洗的丽美是骄喘连连,而我则是剑拔弩张!冲过清水后丽美双手放在浴缸边挺直了她的大腿翘起了屁股,

我双手紧抓她的腰,狠狠的又插了她一顿!只听见: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啊?~啪!.啪!.啪!]
因为我们的身体都还是湿淋淋的,所以丽美的屁股被我小腹撞击时,所发出的那个声音是既清脆又响亮!而那一声[啊?~]则是我发出的,因为我抽插的太急促了,所以龟头滑出了丽美的阴道而去撞到她阴道和屁眼中间的地方,因为感到有一点痛?所以我忍不住的叫了出来!

回到了卧房我们躺着在床上休息时,丽美看着我问说:
[KO,你知道吗?我今天早上要去服饰店的时候的路上,忽然的发现你从我的车子旁边过去时,我的心里在想什么吗?]
我说:
[我不知道耶?我是在哪里超过妳的车的?]
丽美说:
[在外木山啊!我那时是要去车行检查车子再去服饰店的,当我看到你的时候,我的心跳的好快?我好高兴哦!所以就想要去叫你!只是你骑的太快了,最后我才在市场那边追到你.]

我问说:
[你干嘛这么兴奋啊?ㄟ,阿丽!妳真的那么想念我哦?]
丽美说:
[对呀!自从我和我老公离婚后,我就常常的在午夜梦回时看见了你!但是我也知道要和你再见面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我一见到你的时候才会那么的高兴.]
我说:
[是哦?可是就算我现在已经躺在妳的旁边了,也不能代表什么啊?]
丽美说:
[我知道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不过就算能和你相聚个一秒!我也心满意足了.]
我说:
[喔?我懂了!妳的意思是说无鱼虾也好!既然是已经注定了不可能在一起了,所以就算是只能够做个一秒的爱妳也觉得会很爽!对不对?]
丽美说:
[你?...你好坏!你说话干嘛这么难听啊?]
丽美虽然口里这么说,却是紧抱着我骄羞的把脸贴在我的胸膛上,我们又甜言蜜语了一会,才穿好衣服出门下楼去.坐在丽美的车内,她载着我在这基隆的周围逛了一大圈,偶尔的停了下来活动一下筋骨,最后我们停在八斗子鱼港前的大马路上,四周黑漆漆的我们下车,站在车子的旁边看着那港内点点的渔火进进去去的,看了一会丽美突然的把我拉进了车子的后座里?

我正要问她说要干嘛时 ,丽美将双唇凑贴在我的唇上?就这样的我们又拥吻了起来!然后她拉下了我的裤子用手抚摸着阴茎,套弄了一会后就低下头吸吮起阴茎来了.

"噢?好爽!"
要不是我今天已经射精了两次,我想我应该早就被丽美吸出来了!丽美吹萧的功力真的是非常的厉害!不论是直吹还是横吹还是倒着吹,对她来说都是小事一桩?我看着丽美那副陶醉的模样时心里也跟着痒了起来?双手就在她的身上乱摸一通!

