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翻宾馆 - D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六四血卡,六四爱国学生永远的心痛 于 March 13, 2004 16:26:43:

回答: 叶向农对“正名”网站的签名留言,立此存照:请“共产党”为六四平反是前六四学生对自己没有信心的体现;请“共产党”为六四正名更是如饥似渴承认“共产党”合法性的体现。重点是广大六四爱国学生要相信自己,相信人民,对自己的六四所为有信心。(有图) 由 六四血卡,六四爱国学生永远的心痛 于 March 13, 2004 16:22:41:

(八)
  一個月後,我因為業務關係,又前往台南,又住進了這間頗豪華的賓館,開了一間房。
  晚上在舞廳又見到豔蘭小姐。
  跳過舞後,我留豔蘭在我的房間住下來,她欣然點頭。
  豔蘭手伸到我的褲裏掏捏,那淫棒還沒勃起來,我輕輕撫摸她的頸項,笑著說道:“你真是好乖肉兒!”
  豔蘭望著我說道:“我,你那時一個我應付我們四個姐妹,現在還有雄風嗎﹖”
  我笑著說道:“你放心,一定讓你欲仙欲死哩!”
  豔蘭道:“不單是我呀!繡芳和春豔是我帶她們一起幹哪一行的,現在我不幹,但她們還在幹。一來讓你更盡興,二來有你堵住她們的口,就不怕她們口疏嘛!”
  我笑著說道:“好的。你快去叫們她們吧!今兒一起樂一樂!”
  豔蘭道:“好!俺這就去叫她,先叫繡芳好不好呢﹖”
  我笑著說道:“何不倆個美女全叫來一起快活﹖”
  豔蘭道:“你能一下子對付我們三人吧!”
  我笑著點了點頭。
  豔蘭說道:“好吧,我這就去對她倆說說。”
  不一會,她們經過塗脂抹粉濃妝豔抹來到我的房間。
  “乖肉兒,你們都是好乖兒。今兒我們一起樂樂,你們就看著豔蘭如何侍候我的,
  待會兒你們也照著做吧!”我說著,就招手叫豔蘭過來坐在我的膝上,伸手在她的胸口抓捏起來。
  “我哥,我替你脫了衣裳吧。”豔蘭嬌聲說。
  “對呀,我們全脫光吧!”我朝兩個美女揮了揮手。豔蘭最快脫得赤溜溜的,脫
  完就替我脫。兩個美女遲疑片刻,也緩緩解開她們的衣裙。春豔已完全明白來這兒幹甚麼了。
  一男三女全都一絲不掛。房裏燃著火盆,銀燭高燒,滿屋春色,讓我心醉神迷。我摸摸這個的屁股,捏捏那個乳房,一會兒抱住這個,一會兒又摟住那個,情興勃發。房裏一片嘻戲熱鬧,拘束的氣氛一掃而盡。
  豔蘭撫著我的大淫棒,用櫻桃小嘴吸吮著龜頭。我讓豔蘭用手、用口玩弄我的淫棒。我自己一邊胳膊摟過一個美女,在她們全身上下其手地盡情把玩。
  豔蘭兒已春心發動了,斜著媚眼兒說:“姐兒們,你們見到了我的肉棒兒了吧,瞧它多強壯!”
  我手握淫棒在豔蘭兒眼前抖晃幾下。我笑著說道:“待會兒它還會更長更大哩!今兒定叫你們個個肉洞兒升天!”
  豔蘭突然浪叫道:“我哥,別顧著說話了,俺下面好難受呀!”
  我笑著說道:“瞧你這騷浪勁兒,都等不及了!繡芳,你去舔一會兒她的騷洞兒吧!待會兒我讓你們瞧瞧,我的肉棒兒是如何耍她的!”
  繡芳順從地爬在豔蘭兒大腿上,把嘴伸到她的陰戶舔弄起來。弄得豔蘭渾身顫抖,淫水直流。她又叫道:“我哥,俺受不了啦!快給我吧!俺從裏面癢出來了!”
  我終於擡起豔蘭兒的雙腿,把龜頭頂在她的陰戶洞口上,一挺就整條進去了。我的淫棒太粗大了,把兩邊的陰唇脹得鼓凸起來。我興奮地說道:“豔蘭,半年沒和你相好了,你的肉洞兒還是那麼緊窄,真令人銷魂。
  “啊!我哥的肉棒兒真大,脹得我都快裂了呀!”豔蘭兒嘌叫了一聲。我開始抽插。每次推進,陰唇鼓脹,每次抽出,陰戶的洞壁嫩肉紅艷艷地被拖翻了出來。看得繡芳與春豔兩個美女目瞪口呆。她們還從未與我性交過,很難想像那情景女人或不會痛苦。淫棒那麼粗長,不要命地猛插狂抽,女人怎麼會不痛呢﹖然而,她倆都分明看到
  豔蘭正在有節奏地聳擺肥臀,迎著我的抽插。她一邊呻吟,一邊哼叫不已。
  又弄了一會兒,但見豔蘭渾身篩動,下體抽搐著,喉嚨裏也發出淫樂。她已泄身了,升天了。
  繡芳看得出神,心想:原來他會讓女人這般快活。春豔也春心已動,心裏直想:
  早知這麼美妙,就該勾個我弄弄了。
  等到豔蘭兒的高潮已退,周身酥癢止息下來後,我才抽出淫棒。一灘淫水,從紅艷艷的肉洞裏湧出來,床褥都濕了。
  兩個美女見到,那淫棒越發粗長,依舊堅挺無比,龜頭紅得發亮。我笑著對她們說道:“你們倆看到了嗎﹖這肉棒兒能讓你們女人欲仙欲死呢!好啦,接著就看看我怎麼玩她的另一個洞兒,嘻嘻!”