丽美自己脱下内裤然后就坐在我的大腿上,自己用手抓着阴茎将龟头顶在阴道口然后就坐了下去!我俩同时的发出[喔?~~]的一声.
丽美狂吻着我,同时激烈的扭动着腰!我感觉她似乎好饥渴!好饥渴!?
我喘着气问丽美说:
[阿丽!妳...怎么这么突然的这么兴奋呢?]
丽美说:
[我..喔!..我好想你..好想以前和你在一起的那一段时光!..啊~啊..啊.啊.啊?.啊!~~]
丽美高潮了!她的头靠在我的肩上喘息着.
我轻抚着她的背一会后丽美又再度的扭起腰来,我双手紧抓住丽美的屁股随着她的节奏用力揉捏着,我们同时的到达了高潮! 丽美忘情的拥吻着我?
一会后她深情的看着我说:
[KO,你以后有空的时候要时常的来找我哦!这是我的电话.]
丽美拿了一张她的名片给我. 我又跟她要了一张名片,然后在背面写上了我的电话号码.
我拿给了她说:
[这是我的电话!如果妳以后觉得在痒的时候?就打电话给我!]
丽美说:
[什么?我觉得痒?ㄟ!你说话怎么还是这么的难听啊?]
我笑着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我是说以后妳如果觉得..嗯?..背部在痒的时候,就打电话给我!我再过来找妳,用我那长长的...嗯?..指甲!帮妳抓痒.]
丽美说:
[你最讨厌了啦!每次都是这样,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轻拥着丽美说:
[好了啦!都几岁的人了还跟小女孩一样的那么爱计较?]
丽美轻吻了我一下说:
[你就是这样啦!总是让人家又爱又恨的.]
我惊讶的看着丽美?因为她从来就不曾对我说出"爱"着个字?
我问说:
[妳?..爱..我?为什么?]
丽美害羞的点了点头说:
[以前有老公可以爱呀!现在没有老公了啊,当然也只能够爱你了!其实现在我最爱的人!最想念的人!就是你,KO!]
我们在车内又温存了一会后才回丽美的家.
当我跨上机车要离开时,丽美在我身旁仔细的叮咛着我:
[要记得打电话给我哦?]
回到了家躺在床上我想着:
"像丽美这样完美的女人,却还是一样会遭遇到这样无解的问题?"
不觉得感到人生的际遇是如此的变幻又无常!也想着自己目前的处境?
"啊?真的不知道以后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呢?"
早上醒来时却突然的想到?
"ㄟ?自从我回到台北后也好多天了,可是玲氛却就不曾打电话来给我?"
我不免的开始狐疑了起来,心里想着:
"奇怪了?这不像玲氛她一贯的作风啊?难道她又想要出什么怪招吗?
嗯?不行!打个电话去探一下她的虚实."
拿起了电话:
[喂?请问蔡玲氛在吗?]
[哥?..我好想你哦!你为什么这么久才打电话给我?]
我说:
[妳既然这么的想我?那就打电话给我呀!为什么还要等我打给妳呢?]
玲氛说:
[不要啦!我虽然很爱你,但是也不希望因为我的关系而让你和妳老婆吵架而离婚啊?]
我有一点不太相信我耳朵所听到的?我问说:
[耶?妳不是一直希望我赶快的离婚再跟妳结婚的吗?怎么突然的变得这么有良心了呢?]
玲氛说:
[没办法!我也是一个女人嘛! 如果今天我抢了别人的老公,那以后一样也会有人来抢我的老公!]
我说:
[是喔?天要下红雨了!]
玲氛说:
[哥,讨厌啦!人家跟你说真的你还这样?来!小妍小懋!来和爸爸说一下话,]
小妍:
[爸爸!]
我说:
[小妍乖乖!有没有听妈妈的话啊?]
[有啊!可是弟弟他...?把电话给我啦!不要啦!我还没说完啦!...爸爸!]
我说:
[小懋乖!你又在欺负姊姊了哦?]
小懋:
[哪有!姊姊她...?把电话还我啦!..不要吵了!电话给我!]
一阵的吵杂声?
[哥,她们两个又吵起来了?真是的!喔好了啦!长途电话不要讲太久.]
我说:
[好啦!以后有空我就多打电话给妳.]
玲氛说:
[这是你自己说的哦?吻我一下!]
我说:
[嗯!好了!我要挂电话了,拜拜!]
挂上电话后我突然的感觉到一阵的茫然和失落?

在最近的梦里总是钻不出玲氛和小妍小懋的回绕影像,早上又是从郁闷中醒来.起床去洗过脸后回到了房间坐在床沿发着呆,刚才我从房间走去浴室的时候,又看到我妈坐在客厅沙发上用着白眼在看我?有一点感觉到自己好象很不应该这样的呆在家里面?
个月的时间我才不过只用去了22天而已,就已经快要在家里呆不下去了!
"啊?好烦啊!"
眼睛茫然的盯着床头柜上书架里面的书发呆着,不自觉的抬起手看了一下手表?
"哦?已经十点多了!"
随手拿出在书架里的一本我当兵时所买的"台湾鱼类图鉴上集"来看,翻了一下?
"啊?去光华的旧书摊找找看有没有下集好了."
(这是精装版全页都是彩色印刷的,当兵时身上的钱并不多所以在当时只能买上集.)
在光华商场地下室的旧书摊我一间一间的找着都找不到,是有几本很类似的鱼类图鉴但是都和我要找的不太一样!最后走到了在中间走道的两边的旧书架上,我一边找完后再去另外一边找,在上面的一排书架上我找了一下又低头看着堆积在地上的破书?看到了一本很久以前的"无线电界杂志"我蹲了下去低着头在那里翻着,这时有一个女孩子走到了我的旁边她垫起了脚根,我猜她应该是在伸手要拿书架上面的书吧?

我继续的翻着无线电界杂志也没理她,只是稍微的移动了一下身体.突然的就听到那女孩子[啊!?~]的一声?
然后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重重的敲了我的头一下?我痛的丢下了无线电界杂志,双手在头顶揉着同时还嗤牙裂嘴的呻吟着:
[哇?好痛啊!靠!喔?什么东西啊?]
我眼睛往旁边的地上左右的看了一下,正寻找着凶手在哪里?"喔?原来是一本红色烫金字厚皮又大本的精装书."
[啊?先生对不起!我...]
我还是蹲着低着头双手在头皮上揉着,实在是太痛了!就只顾着按摩我的头,也没时间去理她.
这时我突然的有一道电光闪过脑海?
"耶?这个声音好熟悉?好象是在那里听过?"
[先生?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突然又一道的电光从脑海里冲了出来?
"筱葳?..喔!不可能!怎么可能嘛!"
可是我不敢抬头!因为以前太多的前车之鉴,尤其是和玲氛的那一段过去.我好害怕幸运之神对我的厚爱!更怕筱葳所说的奇迹真的出现了!
也不想去确定是还是不是筱葳?就抬起手跟她挥了一挥说:
"没关系!没关系!没什么事."
然后我转过身背对着她站了起来,从楼梯走了出去,走到了外面马路上我叹了一口气.
心里想着:
"真的是亏心事做的太多了?现在竟然已经到了这种草木皆兵的阶段?多少男人所盼望的邂逅?对我来说却是一场场摆脱不去的恶梦!"
叹了一口气!点了一根烟用力的抽了一口!再用力的吐了出来!无意识的回头看了一下?
"哇?!"
我差点就让我正在喉咙的烟给呛到!
因为筱葳就站在我的背后静静的看着我?
我虽然吓了一跳!但却仍然故做镇定的赶紧的转回头,把她当作是空气一样.正准备要赶快离开的时候,却被筱葳一手拉住了我的领子?
结果就听到[嘶!]的一声?我的领口开花了?我欲哭无泪的看着我被扯裂的领口?无端的眼眶中泛起了泪光!转过身正想要跟她兴师问罪时,却看到筱葳的眼里也是泛着泪光?