  豔蘭連忙說道:“我哥,今兒她們姐兒都等著,省些勁兒去弄她們吧。俺這後門兒留著改天再讓爹玩,反正俺這不值錢的身子到處都得讓哥玩的。你說好麼﹖”
  豔蘭兒在嬌聲細語時的樣子很疲倦,也有幾分楚楚可憐。我也不好強求,我心裏也一直惦著繡芳和春豔。這兩個美女今夜還等我淫樂呢。
  “也罷!你休息一會兒吧,我的乖肉兒!”我在豔蘭兒的臉蛋上親一口,接著對兩個美女說:“你們倆誰先弄呢﹖”
  哪個先弄,對我當然是無所謂的事。可我故意這麼問,純屬逗樂。
  豔蘭說道:“俺看還是繡芳姐兒先。”
  “對呀,大的先來。”我應聲說道:“春豔,你也在一邊幫點忙吧。”
  春豔問:“叫我幫啥忙呀﹖”
  我笑著說道:“你弄她的奶子,用嘴舔。”
  我叫繡芳橫躺在床邊,雙腿垂到床下。我自己蹲在床前,張開她的雙腿,仔細瞧著繡芳的陰戶。那陰戶長了很多毛,小陰唇特別長,兩片合得緊緊的。西門厭用手分開陰唇,但見陰縫裏紅艷艷的,已沾滿了亮閃閃的淫水。
  我將口湊了上去,又舔又吮,弄得繡芳下體亂扭,嬌喘不止。我磨擦到她的敏感部位,奇癢無比。更要命的是,一對乳房被春豔又摸捏又吮吸,又吮吸又卷舔,弄得她連魂兒也飛走了。
  “我哥,繡芳姐兒一定想要了。”豔蘭提醒我開始行動。
  我站起身來,將繡芳的雙腿前曲,讓陰戶擡高,更加凸現出來。我手握淫棒,龜頭在她的陰縫上刮來擦去,不時踫上那一粒小我陰蒂頭,刺激得繡芳渾身顫抖,肌膚都冒出了雞皮疙瘩。她還很敏感。
  她的陰戶口太細小了,還沒有黃豆粒大,水靈靈的。我將龜頭頂在洞口處,往裏面一塞,不料即被滑一下就歪到旁邊去了。再扶準龜頭往裏塞,又是滑掉了。如此弄了幾回,還沒有讓龜頭塞入洞裏。
  顯然,她的洞口太小,而我的龜頭又如此碩大。我弄到性起,乾脆用手撥開她的陰唇,往淫穴裏塗滿口紅唇彩,然後龜頭頂在洞口處,奮力一挺。祇聽見“哎呀”一聲大叫,龜頭已進入陰戶裏面。
  我頓了一頓,就緩緩地繼續將淫棒挺進去,一會兒,六寸多的大淫棒就絕大部分全進去了。我靜著不動,享受處女陰戶的緊窄與柔暖。洞壁上的嫩肉兒在微微搏動,包住淫棒,熱乎乎的十分舒暢好玩。
  約莫過了一刻鐘,祇見繡芳臉上的口角還透著一絲春意,眯著俏眼兒,下身在輕微地扭晃。那樣子在向我透出一個訊息:她現在正享受到陰戶被充實的美感了。
  我已玩過好多美女,自然經驗到家。我便開始徐徐抽送淫棒,深入湷觥N疫@麼一動,大淫棒便緊貼陰戶洞壁的嫩肉拖研,一陣陣快感傳向繡芳的全身。她不由自主地聳動下身,迎合我的抽送的動作。
  “瞧!繡芳已曉得快活滋味啦!”豔蘭在一邊輿致勃勃地說。
  “小肉洞兒真緊呀,肉棒頭都被包得緊緊的!”我興奮地開始加快、用力抽插著女人的肉體。才幾下,繡芳便欲仙欲死,進入如癡如醉的境界。她還不會哼淫詞浪調,祇是呻吟不絕,不住地聳動屁股。
  “她去身子啦!”豔蘭在說。
  “可不,她花心兒在吸我的肉棒頭呢!”我興奮地說。
  “現在該輪到春豔姐兒了。”麗笑著對春豔說。
  “我……我怕呀!”春豔羞紅了臉,她不敢正眼看我從繡芳的陰戶裏抽出來.染滿脂粉口紅唇彩的大淫棒。那東西是那麼粗大!