我问说:
[ㄟ,小姐!我们有仇吗?妳拉我的领子干什么啊?]
筱葳说:
[你是故意不理我的对不对?]
我心想:
"要装傻?就要装到底!"
我说:
[ㄟ,小姐!我们认识吗?妳认错人了吧?啊,算了!不跟妳计较了.]
我马上转身就要离开时,筱葳又抓住我的衣领?又是[嘶!]的一声!我的小圆领已经变成大V字领了?
我忍不住了!转身就说:
[ㄟ,小姐妳?...?]
突然筱葳一把的就把我抱住?我吓了一跳!赶紧推开她说:
[ㄟ,小姐妳?....]
突然筱葳用很专注的眼神看着我问说:
[KO!你得了失忆症了吗?这是几只手指头?]
她的两只手在我的眼前摇来晃去的,同时还做着鬼脸?我忍不住的笑着说:
[喂!妳是说我得了失忆症耶?怎么好象是把我当成了眼睛瞎了一样!]
筱葳说:
[KO,你看得到哦?]
我说:
[废话!]
筱葳突然的拉着我往外面走?
我说:
[ㄟ,妳在干嘛呀?]
筱葳说:
[我们找一个地方好好的聊一聊!]
我说:
[好了啦!妳不要拉我啦!我知道一个地方啦!]
还是在巷子里的那家小咖啡馆 ,我们坐在靠近巷子的玻璃窗户边的桌子.
筱葳问说:
[KO,你为什么不理我?]
我说:
[啊?..这个?..ㄟ?..啊?..我想...嗯?..可能...ㄟ?...]
筱葳说:
[不要跟我打哈哈?快一点回答我!]
我说:
[妳希望我怎么回答妳呢?]
筱葳说:
[你为什么不理我 ?]
我说:
[ㄟ,妳怎么会在这里?]
筱葳说:
[我来台北已经一年多了,只要有空闲的时候就会来这里翻翻看有什么书?ㄟ?你还没回答我耶!]
我说:
[好了啦!妳干嘛这么坚持啊?ㄟ,妳结婚了吗?]
筱葳说:
[还没!]
我说:
[哦?是这样啊!那总该有男朋友了吧?]
筱葳点点头说:
[嗯!有好几个.]
我心想:
"喔?还好!那这样就和我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了."
筱葳看着我淡淡的说:
[只是我蓦然的发觉?我的那几个男朋友也只是几个影子而已.]
我问说:
[什么意思?]
筱葳说:
[他们只是我急于填补内心空洞的影子而已.]
我说:
[听不懂耶?妳能不能说的更明白一点.]
筱葳说:
[我是说对我现在来说,就算是有再多的男朋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因为全都是我内心里,最深切渴望的一个人的替代品而已.]
我说:
[妳内心里一个人的替代品?...?!]
我猛然的惊觉?就不敢再问下去,赶紧的扯开话题问说:
[ㄟ,妳现在在哪里工作啊?]
筱葳说:
[北投的一家花店,是我二姐开的....喂?你不要扯开话题.]
我说:
[好啦!妳说的那个人是谁啊?是哪个男性能让妳这么的深切渴望啊?ㄟ,是不是以前的那个只会埋头苦干又吃了不抹嘴就开溜的臭男人啊?]
筱葳静静的看着我一会,然后对着我低声轻唱着?

[我们的路已走得好远 再也看不见蓝蓝的天
你爱笑的脸从不改变 忘了我们相识的从前
或许我们已没有明天 或许你漂泊一如从前
我爱哭的脸如何能改变 当誓言又滑过我耳边
风吹痛我为你流着泪的眼 是否它知我的心已倦
风吹过我沉默的眼底 轻轻诉说我们终究要分离
如此爱你却又飞不到你的天 当所有感觉都已走远
而我还能留住这一季春天

风吹痛我为你流着泪的眼 是否它知我的心已倦
风吹过我沉默的眼底 轻轻诉说我们终究要分离
如此爱你却又飞不到你的天 当所有感觉都已走远
而我还能留住这一季春天]

我愣愣的听着?筱葳把歌唱完后问我说:
[你知道这首歌吗?]
我说:
[是南方二重唱的"飞不到你的天"]
筱葳说:
[对!就像我一样,好象永远都飞不到你的天地里.]
我沉默了转过头看着窗外.
筱葳说:
[KO,去我住的那里,我们好好的聊一聊好不好?]
我转回头说:
[不要!]
筱葳问说:
[为什么?]
我说:
[第一次见到妳就挨了妳四个耳光!第二次我的衣服已经变成了这样?如果再去妳住的那里?真的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倒霉的事!]
筱葳说:
[衣服我买一件赔你嘛!好啦?走啦!我有好多事想要跟你说耶!]
我说:
[不要!在这里说就好了嘛!]
突然筱葳又是不发一语静静得看着我?我好害怕她那种深不可测又让人不寒而颤栗的眼神!
我说:
[啊?好啦!可是我骑机车耶?而妳..]
筱葳说:
[我给你载呀!]
到了筱葳的住处她是住在二楼.坐在客厅的椅子上,我又是贼眼溜溜左顾右盼了一会.
我问筱葳说:
[这是妳自己租的吗?]
筱葳说:
[是我二姐和二姐夫的房子,他们都在在彰化种花,这房子现在是我和我三姐在住.]
我问说:
[妳到底有几个兄弟姐妹啊?]
筱葳说:
[五个姐妹!我是排最小的.]
我问说:
[妳三姐结婚了没?那上次在竹山的那一个又是排第几的?]
筱葳说:
[我三姐还没结婚,在竹山的那个是我的大姐!哦,对了!你结婚了吗?]
我说:
[结了!也离了!]
筱葳问说:
[什么结了也离了?]
我说:
[我离开二林回台北后过没多久就结婚了,小孩也生了两个!但是在前一阵子我离婚了!小孩现在在我老婆那里.]
筱葳问说:
[为什么离婚?]
我说:
[啊?再多说也没有什么意义,反正都是过去的事了.]
筱葳说:
[你知道吗?从你离开我之后到现在,我都一直的好想念你哦!]
我说:
[妳别闹了啦!现在我的头已经是够大了,妳就别再来搅和了好不好?]
筱葳问说:
[为什么?你不是已经离婚了吗?]
我说:
[对啊!不过还有两个候补的在等呢!再加上我已经离婚的那一个老婆也想和我重修旧好,所以现在我正被三个女人在追杀着呢!
筱葳说:
[你?..你这也太夸张了吧?]
我说:
[对啊!我也是这么觉得耶!好象我就是注定要犯这个桃花劫,所以说妳就别再来搅和了,因为我们的结局还是会跟以前一样的!妳最好赶快去找一个人嫁了算了!]
筱葳说:
[不要!既然你现在是单身的男人,我也有和你交往的权力啊?]
我说:
[什么?ㄟ,妳怎么?..我都已经是这种样子了?妳还?...这对妳到底是有什么好处呀?]
筱葳说:
[你的女朋友多是你自己的事!我不过是在追寻我自己的真爱而已.你可以不必在乎我的感受,但是我却不能放弃我内心里的渴望!]
我说:
[难道妳就算是弄得满身的情伤,又没有任何的结果也不在乎吗?]
筱葳说:
[我早就想过这个问题了!至少我还年轻就算是到最后弄得满身的情伤,也不愿让自己在这一段宝贵青春的记忆里留下空白和遗憾!]
我说:
[难道说除了我以外,天底下就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让妳心动吗?]
筱葳说:
[应该会有吧?不过那也要先把你解决掉之后再说!]
我说:
[什么?把我解决掉?]
筱葳说:
[我的意思是说不管你是娶我也好还是去娶了别人也罢!最起码的我要清楚的看到最后结果这我才会甘心.]
我说:
[妳这是何苦呢?]
筱葳说:
[我不管!这是我的执着!我不会用任何卑鄙的手段让你选择我,但是我希望你对我的态度也能像你对待你的其它的女朋友一样.]
我说:
[好吧!那妳认为我应该要怎么做呢?]
筱葳说:
[抱我!就像你在抱她们一样!]
我轻轻的抱住了筱葳吻着她,筱葳却是饥渴的紧抱着我不停的深吻着我?拥吻了一会,筱葳脸颊泛红的拉着我的手往她的房间走去?
我说:
[ㄟ,不行啦!妳会怀孕的啦!]
筱葳说:
[你不必去操这个心!我自己会注意的.]
在床上筱葳的呼吸急促的吻着我,接着她急切的扒光了我身上的衣裤,我有一点害羞的拉着被单遮着自己的重要部位说:
[妳?...妳怎么会变得这样的....可怕?]
筱葳脱光了她自己的衣裤后,来到我的身边说:
[我这一切....都是你教出来的!]
我哑口无言的看着筱葳?筱葳静静的看了我一会后,就低下头吻着我,一手则抚摸着阴茎,过了一会筱葳转下身去就含起了阴茎吸吮了起来,我感觉她的动作似乎有一点的生涩?