  “怕什麼呀!你快幫他肉棍上的淫水抹淨吧!”豔蘭兒咯咯笑了。
  春豔低著頭握住我的肉棒輕輕揩拭,然後在上面噴香水、搽脂粉,嘴裏說道:“這麼粗大,我怕會痛死了!”
  “哎喲!痛什麽,不曉得快活啦!剛才繡芳姐兒不是也一樣,你看她現在多陶醉!”
  “乖肉兒莫怕,我會疼你的。”我上床摟住春豔,手握住她的豐滿的乳房搓弄著,瞧你這肉兒多迷人呀!我早已喜歡你了呀!”
  我說的是實話。相比之下,春豔雖年小二歲,但長得更浮凸玲瓏,一對乳房比年長二歲的繡芳更大粒、更尖挺。我剛才早就注意到了。
  “瞧你這小肉縫兒多肥美,流出這麼多水兒啦!”我的手在春豔的陰戶上撫弄。我笑著說道:“心裏想要肉棒兒了,又不敢說出來,對不對呢﹖”
  春豔的臉兒紅得像煮熟的蝦蟹。於是我淫笑著,將她平放在床上,擡高她的雙腿,讓她的小陰戶肥鼓鼓地凸出來。
  “你瞧它長得多迷人!”我對豔蘭說道:“可不是嗎﹖像個初熟的水蜜桃,嘿,我就愛弄這水可愛的蜜桃兒!”
  大龜頭在水蜜桃的裂縫上挑弄幾下,即對準洞口奮力一沖,祇聽見“哎呀!”一聲淒厲慘叫。淫棒竟已整根插入。我在陰戶劇烈地抽搐著,我讓她夾了好一會兒,才開始不緊不慢地抽送。我感覺到春豔的下體在瑟瑟地顫抖著,淫棒在一堆熱乎乎的肉裏深入湷觯难Y油然生出開征服淫蕩豔女的那種開山劈石的快感。
  
  春豔陰戶是火辣辣的酥麻。淫水也源源不斷地滲出,混合著縷縷血絲。唯一能讓她感到舒服的,是龜頭穿刺著肉洞的每一瞬間。
  龜頭踫觸到子宮,又再抽提出來,仿佛整個陰道都被拖出一般。她覺得龜頭刮著她的腔肉,帶來陣陣酸麻的感覺,那感覺是從未有過的,但令她周身舒爽。她很快也進入了高潮的狀態。我加快抽插了,每一下都用足氣力。我自己也進入了亢奮狀態。
  春豔不禁扭動著下體,將屁股有力地聳起來,迎合我的強力撞擊。我沈浸在無邊無際的快感之中。我拼命將淫棒插到根,緊頂著春豔的陰戶,讓龜頭在花心裏研磨。
  陽精終於破關而出,強而有力地直射入春豔的肉體深處。
  梅開一度,春豔那潔白的陰戶已經有點兒紅腫了,那白裏泛紅的陰唇裏飽含著一口紅白色交融的漿液。我也不忍心再加摧殘。我把很快又硬起來的淫棒插向豔蘭毛茸茸的肉洞。
  我卻越戰越勇,豔蘭卻因久曠房事,顯得很不耐插,祇好又要求轉移陣地,最後由終於繡芳來容納和吸收火山溶岩。
  次日清早,繡芳和春豔先起身,我又和豔蘭在床上纏綿,豔蘭經歷經半年久旱,這時才得到甘雨的澆灌,此刻她的下體飽含瓊漿玉液,緊緊地把我摟住不放。
  我問豔蘭可否知道豔媚和豔香的下落,豔蘭道:“豔香在公司做工,豔媚則嫁人。”
  第二天午後,豔媚就跟著美女春豔來到了,入門之後,她一眼就見到我,不禁大吃一驚,她轉身就想離開。豔蘭把她攔住,說道:“豔媚姐姐,我也不贊成請你來的,但是我哥堅持一定要見見你,既然你一場來到,我可不能讓你不掉一根羽毛就走,況且你已經知道我和我的事情,總得留一點保證才能讓我安心呀!”
  豔媚罵道:“死豔蘭,自己偷吃還不夠,硬要拖我下水。”
  我說道:“豔媚小姐,我真的祇想見見你的面,並無別的意思啊!”
  豔蘭笑著說道:“舊情人相聚,怎麼可能祇是見面那麼簡單,豔媚姐姐,我已經算準你今天既非月事,又是不易受孕的日子,你別推託了,快和我哥重溫舊夢吧!
  豔媚氣得直跺小腳,她不甘心地對豔蘭說道:“就是什麼事,也是我和我哥的事呀!你還站在這裏幹什麼嘛!”