我问说:
[妳和我分开之后有和妳那几个男朋友做过爱吗?]
筱葳抬起头来看我一下?然后对我摇了摇头.
我问说:
[为什么?]
筱葳说:
[没那个心情!也从没有想过要让他们碰过.]
我拉筱葳到我旁边躺下吻着她,一手在她的乳房上轻轻捏揉着乳头,再顺着而下轻抚着她的小腹和阴毛然后顺着而下,在阴部我上下的抚摸一会后,手指进入了她的阴道,同时也在阴核上轻轻的挑弄着.筱葳低声的呻吟着,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颤动着,筱葳又伸出了手来摸着阴茎,接着轻轻上下套弄了起来,我坐了起来将阴茎移到了她的嘴边,筱葳又吸吮起阴茎,我一面抠摸她的阴部,一面欣赏她吸吮我的阴茎.

"噢?太舒服了!"
接着我抬起分开了她的双腿,将龟头放在阴道口上下的磨擦了几下,再慢慢往阴道里挤进去!然后开始用力的抽送着.筱葳简直快疯狂了?她双手紧抓着床单秀发因为头部猛烈摇动而散乱满脸,

我问说:
[可以射进去吗?]
筱葳点点头说:
[可以啊!啊?.啊..啊...]
我加快速度同时问筱葳说:
[会不会怀孕?]
筱葳说:
[不会啦!啊?啊..啊..我..啊..啊.我.?.啊.啊..啊!~~]
筱葳突然的紧抱着我接着她的阴道的一阵的紧缩?让我也忍不住的射精了!筱葳紧拥着我,脸上透露出好象是久旱逢甘霖似的喜悦和幸福的表情?房间里虽然有开着冷气,不过我仍然是香汗淋漓的流个不停,我挣脱筱葳紧抱的双手要起身.

筱葳问说:
[KO,你要去哪里?]
我说:
[浑身是汗,我要去洗一个澡凉爽一下!]
才刚进浴室门还没关上筱葳就跟了进来,她要和我一起洗鸳鸯澡?
筱葳从背后抱着我在我的耳边轻轻的细语着:
[KO,我好爱!你好爱你!]
我不觉得低下头,叹了一口气说:
[妳愈爱我?我愈是难过!妳明明知道我从来就没有把妳放在我的心里,却又如此的将我深植妳的心底!我既不能狠下心拒绝妳,又不愿和妳这样无意义的继续混下去!我?......唉!]

筱葳说:
[我从来就未曾想过能够再和你相遇,今天能够再见到你?我相信这绝对是命运的安排!以后我们到底会变成什么样?我自己也不敢去奢望,但是对我现在来说,能够拥有这么的一刻我就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筱葳接着在我耳边轻轻的唱起:

[爱情的天地 我就这样和你荡呀荡
我有时快乐有时悲伤 只希望有你在我身旁
当我依然在幻想 你却已经悄悄背起行囊
去追求你的理想 告诉我成长就是这样

爱情的天地 我还这样和你荡呀荡
我真的很想和你分享 每一份快乐和悲伤
一个梦有多长 一段情能否地久天长
你其实不必对我隐藏 希望海阔天空任你遨翔
其实很多理想就应该要去闯 爱情的天地没有绝对的收场
我看到你眼中泛着泪光 往事难遗忘
一切温柔过往 只愿为你收藏 爱情的天地没有绝对的收场
人总是要成长 爱不能牵强 未来还漫长]

我傻傻愣愣的顷听着,心里也在想着:
"他妈的!又是南方二重唱的歌?可是说也奇怪,这歌词还真贴切耶?]
我身上的感觉神经正因为筱葳的三点全贴在我的背后而兴奋着,却被她的这首歌完全的泄了气.我蹲了下去,筱葳温柔的帮我洗着背,而我则是低着头心里闷的要死!
我抬起头来问筱葳说:
[为什么我从来就不曾有渴望爱情的念头?甚至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作"爱"!]
筱葳温柔的吻了我一下说:
[也许你从来就不在乎自己内心的需求,只是一再的压抑自己的感觉!]
我转过身紧紧的抱住筱葳,内心激动的不能自己.像是要发泄满腔的郁结一样的又狠狠的狂插了筱葳一顿!筱葳也仅仅是低声的呻吟着,完全的承受了我的暴击.要离开时我给了筱葳我的电话号码,筱葳也给了我她的电话号码,在回家的路上,我一面骑着机车一面回想着这所有的一切,那些曾经过往的场景一幕幕不断的在脑海回荡着,猛然的发觉我这一生的岁月,尽是在这放纵自我和爱欲横流中渡过?自豪的从不会去伤害到任何的人,没想到却是伤害了所有的人还包括了我自己?突然的感觉肩膀好脆弱?已经无法再承受这么多的情感重担了!

"啊?也许就像丽美说的吧?"一了百了的,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一阵的胡思乱想,却突然的听到了一连串大货车的喇叭声?
[叭!..叭!.叭!叭!]
我回过神猛然的发现一辆大货车正在我的眼前从巷子口冲了出来?
转贴网友墨水、S丑要的《苹果情缘》14转贴网友墨水、S丑要的《苹果情缘》14

苹果情缘-14

原作者:komojo
发表内容:

[喂!你是哩找死ㄛ?我哩喇叭一直按? 啊无你是耳朵长包皮啊?农无听见哦?]
我头皮发麻惊魂未定的心想着:
"哇靠?差点就吻上了?还好我骑的不快!"
赶紧对这司机大哥道歉的说:
[歹势!歹势啦!我就刚好在想代志啦!]
这位司机大哥怒气冲冲的对我骂说:
[干!要想查某不会回去再想哦?若真正去撞到?我嘛是有代志呢!]
眼看着这司机大哥和他的副手, 正怒发冲冠的好象是准备要下车来痛扁我一顿的模样?
我只有以更加谦虚的态度道歉说:
[歹势!歹势啦!我后摆会脚注意啦!歹势!歹势啦!]
司机大哥仍然不放过我?
[干!加在您爸有在注意,那无这次就去啊!]
这司机大哥怒气未消的一面把车开走, 嘴里却还是一面不停的国骂加省骂叽叽喳喳着!
看着那位司机大哥渐远的车影?我愣在了原地了一会.
心里想着:
[哦?刚才真惊险耶?还好我机车骑得并不快才煞得住车,不然这会我可能正躺在这里晕头转向的呢!]
再也不敢再胡思乱想什么事了,赶紧专心的将机车骑回家!回到家躺在床上,心脏还乒砰乒砰的跳个不停! 躺了一会心情放松了下来也开始感觉到有一点的睡意?
就在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的大门门铃响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赶紧跳了起床去开门,同时心里还嘀咕着:
"是谁呀?这么晚了还来按门铃?"
走出去把大门打开一看?
"小苹?"
我问说:
[小苹?妳?...]
小苹有一点羞涩的对我说:
[哥,对不起啦!我这么晚才来.]
我说:
[啊?没关系啦!进来吧!]
这时我妈从房里走了出来问我说:
[是谁啊?这么晚了?]
我说:
[是妹仔啦!]
我妈说:
[喔!妹仔是妳哦?]
小苹害羞的说:
[妈!]
我妈笑着点点头说:
[这么晚了,妳还过来哦?]
小苹说:
[对啊!]
我妈笑着说:
[要早一点休息哦!]
我妈说完就转身走回她的房间里去了.
在房里小苹坐在床沿看着我一下然后就对我说:
[哥,我好想你哦!]
我笑着说:
[也不过是才几天没有见面而已,有这么严重到要这么晚还特地的赶过来吗?]
小苹说:
[人家就是想要看到你嘛!]
我说:
[是哦?那妳现在已经看到了啊?然后呢?]
小苹说:
[然后?..然后?..就要睡觉了啊?]
我说:
[这样哦?那...我们睡觉吧!啊?对了!妳洗澡了没?]
小苹说:
[还没!]
我说:
[我也还没,那我们就一起去洗澡吧!]
小苹说:
[好啊!可是..我没有带换洗的衣服耶?]
我说:
[谁规定洗澡就一定要换衣服穿的?像我啊?洗了几次澡连内裤都不用换耶!]
小苹笑着说:
[哥,你还真脏耶?]
我笑着说:
[开玩笑的啦!走啦!我们洗澡去.]
小苹突然的说:
[哥,今天是我的危险期耶?不能那个啦!
不过?..不过?..你看!我自己有帮你带保险套过来哦!]
我笑着说:
[干嘛啊?我这里又不是妓男户? 我也没规定说凡是来我这房里的就一定要和我做爱啊?]
小苹说:
[人家今天本来是没有打算要过来的嘛? 可是突然的人家就是觉得好想你,好想你嘛! 因为这几天是人家的排卵期,又怕说我自己也会忍不住的和要和你那个...
所以...所以我就特地的去买了这个保险套耶! ㄟ,哥!那个药房的老板说这是日本进口的又是超薄型的, 所以用起来比较不会感觉不舒服耶!]
小苹从包包里拿出一盒保险套在手上有一点得意洋洋的样子.
我笑着说:
[好了啦!今天不行?那就不要做就好了嘛!干嘛这么麻烦呢?]
小苹说:
[可是我?...]
我说:
[啊?不要可不可是了?我们洗澡去!]
洗完澡回到房里躺在床上小苹紧抱着我,
盯着我看了一会后又吻了我一下就问我说:
[哥,我们结婚好不好?]
我没吭声只是微笑的回吻了她一下,
小苹瞪着我看了一会后问我说:
[哥,有些时候我自己好象有一点感觉到说你好象并不是很爱我耶?]
我说:
[别乱想!我如果不爱妳又怎么会让妳这样自由的进出我的房间? 而且还和我一起睡觉呢?]
小苹开心的说:
[真的哦?我最爱哥了!]
然后她愉快的闭上眼睛睡觉了.
我也闭上了眼睛,但是却开始的问起自己:
"爱?...是什么?....我爱...小苹吗?
想了一会,猛然的发现到我自己早就已经将心门紧锁住了? 自从小芬离开我后就再也没有再开启过! 不管是和美芳结婚一起生活了三年多?
还是和燕妮一年多的同居生活?还是玲氛对我的浓情蜜意?筱葳的柔情对待? 甚至是现在我所紧抱在怀里这个真心一意爱我的小苹?
我的心里真的完全都没有一丝应该有的悸动感觉?" 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不觉得发起呆来? 轻叹了一口气!转过头看着小苹那洋溢着幸福的睡脸?
无端的却又涌起了一丝丝的怅然和失落!
早上小苹要出门去上班时,我老妈把她拉到了一旁对她窃窃私语着?
我疑惑的看着?就看到小苹好象很开心的对着我妈频频的点着头?
小苹走后我问我妈说:
[妈!妳刚才跟妹仔说了什么啊?]
我妈说:
[没什么啦!只是要她盯紧你一点而已啦!]
回到房里无力的坐在床沿边,突然的想到:
"结婚?"
一股莫名的无奈涌上心头?
"我根本就不知道我爱的是谁?我现在能够做这个承诺吗?"
我忽然的又想到了美芳?
"如果美芳知道我要结婚了的时候,她会怎么样呢?"
又是一股莫名的恐惧涌上了心头?
我好怕美芳会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而一时想不开的又偷偷的去吞安眠药自杀? 想了一会就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可以解开我这心中的结? 突然的我想起了丽美?
"ㄟ,这个"多岁人"也许能够给我一点意见也说不定哦?"
不加思索的就拿起了电话打了给她,听筒里传来..都..都..的响了几声后?
我心想说:
"丽美姐可能不在家吧?"
正想要挂上电话时,突然的一个庸懒又似乎是还没睡醒的声音?
[喂?找谁啊?]
我赶紧说:
[请问妳是丽美姐吗?]
丽美说:
[对我是!咦?你?..你是KO?]
我说:
[对啊?怎么了?哪里不对了吗?]
丽美说:
[哦?没有啦!这么早你就想要打电话找我聊天哦?]
我说:
[不是啦!我是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一问妳,听一听妳的意见!]
丽美说:
[是这样哦?....那你过来我这里好了!在电话里也说不清楚.]
我说:
[现在哦?那..好吧!我马上过去.]
丽美说:
[机车不要骑的太快哦?安全第一!]
我说:
[我知道啦!]
挂上电话才一走出房间,我妈就问我说:
[啊?你是又要去哪里啊?]
我说:
[去找一下朋友啦!]