  豔蘭笑著說道:“你肯留下就最好了。”
  豔蘭一說完,就像腳底揩了油似的,一溜煙退出去了,還順便把房門帶上。豔媚追過去拴上房門,然後回到我身旁,含情脈脈地望著我。
  她含羞答答地塗脂抹粉、上口紅,然後撲到我懷裏,我雙手捧著豔媚的臉兒深情地一吻。接著,兩人迅速寬衣解帶,脫得精赤溜光。摟成一團倒在床上。我一句話也不說,已把我的肉莖塞進女人的陰戶裏。
  豔媚肌膚仍然細嫩幼滑,一對乳房更是飽滿可愛。到底因為她曾經也是我開的苞,所以雖然離別多年,仍然和我旗鼓相當。她和我翻雲覆雨,興致勃勃地在床上盡興交歡。直至我在她身上泄精,仍然緊緊抱住。
  這時豔蘭從後房開門進來,笑嘻嘻地說道:“豔媚姐姐好功架,哥一定樂不支,回味無窮呀!”
  豔媚罵道:“你這鬼頭鬼腦的倥耍共卦卺岱客悼础!?br>  豔蘭把自己脫得一絲不掛,她依偎在我身邊說道:“誰叫你這麼絕,一來到就要將哥霸佔呀!”
  豔媚道:“誰想霸佔哥呀!是你自己拉我下水嘛!我現在就回去了。”
  豔媚說著,就要從床上爬起來。我連忙把她摟住,我說道:“豔媚你躺多一會兒啦!天黑之前一定讓你回去的。”
  豔媚沒有爭紮,我左擁右抱著兩位故歡舊愛,正在暢敘離別衷情。春豔突然敲門
  報說豔香已經來到。豔蘭立即吩咐帶她過來。
  我和豔媚一時竟不知如何是好。豔蘭起身穿上衣服,她笑著說道:“你們不必驚慌,先到後房稍避,我自有妥善安排。”
  豔媚和我赤身裸體地避到後房,並在門縫偷看。
  不一會兒,繡春帶了一位年輕的道姑進來,然後又關門退出。我一眼認出,來的正是當年讓我開苞的豔香小姐。雖然事歷多年,然而豔香仍是貌美如舊。
  豔蘭上前拉住豔香,兩人竟摟抱起來,接著寬衣解帶,脫得一絲不掛。爬到床上,互相撫摸著對方的身體。我見了不禁覺得十分奇怪,但是我轉念一想,就知道這就是所謂女孩子家的“假鳳虛凰”了。
  這時豔香的頭朝內躺在床上,豔蘭則臉向外趴在豔香身上,倆人互相用手挖弄著對方的玉戶。豔香的視線剛好被豔蘭遮擋,所以我也放心探頭出來看熱鬧。
  豔蘭向我招了招手,又打了個手勢。我立即輕手輕腳地走出來,我手持粗硬的大淫棒,往豔香的肉洞一插而入。豔香立刻發覺有異,她推開豔蘭,爭紮著坐起身。見到我已經和她合體,不禁驚叫起來。但是她並沒有推拒,反而把我的身體緊緊地抱住。我也不多說什麼,祇把肉棒往豔香的玉戶狂抽猛插。此時無聲勝有聲,過了一會兒,已把豔香送至物我兩忘的景界。及至我在她肉體裏精液疾射,豔香猶如久旱逢甘雨似的,兩條藕臂將將我緊緊環抱。
  雲消雨散,豔媚也從浴室室走出來,三女赤身裸體地和我相擁。豔媚因為已有客人在等,不得不先離開。豔香就留下來和豔蘭繼續陪我過夜,豔蘭吩咐繡芳和春豔兩位美女也脫得精赤溜光,在旁伺候。
  一時,若大的房間裏春光四射,肉香橫溢。我欲拉豔香梅開二度,豔香讓我抽插了兩下子,卻因玉戶久曠而方才突然遭我暴雨摧花,已覺有些疼痛。於是由豔蘭替上她的位置,讓我繼續淫樂。
  (九)
  過了二天晚上,麗春小姐約了幾個和我相好女人來淫樂。麗春和淑婷在互相塗脂抹粉,淑婷拿住口紅爲麗春塗抹,麗春並伸出舌頭在上面塗唇彩,接著互相親吻起來。豔紅爲麗美珍全身上下噴香水,麗美珍爲豔紅畫口紅。
  我正在看她們在塗脂抹粉,麗春把我趕到浴房,要我洗頭洗澡。我出來時,看到一個個無比美豔的淫蕩豔女,我的淫棒都直起來了。
  五人坐在床前,我當然知道快要有好事要發生了,和四個女人說一些不著邊際的話。慢慢的,豔紅張開那塗有好多艷麗口紅的櫻唇小嘴,伸出沾滿口紅唇彩的香舌,用她塗滿口紅唇彩的豔唇香舌在我的唇上印口紅,和我瘋狂接吻。豔紅用她塗滿口紅唇彩的嘴唇含住我的舌尖吸吮,塗滿口紅唇彩的舌頭在口中交纏。我也將左手伸向豔紅的大腿上,豔紅也沒有任何反抗的舉動,而右邊的麗美珍則先在手上撲了點香粉再將手伸過來輕輕搓揉我的淫棒。
  五人的呼吸漸漸急促起來,互相將對方的外衣脫了下來,我這時做了一個深呼吸,原來他看到四個女人裏面都穿著不同顏色誘惑的內衣,豔紅穿著全黑的黑色胸罩和半透明的內褲,加上黑色的吊襪帶;美珍穿著紅色的透明奶罩和高腰內褲;淑婷則穿著露出乳頭的紫色無肩帶胸罩和丁字內褲;最美的麗春穿著綠色的蕾絲胸罩和中間有一個大洞,做愛時不必脫下,會露出陰戶的小內褲,我光看了四人的穿著,大淫棒就忍不住變大變硬起來。
  幫我脫褲子的美珍見狀,馬上彎下腰,在上面噴了好多香水、又撲脂粉、再塗口紅後含住我的淫棒。我一感覺就知道美珍是一個口交的高手,美珍不僅上下動作,口中的舌頭也不時變換方式,來回舔著我的塗滿口紅的龜頭。
  豔紅看到美珍的陶醉,也忍不住跪下去握住淫棒的下端,"妳也來一起吃吧!"豔紅聽到我的話,也伸出舌頭開始舔,我的淫棒很大,所以豔紅和美珍都可以舔到我的淫棒,美珍不時伸出中指輕輕插入豔紅的淫戶,更使她受不了,豔紅則是伸出手來,撥開美珍的黑色內褲搓揉她的陰戶。
  三人陶醉在口交和自慰的遊戲我和兩女3p的性遊戲繼續如火如荼的繼續著,美珍熟練地套弄著我的淫棒。
"呼!嗚!啊!哦!真爽啊!嗯!妳舔我快洩了!喔!噢!"雖豔紅和美珍不斷用舌頭舔著、用牙齒輕輕的咬,淫棒很大,美珍將整個淫棒用嘴巴含住了直達喉嚨,發出嗚!嗚!嗚!的聲音,加上從口中流出的帶口紅的口水和淫棒分泌出來的液體,夾雜著"噗噗噗"的聲音,三人聽到這種聲音更加興奮起來,動作也就越來越激烈,豔紅舔了淫棒一會兒後,逐漸向上,左手撥開黑色的內褲,右手不斷搓揉著自己的陰戶,她伸出舌頭來在上面撲脂粉後塗口紅塗唇彩,再用塗滿口紅唇彩的舌頭添我的嘴唇,下面有美珍對我的淫棒進行口交。
  我逐漸快要達到高潮了正當我將半瞇的陶醉眼睛張開時,卻看到美麗的淑婷和麗春也向我走來,我兩隻腳被拉開,美珍的口交動作更加的激烈快速。
  "嗯!喔!嗯!嗯!喔!嗯!喔!喔!"當豔紅舔玩乳頭要再向下找尋她最愛的大淫棒時,我卻正好到達了高潮,"喔"美珍將嘴離開,射出的精液正好射在豔紅的臉上,但豔紅卻因此更加陶醉,伸出舌頭舔嘴角的精液,"嗚好好吃嗚"。
  我滿足的鬆了一口氣,卻看到麗春和淑婷又不知道從袋子拿出什麼來,臉上露出一股不懷好意的眼神,細眼一瞧,竟是女人所穿的性感內衣褲,那是一套全白色的高級女用胸罩、高腰有洞的內褲和蕾絲花邊的吊襪帶。
  "該不會是要讓我穿的吧?!"我想要掙脫,但已經動彈不得了。
  麗春先在我臉上噴香過水,再把粉底霜從瓶子裏取出來放在掌心上搽在我的臉上把香粉覆蓋在粉底霜上,然後用一把香軟的細毛刷拂去多餘的粉末,她說我的臉部潤飾得如天鵝絨般光滑,她再爲我塗深紅色腮紅,畫眼影時用粉紅色的膏狀胭脂在眼皮上塗抹,再在眼窩上一層深紅色的唇彩,使用唇彩作眼影膏,用紅色口紅筆把口紅搽在嘴唇上,再把唇彩搽在上了口紅的唇上,她又在我的舌頭搽了胭脂,再在上面一遍又一遍地塗了好多好厚的香艷口紅。
  說真的,被美女爲自己塗脂抹粉搽口紅的感覺實在香豔,十分舒服。
  麗春說我象一個淫蕩的妓女,十分美豔,於是她緊緊的抱住我,把嘴唇壓在我的塗了好多香豔口紅的紅唇上接吻,她的舌頭伸入我的口裏,她塗滿口紅的豔唇含住我的舌頭,我的舌頭上下被她的口紅印滿,兩人的舌頭在互纏,舌尖在口腔裡蠕動,由於我自己的舌頭上也塗有好多豔麗的口紅,因此大家的唾液都染滿香噴噴的口紅,使得彼此瘋狂吸吮對方的帶有口紅的香豔唾液。
  麗春和我瘋狂接吻後,她和淑婷將內衣褲和吊襪帶穿在我的身上,形成一種奇怪的變態畫面,雖然表面上我表現出反抗的態度,但這時心理卻出現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奇怪感覺,“原來女人的內衣褲穿起來這麼柔軟舒服!塗脂抹粉很香豔,如果我是女子每天都要濃妝豔抹、打粉底、撲香粉、搽胭脂、塗上十枝八枝口紅就好了!”恍惚間,我有種以為自己是女人的感覺。
  麗春小姐將我的淫棒噴香水後搽脂粉,麗春用手撫摸著我的淫棒,剛剛變軟的淫棒卻好像恢復生機似的逐漸又壯大了起來,“喔喔舒服!”