跨上机车就直接的往基隆飙去,到丽美家时,丽美正把头伸出窗户外在看着我?
一进到丽美的家里,她把大门关上后,我看着丽美疑惑的问说:
[咦?丽美姐!妳不是才刚刚起床而已吗?怎么?...]
丽美笑着问我说:
[叫我阿丽!不要叫我丽美姐?我都被你叫老了!]
我心想:
"老就老嘛!还怕我说?"
我说:
[不要啦!叫妳阿丽?我总是感觉到怪怪的耶?]
其实是阿秀的名字里也有这个"丽"字!所以我只要一说"阿丽"这两个字? 就会让我想起了阿秀! 我当然不愿意把阿秀和丽美这两个人混在一起的,
因为这样是会让我的情绪混乱的.
丽美说:
[那你想要怎么叫我啊?]
我想了一下说:
[那我就直接叫妳丽美?这样好不好?]
丽美说:
[好啊!哦?对了!你刚才说?..我怎么了?]
我说:
[妳怎么打扮的这么抚媚啊?还有这桌上的啤酒是?...]
丽美笑着说:
[怎么了?你不喜欢我这样啊?]
我说:
[不是啦!我不是这个意思啦!我是说妳怎么这么快就?.....]
丽美说:
[怎么样?我很厉害吧?]
我傻笑了一下,然后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重重的坐在椅子上.
丽美笑着问说:
[KO,怎么了?看起来你好象是心事重重的样子哦? 来!先喝口啤酒顺一下气,这里还有蚕豆酥哦!]
我看着丽美手上的啤酒?心里想着:
"怎么的?...一大早就想要灌我啤酒?妳是安着什么心啊?"
丽美已经把啤酒拿到了我的面前了,不把它接过来又觉得不好意思?
"啊?管它的!反正心里也是闷着, 加一点酒精下去!话也比较说的出来."
我将啤酒接了过来,拉环一拉就灌了一大口!
丽美好象是很满意我的表现一样的?嘴角奸意微露的问我说:
[KO,你想要问我什么事啊?]
我说:
[是这样的啦!....]
我把我心里的所有的困惑都向丽美说了一遍!
丽美皱起眉头低头沉思了一下然后对我说:
[我看你还是不要结婚好了!]
我疑惑的问说:
[为什么?]
丽美说:
[因为你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空间可以放的进去任何一个人!]
我问说:
[为什么?我不懂妳这话的意思.]
丽美又拿了一瓶啤酒给我她说:
[如果你不能把对明芬的情感做一个处理!看是要舍弃还是压缩?...... ㄟ?KO,看不出来你还是一个这么专情的男人耶?]
我说:
[我本来就是!我告诉妳!妳看不到的才精彩呢!]
丽美笑着说:
[是哦?不过你可是全都被我看光了哦!]
我有点无奈的说:
[好啦!算妳赢了啦!]
我心想:
"舍弃?..我对明芬的感情?那是不可能的啦!..压缩嘛?......"
我问说:
[ㄟ,丽美!妳刚才说的压缩?..是要怎么个压法啊?]
丽美说:
[我怎么知道你要怎么去压的啊? 你心里的空间都是你自己在分配的?我哪有什么方法帮你啊?]
我想了一下说:
[这个事情以后再说啦!那?...那个美芳的事我又该怎么处理呢?]
丽美说:
[我怎么知道要怎么处理?我又不是她!哪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啊?]
我心想:
"那个妳不能帮我?这个妳又不知道?那我是来这里干嘛的啊?"
我说:
[ㄟ,丽美!妳总可以给我一些妳自己的想法吧?]
丽美说:
[你要听我自己的想法哦?好啊!你先再喝一罐我就说给你听!]
我心想:
"妳想要灌醉我?妳直说就好了嘛!"
一瓶啤酒再硬灌下去了之后,我就开始想要跑厕所了,跑完厕所后我坐了下来.
丽美说:
[你自己要去尝试改变自己的心情!如果你能够在睡觉的时候, 梦得到你现在想要结婚的对象的话?那你就成功一半了!]
我问说:
[为什么?]
丽美说:
[这就是梦寐以求啊?也表示她的影子已经进入了你的心里! 就像我呀?我就时常的梦到你耶!]
我说:
[丽美,妳别闹了啦!...我想?...我大概已经有一点懂妳的意思了!]
我心想着:
"难怪!我除了小芬和阿秀以外,从来就没有再梦过哪一个女人?"
我说:
[那?..美芳这件事呢?]
丽美说:
[我也是女人啊!当然也是要争取我最爱的人在身边嘛!就像你啊!]
我说:
[丽美!妳正经一点好不好?我现在是以很严肃的心情在问妳耶?]
丽美说:
[我也是很正经的啊?就以我来说吧! 既然我早就已经明白了是不可能留你在我身边的,
所以我只要是还能够见到你,偶尔的时候再拥有你一下?那我就心满意足了! 我是不知道美芳是什么样个性的女人啦?但是至少有些希望总比绝望好吧?]
我问说:
[那?....妳这话的意思是?]
丽美说:
[如果斩不断的话?..那?....那就几根丝连着吧!]
我说:
[什么啊?]
丽美说:
[给她一点希望一点爱!就算是你结婚的对象不是她? 至少她也没有完全的失去你啊?]
我问说:
[那?..这要怎么做啊?]
丽美说
[我哪知道你要怎么做?她爱的是你又不是我?]
似乎?..好象也是没有一个很明确的答案? 不由得我又心闷了起来,开始默默的灌起啤酒.
丽美则是在一旁双手托腮静静的看着我? 一会后我感觉到头开始晕了?眼皮也愈来愈沉重?
我仍然勉强的在支撑着,丽美看了我一会后就对我说:
[KO,你想睡觉了哦?来!我带你去房间里睡一下!]
丽美拉着我的手往房间走去,我一躺在床上丽美就开始来脱我的衣服?
我说:
[ㄟ?睡觉干嘛要脱衣服啊?]
丽美说:
[在我的床上睡觉,就是要脱衣服!]
我说:
[那?..好吧!脱就脱?.........ㄟ?干嘛内裤也要脱啊?]
丽美不理我?双手往下一拉就把我的内裤给拉了下去! 然后她站在床沿我的面前开始脱她的衣服,我也不想要再问她为什么了?
丽美眼睛看着我然后将上衣缓缓的脱了下来,这时我蒙眬的醉眼突然的一亮?
"哇!半罩式蕾丝纯白色无内衬的内衣?"
这性感的内衣将丽美丰满的胸部弧线完全的衬托了起来! 那雪白的肌肤在这微亮的光线下,粉嫩起伏的就像是刚蒸出来的大包子?
让我有着马上就想要冲上去狠狠的咬她一大口的冲动? 突然的也感觉到龟头好象有一点的在痒? 接着丽美也是对着我微笑着?再将裙子慢慢的脱了下来?
"哇靠!不会吧?低腰细带纯白的丝质小三角裤?"
两只雪白大腿中间微凸的耻丘?小三角裤上微微露出的阴毛?
"哇!我已经受不了!"
阴茎已经在瞬间完全的膨胀了! 我伸手就将丽美拉了过来,而丽美就顺着我的手势就整个人都趴在了我的身上!
"噢?这淡淡又清香的香水味?真的是让人心旷神怡!"
丽美微笑的问我说:
[KO,喜欢我这样吗?]
我说:
[丽美!妳?..妳是故意的哦?]
丽美笑着说:
[其实我也不敢确定你是喜欢怎样的款式?这样看来?我是猜对了哦!]
从丽美胸口不停散发出来的乳香?就像是摧情药水一样的勾引着我的嗅觉! 完全冲昏了理性的我?狂吻着丽美的酥胸! 一手则不停的将内衣和乳房一起搓揉了起来!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