  忽然麗春將上下動作的手停了下來,我的快感頓時也停了下來,停了幾秒,麗春的手又動起來,我的快感才又繼續,當他的快感逐漸上升時,麗春的動作又停了下來。
  "麗春妳!"
  麗春大聲的問我"你想要幹嘛?!"
  "我我我想妳幫我弄!"
  於是麗春拿起一瓶美白護膚乳液倒了好多在我的肉棒上,我的肉棒被一大團又香又白的乳液包圍,她象手淫一樣玩弄我的肉棒,她手的速度慢慢加快,我感覺愈來愈硬、愈來愈脹,再用她的奶罩擦乾淨我的肉棒,拿了一大瓶香水在肉棒上噴了好多,又在肉棒上面打又白又香的粉底,再撲厚厚的香粉和搽胭脂,拿口紅筆湛滿口紅塗抹肉棒,龜頭的口紅塗得很多很艷。她又拿了一支唇彩往肉棒的龜頭淫洞裏擠得滿滿的,龜頭和淫洞被唇彩擠插,再用口紅筆插入淫洞塗抹,弄得有點刺痛,但很舒服。她拿起肉棒在嘴裡摩擦,又將肉棒整根含進去。想不到她口交的技術那麽棒,她把挺起的紅豔脂粉肉棒含在嘴裡上下移動,舌尖一直在龜頭上打轉舔吮,而她的香艷小嘴更以高速度地上下吹吸。我的手指也深深插入她的香艷淫穴中不停上下左右移動,太美妙啦!我那勃起了的肉棒往她的口中再射出濃濃的混有口紅及唇彩的精液,她把濃精液連混在一起的脂粉及口紅吃了。
  麗春和我口交後,自己用脂粉口紅補了妝,用香粉撲幹我的肉棒,又用脂粉口紅爲我塗抹一次。
  她對我說,"你是個女人!你是一個淫蕩豔婦,你是妓女!"
  "女人、淫蕩豔婦、妓女?"我已經錯亂在淫亂和性倒錯的世界裡我只想要解決生理上的需要,於是他不加思索的說出"我要啊!我是淫亂的賤女人!快來幹我吧!快!"
  我擡頭懇求著,這時看見剛剛幫我口交的美珍和豔紅、淑婷出現在床的四周我一看,香豔美女麗春拿著一枝管裝唇彩和口紅及口紅筆,豔紅拿著一大瓶香水,美珍則拿著唇彩液一枝、胭脂一盒,淑婷拿著粉底液一瓶、香粉一盒。
  四個女人站在床邊,用手來回撫摸自己我身下的淫棒。豔紅在淫棒上噴香水,我不僅已經將自己當成女人,身邊的濃妝豔抹淫豔萬分的漂亮女人,身上穿著性感誘惑的進口內衣褲,而我雖然挺著硬又大的淫棒,但穿著全白色的純潔內衣褲,腰上戴著蕾絲吊襪帶,扣住腿上穿著的網狀絲襪,絲襪將腿上的長毛掩蓋,這真是極盡性變態的景象,本來在一旁撫弄淫棒的麗春,這時拿了一頂大波浪的長捲假髮,過來套在我的頭上,豔紅在我的臉上噴香水,淑婷在我的臉上打粉底、搽香粉,美珍在我的臉上搽胭脂,麗春在我的嘴上再一次畫下豔紅的口紅,塗了口紅在上深紅色的唇彩,美珍則再一次在我已塗滿口紅唇彩的唇上塗豔紅唇彩液,將原本被濃妝豔抹的我裝扮得更像一個淫蕩豔婦。
  這個房間裡,現在就有五個淫蕩美女。麗春似乎很習慣的蹲在美珍的前面,開始用她的嘴對美珍口交,麗春用雙手儘量地扳開美珍的大腿,將已沾滿了脂粉和口紅左手下移到她的大腿,撩起她的裙擺,撫向她的兩腿之中。手指一直在美珍的淫穴旁遊走,她的淫穴看起來真的很漂亮,薄薄的陰唇帶點粉紅色的淫穴,上面撲過脂粉塗過口紅,周圍沾滿了晶瑩剔透的淫水,淫水也順著麗春的手指滲了出來,此時麗春再也忍不住低頭開始吃美珍淫穴上帶脂粉的淫水。陰穴本來已經香豔,美珍還要麗春爲她噴香水,撲香粉,塗胭脂口紅。
  麗春把美珍的大腿掰開,拿香皂和濕毛巾,擦乾淨香艷小穴剛才流出的淫水,在陰穴上又噴香水,又在上面大量大量的撲香粉,塗胭脂,塗深紅色口紅。美珍美艷的淫穴被麗春用口紅插弄塗抹,麗春再用手指沾滿唇彩再摳入美珍的香艷淫穴,唇彩在淫穴上下塗抹,塗了好多好多。太淫艷了,美珍美艷的塗滿唇彩的淫穴又被麗春瘋狂接吻,麗春用口和手瘋狂地姦淫和吸著她的塗滿口紅的淫艷肉穴。美珍淫穴上帶脂粉口紅的淫水潺潺地流出,麗春瘋狂地吸吮。
  美珍則先在香水瓶上噴了香水,再抹上厚厚的大紅色香豔唇彩,以增加"潤滑度",再將整個香水瓶含得滿滿的,然後開始來回吞吐著,"唔唔",美珍也好像香水瓶就是真的一樣,臉上出現爽快的表情,兩手對著紅色透明胸罩裏的一對搽過脂粉塗過口紅的乳房用力搓揉。
  美珍用力擺動腰部,而麗春也用力擺動頭部。
  淑婷和豔紅爬到床上,開始玩弄塗脂抹粉濃妝豔抹變成"女人"的我,淑婷先用手搓揉我的胸部,我得到的快感,不僅來自淑婷的手,也感覺胸罩在身上摩擦的舒適感,而豔紅則是再次拿口紅自己塗抹一通,也在我的唇上塗了極爲大量的口紅,並且要我伸出舌頭在上面撲脂粉後擠出一大團唇彩塗抹,她將自己塗滿口紅的舌頭伸進我的嘴巴開始親吻,溫柔地摩擦我的嘴唇,我也伸出舌頭熱烈的回應著,我的臉上眼睛嘴唇已印滿了口紅,豔紅這個淫蕩艷婦把她的淫艷舌頭伸入我的口裏,她舌頭上的口紅唇彩不停地印在我的嘴唇及舌頭上,她的塗滿口紅唇彩的舌尖在我的嘴裡遊動,她把帶口紅唇彩的香艷唾液慢慢送過來,再把我的舌頭吸進來,我的舌頭也沾滿口紅唇彩,我們帶有豔麗口紅唇彩的舌頭就像兩條小蛇般的互相纏繞,唾液都染滿香噴噴的口紅唇彩,彼此瘋狂吸吮對方的帶有口紅唇彩的香豔唾液。
  "嗚!嗚!呀!喔!噢!"以為自己是女人的我起初不敢發出淫蕩的叫聲,但淑婷的另外一隻手伸下去握住他的淫棒,就像是碰到女人的陰戶,我忍不住放聲大叫"喔噢喔好舒服快快用力搓不行"我曾經和女人做愛的時候,總是採取主動,一副征服者的樣子,如今卻被兩個美女玩弄,變成被動的姿態,就像從大野狼變成了小綿羊,但這種讓人主動的感覺讓他更加深深的認為自己便是個渴望被人玩弄的女人,豔紅將舌頭離開我的嘴巴,向前移動,讓自己的乳房完全展現在我的面前,豔紅將黑色的胸罩上緣撥下,讓搽滿脂粉口紅的乳頭露在外面,我知道豔紅的意思,便伸出剛剛與豔紅親吻的已經沾有脂粉口紅的舌頭,仔細的撫弄粉紅色的堅挺乳頭,"啊啊你這個淫蕩的香豔女人快努力用力舔"我更加賣力了,"啊啊喔喔爽"豔紅被舔的好不舒服,淑婷低下頭去,爲下面噴香水、搽脂粉、塗口紅後也開始對我的淫棒口交起來。
  淑婷口交的方式和美珍不一樣,淑婷的動作是慢慢的,慢條斯理的,從屌的下方慢慢向上,先用脂粉撲了兩旁的陰囊和睪丸,再溫柔的撥開黑色的草叢,我穿的白色蕾絲內褲可以不用脫掉從中便將整個淫棒伸出來,淑婷可以任意玩弄我的龜頭,"這是什麼呀?!"淑婷擡頭問我,"那是我的肉棒!"突然淑婷用力握住我的肉棒,我不禁叫了出來,"妳是女人,怎麼有肉棒?!這是陰戶!!"四女用變態的方法,我已經變成她們的奴隸了,"喔喔我的陰戶嗚!",淑婷說,"女人的陰戶怎麽能不塗脂抹粉?",我說,"已經塗過了",淑婷說,"你是漂亮的淫蕩豔婦,要多塗"。於是淑婷繼續對著我的"陰戶"噴香水、搽脂粉、塗口紅,並用口紅筆湛了一大團唇彩插入龜頭的淫洞塗抹,然後再舔弄。而豔紅則繼續將身體向前,這時呈現在我面前的,就是豔紅的脂粉陰戶了,"來!張開嘴含住!"這時的我已經認為自己是一個淫蕩美女了,我有種想要吃脂粉口紅的衝動,於是我就像在沙漠看到水一樣的,將頭迎上張開嘴巴含住豔紅的脂粉陰戶,豔紅將我的嘴巴當成陰戶一樣,開始上下擺動腰部,而我拼命張開嘴巴吃著豔紅的脂粉陰戶,"喔噢喔噗噗陰戶裏的脂粉口紅好好吃的",口交的淑婷暫停了她的動作,彎起身來,撥開豔紅的內褲,用手指揉了揉她的脂粉陰戶。
  在在四女的玩弄之下,我已經完全沈溺在幻想自己是要被四名淫蕩女人強暴的世界裏了,淑婷輕輕的將我美麗的花邊內褲撥到一邊,讓我的屁眼清楚的顯現出來,我有些不好意思,但上方的豔紅不斷將她的淫戶壓入我的嘴巴裡,使我同時也產生快感,"嗚嗚好大的肉棒嗚",我已經完全忘記自己是個男子漢了,已經是一個濃妝豔抹、塗脂抹粉、塗有大量口紅的淫蕩豔婦了。
  淑婷先拿了一瓶深紅色的唇彩,將裡面的香豔唇彩液倒出來,塗抹在麗春的淫戶上,然後俯下身去用舌頭和手指刺激我的下體,我先用舌頭舔麗春的淫戶,將舌頭捲成棒狀搓入她的屁股,而麗春伸出手來握住我的淫棒套弄著,我不禁發出愉悅的聲音,"啊!啊!好熱受不了了!"
  豔紅這時將我的雙手解開,以命令的口吻說:"你這個賤貨,你是淫蕩豔婦,知不知道?!快像騷貨一樣玩玩自己的胸部!"
  我已經沒有辦法思考了,聽到豔紅的吩咐,不知不覺將雙手將白色的胸罩拉開,撫弄自己的胸部和乳頭,"啊!啊!啊!喔!喔!"
  淑婷變換方式,反過來用手指沾了好多唇彩抹在我的淫棒上,並將嘴巴含住來回進出,我已經極度瘋狂,不斷淫叫著,"喔!噢!喔!好舒服!喔!喔!"
  但我的聲音卻含糊不清,因為口中還含著麗春的淫戶,淑婷看看也差不多了,便將我的雙腳向上拉開,握住我的淫棒。
  "來!淫蕩豔婦,把自己的小戶撥開,我要進去了!"淑婷用手指將我的後邊淫戶撥開。
  "妳要溫柔一點,我會害怕,我還沒有被人幹過!"
  "你是我的第一個,放心好了,我會善待你的!"說畢,她便將香水瓶慢慢插入她的庭花。
  我被大香水瓶插入,痛得大叫起來"好痛!"
  "不要緊張,第一次總是會痛的!"我淫洞穴撥得更開,讓香水瓶更能順利插入,一會兒,我的淫穴逐漸鬆開來。動作加快起來,淑婷雙手抓著我的雙腳,這是瘋狂的淫樂。
  "怎麼樣?!爽不爽!?呀!爽不爽!?"淑婷大聲問道。
  "爽!好爽!爽!喔!喔!喔!"我將雙手往下握住自己的淫棒自慰起來。
  "喔!嗯!喔!嗯!我好受不了!爽!"
  麗春和美珍這時也爬到床上準備加入大戰,麗春將我的手撥開,撥開自己的陰戶坐了上去,我的淫棒讓麗春好不痛快。
  麗春口中浪叫著"啊!唷!忍不住了!舒服極了!幹快幹!猛力幹!要丟了!快幹!快幹!丟了。"而美珍將自己的指頭從豔紅的小穴插了進去,豔紅邊哼叫道"我我不行了要丟丟好美好舒服唔你我上天了哼哼唔"5P的大戰激烈的展開著。
  我與四女的遊戲在熱烈地展開著,三個美女將我打扮成妖豔的淫蕩豔女來姦淫,在四女的主動撫弄之下,我竟也沈溺於性慾之中,成為肉慾的動物,四女為我塗脂抹粉、濃妝豔抹、塗了大量的口紅,並穿上的美女內衣褲和吊帶襪、褲襪,讓我不自主的在心理上成為一個女人,享受著被玩弄的樂趣。
  濃妝豔抹的四女穿著鮮艷的內衣褲,卻讓我穿上純白的蕾絲內衣褲,更讓我有種被玩弄的樂趣,五人就在這種性到錯的變態性行為裏不斷改變方式、姿勢、對象,有時讓淑婷塗滿脂粉口紅的陰戶壓在我的口中,而麗春從我的下面含住我挺出的淫棒不斷吞吐著,豔紅則從旁將香水瓶猛烈的插入麗春的體內,美珍則從前面將淫豔的陰戶套入麗春的口中。
  有時則是我平躺著,讓豔紅將陰戶在我的體內來回進出,而美珍卻從後面插入豔紅的陰戶,而麗春坐在我的臉上,讓我用舌頭舔著她已經濕潤的小穴,而淑婷則站著幫助將我的淫棒插入麗春的口中我們五個淫蕩豔婦就在這種香豔雜交、脂粉口紅亂交的淫豔性行為裏渡過了這香豔一夜。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